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帅临门〕〔一拳歼星〕〔我有好多复活币〕〔一世巅峰〕〔万界仙帝〕〔我的前任全是巨星〕〔带着空间穿越架空〕〔吞噬星空之太上问〕〔江辰与唐楚楚书名〕〔霍少蜜妻甜炸了〕〔最强狂兵混都市〕〔逢场作戏〕〔星辰恰似你璀璨〕〔季溪顾夜恒〕〔安暖顾言晟名〕〔叶景淮安暖作品〕〔苏晴云千凡读〕〔云千帆和苏晴〕〔云晴,这不就是他〕〔上门龙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唐疑云录 37.皇陵窃案(下)
    !

    东宫丽政殿

    </p>

    “咳咳——咳——”

    </p>

    脸色咳得涨红,李弘揭开捂嘴的帕子,上面鲜红的血渍十分刺眼。

    </p>

    “殿下,臣去宣太医!”一旁的卢佶立刻慌了神。

    </p>

    这两年太子殿下卧病的时间确实多了,但他的病情是朝廷机密,恐怕只有太医和最贴身的内侍才知道。

    </p>

    或许小舟也知道,毕竟他是东宫武将里唯一一个把照顾太子殿下当成自己差事的人。虽然不争气了些,却让其他兄弟可以安心地做事。

    </p>

    “不必了。”

    </p>

    丢下染血的帕子,李弘从身旁匣内取了条新帕子,素白的缎面上面绣了一朵精致的凤仙花。

    </p>

    瘵病是不治之症,找再多的太医来看,也不过让他补气增益、固本培元,都是些毫无用途的屁话。

    </p>

    从食盒中夹了一颗糖莲子,放进口中,血腥味和甘甜混在一起,让他杂乱的心绪慢慢平静下来。

    </p>

    瞥见帕子上的绣花,卢佶吓得立刻收回目光。

    https://m.xqula.

    </p>

    要命了!

    </p>

    难道传言是真的?!

    &nbzyxta.sp;   </p>

    这样的花样,他可真真切切在苏小舟挂的香囊上见过……

    </p>

    “小舟最近在做什么?”李弘忽然问。

    </p>

    差点儿以为自己把心中所想说出来了,卢佶赶忙低头回道:“回殿下,小舟这几日早出晚归,除了回家,就是带他的小妹和太史令丞袁引走访一些文官,有礼部员外郎张道涵、监察御史李嗣真、鸿胪少卿温崇绱等人。担心惊动京中其他势力,暗探们只是观察,尚未细究原因。”

    </p>

    “嗯。”

    </p>

    &n.jsshcxx.bsp; 李弘点点头。

    </p>

    “要不要召他回宫?”卢佶问。

    </p>

    如果有小舟陪在殿下身边,他就可以放心去办自己的差事了。

    </p>

    李弘摆摆手,“不必。继续让人跟着他,务必保证他的安全。”

    </p>

    “是——”

    </p>

    “王昭那边怎么样?”

    </p>

    “密函已经送到鄯州了。大哥回信说,会尽快办妥。”

    </p>

    “嗯。”

    </p>

    李弘神色稍缓。

    </p>

    小舟大智若愚,胡闹一出,帮他顺利地把王昭送去鄯州。

    </p>

    虽然,第二天王家那些叔伯就跑去宫中告状,使得母后特意派内侍来东宫训斥,还警示他不要过于宠幸佞臣。但毕竟只觉得他任性妄为,并没有当成什么大事。

    </p>

    果然,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东宫地位殊异的苏小舟,反而忘了受尽委屈被贬离京的王昭。

    </p>

    “殿下……”

    </p>

    卢佶犹豫了一下,终于说:“之前,小舟接引回京的李渔将军,前几日把派去监视的府卫打发回来了。小舟还没派新的人去,要不,臣派人暗中接替。毕竟他……”

    </p>

    虽然仅见过一面,他总觉得那个人很危险。

    </p>

    玉佩“丢失”之后,李渔快而准的处置,让他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p>

    若不是那个路过的女孩,自己那天的小伎俩怕是没那么容易瞒到他和小舟。

    </p>

    还好近来他们没再继续热心帮忙,不然自己的自作聪明,就要功亏一篑了。

    </p>

    “他……”

    </p>

    李弘皱了皱眉头,“不必了!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其他的人,本宫管不了,东宫的人,不准与他作对。往后你做事也要避开他,切莫让他发现蛛丝马迹。”

    &nb.jxpxxs.sp;</p>

    “是——”

    </p>

    虽然不知道太子殿下为什么对伤过自己的人这般态度,卢佶心里已经清楚——那个人动不得!

    </p>

    “那个贼寇找到了吗?”李弘忽然问。

    </p>

    卢佶猛然跪下,“臣无能!快把长安城翻个底朝天了,还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p>

    那天他下手极重,对方生还的可能性很小。

    </p>

    雨夜湿滑,贼寇多半落入河道,随着大水淌出城去了。已经过去数月之久,尸体恐怕早就不成样子了,就算下游有人打捞到,也不可能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p>

    那夜他在打斗中丢的玉佩,也算不得什么隐患。现在有小舟和李渔作证,更是有了双重的保障。

    </p>

    这些话,他当然不能对太子殿下说。

    </p>

    自己没有办好差事,便是没有办好,不可以找任何理由,这个道理他从小就知道。

    </p>

    “没用的东西。”李弘低声呵斥道。

    </p>

    卢佶伏倒在地,“臣会继续找的!无论生人还是死尸,都会处理的干干净净。”

    </p>

    “咳咳——”

    </p>

    李弘沉了口气,“许彦伯现在怎么样?”

    </p>

    已故宰相许敬宗的嫡孙,堂堂前任东宫舍人,如果他死在京城,实在太引人注目。

    </p>

    不过,岭南穷山恶水,毒瘴遍布,死在那里就顺理成章了。

    </p>

    三个月前,家仆告发他纳妓为妾,一夜之间,贬官流放,跌落谷底,正是东宫自己人做的手脚。

    </p>

    终于有一件自己办的妥当的差事,卢佶赶忙说:“许彦伯的运气不错,刚到荆州便遇到大赦,获准回京。不过,他喜而忘形,饮酒过渡,不慎跌落江中,再也回不来了。报丧的信还有七日到达许府,东宫的金箔已经准备好了。”

    </p>

    李弘点点头,“这件事情倒料理的干净。他身边的人呢?”

    </p>

    卢佶立刻回道:“全都处理妥当。忠仆殉主、贱妾逃匿,居所里里外外都收拾过,没有留下任何他联络过贼寇的蛛丝马迹。”

    </p>

    “好——”

    </p>

    算是得到称赞,卢佶松了口气,“殿下,许彦伯联络的贼寇,确定是孤家寡人吗?是否要暂时留下他妾室的性命,问出贼寇的姓名,好清查仔细呢?”

    </p>

    “林杰,记得本宫说过,你只管用好暗探,不需要做任何多余的事。”

    </p>

    抚了抚案上漆盒,李弘的目光忽然阴沉。

    </p>

    他要做一件事,一件改变自己命运的大事。每一个人都是他的棋子,作为一颗棋子,完成自己的使命即可,不需要了解棋局的全貌。

    </p>

    他才是下棋的人,只有他可以掌握全局。

    </p>

    这就是他,一个从小时刻感受到危机的皇子的心思。

    </p>

    “臣僭越了!”

    </p>

    卢佶一阵心惊。

    </p>

    李弘抬眼望向他,“立刻杀了那个女人,不要留下任何后患。记住,东宫与贼寇接触过的,只有许彦伯一个人。‘不知道’才是最安全的,万一有疏漏……一个人顶上去就够了。”

    </p>

    “是!”

    </p>

    卢佶连连跪拜,“臣愚钝,谢殿下提醒!”

    </p>

    许彦伯真是胆大妄为,竟然以东宫之名收买贼寇,行刺他叔叔的政敌。幸亏暗探发现及时,太子殿下手段雷霆,迅速将两头处置妥当。否则,后党那边一定大做文章。

    </p>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总裁的翻译官夫人〕〔万族之劫〕〔龙王医婿江辰〕〔我可以爆修为江长〕〔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