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云若月楚玄辰〕〔云若云和楚玄辰〕〔王妃投湖云月若和〕〔楚玄城云若月〕〔云若月 楚玄辰〕〔女主角叫云若月的〕〔毒妃神医不好惹〕〔冬之庄的管理人助〕〔大佬的仙女人设又〕〔大唐第一世家〕〔楚玄辰云若月 神医〕〔璃王妃 云若月〕〔斗罗之失恋就能变〕〔杨辰秦惜〕〔穆少甜宠小新娘〕〔陈华杨紫曦〕〔废婿归来〕〔陈华〕〔杨紫曦〕〔女神的上门狂婿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青云相声社 第七章离开的理由(二)
    ,,,!

    第七章离开的理由(二)

    沐云笙看着几个笑的不怀好意的孩子,把腰杆挺的笔直的骄傲的说道,“我师父能上电视,那是我师父厉害,有什么好笑的。”

    “就笑你师父,就笑你师父,像动物一样给人家展览。”一个孩子笑嘻嘻的嘲讽沐云笙说道。

    “你胡说,你胡说八道。”沐云笙被气的不行,冲上去就要打人,却被另一个男孩子拦住了。

    那个男孩子伸手一把推到了沐云笙,不屑的说道,“我们才没胡说呢,第十二台,今天下午还有重播呢,你师父是上电视当动物去了………”

    “你们胡说!我师父才不会呢!”沐云笙冲上去拉着其中一个孩子的衣服气鼓鼓的说道。

    那孩子却一点也不害怕,继续挑衅沐云笙说道,“我们胡说?你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

    沐云笙狠狠的瞪了几个孩子一样气呼呼的往家走,一进门就碰见了柳云天,柳云天一脸沐云笙一身的土,连忙拉住沐云笙问道:“你怎么回事?谁欺负你了,三哥去给你报仇。”

    “三哥,你知不知道师父前两天干什么去了?”沐云笙看着柳云天直愣愣的问道。

    “不知道,不是说是电视台请师父过去拍节目了吗?”毫不知情的柳云天被沐云笙一脸严肃的样子,问的一懵,犹犹豫豫的回答说道。

    “三哥,我想看看,他们说下午有直播。”沐云笙看了看柳云天撒娇说道。

    “这不行,下午要练功,虽然你现在唱不了了,但是贯口还得背啊。”柳云天一听沐云笙的话,连连摇头说道。

    “三哥,我真想看,求求你了。”沐云笙拉着柳云天的手,一脸真诚的恳求说道。

    “哎,你这,你去和师娘说,师娘能让你看吧。”在沐云笙的连声哀求下,柳云天渐渐的觉得有些招架不了,急忙提建议说道。

    谁知道沐云笙一听这个建议,立马激动的拒绝说道,“不行,我不想让师父和师娘知道,云鹊,云启也不行。”

    “你这是怎么回事?师娘那么疼你,能让你看的,你怎么了??”柳云天看到沐云笙激动的样子,一脸担忧的问道。

    “三哥,你别问了,求求你了。”沐云笙拉着柳云天的手继续恳求说道。

    柳云天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沐云笙,鬼使神差的点头答应说道,“好好好,我和师娘说下午带你去我那边练功,到时候你来我这边看。”

    “好,那说定了。”沐云笙认真的说道。

    刚吃完饭,沐云笙碗筷一放,就一溜烟的跑到了柳云天的住处。

    “三哥,你也出去吧,我想一个人看。”沐云笙看了看柳云天一脸认真的说道。

    柳云天看着一脸认真的沐云笙,十分的意外,“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今天怪怪的。”

    “没什么。”沐云笙只是淡淡的回答说道。

    “好,那我出去给你把风。”柳云天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就出去了。

    沐云笙一个人坐在电视机前,打开电视,找到十二台,死死的盯着电视屏幕,没过一会儿节目就开始了,沐云笙的一颗心提了起来,终于看到了秦伯仁。

    直到这时沐云笙才知道秦伯仁接受的根本不是什么没有难度的真人挑战,而是被关在一个橱窗内整整四十八个小时。在这四十八小时里,吃喝拉撒睡全都在里,供路人围观,还要为路人表演节目,就像动物园里被关在笼子里的动物一样,供人参观嬉戏。

    随着拍摄不断的进行,沐云笙的一颗心仿佛石头一样的沉重,当他看到已经生气离开的秦伯仁再次回到橱窗里时,眼泪终于落了下来。

    过了许久,沐云笙关上了电视,一言不发的走了出来。

    “怎么了,你这是。”一直守在门外的柳云天看着沐云笙沉着一张脸从房间里出来,急忙关切的问道。

    “我要去找师父。”沐云笙并没有回答柳云天的问题,只是低着头闷闷的说道。

    “云笙,你先别说去哪儿,怎么脸色怎么不好看。”柳云天看着沐云笙的样子,不由得担心了起来,一脸关切的说道。

    “我要去找师父。”沐云笙还是不回答,只是重复着之前的那句话。

    “师父在东升茶楼里准备说相声呢。”柳云天只能无奈的回答说道。

    沐云笙一知道秦伯仁在东升茶馆里,就立马拔腿就往东升茶楼里跑,只留下柳云天一个人原地纳闷。

    沐云笙一口气跑到了东升茶楼,秦伯仁的相声已经开始了,沐云笙就站在门口静静的看着,看着台上秦伯仁嬉笑怒骂,浑然天成,惹的台下老少满堂喝彩,纷纷鼓掌。

    沐云笙就一直站在门口,默不作声的看着,直到表演结束,观众纷纷离场也没有离家。

    秦伯仁下了台,一见站在门口沐云笙立马笑呵呵的问道,“小六儿,你怎么过来了。”

    “师父,我有点话想说。”沐云笙低着头,完全不敢抬头看向秦伯仁,只是犹豫的说道。

    “什么?你说。”秦伯仁一手拉着沐云笙,一边笑眯眯的问道。

    沐云笙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秦伯仁后退一步,一下子跪在了地上,“师父,我不想学相声了,我想回家。”

    “你,你想好了么?”面对沐云笙如此突然的举动,秦伯仁只是一脸平静的问道。

    “师父,我的嗓子现在这个样子,以后还不知道怎么样呢,这是祖师爷不赏我这碗饭吃。我要是回家了,您也少负担一个孩子的开销。”沐云笙看到了秦伯仁袖子下微微颤抖的手,眼泪差点就要流了出来,但是依旧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跪在地上认真的说道。

    “云笙,你……”秦伯仁看着眼前懂事的沐云笙,长叹了一口气,什么也没说出来,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姐夫,送我回家吧。”沐云笙跪在地上重重的磕了一个头,站起来,笑了笑说道。

    沐云笙想起那年的那一幕,不由得叹了口气,看着陆云鹊问道:“当初,师父上的那个节目你们看到了么?”

    “没有,后来青云社出了名,师父接受采访时,我们才知道的。”陆云鹊愧疚的说道。

    “师父的采访我看到了,那句话我一直记得,穷人在十字街头耍十把钢钩,钩不着亲人骨肉;富人在深山老林,抡木棒打不散无义的宾朋。那时候师父真的很难。”沐云笙一脸认真的说道。

    “师哥,你这六年过的怎么样?”陆云鹊看着沐云笙一脸真诚的问道。

    虽然只是六年,但是沐云笙似乎变了很多,不仅仅得到相貌和打扮,更多的是一些其他的,从前的沐云笙永远是一副的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陆云鹊依旧清晰的记得沐云笙第一次上台时背贯口,背的是《八扇屏之莽撞人》,背到中途有一句背错了,台下“吁”声一片,后台一片紧张都以为沐云笙会不知所措时,谁知道沐云笙就站在原地,停了一会儿,又从头开始背,一口气背完,鞠躬下台,一气呵成。

    可是看到现在的沐云笙却多了一丝本能的怯懦和不自信,陆云鹊打心里觉得很是不安。

    “这六年?还行吧。”沐云笙冲陆云鹊笑了笑,有些局促不安的回答说道。

    “师哥………”陆云鹊拉着沐云笙的手,轻抚过沐云笙手心细细的茧子,心疼的说道。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开局地摊卖大力〕〔大奉打更人〕〔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最强杀手〕〔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这个诅咒太棒了〕〔太子妃拒绝争宠〕〔都市风云乔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