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霍格沃茨之血脉巫〕〔神医邪妻:帝尊大〕〔陈华〕〔沧元图(仓元图)〕〔猛爹〕〔极品小村医(小镇〕〔我女儿实在太厉害〕〔纵横异界从吞噬开〕〔从火影开始爆装备〕〔操盘手札记〕〔横扫妖魔世界〕〔人在超神娶妻鹤熙〕〔灌篮之核心球员〕〔龙背上的训练家〕〔朱门锦簿〕〔小可爱她能不能别〕〔医者无眠〕〔太子妃不是真想当〕〔夫人你的小龙崽四〕〔本小奴超A的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唐疑云录 51.炼狱图
    !

    苏小舟心一揪,“这是……你爹的画稿?”

    </p>

    “有一些是,大部分是我自己的。”墨墨认真地回答,又宝贝地按了按那厚厚的一沓。

    </p>

    想了想,他说:“这些年,我爹变得有些奇怪。经常闭门不出,几日几夜画出来的画,转头便让我拿去引火。他还时常自怨,像我们这种出身的人,就不该有成为堂堂正正的画师那种不切实际的愿望,他就是画到死,也不会有出头之日。有时候,发现我偷偷画画,他还会大发脾气,把自己关到房里,不吃不喝……我娘说,他只是在生自己的气。我不想他生气,却舍不得这些画……所以把最喜欢的都给藏起来了。”

    </p>

    “好孩子——”

    </p>

    苏小舟揉了揉他的额发,“你画的很好,千万不要放弃。好好跟岚烟姐姐学,以后我们送你去集贤院的画阁。”

    </p>

    “真的?!”墨墨忽闪着大眼睛,“姐姐,你真的觉得我画的好?”

    </p>

    “当然了!”苏小舟毫不含糊,仅从简易的画像便知道他是相当有天赋的孩子。

    </p>

    随手打开一幅画稿,她仍然吃了一惊,“这幅画……是你画的吗?”

    </p>

    画上长街巷道,花灯林罗,饱满的色彩仿佛从心头迸出;行人拥攘,栩栩如生,市井的烟火气和喧闹声跃然纸上。

    </p>

    “满纸绮梦,何其绚烂。”她不禁呢喃。

    </p>

    “这是旧年的上元灯会!”

    </p>

    画作有人欣赏,墨墨一下来了精神,迫不及待地介绍起来,“这幅不是最好的。今年我还画了春归燕来、渡口别柳、城郭暮色……”

    </p>

    他喋喋不休地一一介绍,却自然地略过一幅,苏小舟知道那是他父亲吴凤麟的画。

    </p>

    抽出来摊开一看,她旋即周身发冷。

    </p>

    这是……什么?!

    </p>

    乌烟森冷的背景,层叠的模糊的楼台,唯一清晰的是冰冷的烟色巨石和其上的鲜血淋漓。

    </p>

    画中似乎是一个刑场,却不见犯人和处刑者。一切都是凝滞的、冰冷的、肃杀的,唯一流动的是血,几乎漫出纸外的血色和冰冷的血腥气。

    </p>

    几年前,她“有幸”看过一次磔刑,那可怕的场景立刻被这幅画唤醒。她有些作呕,耳畔仿佛响起那日凄厉的哀嚎。

    </p>

    这幅画,太恐怖了!

    </p>

    死亡也不足以成为这片恐惧的尽头。

    </p>

    不对,背后模糊的楼台并不是最底层,下面的迷雾深处,还有数层……一……二……三……一共十八层。

    </p>

    ……

    </p>

    这是,地狱!

    </p>

    “这是‘磔刑地狱’,我爹画的。”墨墨凑到她耳边说。

    </p>

    苏小舟打了个冷颤。

    </p>

    “磔刑地狱”——地狱的第十五层,挖坟掘墓者,死后将被打入此地,处以凌迟之刑。

    </p>

    诗词歌赋、书画乐曲,能把情志传递的如此淋漓尽致,已不仅仅是一门技艺。

    </p>

    “你爹真是奇才!”她称赞道。

    </p>

    墨墨激动地点点头,“可惜,他反反复复就画那么几张。地狱有十八层,若能汇成图册多好。”

    </p>

    “他还画了什么?”虽然感到恐惧,苏小舟仍不想错过神作。

    </p>

    “还有这个……这个……”

    </p>

    墨墨小心地翻找了一遍,抽出了另外几幅画稿,“第十一层:剥皮地狱;第七层:刀山地狱;还有第四层:孽镜地狱。再没别的了。”

    </p>

    ……

    </p>

    第四层,孽镜地狱,凡走通门路、瞒天过海者,死后打入此地,照孽镜、定罪行,再打入其他地狱受刑。

    </p>

    第七层,刀山地狱,凡残杀生灵者,.zyxta.死后打入此地,日日裸身爬上刀山,循环往复直至赎清罪孽。

    </p>

    第十一层,剥皮地狱,凡以取皮草为生杀业深重者,死后打入此地,活剥其皮,再生再剥,直至业消而止。

    </p>

    苏小舟沉了口气,挖坟掘墓、杀生、走门路,这都与吴凤麟本人有关,应该是长期折磨他的心魔,难怪他能把对地狱的恐惧展现的如此清晰。

    </p>

    可是,剥皮地狱?他又不以捕猎剥兽皮为生,又为什么困扰他呢?

    </p>

    惴惴不安地打开“剥皮地狱”的画稿,出乎意料,和上一幅完全不同,背景不再是烟乎乎一片,也不见血淋淋的场景。

    </p>

    整个画稿干净、清晰,从最面弯曲的穹顶可以看出,是一个山洞中的景象。

    </p>

    洞内正中央是一泓碧蓝的池水,旁边是铺着厚厚绒毯的石床。石床上,仰卧着一个阖着双眼沉睡着的女子,她的身侧跪着一个身着烟袍的人,只是一个背影看不清面貌。那个人的右.jxpxxs.手握着一把短刀,正在划开那女子的前额;他的左手端在胸前,似乎捧了什么东西,也被挡住看不到细节。

    </p>

    整幅画中,唯一算得上恐怖的是:在一旁的角落里,横放着一个被裹得像蚕蛹一样的人形。应该是一具尸体,白色的裹尸布上清晰可见斑驳的血渍。

    </p>

    的确也是死亡的场景,但这个“剥皮地狱”和“磔刑地狱”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更奇怪的是,地狱本就是践踏的地方,绝对不会如此庄重的处理一具尸体。更何况,被打入地狱的亡魂,受刑后并不会有所谓的“尸体”。

    </p>

    疑窦丛生,她立刻翻看了另外几幅地狱画稿。果然,除了这幅“剥皮地狱”之外,第七层“刀山地狱”、第四层“孽镜地狱”都可之前的“磔刑地狱”一样,以不同的地狱场景传达出画师内心深处最极致的恐惧。

    </p>

    这一幅,并不是地狱图,而是另一种场景。

    </p>

    如此一想,寒从心生,如果画中不是虚构的场景,那么……它就是对一场真实的杀人案件的记载。

    </p>

    画中的烟袍人是什么身份?

    </p>

    他为什么杀人?

    </p>

    他跟吴凤麟又有什么关系?

    </p>

    ……

    </p>

    这些并非无从查起,凶手烟袍上面的花纹很特别,白布裹尸的细节很清楚,绒毯的轮廓也很清晰,找些行家里手询问,或许能找到案发的地方。

    </p>

    “这幅画,能借给我吗?”

    </p>

    “当然,不过姐姐你要小心些。这是最后一幅‘剥皮地狱’了,其他的.whhryl.都被我爹给烧了。”

    </p>

    “嗯,放心,一定完好的还给你。”

    </p>

    苏小舟把画稿重新折好,小心的收进自己的袖带中。

    </p>

    正想带墨墨离开,忽然听到外室传来一声陌生的轻咳,她立刻警觉地把墨墨拉到卧榻后面伏身躲下。

    </p>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总裁的翻译官夫人〕〔万族之劫〕〔龙王医婿江辰〕〔我可以爆修为江长〕〔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