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狂兵混都市〕〔绝品小神农〕〔我是大昏君〕〔美女总裁的铁血狂〕〔赘婿当道(岳风柳〕〔将军宠妻成瘾〕〔地球前居民〕〔反派的自我拯救〕〔我能看到隐藏机缘〕〔上门赘婿岳风〕〔战神之踏上云巅〕〔圣血帝尊〕〔叶少的重生狂妻〕〔被赶出家门后我暴〕〔开局三千魔神然后〕〔逆天狂妃:绝世魂〕〔昭周〕〔妖孽毒妃之王爷束〕〔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叶辰萧初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唐疑云录 39.原来是我!(下)
    !

    在闹市里找了个嘈杂的饭馆坐下,俩人认认真真点了一堆吃食。

    </p>

    环顾四周,没有可疑的人盯梢。苏小舟挪到李渔身侧,凑到他耳边,压低了声音说:“我感觉,吴凤麟那天去送货样,那个收货人……好像是我……”

    </p>

    “咳咳——咳——,你说什么?!”

    </p>

    李渔正在喝水,猛呛了一大口,咳了半天才缓过来。

    </p>

    &jsshcxx.nbsp;这都什么跟什么?!

    </p>

    查了这么久,她现在是看情势不妙,要主动承认罪行了吗?

    </p>

    “不是,我说,什么叫‘好像’呀?”

    </p>

    他瞪大了眼睛,一脸诧异。

    </p>

    “不是好像,就是我!”

    </p>

    苏小舟指着自己的鼻子,同样的匪夷所思。“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好。墨墨画像画的太好了,跟他爹本人一点儿没差。我的确见过,认得很清楚,错不了。那天收货的人的确是我!他把东西给我,就走了,好端端的,一点儿事没有。”

    </p>

    “这怎么可能?你怎么跟盗墓贼搭上线的?!”

    https://m.xqula.

    </p>

    李渔傻眼了,越想把东宫和这件事撇清,现在反而越扯越深了。

    </p>

    苏小舟更是欲哭无泪,“那天是端阳节,我告假回了趟家。出宫门的时候,正巧碰见东宫舍人许彦伯大人,他好像身体有些不适,却又急着出宫见一个故友。纠结了一会儿,决定托我绕道去一趟朱雀街,替他见一下故友,顺便捎带一份家乡的土产回宫。”

    </p>

    “东宫舍人?!”

    </p>

    李渔大惊失色,这官职不仅品级不低,而且还是太子殿下的亲信。

    </p>

    又一个东宫的人,这下子真的脱不了干系了!

    </p>

    “糟了——,糟了!”

    </p>

    苏小舟双手直绞裙边,恨恨.whhryl.地说:“现在才想起来,许舍人生在长安、长在长安,哪有什么家乡故友?更别说土产了!这线一定是他搭的,货也是他要的。不管他有心还是无意,反正我是他的‘帮手’。”

    </p>

    “你怎么这么傻,帮别人接了贼赃——”

    </p>

    李渔有些恨铁不成钢,这丫头看着伶俐,其实也太好骗了。

    </p>

    苏小舟不乐意了,“右内率卫府专司打杂。帮上官办点小事怎么了?人家当时又没介绍自己是个盗墓贼!见了面,我说是许舍人让我来的,他就把绸布包的木盒给我了。唉——,这个吴凤麟交的货到底是了什么?”

    </p>

    她叹息着一偏头,只见李渔正盯着自己。

    </p>

    “这要问你啊,不是你亲手接的货吗?”

    </p>

    “我……我就这么拿回宫,交给许舍人了呀!”

    </p>

    她悔恨至极,拼命回忆那天见面的细节。

    </p>

    见面寒暄不到三句,收了那包“家乡土产”,目送吴凤麟从街口离开,周围没有出现任何异常。若不是吴夫人提到绸布裹着木盒,再看到墨墨画的画像,她可能早把这件“小事”抛诸脑后了。

    </p>

    “走——,找那个许舍人去!”

    </p>

    李渔一下站起来,顺手抓着后襟把她也给提了起来。

    </p>

    “找不到了——”

    </p>

    苏小舟直摆手,无奈地说:“他犯了点儿事,一个多月前被贬去岭南了。”

    </p>

    交货的人失踪,收货人的远走他乡。这么一看,事情更复杂了。

    </p>

    许彦伯的祖父许敬宗曾是武后的心腹,整个家族也与野心勃勃的武氏沆瀣一气,他本人又偏偏在东宫当差,可以说身份非常特殊,正是得天独厚一株“墙头草”。现在,东宫和西宫就如天平的两端,而他就是中间的人,盗掘皇陵的罪名落到哪边,就要看他的立场了。

    </p>

    “等等,先别急。”

    </p>

    李渔重新坐下,指尖急促地叩着桌面,“当务之急,先弄清楚‘货样’到底是个什么。许彦伯联络吴凤麟盗皇陵,所为的东西一定不简单。”

    </p>

    “对——,不能急。”

    </p>

    苏小舟终于冷静下来,“嫡子被外放岭南,许家不可能无所作为。许彦伯一定在中秋大赦的名单上,或许已经在返回的路上了。我认识他的小妾,先去一趟他的私宅,找找‘货样’的线索。”

    </p>

    “我跟你一起去。”李渔立刻说。

    </p>

    一个东宫舍人应该不能主导此事,许彦伯的背后一定还有人。事情并不一定有小舟说的那样乐观,外放岭南的他或许已经凶多吉少了。

    </p>

    “要不要告诉太子殿下?”

    </p>

    “不——,殿下不知道此事才更安全。就算犯事的是东宫舍人,他也不需要为属下的事负责。”

    </p>

    苏小舟直点头,“好,先回去找吴夫人和墨墨。”

    </p>

    正要走,又被李渔一把扯住。

    </p>

    “等等——”

    </p>

    “嗯?”

    </p>

    “饭菜一会儿上来了。来都来了,吃饱了再回去吧。”

    </p>

    *******

    </p>

    赶回吴家的时候,远远望见派去盯梢墨墨的京兆尹府衙差。

    </p>

    李渔暗道一声,“不好——”

    </p>

    拉着苏小舟冲进房内时,只见墨墨趴在卧榻边大哭不止,一旁站着满脸焦急复生。

    </p>

    “怎么了?”他急着问。

    </p>

    复生看到他们,赶忙说:“这孩子报官,母亲自尽了。”

    </p>

    ……

    </p>

    颤抖着掀开帘幕,看见平卧在榻上已然气绝的吴夫人,苏小舟有些崩溃。

    </p>

    “怎么可能?一个时辰前我们还在好好的说话。她怎么可能自尽?!墨墨,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你娘到底怎么了?”

    </p>

    墨墨抬起头,眼泪婆娑,“今日码头上出了点事,我便提前回来了。进来时,母亲正……唔唔唔……就差一步,差一步我就能阻止她了。她一直说不想连累我,我早该想到的……应该寸步不离守着她的!娘——,娘——”

    </p>

    苏小舟本来觉得,吴夫人可能死于他人之手。可是听墨墨的意思,又是亲眼看着自己母亲自尽的。

    </p>

    他们离开不到一个时辰。在这期间,什么促使吴夫人放弃生命的呢?

    </p>

    “我问你一件事,你一定要诚实的告诉我!”

    </p>

    李渔把墨墨拉到面前,神情严肃地说:“你拿到西市药店卖的那幅画,究竟从哪得来的?这事关系到你爹的性命,不许撒谎。”

    </p>

    墨墨有点被吓到了,“那画……是我爹从幽州带回来的。”

    </p>

    “为什么拿到药店去卖?”李渔又问。

    </p>

    “是……是一个白胡子老爷爷告诉我的。他说那幅画是宝物,去书画店卖会被官府抓起来。可他是jxpxxs.骗人的,药铺老板说那是幅假画,根本不值钱。”

    </p>

    墨墨小脸煞白,并不像在说谎。

    </p>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总裁的翻译官夫人〕〔万族之劫〕〔龙王医婿江辰〕〔我可以爆修为江长〕〔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