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神军王叶玄苏轻〕〔洪荒之时间逆天〕〔何金银江雪〕〔我是掌门〕〔重生后我被摄政王〕〔夏天周婉秋_〕〔云七念顾景琛最新〕〔何金银江雪最新章〕〔无敌天王归来夏天〕〔云七念顾景琛云千〕〔云七念顾景琛〕〔最强战神奶爸夏天〕〔我就是超级警察〕〔顾景琛〕〔云七念〕〔至尊女婿何金银最〕〔天王殿〕〔全职艺术家〕〔神级女婿何金银最〕〔我哥居然成神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青云相声社 第九章心结
    ,,,!

    第九章心结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陆云鹊越来越消沉,经过各种的打针吃药,陆云鹊的嗓子好了大半,可是却依旧唱不上去。

    这天清晨,天蒙蒙亮,沐云笙半梦半醒间听到了有人出门的声音,好奇的起床查看,却看见了陆云鹊的背影。

    沐云笙放心不下,于是连忙穿好衣服,不近不远的跟在了陆云鹊的身后,陆云鹊在前面慢悠悠的走着,沐云笙在后面小心翼翼的跟着,忽然陆云鹊停下了脚步,跟在后面的沐云笙吃了一惊,连忙往旁边一躲,差点摔倒,忍不住发出了“哎呦”一声。

    走在前面的陆云鹊听到了这个熟悉的声音,急忙回头跑过来,看见沐云笙一脸无奈的叫到,“师哥……”

    “哎,云鹊啊,我就是怕你遇到危险,你最近……”沐云笙看见陆云鹊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尴尬的解释说道。

    “你不是怕我遇到危险,是怕我自己制造危险吧,我最近心情不太好,让你们担心了吧,我没事就是睡不着想出来逛一逛。”陆云鹊看着一脸尴尬的沐云笙忍不住轻笑出声,淡淡的说道。

    沐云笙见陆云鹊把事情说的明明白白也就不藏着掖着了,同样直接了当的说道,“云鹊,其实能不能唱,和你能不能说相声没有什么关系,你看云启,就他那个比破锣还难听的嗓子,还有他那个贴门上就能辟邪的长相,也不妨碍他说相声,我看很多观众还就是喜欢他。”

    陆云鹊听到沐云笙这样说忍不住笑了出来,随后长叹了一口气说道,“我知道,但是我们不一样,云启是男的,路子本来就比较宽,本来适合我说的段子就不多,现在刨去了柳活的段子就更少了。”

    “别担心,还有姐夫呢,他一定会给你想办法的。”沐云笙连忙安慰陆云鹊说道,随后看了看陆云鹊,一脸纳闷的问道,“还有你,既然不是为了……那你一大清早就出来干什么?”

    “睡不着就想去东升茶楼看看。”陆云鹊无奈笑了笑回答说道。

    https://m.xla.

    “东升茶楼,我也六年没去了,一起吧。”听到东升茶楼四个字,沐云笙一脸认真的说道。

    陆云鹊和沐云笙两个人来到了东升茶楼,陆云鹊开了门,沐云笙慢慢的走进了东升茶楼,楼里的布置和以前几乎一模一样,都没有什么变化。

    台上还是一左一右放着两个话筒,一张桌子,桌子上摆着两把扇子,两块方巾还有一块醒目。台下观众席还是几张八仙桌和和密密麻麻的椅子。

    沐云笙来到台上,往台下一看,感慨说道,“那天在牡丹楼我上去演出,一看下面密密麻麻的都是人,真的很意外。我记得就在这儿吧,我,师父,还有三哥,还有别的几个人,我们几个人还给一个人说过相声。”

    “是啊,那时候我虽然不能上台,但是啊,我就在后台看着你们几个人轮番上去给一个人说相声,我还认真的看了看那个人,冬天穿着蓝色的羽绒服,带着黑色的帽子,还带着一副眼镜,三,四十岁的样子,一个人过来听相声,一看就是个很有意思的人。”提起当年的事情,陆云鹊也是一脸的感慨。

    “是啊,那天姐夫上去还和人家开玩笑,让人家好好听相声,说后台的人可比他多多了。”沐云笙笑呵呵的说道。

    “是啊,我还记得那个时候说那个观众的手机响了,愣是没敢去接,打了招呼才去接的,台上的演员就等着他打完电话才接着说的。”陆云鹊笑着点了点头说道。

    “这些年,青云社发展的真的很快,你走后不就青云社就慢慢的火了起来,他们有人把咱们的演出露录下来发到网上,观众好像一下子就多了起来,山南海北的都有,这里的位置根本都不够用,云启就出去拿人家外面小商贩的凳子,天天有人告状。”陆云鹊回忆起以前的事情,一脸的感慨,随后想起什么似的,上前拉住了沐云笙的手,笑眯眯的说道,“我们去后台吧,我有东西给你看。”

    “好啊。”沐云笙点了点头。

    牧云笙跟着陆云鹊一进后台就觉得特别的熟悉,虽然后台已经重新装修过了,早就不是当初那副破落的样子,可是一切似乎又没有什么变化,很多东西依旧按照着原来的顺序放在原来的地方,要说真的有什么变化,那就是本来挂着东方朔画像的旁边又多了两张照片。

    沐云笙看着眼前的两张照片,沉默了许久,陆云鹊则规规矩矩的站好,深深的鞠了两个躬。

    陆云鹊鞠完躬,来到了后台,从角落里拿出一样东西,拉着沐云笙来看。

    “还知道这是什么么?”陆云鹊指着盖着一块红布的物件笑呵呵的问道。

    “大鼓。”沐云笙只是看了一眼就立马回答说道。

    “还没打开就被你猜出来了,好一点儿意思都没有!”陆云鹊故意装作一副生气的样子说道。

    “一看知道的东西,还用猜么?”沐云笙一边说一边把大鼓的红布揭开,却发现红布底下的是自己以前一直用着的那个鼓,上面放着的鼓板和鼓键也是自己的用过的。

    陆云鹊在一旁笑呵呵的说道,“师哥,上台唱一段吧。”

    “我不……”沐云笙本能的拒绝说道。

    “没事的,没有人,就我们两个人。”陆云鹊连忙撒娇说道,随后立还从一旁的巷子里拿出了一件月白色的大褂,递给沐云笙说道,“对了,还有这个。”

    看到陆云鹊递给自己的是大褂,沐云笙一脸吃惊的问道,“这个哪里弄的?”

    “我也不知道,就在后台放着的,也没人穿,我觉得你穿差不多。”陆云鹊含糊着回答说道。

    沐云笙一脸纳闷的看着手里的大褂,一脸犹豫的说道,“挺好的大褂,袖口的这图是梨花,‘梨花最晚又凋零,何事归期无定准。’有点凄凉。”

    “怎么就凄凉了,我觉得挺好的,‘白锦无纹香烂漫,玉树琼葩堆雪’,多有意境啊。”陆云鹊看着沐云笙笑呵呵的回答说道。

    “也是,那我就穿上试试。”沐云笙点了点头回答说道。

    沐云笙换上了大褂,将鼓拿到台上放好,沉思片刻,开口唱到,“碧天云外那天外有天,天下的美景请听览,在蓝桥以下倒有龙戏水,水底鳌鱼难把身翻,翻江搅海俱是些鱼鳖和虾蟹,獬豹纵横来往蹿………”

    陆云鹊坐在台下,看着台上沐云笙的表演,一脸的感慨,眼前的沐云笙慢慢的和小时候的沐云笙重合了起来,一举一动,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都和以前一样,没有丝毫的变化,一曲《百山图》终了,陆云鹊立马来到台上,看着沐云笙一脸认真的说道,“师哥,看你唱《百山图》,我觉得你又回来了,和以前一样,还是那个角儿。”

    听到陆云鹊提起角儿两个字,沐云笙眉心微动,可是这时过去的六年里,发生的事情就像走马灯一样轮番的出现。

    “你怎么什么都不会?这点东西都分不明白么?”

    “你起来,这是我的电脑,想用就早点来,没本事!”

    “我不要改套餐,真讨厌!”

    “你不烦不烦啊,不要再打电话过来了!”

    “你怎么回事?能干就干不能干就滚!”

    “还没工作几天呢,就要钱?没有,月底才有!”

    “我?我早就不是那个角儿了。上了台再也没有那种感觉了。”沐云笙苦笑着摇了摇头。

    六年足够了,六年的漂泊足可以将一个人的骄傲全部打掉,这六年的生活,让牧云笙发觉得自己作为一个小角儿的光环,竟然一文不值。

    陆云鹊听到沐云笙这样说连连摇头,认真的说道,“你才没有,不用说过去了六年,就是一辈子你还是忘不了的,那些东西,一早就刻在骨子里了,会生疏,却永远不会忘记,就像你唱大鼓拉山膀的动作一样,在骨子里了,不管什么时候,一抬手,就是那个位置,忘不了的。”

    “是啊,都在骨子里。”听到陆云鹊这样说,沐云笙低着头感慨到,右手却不自觉的抚摸着左上臂,虽然没有受伤,可是沐云笙却觉得左上臂,火辣辣的疼。

    沐云笙清楚的记得小时候学大鼓的时候,拉山膀的动作自己老是做不好,一天,两天都没有什么变化,秦伯仁发了狠,那着鼓键站在沐云笙的身后,只要沐云笙的动作稍微一变,胳膊上立马就挨一下子,半天下来,整个左上臂都被打的瘀血。齐文娟看着心疼就去求情,可是秦伯仁却是一副淡淡的样子说道:“疼?就是让他疼,疼就记住了。”

    是啊,怎么会忘了呢,那些记忆,早就刻在了骨子里,形成了条件反射,不用说六年,就算六十年也不会忘记的。

    “师哥,师父让我和你说,那天的那段《汾河湾》还不错,过几天就是封箱了,师父说希望你能来。”陆云鹊看着沉默不语的牧云笙,心里知道沐云笙心里那道坎儿只能自己过,于是只是简单的传达了师父的话,剩下的什么都没有多说。

    “我?我再想想吧。”沐云笙长舒了一口气,低着头轻轻的用手抚摸着眼前的大鼓,慢慢的说道。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开局地摊卖大力〕〔大奉打更人〕〔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全职艺术家〕〔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最强杀手〕〔万族之劫〕〔这个诅咒太棒了〕〔都市风云乔梁〕〔太子妃拒绝争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