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仲夏夜的秘密 第168章不允许
    顾如曦这时候完全是属于一种非常精神崩溃的边缘,她没想到乔林在这个时候因为她而受到巨大的伤害,相信这一切都不是这么简单的一个事情,甚至隐隐约约的感觉到……

    如果不是乔林当时救她出来什么事情都不可能这么迅速,自己不可能对这种事情无动于衷,怎么可能呢?

    如此的曾经的暗恋着这个男人,这个男人为自己付出了这么多,而这个事情在自己最需要最脆弱的时候,他一如既往的,还是那么为自己遮风挡雨。

    难道这个事情还不够吗?

    他突然间有种内心深处非常才华的感觉,甚至内心感到一种非常无助的痛苦,他甚至觉得重视后如果自己再不出面的话,自己真的是什么样的人!

    自己真的不是那样,8年的感情,这么多年的一些感情上的守候,不是一句两句话就能给抹去的,就算他发生过任何事情。

    但是就单单凭着这么多年对自己这种时候,对自己这种无限的眷恋和照顾,自己无论如何都要站在他立场去,一定要按照这样的方式去为他做出更大的一个作为。

    赵以敬紧紧的抓住她的手,甚至不愿意她这个时候离开。

    这个男人在用他的强势在要求和约束了自己,当然知道这个事情意味着什么,但是自己真的不可能去听由他的任何一段的感觉,这个时候自己如果没有任何一丝作为的话,简直就是个畜牲。

    和咸鱼又有什么区别?

    就算现在对着男人有那么一种心动的感觉,但是也无法去约束着自己必须要前进的一种欲望。

    顾如曦的眼眶有些润,“昨天他才救了我,昨天如果不是他,我真的今天可能不一定能站在你面前,难道你不觉得这个事情对我来说很重要吗?”

    顾如曦望着这个男人,甚至用一种非常公平的一种眼光去看待他,认为这时候他们两个人灵魂至少是平等的,在自尊上是平行的,

    而不是用一种怜悯和同情的眼光去看待她,希望他能理解自己……

    当然不知道这个男人会不会理解,自己也不能把握,但是不管如何都无法去约束和顾忌。

    赵以敬这个时候脸色冷冷的,完全就像一只非常难看的样子,也许他在克制着,克制着内心的一种愤怒,他苛责的内心的女人,为什么对这个别的男人还如此的一种照顾和眷恋。

    他如此的爱这个女人,但是那个女人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不顾及自己的身体,还这么心心念念的去想念着别的男人,他心里真的能平衡吗?

    当然平衡不了,在他世界里面只有这个女人对他才是唯一。

    “你自己的伤都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你看到你现在伤成什么样子,医生都说了,你现在不能再有任何一个激动,也不能用任何一个体力的损耗,已经睡了三天三夜,完全营养已经完全流失,根本就没有吃到什么东西,完全靠注射葡萄糖去存活,你觉得现在还能过去吗?你能过去的意义有什么说法?你现在过去没有什么样的一个特别大的作用,而且你又不是医生,你去那里有什么用!他不管是出现什么事情,我这边会负责到底的!”

    赵以敬淡漠地表情像平日一样冰冷地不近人情。

    其实这个男人心里何尝是有一种波澜的,如海啸般的孤独的在翻腾着。

    他真的吃醋了,他真的很痛苦,为什么这女人在这个时候一定要表现出对着男人的心心念念,难道自己真的在他心目中没有那样的存在吗?

    难道。

    他没注意到自己,自己在渡口那里有一道很深的痕迹,那也是当时为了营救他被那道铁丝深深的刮伤了,这道解释的痕迹已经差点让他伤筋动骨,难道他都没注意到这点吗?难道这个时候很关心的那个男人吗?

    赵以敬那种非常痛苦的眼神看着他,这种痛苦虽然他没有刻意的表现出来,但是通过的眼神已经有一种非常如同北风飘零的感觉。

    顾如曦咽了咽口水,抬头目光直直地盯着他,大吼一句,

    “我告诉你,我真的不相信,我没看到眼前所发生的事情,我不相信,我不管是怎么想的,我一定要去看他,我一定要去的,谁也阻拦不了我,谁敢阻挡了我的话,我就死给你们看……”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这一切所发生的事情,他这两天还是好好的,他本来就是个很健康的人,他怎么会突然出现这么大的问题,我相信这一切有阴谋,我不相信我必须要去看他,我敢说你们再阻拦我的话,我真的就会死给你们看,我说到做到,我希望你们不要逼我,不要逼我走这条路!”

    她悲愤的大吼。

    他不知道为什么他过多的,更多的是因为在我经历中冷漠,或许他需要发泄,他没想到这个男人为什么在这种关键时刻如此冷漠对待她。

    真的太过于关心了,难道不知道乔林对自己在自己生命中意味着什么样的重要,扮演着重什么重要的角色?

    如果不是乔林这么多年对自己的照顾有加,自己也许根本就没有办法在这个世界上存活下去了,如果没有他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完全是一种灰暗,黑色的。

    或许发因为赵以敬对这方面的不理解,采用这种方式进行寡情寡欲的大声的怒吼吧。

    “再见,我告诉你,你可以无情,你可以不负责任何承担这样的责任,这跟你真的一毛钱关系都没有,这是我的事情,这是我故意的事情。我欠了巧用的我就是该去还我从来不会去欠这笔账,记得我欠了这笔账,就应该我去正式去偿还他,所以跟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你可以继续做你的三大少爷,你无所谓,你觉得这方面话可能丢了你的面子或者拖了你的后腿,ok,你可以直接明天跟我到民政局,我们把这个证给办了,我们去离婚,这事情再也不会让你难堪,你觉得这样事情你是不是很满意,我很满意,只要你说一声,我毫不犹豫,我非常认可,而且想马上去做的事情!”

    顾如曦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说出这番话出来说出来,连她自己都觉得吃惊,自己都觉得有害怕,但是她用这种方式进行发泄自己内心的一种无助和恐惧。

    也许是一种失望吧。

    只是双方这种爱得不到一种对等的理解吧。

    也许是更多的这种遗憾,谁也知不道。

    赵以敬默默的迅速的上前去帮助他的肩膀,把她紧紧的哭在自己的怀抱里,很紧很紧,对刚才她的情况发现完全是无动于衷,完全就是一种强权的一种态度。

    顾如心忍不住的哭着咬住他。

    赵以敬一动不动的任由他咬着自己的手臂。

    她咬他的力度越来越大,好像用这种东西来进行发泄自己内心的一种紧张和无助。

    “放开我,放开我,谁让你去阻拦我的,谁给你这样的权力,我告诉你,谁也不能阻拦得了我,给我放开,我现在就去……”

    赵以敬没有再刻意的去放开她,依然把她关得很紧很紧,依然用一种非常沉默的。

    终于。

    “顾如曦,你是个傻子,你是个彻头彻尾的傻子,你傻子人让人觉得可怜,可笑我告诉你,我放一句话在这里,你身体没有完全恢复之前医生没有同意离开这里之前你哪里都不能去,你可以让我去办,但是我不允许你离开这里,你听到没有!”

    顾如曦的挣扎着。

    “你放开我,你的冷血无情的男人,你真的太冷血无情了,太可怕了,我不需要你,放开我,我要离开你,那永远你离离开你了,你们这边无情的人,你们根本就不懂得什么叫人见人爱,你们根本就不懂得什么叫能坚持,你们都是一种利于群体放开我,放开我,我不需要你们……”

    男人无动于衷。

    男人如同一座冰山,根本就不能让她无法跨越。

    男人根本就不可能让他离开这里,这已经是不可能发生事情,怎么可能让这个女人在这个时候冒着自己的危险去做这个事情呢,说不定外面还必然有这么多信息,她怎么可能这样的女人去冒这一层风险呢?他再也不能做这事情,他承受不住这种压力。

    更加承受不住失去她的一种勇气。

    这失而复得的感觉,让这种感情如此强烈,他怎么可能要这东西在这个时候轻微一举的消失呢?

    “女人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死心吧,没有我的允许你哪里都出不了去,不管你恨我也好,你骂我也好,你就把我诅咒死也好,我都不会让你出去做罪人的,你放心好了,我告诉你,在你身体完全康复之前,你哪里都不去!”

    赵以敬这个时候已经完全心慌意乱了,他不能再看到这个女人在他面前那种痛苦无助的样子,他甚至根本就没办法去面对,这个时候他只想逃离,或许他在逃离躲避着内心的这种深处的恐慌。

    他害怕女人再说出让他更害怕的话来,他害怕的女人去否定自己的感情。

    他自己害怕极了……

    终于。

    顾如曦身体本来就很虚弱,三天三天三夜没有吃过任何一个东西,所以身体已经完全超出了体能,加上现在的整个情绪波动实在太大,而且又现在又这么大的动作的增长,完全已经超出了体能的要求。

    这个时候她完全无助的瘫软在沙发上面。

    她正流着眼泪不停的滴下来,毕竟无能为力的感觉深深的哭泣着,对自己这种无能为力,而感到无法去原谅自己。

    赵以敬默默的抚摸着他的消瘦的脸颊,也只是淡淡的很冷冰冰的说一下。

    “什么都不要想,想多了真的没有用,别的事情我会去处理的,你只要把你身体养好就行了,不管你好也也行,不好也行,我告诉你,你这辈子生是我造价的人,死是我造价的鬼,一辈子生生世世我们就这样纠缠在一起的!”

    赵以敬说完这句话,残忍的关上房门。

    随后他对门外的人进行严格的吩咐。

    “给我认真的好好照顾少,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允许让她出去,我不允许她不吃饭,你们给我想尽办法都要让她吃饭,如果我没看到她吃饭,如果我看到还瘦下下去,我也对你们不客气!”

    赵以刚到那上门的时候。

    “嘭!”

    从房间里面传来一声巨响,那是顾如曦随手把一个花瓶狠狠的砸向门口。

    赵以敬不为所动,冷漠的黑着脸,沉默的走向自己书房。

    这个时候宫二他们已经在等待着。

    在这些小老大在这个事情上拿出一个最关键的一个核心的问题和一个重要的一个解决方案。

    “其实我怀疑乔林出事跟雪姨有关?这一切皆有可能的,因为乔林送回家的时候,整个身体虽然有些外伤,但是还不至于要出现很大的问题,整体的状况还是比较稳定的,但是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了一个这样的情况,不能不有所怀疑?”

    宫二首先发言对于这个问题,他的疑虑已经保持了很久。

    赵以敬坐在沙发上,脸色阴沉,沉默的叼着一只雪茄,烟雾袅袅,这个时候他更像一代枭雄。

    “这件事情一定要调查的清清楚楚,一定要有真凭实据,这个事情以后不要再跟你们嫂子去说这事情。一旦严格保密,这事情由我们来单独处理,对于雪姨,我当然不可以这么轻松的去放过她,她做了这么多这些害人的事情……继续保持个证据的有效性,一定要把这个证据的串起来,没有这么轻而易举的让她这么轻而易举的逃脱掉……无论如何,都必须为今天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

    赵以敬的眸光阴鸷。

    散发出一种不寒而栗的戾气。

    能感觉到一种非常害怕的感觉,真的像一头被惹怒的狮子,这个时候雄狮子要爆发了,你怎么可能抵挡住他那个撕裂的利爪和他那凶狠的霸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HP之达力的逆袭〕〔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龙玄传奇〕〔医路芳华〕〔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禁咒法师〕〔乡路有花香〕〔鬼命阴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