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霍格沃茨之血脉巫〕〔神医邪妻:帝尊大〕〔陈华〕〔沧元图(仓元图)〕〔猛爹〕〔极品小村医(小镇〕〔我女儿实在太厉害〕〔纵横异界从吞噬开〕〔从火影开始爆装备〕〔操盘手札记〕〔横扫妖魔世界〕〔人在超神娶妻鹤熙〕〔灌篮之核心球员〕〔龙背上的训练家〕〔朱门锦簿〕〔小可爱她能不能别〕〔医者无眠〕〔太子妃不是真想当〕〔夫人你的小龙崽四〕〔本小奴超A的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唐疑云录 25.惊天大案(四)
    !

    半晌,苏小舟战战兢兢地说:“大哥、我、小妹均非一母所出。大娘过世之后,我娘被扶正成为正室;我娘过世后,小妹的母亲再成为正室。这都是大哥向父亲请求的,希望我们能以嫡女的身份读书、婚配……”

    </p>

    听着听着,李渔后背阵阵冒汗。

    </p>

     jsshcxx.; 人家一家这般和睦互爱,自己刚才“主持公道”的话,倒像极了在挑拨是非。

    </p>

    “嗯?你什么意思?”

    </p>

    苏泊沧狐疑地盯着他,“昨日官媒已经取走婚书,你与晚晴的婚约已经定了。今日,你与‘二弟’一起回来,便是已经知道我家的秘密了。难道……你还想悔婚不成?”

    </p>

    听到“悔婚”二字,李渔头皮一紧。

    </p>

    官媒办事的速度也太快了!

    </p>

    苏家大哥这般霸道,被他悔婚尚且挨打,自己要是提出解除婚约,今日岂不是要在苏家化作尘埃?

    </p>

    “没——,没有的事!”他直摆手。

    </p>

    见他指望不上,苏小舟上前说:“大哥,你看他,虽然是英国公府的人,但却是旁系侧枝。而且,只是京兆尹府七品武官,我好歹也是个从五品,总不能下嫁的太厉害。”

    </p>

    她的话一出,苏泊沧立刻烟了脸。

    </p>

    “什么意思?!苏晚晴——,谁教你看人只看官职、名利的?东宫还是苏家?”

    </p>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

    </p>

    苏小舟赶忙解释,“我的意思是,婚事不急,等李公子官升三级,事业有成再说。如果他一直无成,也可以做别的考虑……”

    </p>

    瞥了李渔一眼,只见他正幸灾乐祸。

    </p>

    “等?你也不看看自己的年岁!十九了啊,我的小姑奶奶,再等就变成老姑娘了!”苏泊沧痛心疾首地吼道。

    </p>

    “我哪老了,李渔你跟他说!”

    </p>

    “额,确实也不小了……”

    </p>

    “鱼刺你说什么?!”

    </p>

    “别whhryl.误会!我的意思是,姑娘年纪大一点,稳重——,就跟你现在端碗的姿势一样稳。别……别砸……那可是酪浆!”

    </p>

    “住手!妹夫都不嫌弃你年岁大,你竟然嫌他官职低,苏晚晴,你给我好好反省反省!”

    </p>

    ……

    </p>

    眼见三个人要打起来,苏岚烟赶忙出来救场,“姐姐,今日你带姐夫回来,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p>

    “额……那个……”

    </p>

    苏小舟一拍脑门,终于想起正事。

    </p>

    *******

    </p>

    “哗——哗——”

    </p>

    苏小舟和李渔一前一后展开整个画卷。

    </p>

    苏岚烟上前瞅了一眼,脸色立刻凝重起来,一边目不转睛看着画,一边迅速从袖中掏出一双蚕丝手套。

    </p>

    看她这个架势,此画很有看头。

    </p>

    苏小舟给李渔使了个眼神,得意洋洋暗示他自己可能捡到宝了。

    </p>

    “快把画拿到外头去看!”

    </p>

    苏岚烟忽然发话,声音抖得厉害。

    </p>

    两人乖乖的把画移到室外,比之前小心的多,生怕把画卷弄坏了。

    </p>

    在强烈的阳光下,苏岚烟一分一寸,将整幅画的细致末节和上面唯一的三个字仔仔细细研究了个透。

    </p>

    最后,她摘下手套,沉了口气道:“这的确是老师的真迹……是他年轻时候的画作。”

    </p>

    苏小舟一听,难掩兴奋,“此画拿去百宝斋竞拍,能卖个什么价?”

    </p>

    “这可不能卖。”

    </p>

    苏岚烟如此回了一句,便转头对去李渔说:“恭喜姐夫了!”

    </p>

     xgchotel.;   “啊——”

    </p>

    一时间,四脸惊讶。

    </p>

    “这画是我买的!”苏小舟惊声道。

    </p>

    苏岚烟点点头,“你们把画收好我再细说。”

    </p>

    画卷安放到桌上,她终于对不明所以的李渔说:“姐夫刚刚上任,就拿到这种大案子。看来不用等太久,就能官升三级,把姐姐娶回家了。”

    </p>

    李渔傻眼了,“什么意思呀?”

    </p>

    一幅画作而已,不论是真是假,都不可能是什么大案子。苏家小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真的毫无头绪。

    </p>

    苏岚烟看了姐姐一眼,一字一句道:“这幅画,我听老师提过。他年轻的时候,曾在集贤院修习。武德三年的一天,高祖陛下路过画院,看到他正在挥毫的画作,便指着亭中的海棠树,让他替自己画下来。”

    </p>

    “高祖陛下——”

    </p>

    苏小舟倒吸了一口凉气。

    </p>

    这画不仅是真迹,来头还很大!

    </p>

    想了想,她又有些不解,“那个时候,严司空在绘画上还未崭露头角,高祖陛下怎么会托他作画呢?”

    </p>

    “老师自己也不知道。他说,高祖陛下说了些琐碎的儿时记忆,关于一个小村子,一棵海棠树,一些形形色色的人……最后,还付给他一锭金子的润笔。”

    </p>

    “然后呢?”

    </p>

    听故事的三人异口同声地追问。

    </p>

    “老师当时并没有功名在身,画完之后只署了自己的名字;又因为一直没有等到高祖殿下派人来取画,不知道需不需要修改,所以没有写完成的时间。”

    </p>

    折腾半天,原来没有交付。

    </p>

    苏小舟眉头一紧,“所以,我买的画是从阎司空家流出的,府上被盗了。”

    </p>

    偷盗高门,的确高难度,但充其量也就是盗窃案。小妹并非没有见识,怎么会跟李渔说是大案呢?

    </p>

    “并不是……”

    </p>

    苏岚烟神神秘秘地摇了摇头,压低了声音说:“很久以后,高祖殿下终于派人来取货了。那已经是十几年后,他的弥留之际。”

    </p>

    三个人都瞪大了眼睛,答案已经呼之欲出。

    </p>

    “没错,这幅画作为高祖陛下的随葬品,安放在献陵的棺椁中。”

    </p>

    堂内静极了,仿佛掉一根针都能听见。

    </p>

    她的故事说明一点:有人胆大包天盗了大唐开国皇帝的陵墓!

    </p>

    看了眼桌上的画卷,苏小舟的腿有些发软,“盗皇陵是株连九族的死罪。买贼赃,与之同罪。如果无法破案,我们手上有这幅画,可就解释不清楚了。我看,要不……”

    </p>

    “还是把画烧了吧。”李渔在一旁说。

    </p>

    任何事情,但凡沾上皇家,便会有无穷无尽的麻烦,尤其皇陵涉及国运、龙脉之说。

    </p>

    棺椁中的随葬品被取出来了,可见皇陵被毁坏的严重,陛下、太子二人眼下重疾缠身,宗室、后党都会一次大做文章,揭发皇陵被盗很可能掀起一场血雨腥风。

    </p>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总裁的翻译官夫人〕〔万族之劫〕〔龙王医婿江辰〕〔我可以爆修为江长〕〔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