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魅姬惑天下 第263章 唯一的软肋
    礼亲王这时总算也察觉到猫腻了,回身对着依然愤怒不已的祝陵说道:“你暂且冷静一点,没我的命令之前,不要行什么蠢事。”

    他云家是权势人家,祝陵是莽汉,有时候被人当刀子使了都不知道。

    陆斌还想着辩解:“亲王,你万万不要听信这小子信口雌黄,他今日所说的话,都是在诋毁我。”

    这样的申诉,苍白且无力。

    在座的人并不是傻子,在接受了刚刚一系列的事之后,怎么还可能那般偏向陆家,他们心照不宣,之前发生的事,的确是太过巧合。

    眼见这边没了指望,陆斌又将手指向了坐着的云容。

    “王爷,这个女子有古怪,这二人,都有古怪。”

    凤卿尘阴鸷的眼神忽然变得锐利,平素里那强大的气场悄悄的蔓延开来,就连初枫林,也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这女子,可是礼亲王的女儿,虽说是养女,但是礼亲王可是对陆尚书口中的这个女子,视如己出的,你说这女子有古怪,莫非是说礼亲王也有古怪?”

    凤卿尘说出此话的时候,视线不偏不倚的正对着一脸若有所思的礼亲王。

    礼亲王没有立即否认,却也没有承认。

    他曾经是有过一个养女,是极其被动的,不过那个女子,早就已经在大炎朝消失了。

    此刻这个带着斗笠的男子又提到了这个养女,他不得不慎重,要知道,先前的那个女子,可就是帝君亲自拜托他的。

    如果,面前这个女子真的是她呢?万一的事说不定的。

    “胡说,云朝国的臣民都知道,礼亲王只有一个女儿,那就是云昭公主,就算这个女子真是礼亲王的养女,那她为何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礼亲王也是疑虑万分,只得说道:“本王是有一个养女,但是这姑娘带着斗笠,本王看不真切,所以无法辨别,所以为了自证身份,还请姑娘摘下斗笠。”其实说实话,就连礼亲王,也从来没有见过传说中自己的那位养女。

    如今自己说出这段话来,只是希望那男子可以拿出一个有力的证据,证明这女子的身份。

    礼亲王为人十分圆滑,自然不会在什么都没弄清楚的情况下,擅自包揽责任,也不会无故的得罪这个带斗笠的男子。

    凤卿尘对着云容点点头。

    云容听话的将头上的斗笠拿了下来,那一瞬间,宴席上的众人都开始震惊。

    这样的女子,如果是礼亲王的养女的话,那只怕是提亲的贵家公子,早就把王府踏平了。

    “礼亲王或许这样看不真确,可以走近一点观看。”

    礼亲王缓缓踱步到云容的身边,凤卿尘替云容接过斗笠时,手“不小心”的将云容佩戴着的血玲珑给扯了出来。

    只一眼,礼亲王就明白了事情的始末。

    面前带着斗笠的这个男人,是帝君凤离歌,但是此刻,显然他不想暴露身份

    ,所以这个锅,只能由他这个舅舅背了。

    礼亲王想作势的拥抱一下云容,让这场戏做的更真,可是他这手都还没举起来呢,凤卿尘就像是意料到了礼亲王的动作,用手中那把无骨扇提前的将礼亲王的手拦了下来。

    这个细节,除了两位当事人,并没有人注意到。

    看来这个女子,的确是帝君唯一的软肋。

    初枫林这时在脑海里梳理着之前婷婷的话,突然询问的说道:“云容?”

    这女子的种种举动,都与婷婷描述的那位女子相似。

    “你好,我是云容,姐姐以后拜托你了。”云容说完之后,还有模有样的鞠了一下躬。

    而初枫林这一声云容,似乎是坐实了这女子的确是云家之人。

    再看礼亲王,尴尬的咳了咳:“望各位见谅,小女先前不懂事,冲撞了各位,本王在这,替我家小女给陆尚书赔罪了。”

    陆斌连忙摆手:“哪里哪里,是下官言出无状,冲撞了令千金了。”

    “虎父无犬子,我先前以为,云昭郡主就算是貌美的了,没想到这云家,竟然还藏了个这么天仙似的美人啊。”

    “就算是陆家的那位小姐,比起面前的这位主来,也是及不上的。”

    “这样的女子,为何直到今日才被众人发现,不符合常识啊。”

    云容的身份一坐实,下方就响起了窃窃私语的讨论声。

    凤卿尘知道陆家不简单,所以这时候他不能亲自出面,生为帝王,不仅要选才,还得让陆家来制衡朝上的一些势力。

    况且,九岭派曾暗中调查过陆斌,他与很多江湖势力有着不少的联系,只是这男人做事干净利落,现在还没有任何把柄落在他手里。

    如果此时凤卿尘暴露身份来处理这件事的话,那难免会打草惊蛇,让陆斌有了防备之心。

    而此时的陆斌,也是一肚子的火,今天晚上的事,明明只差一点,只差一点,他就成功了,却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将这件事搅黄了,并且还闹到了与自己十分不利的地步。

    难道是那边得罪了什么江湖势力,泄露了他的信息?

    陆斌见事情已经没有回转的余地了,只得抱拳说道:“今日是我陆某鲁莽了,但是陆某只是打抱不平,没有想过造成现在这个局面,这都是一场误会,一场误会。”

    凤卿尘说道:“你不该向众人赔罪,你应该赔罪的,是今晚被你扰乱了宴席的镇国大将军,初枫林。”

    陆斌的眼神突然变得十分难看,但是那么多双眼睛看着,他也没有办法,只得心不甘情不愿的说道:“今晚是陆某唐突了,还请将军恕罪,不要与我一般见识。”

    初枫林看着带着斗笠的男子,过了半天,缓缓说道:“好。”

    初枫林知道那个人是谁了,那个人要留下陆斌,就一定有他的道理,今天晚上,还是得亏他的解围。

    这一个情分

    ,他初枫林记下了。

    凤卿尘对着云容点点头,云容就出了门,将先前藏在院子里的祝四方提了过来。

    刚刚他们回来的时候,正好遇到了祝家的小姐在奔跑哭泣着,就“顺手”将她带回来了,以防她苦恼,还“顺带”着封了她的穴道。

    祝四方被安然无恙的带了回来,祝陵也是安心了不少。

    “还请祝小姐将那日的话一五一十的说清楚。”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医路芳华〕〔战神之巅峰奶爸〕〔我能领悟万物〕〔精灵之新兴时代〕〔乡路有花香〕〔鬼命阴倌〕〔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豪门盛婚:总裁的〕〔穿成年代文里的霸〕〔一切从成为提督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