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英公务员〕〔巅峰赘婿〕〔天武僵神〕〔傅爷怀里的假千金〕〔邪王,你家王妃不〕〔至尊翁婿〕〔无敌王婿〕〔亿万富翁见到窝囊〕〔男主叫秦枫有个干〕〔窝囊女婿〕〔最佳女婿〕〔瘸子女婿〕〔第一章龙归故乡秦〕〔天啊!我变成了龟〕〔至尊倒插门〕〔第一章是龙归故乡〕〔山青故事〕〔第一豪门周天李若〕〔赘婿周天〕〔我能看见决赛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唐疑云录 29.消失的家族(二)
    !

    “画圈这几个什么情况?”苏小舟问。

    </p>

    李渔说:“这几个关在大牢里呢。已经提出来审过了,都说自己家里没人能穿过流沙层。”

    </p>

    对着纸上三个家族复杂的支系脉络看了半天,苏小舟的目光停在湘南吴家的一个分支上。

    </p>

    “这家只有一个壮丁?”

    </p>

    随着她所指一看,这个分支的确只有一个名字:吴凤麟。

    </p>

    李渔同样注意过这个人,立刻解释道:“这个小家族自前朝迁入长安,到了第三代忽然只留下一个独苗,此后代代单传,一直延续至今。他们并没有案底,之所以一起写进来,是因为吴家有人说,族中曾经最厉害的就是这一支,被称作‘金影子’。如果家族中出了能穿越流砂层的高手,那么一定非‘金影子’的传人莫属。”

    </p>

    一个家族忽然从人丁兴旺到硕果仅存,一定遭遇过非常可怕的意外。掘穴盗墓,尤其盗窃王侯将相的大墓,绝非一个人可以办到,必须有一群高手的配合,通常是家族内部的通力合作。这个代代单传的家族,百年来没有过案底,很大的可能是已经洗白上岸,不再参与盗墓了。

    </p>

    金影子,这个听起来玄乎的名号和它所代表的技艺,大概早就丢了。

    &njsshcxx.bsp;</p>

    “这个家族是不是洗手不干了?”苏小舟道出了心底的疑惑。

    </p>

    “近三代还在做。”

    </p>

    李渔指着一个画圈的名字说:“这个人是个烂赌鬼,为了金银冥器,刨了自己亲爹的墓入了狱。罪犯‘不孝’,未能进入这次大赦的名单。为了戴罪立功,他亲口招认了一件事:在他小的时候,他爹、几个叔伯曾与吴凤麟的爷爷,一起南下庐江郡,盗过一个汉墓。那一次,他们在墓中遭遇不测,折损了近一半人,还是吴凤麟的爷爷救了他爹。”

    </p>

    “庐江郡……汉墓……该不会是哪位王侯的大墓吧?!”

    </p>

    庐州郡往西,汉时有临江、衡山、六安等国,自然安葬了不少王侯。汉墓宏伟,封土巨大,如果吴凤麟的爷爷盗过汉代王侯墓,说明他家这一支的能力不可小觑。

    </p>

    “那把他给抓来问问。”苏小舟有些激动。

    </p>

    李渔摇摇头,“我也想过,可是没办法。户册记录是二十年前的,登记的宅子已经变卖。这个吴凤麟今年三十有余,从小便于家族断绝往来,吴家并没有人能回忆起他的容貌,更别说提供一幅画像了。”

    </p>

    “诶——”

    </p>

    苏小舟深深叹了口气,又白费劲一场。

    </p>

    一边找小孩儿,一边找大哥,两头都是海里寻针。

    </p>

    正在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郑沨突然想起什么,从袖中掏出一张纸,“这是药店老板提供的单子,他当时给了小孩儿这些药材。那个小孩儿没有再去过,会不会去别家药店抓这些药?长安城内的药店也不少,以从这方面下点功夫。”

    </p>

    一见药单,李渔立刻接过去。

    </p>

    “桂枝、当归、熟地、甘草、寻骨风……二两、二两、二两、一两、三两……”

    </p>

    看这个药单和配比,只要稍通医理,就知道是用来治疗“痹症”的。

    </p>

    其中“寻骨风”这样的重药,可见患者的病情十分严重,多半连走路都十分困难。里面没有什么高价的草药,方子应该是乡村游开的,从一般用量上推算,只够用七八天。结合那孩子说家里没钱,母亲患病,现在母子是否活着都是个问题。

    &nbs.xgchotel.p;  </p>

    “有收获吗?”苏小舟问。

    </p>

    “症状很严重了,那孩子的母亲应该无法行走。单子上的药并不全,药方上应该有几味其他的药,是可以自己采到的。比如:苍术、白芍……蝎子。”李渔陷入了沉思。

    </p>

    这么严重的痹症患者,离不开针灸治疗,因此不会住在荒郊野外,人应该就在城中。长安一百零八坊,城南潮湿,城北干燥,城东价贵,城西杂乱。从西北边的开远门出城,不到十里便是坡地和河道,那里应该能抓到蝎子和方中所需的药材。

    </p>

    如此算来,他们可能住在长安城西北边的某个坊中。

    </p>

    西北十二坊,除了临近皇城的四个坊和南边临水的一个,还剩下定安、祥休等七个坊。范围一下子从一百零八坊缩小到七个,那就不是海里捞针,而是塘中捕鱼了。

    </p>

    他说:“再找三天,要是还找不到那孩子,就先把药店的两个人放了。那家店有点背景,关店久了难免惹出新的麻烦。”

    </p>

    虽然苏泊沧带人抓人时比较隐蔽,也穿了便装,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时间拖得越久越容易出纰漏。

    </p>

    “我们这几天再多审审,把他们搞糊涂,免得被端的时候把你们供出来。”

    </p>

    “好——,岚烟,坊门已经关了,今晚他们要留宿了,你负责招呼好。”

    </p>

    苏泊沧与郑沨对视一眼,先后起身准备走。药店抓来的人就关在坊内南巷,一处大理寺闲置的牢房,乘夜他们得再去审一审。

    </p>

    &n.zyxta.bsp;  “大哥,郑姐姐——,我的发现还没说呢!”苏岚烟忽然站起来。

    </p>

    没想到小妹也有发现,他们赶忙坐回来。

    </p>

    “你整天抱着那幅画,看出什么门道了?”苏泊沧问。

    </p>

    “哼——”

    </p>

    苏岚烟展开画卷,借着烛光指着上面的海棠树说:“这棵树有一点问题。”

    </p>

    大家一起怼上去,谁都没觉得一树繁花有什么不妥。

    </p>

    苏岚烟说:“集贤院的海棠树在中庭,画室在它的东面。从视角上来看,应该左手边的南方更茂密,但这幅画上却是右手边更茂密一些。”

    </p>

    “或许阎司空与陛下是在西面赏的花?”苏小舟疑惑着回道。

    </p>

    苏岚烟说:“西面是茶室,只有花窗,而且位置很高,看不清树的全貌。以老师的技艺精湛和苛求完美,绝对不会出现这样明显的错误。”

    </p>

    “阎司空为何刻意转变视角?”李渔问。

    </p>

    “我觉得老师画的,并非集贤院那株海棠花,而是陛下记忆中的。”

    </p>

    苏岚烟顿了顿,带着几分忧伤继续说:“海棠又名断肠花,寓意永久的等待。如此茂密一树繁花,再下一刻便是凋零,这幅画是纪念故人之作。生如夏花之灿烂,那应该是一位对高祖陛下来说非常重要的女子。”

    </p>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总裁的翻译官夫人〕〔万族之劫〕〔龙王医婿江辰〕〔我可以爆修为江长〕〔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