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仲夏夜的秘密 第184章突如其来的消息
    宫二这个时候受着赵以敬的委托,因为他每天都会过来看望这个小嫂子。

    这个是他目前最重要的事情,不仅要保证了安全,还要帮他处理一些事情,所以话他今天开着他的黑色的aust

    轿车直接来到顾如曦的疗养院。

    他今天心情当然是开心了,从他的穿衣着打扮就看得出来,花格子的衬衫,黑色的外套,炫酷的紧身的牛仔,完全就是一个非常酷炫的一个公子爷。

    宫二混演艺圈,真的是浪费了,像他这么出众外表妥妥的,直接能秒杀那些移动的所谓的顶级流量的小鲜肉的外表。

    这时候他心情是不是很开心,甚至还吹着口哨,他觉得今天所有的事情都会按照他所有的计划制定下去,雪姨应该会在这个时候一定会去到相关部门去投案自首。

    那当然开心了,这个时候还能承诺了顾如曦的一个要求,而且也帮自己的小老大能完成一个重要的事情,他能不心情不开心吗?

    他甚至还唱起了一个yeste

    day o

    ce mo

    e这样的英文歌。

    欢快的步伐,三步两步的就进了顾如曦的房间。

    但是他看到这一切好像不是他想象中的一种很happy很兴奋的感觉,反而看见顾如曦怎么呆愣愣的坐在沙发上面,整个表情完全是一种呆滞的状态,跟他想象中的一种场景完全是判若两人。

    这是什么鬼操作?这是什么什么道理?

    宫二这个时候迷惑不解的对着这个女人说。

    “hi,good mo

    i

    g怎么了?你傻了吗?顾如曦?你不会今天因为这个事情就开心的人,已经不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事情了吗?难道莫斯科不相信眼泪吗?这也太绝了吧?”

    一连串的提问得到顾如曦的一个反馈她他依旧静静的,冷冷的,没有动静的坐在那里,好像整个事情已经陷入到一层让自己慌乱。

    宫二拿着个手指在她面前晃了晃,好像打乱她的思绪。

    “唉,不至于吧,这个事情有这么难,高兴吗?不至于你演技这么好吧,怎么还有什么解决不了了吗?不是这事情已经解决了吗?我都听了,你不会告诉我你还有事情没解决吧?”

    顾如曦这个时候愣愣的回过头看着他。

    而且。

    顾如曦用一种很慌乱很不知道的一种感觉去问这个眼前的男人,她甚至觉得这个时候他需要得到一种依靠,需要得到一种帮助,或者说需要得到一种信息上的确定。

    “你能不能想想办法,你到底知不知道,我的母亲跟这个雪姨他们之间有什么共同的,我从来不知道秘密吗?”

    宫二没想到这个时候他会提出这样的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怎么能由自己回答呢。

    她们之间的问题好像不是自己的擅长的事情吧,而且这种东西也太过于八卦太过隐晦了吧?

    怎么自己什么时候变成了包打听?

    所以宫二就如此的回答,他也没有任何意思隐瞒。

    “拜托,顾大小姐,我怎么可能知道这种事情这种事情完全跟宫中隐秘完全相似,这个事情是他们两个人事,事情的事情我肯定不知道啊,这些是她们之间八卦,这些都是陈年往事的事情,就她们当事人才知道。”

    顾如曦的表情有些失落,他这个时候确实是问的问题,确实有着幼稚和单纯,他怎么可能去知道这些事情呢,这些陈年往事他不是一个人,外人所能完全是涉及的到的。

    宫二似乎意识到这个问题对于顾如曦的重要性,当然刚才他的回答也是一个很真实的,不可能做任何隐瞒的,但是他觉得这个事情她提出来,一定有她提出来的理由,或者说有她的困惑。

    “关于这事情我只能这样来跟你理解,现在小老大不在这里,谁管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有什么事情都可以跟我说,我尽量能帮助你的就能帮助你,但是我不能确保任何事情都能完全的知道这方面信息,比如说,你的母亲跟血液之间的这种秘密的协议这个东西真的不是很清楚,也许只有他们当事人才能知道,但是可能会通过别的一些信息来进行,这个方面的揣摩和判断,这倒是可以。”

    “因为女人这个时候你还做什么眉头,这个时候已经不需要皱眉头了,雪姨这个事情已经搞定了七七八八了,你觉得还有什么大不了还能出什么乱子吗?别这个父母一样告诉你,你再这样的话我们小老大回来还以为我怎么欺负了你的话,我还要不要活的……”

    宫二很是很仗义,这时候他拍拍的肩膀,就用这种方式来鼓励着他,他觉得这个女人真的是太幼稚了。

    顾如曦决定还是告诉他为好,因为通过昨天的一个帮助,包括之间的一种接触,她决定应该相信宫二,像宫二有时候完全玩世不恭的样子,但是他做起事情来还算是比较稳重的。

    顾如曦站在窗口边看着窗外的落叶,淡淡的回头,整个表情有些消极,整个状态不是很好。

    “你知道吗?刚刚早上6:00的时候,我就接到母亲的电话,母亲从来不会在这个时候打我的电话的,但是母亲这么多年来,在这种时候打我电话一定是非常紧急,关键时刻的才会打的。”

    “我万万没想到母亲的电话居然是让我千万不要去逼迫雪姨让我们去放过他,我真的没想到母亲会是怎么想的,母亲怎么会知道这个事情的来源,母亲一直在她的医院里面生就去检出,她怎么知道我们这个时候发生这样的事情,而且用这样的方式整个状态很焦虑,她无论如何都要哀求和请求,我去放过雪姨……”

    “你也知道这个事情我很为难,母亲为什么会突然做出这样的决定吃……难道受别人给压迫了吗?”

    “所以我很担心也很焦虑,我不想让母亲失望,也不想让母亲担心,这么多年来母亲从来没有求助过我,母亲是第1次用这种方式来求助过我,你觉得我该怎么做?”

    顾如曦用一种非常迷茫而无助的眼光看着宫二。

    不知道这个事情该怎么处理,这事情她无法处理,一边是罪恶深重的雪姨,一边是自己亲人。

    宫二完全没想到今天一早上心情如此的happy,如此的开心,居然听到这么丧气的话,完全是一下子也气得马上跳了起来。

    还以为今天整个大鱼就要收网了,所有的事情已经ove

    了。

    却万万没料到,在关键时刻欠杀出了一个程咬金,而且这个程咬金却是顾如曦的母亲,这个事情是万万是一定要认真做一个权衡。

    宫二这个时候,完全就像是一个失控的孩子,有时候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做。

    “拜托,怎么今天会得到这样的信息,今天可是到晚收鱼的时候,最好的时间我已经算过了,这日子真是天时地利人和啊,但偏偏什么是你母亲去来这方面去捣这个乱,难道你母亲不知道我们做这些事情完全这是为了她吗?为了以后完全一个啊,安全着想吗?你到底是不是你母亲亲生的?”

    宫二这个时候有些慌不择口的说这种东西,当然那些深处还是很气愤的,你想想看这种东西对他来说,忙活了这么半天居然给这个事情给推翻了。

    你说这个事情难道不是吗?

    顾如曦在他这个生命中,她唯一心心念念的要维护的就是自己的母亲,不允许任何人去诋毁母亲,所有人都不行,赵以敬也不行,宫二更加别提了。

    顾如曦这首马上黑着脸,第一次能吼到他。

    “我不允许你这样诋毁我母亲,我不允许你这样说她,她是我的母亲,她不管如何,所做的一切都会为我着想,这么多年来,难道我不清楚她的苦处吗!”

    宫二完全哑口无言了,这个时候他能说些什么东西呢?什么东西说不出来,你想想看已经准备这么多让雪姨要投案自首了,这个时候她的母亲却突然宣布要插手,而且不允许去调查这个事情,你觉得这个事情是不是场闹剧完全就是场闹剧,他本来倒也是无所谓。

    但是这个闹剧闹得太大了。

    最重要是自己的小老大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太重要了,而且还为此而受到伤害,而且还冒着极大的一个被曝光的危险,如果这个事情真的处理不好的话,那么这些小老大可能就会因为这个事情把之前所有的努力前功尽弃,难道他觉得不生气吗?

    他不应该生气吗?

    当然要生气,而且是非常生气。

    他甚至有些很愤恨的看着这个女人,觉得他完全是门被夹了,他的脑袋完全是脑袋被驴踢过的,怎么一些思路根本就转弯不过来,说放弃就放弃。

    顾如曦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他这个表情,继续阐述到自己的立场和观点。

    “对,我不知道我母亲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我想母亲这么多年来,通过这样方式来告诉我,她一定有他自己的为难之处,我知道一定是雪姨,能在什么东西上抓住了她的把柄,她才会这样做,虽然我的母亲这么多年住进医院,她没有尽到一个母亲能照顾我的一个职责,这点我都不怪她,她有自己的难处,她从来没有去做任何一个伤害我的事情,她完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如果不是因为我,她怎么可能到医院里面去,你们有没有考虑过,她在医院里面待了10年的时间,难道以为她是他自己想去呆的吗?她是有苦衷的……”

    顾如曦一口气把这些说出来。

    这些东西隐藏在内心深处那么多年了,压抑了这么多年,她知道母亲一定是有因为别的原因所限制,所以才在医院里面待了这么多年的时间。

    可怜的母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HP之达力的逆袭〕〔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龙玄传奇〕〔医路芳华〕〔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禁咒法师〕〔乡路有花香〕〔鬼命阴倌〕〔师父嫁我可好〕〔祭司大人:别撩我〕〔海神大人在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