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帅临门〕〔一拳歼星〕〔我有好多复活币〕〔一世巅峰〕〔万界仙帝〕〔我的前任全是巨星〕〔带着空间穿越架空〕〔吞噬星空之太上问〕〔江辰与唐楚楚书名〕〔霍少蜜妻甜炸了〕〔最强狂兵混都市〕〔逢场作戏〕〔星辰恰似你璀璨〕〔季溪顾夜恒〕〔安暖顾言晟名〕〔叶景淮安暖作品〕〔苏晴云千凡读〕〔云千帆和苏晴〕〔云晴,这不就是他〕〔上门龙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唐疑云录 20.中秋灯会(二)
    !

    “林杰兄,在下李渔,字棘剡。”

    </p>

    李渔恨恨地加重了最后两个字。

    </p>

    被他的目光盯上,苏小舟立刻避开,左顾右盼道:“这西市就是比东市热闹!瞧瞧东西两座灯楼,一连八个大灯轮,花灯的样式精巧奇异,一点不比大明宫的差。今晚来赏灯的人真不少,上元灯节也不过如此了。诶——,薛益呢?”

    </p>

    “他喝醉了,送回家了。”李渔没好气地回道。

    </p>

    担心赏灯时有人盯梢,小舟会不自在,他在午膳便把薛益灌蒙送回家了,没想到她却带了个人来。

    </p>

    “你——”

    </p>

    卢佶忽然惊呼,“你就是那个……”

    </p>

    他左右瞟了两眼,赶忙压低声音问:“你就是那个烧伤殿下的混小子?”

    </p>

    “什么?!”

    </p>

    嘈杂的环境中,苏小舟以为自己听错了。

    </p>

    烧伤太子殿下岂是小事,她怎么可能完全没听过?难道就是王昭大哥说的那件往事?李渔还真是莽……竟然犯过这么严重的事,而太子殿下却还跟他称兄道弟,胸襟也是相当开阔。

    https://m.xqula.

    &nzyxta.bsp;  </p>

    卢佶冲她眨眨眼,神秘兮兮地说:“听说他把火药带进东宫去玩,不小心伤到了殿下。”

    </p>

    苏小舟瞪大眼睛,“还有这等事!”

    </p>

    看来前任太傅有大肆宣扬此事,却唯独没告诉她。果不其然,课业不好的学生是不被师长喜爱的,连小道消息都捞不着听。

    </p>

    “可不是——”

    </p>

    卢佶把声音压得更低,“你见过殿下肩膀上那道火痕吧?听说就是当时留下的。”

    </p>

    “啊——”

    </p>

    苏小舟大惊失色,“原来是那个!殿下说是他自己不小心打翻烛台烧伤的,竟是被火药所伤……”

    </p>

    “你说什么?”

    </p>

    李渔一把将她扯到身边,“殿下身上的‘火痕’……严重吗?你又是怎么看到的?”

    </p>

    “可有什么好大惊小怪?”

    </p>

    卢佶凑上去,满不在乎地说:“我们几个自小侍奉殿下,一起沐浴的时候看过,又有什么出奇?”

    </p>

    “你们……一起沐浴?”

    </p>

    李渔吃惊地看着苏小舟,又转向卢佶,指尖在两人之间划来划去,难以置信地问:“你确定……跟她一起沐浴过?”

    </p>

    卢佶抓抓头,“我好像……没跟小舟一起沐浴过。不过,冬季沐汤的时候,她一定有随殿下一起去过骊山。鱼刺兄,此事你也不必太过自责,那个伤痕也不算大,对殿下的身体没什么影响。”

    </p>

    他这话大半是为了安慰李渔,殿下肩膀处赤红一片,犹如半边羽翅的火痕,回想起来历历在目,让人心惊。

    </p>

    “是啊,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了。或许现在早就淡了——”

    </p>

    苏小舟打了个哈哈,全部的心思都放在李渔私带火药入宫这件事情上。

    </p>

    “你为什么要把火药带进东宫?那可是禁物!你既然是殿下小时候的玩伴,东宫的师长们不可能没有告诉过你。”她若有所思地说。

    </p>

    李渔露出几分愧疚之色,“此事跟你们说,也说不明白。我并没有带所谓‘火药’入宫,只是带了件从民间搜罗来的秘宝,想用它治好太子殿下的病。只可惜,当年我年纪太小,控制不得当,失了手,害死了小春哥哥,还伤了殿下……”

    </p>

    (作者产能不足,本书不会主动上架,书友们请在阅文集团“qq”等平台看正版。新书期反复修文,盗版网站粗略盗文,读起来会前言不搭后语。)

    </p>

    *******

    </p>

    圆月东升,华灯亮起。

    </p>

    西市百肆大开,热闹非凡,主街上最大的“扬州绢行”和“大食地毯行”之间,新开了一家门脸开阔、富丽堂皇的酒肆。闹市之中,寸土寸金,盘下这么大的店面,老板手笔的确可以。

    </p>

    入口处陈列的酒水,从西域葡萄酿到江南的花雕、松醪,琳琅满目,应有尽有。这可不是仅仅有钱可以办到的,大唐官营酿酒,私家酒肆必须与官府良酝署有极好的关系,才能摆上各类酒品;而贩售外来的酒品,还需要诸京署另外的市令。也不知店老板是何许人物,竟能打通如此关系。

    </p>

    酒肆三层临窗的雅室中,对坐着神情古怪的李渔和苏小舟,旁边是则是喋喋不休的卢佶和一言不发的复生。

    </p>

    酒肆的小厮继位热情周到,他们落座没多久,就端上酿醴鱼臆、鳜鱼炙、太湖银鱼羹、驼峰炙、松江鲈鱼干鲙……十样热菜,酪秋梨、红酥、玉露团……十六样精致点心,把酒桌摆得满满当当。

    </p>

    &nb.jxpxxs.sp;小厮又捧来两个酒坛,“苏州梅子酒、扬州菊花酿。”

    </p>

    左右打开泥封,梅子的清新、菊花的清香和酒香一起扑鼻而来。清新纯美,甜中带酸的气息,让人仿佛置身于烟雨朦胧的江南。

    </p>

    卢佶一嗅,立刻嚷嚷道:“喝什么果酒、花酒呀?!淡撇撇的,不够劲!我们兄弟一向只喝精酿,来搬两坛‘蓬莱春’来,今夜不醉不归!”

    </p>

    “你们只喝烈酒……”

    </p>

    李渔探头到苏小舟面前,“没看出来呀,小内兄如此神勇!你我还不够熟悉,以后需要多多了解。”

    </p>

    “咳咳——”

    </p>

    苏小舟有些心虚,“一向是哥哥们喝,我在一旁看的。”

    </p>

    “哈哈哈——,小舟你谦虚什么?你我出了宫门可就代表东宫,酒胆不行也要硬壮!”

    </p>

    说着,卢佶忽然瞪大眼睛,“鱼刺兄,你刚才叫小舟内兄。那……你就是与苏家三小姐议亲的,英国公府的五公子?!”

    </p>

    李渔点点头,“正是。”

    </p>

    卢佶咧嘴笑了,“李兄好福气!看小舟的相貌就知道,他的妹妹一定国色天香。”

    </p>

    在苏小舟惊恐的眼神中,李渔笑了笑,“的确如此。准夫人与内兄……生得一般无二。”

    </p>

    “哦,对啊!”

    </p>

    卢佶一拍脑袋,“我差点忘了,小舟和他三妹是双生兄妹。诶呀,那三小姐年岁可不小了,准备何时成亲呢?苏长史常年不在京师,今年冬天等他返京,最好把亲事办了,省得三小姐蹉跎了岁月。”

    </p>

    李渔看了苏小舟一眼,“林杰兄说的是,的确年纪不小……我一定努力,尽快娶她过门。”

    </p>

    苏小舟猛然抬头,狠狠瞪了他一眼,扬声喊道:“小厮——,再加两坛‘竹叶青’!”

    </p>

    嗅到了一丝火药味,卢佶赶忙爬起来,“我出去洗个手——”

    </p>

    “哗啦——”一声拉开门,一阵美妙的香气扑面而来。一个身着粉裙的女子匆匆走过,一不小心和他撞了个正着。

    </p>

    “小姐,得罪了!”卢佶连连道歉。

    </p>

    少女似乎被吓到了,拿绢帕半遮着脸,几声道歉,低着头小跑而去。

    </p>

    “好香啊——”

    </p>

    &n.jsshcxx.bsp;   苏小舟认真嗅了嗅,嘀咕道:“不知道她用的香是哪个香料坊的,殿下或许会喜欢。”

    </p>

    ……

    </p>

    酒过三巡,所有人都有点晕乎乎的。

    </p>

    “我看今日也差不多了,不如寻个客栈早些休息吧。”

    </p>

    苏小舟第一个站起来,一个趔趄,要不是李渔及时扶助,就要倒在酒桌上了。

    </p>

    “等等!你们都别动。这一顿酒,哥哥请了!”卢佶大着舌头说。

    </p>

    知道他富家公子哥的脾性,抢不到付酒钱,定要气上许久,苏小舟也不动作,拖着李渔在一旁等着。

    </p>

    卢佶掏了半天,才发现钱袋不见了。再一摸,腰上空空如也。

    </p>

    “糟糕……我的玉佩!”

    </p>

    如此一惊,他的酒立刻醒了大半。

    </p>

    一听他说佩玉不见了,苏小舟瞬间脸色大变。东宫谁都知道,那是他母亲的遗物,是他最宝贝的东西。玉佩材质世所稀有、价值连城且不论,那可是他对早逝母亲的惦念之物。

    </p>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总裁的翻译官夫人〕〔万族之劫〕〔龙王医婿江辰〕〔我可以爆修为江长〕〔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