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仲夏夜的秘密 第198章喂喂喂!
    顾如曦内心深处非常紧张,他到这个时候他不应该这样做,但是不能不这样做,因为任何人都可以在这个时候随意的去欺负他,那他该该怎么做呢这种东西不能让任何人欺负她!

    就看这个全世界发生任何事情,今天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怎么可能在任由任何一个人欺负呢,这个时候她不过就是按照自己想象的这样去做了。

    这件事情不过这一次按照着这个事情的正常的节奏来处理。

    乔母大声焦虑的大喊道。

    “都疯了,你怎么只敢这样,你为什么会敢这样?顾如曦敢打的父亲关心,你真的疯了吗?赶快来到那赶快救救……”

    乔母万万没想到自己从小看到长大的一个女孩子,居然这个时候变得如此的一个凶悍,他慢慢的想到了将会敢对自己亲生父亲动手,这简直是很了得吗?完了还有没有王法。

    雪姨脸色也非常难看,他根本不相信,这一切发生这么多,他甚至觉得内心有点暗暗的得意,如果按照这种情况来计划,那么这个情况花的越多,那么岂不是对他整个有更多利益。

    顾母这个时候也非常的生气。

    根本不想顾如曦在这种情况下发生任何一个波澜,也不想他在这个情况下发生太多的一种不可能遇见的事情,他希望是女儿在这个过程中能平平安安的,这样状态是最好的,如果一定要发生任何事情,她真的不希望女儿会在这个过程中出现任何一个波折,他希望女儿在这个过程中能平平安安的,在这里就很好,她不希望被这些人所欺负。

    顾母神秘而高傲的大声的命令。

    “得赶快松手!快点!”

    顾如曦这个时候,完全不知道该去做怎么回事,虽然他现在的手劲很好,这方法也很好,但是他真的不想让母亲在那个时候居然被他提出这样的要求,都要求,简直是太伤害了他的自尊心,因为这个过程中,他没有办法去做更多的执行,让他产生更多的。

    这样对她的误解是会更大的。

    顾佑延我也是一脸不相信的看着自己的女人,他没想到居然敢对自己动手,从小来说他都是一个非常安静而乖巧的一个女孩儿,但是没想到居然出现这样的一种暴力的行为,而且完全动作行为完全是非常迅速。

    她冷笑看到。

    “不用这样看着我,不要用这样眼光看着我,其实很多东西都是因果轮回,难道你不知道吗?在当年你从送我到美国的时候,就应该想到有今天这一天,你们怎么没想到一定要把我送到美国去,你们觉得把我放到美国里面,远远的离开你们这里,不能干涉你们这样的生活,所以话你们觉得这样就很好,对不对?但是你们想过没有,在美国我学习了很多东西,这真的肯定要感谢你。”

    顾如曦对着故父亲说,嘴角里面扯出一轮冷冷的笑容。

    顾佑延:“来,当年真的把你送到美国真是个巨大的错误,当年要不是送到了美国,你学习很多东西,你觉得你今天还有这样资格跟我谈在这里谈事情吗?要不是我当年第1个故事的爸爸去了美国,你学到先进的知识学校当年最为好的文科,这一切你从来没有来过,感恩,完全把这东西当做理所当然的事情,没想到当年我给你每年的生活费……”

    我最不说话好,一说过游戏就非常生气,他觉得这种题目他本来不想去谈论的,但是偏偏要去讨论话题,那真的是很抱歉,他本来也不想跟你过多的去纠缠这个东西,但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去纠缠这个事情,那不好意思,那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必须不得不的纠缠下去了。

    顾如曦:“不亲你不要再说了,我现在叫你一声父亲是因为确实感谢你当年对我的养育之恩,但是也仅仅是如此而已,你给我到美国的时候,你不要跟我说生活费,你不知道美国的消费水平吗?现在跟我谈论的东西你不觉得可笑吗?你给我们一个月是多少钱?我们的学习学费是多少钱,也许根本就不知道吧,这些费用很多是我自己靠双手挣来的,我每天打几份工才一天一天一笔一笔的空来的这些小病都不知道吧,也许可能认为,每个月只给我一点点钱就能让我感恩戴德,但是确实能帮我买些饭票,但是这些东西远远是不够的,你根本就没想到过这些……你根本就不关心!”

    顾母这个时候,简直马上先喝她一句。

    对他来说他必须要控制这个局面,这个局面一旦失控的话,不仅对自己对自己的女人都会出现一个非常不好的一个局面,他当然不愿意这种局面出现这些话,他觉得在这种情况下无论如何都要按照自己的一个想法去做,既然出来了10年真正的出来,那么就是一台好戏。

    顾母:“女人听母亲话,赶快跟雪姨还有你的父亲,梦梦道歉一下,跟他们说些好话,说不定他们下次就把这个事情根本就没有较真,一家人何必要说两家话对不对?”

    不如心完全不跟口袋的看着自己的母亲,没想到母亲既然从医院出来的时候还是这么妥协,还是这么的一种不可思议,还是这样一种没有办法去承受的一种共同压力,他觉得这个时候如果母亲这种时候还是有一种非常妥协的,但是想怕死的事情,那么根本就没有办法去对抗自己,他们自己帮你。

    顾如曦可以这么提问,这种想法更加的不屑一顾,他不由得笑一笑。

    “母亲,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是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向他们道歉的,别不想瞎说,我是受不起的,10多年来我真是想透了,也已经觉得很多东西已经理解清楚了,没有任何东西能让更多的事情做出更多的一种氛围出来,我不觉得这种东西有什么压力,我是觉得这种东西完全是按照正常的理解来去做,如果你们觉得这个事情有压力,或者是问别人一句话,我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但是对我根本就没有任何关系,或者说这跟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你们之前再想的都挺好的,别乱想,我跟你们说一声道歉的话,这些道歉话文本应该是你们来跟我说的,你们有没有搞错,我怎么可能跟你们说这些事情呢,如果你们觉得那种事情是你们理所当然的,或者说你们觉得特别有脸面的事情,ok,但是你们自己认为那跟我真的不可能计划,你们觉得要我上道歉,那你们就是等待明天太阳从西边起来吧!”

    顾母这一番话是我大吃一惊,没想到自己女儿在这个过程中怎么这么倔强,完全就是一个倔强的小孩子,而且一旦他肯定了一个道理之后,很难去跟他有更多的说服力,废话,他这时候不得不再去打断顾如曦:

    “我现在不想跟你在讨论什么这种东西,我现在只需要你道歉,那道歉道完了你就可以走了,不要想的事情一定是很难的,你只要三个字,很快就完成了!”

    顾如曦他心态彻底的凉透了,没想到母亲不仅不站在这里边,还成为他们的童子,不仅如此,还要求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向他道歉,怎么可能这些就算打死了也不可能像对任何人去!

    而现在母亲既然要求自己做这种事情,他内心有一种非常大的一种惶恐,非常大的凄凉,他是觉得自己的一个血在噌噌噌的往上走。

    顾母这时候非常生气,指着他大声的有些吼道:“我告诉你,这一切都不可能发生,你赶快道歉,难道道歉对你来说有这么难大的吗?难道你觉得这个事情一定要按照你的想法去做吗?如果真的按照你的想法去做,那么我告诉你没有这么简单的事情,也没有这么复杂的事情,按照这个事情完成去解决就行了,一定要把这想象中这么多”

    顾如曦这个时候会伤心很难过,他根本就不相信到眼前所发生这一切,所有人都都面对他,所有人都指责他,所有人都看不起他,所有人都藐视他。

    真的是太伤心了,伤心的让人无法觉得有任何的帮助,这种感觉让自己觉得很难过,如果所有这一切都发生了,会更好为好,但是偏偏为什么用这种方式。

    “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我告诉你,难道你当初把我生出来的话,那就是你想把我当成一个马前卒,因为有这个马前卒可以能做很多的事情,有很多事情都按照在你的计划范围之内去完成,对不对?既然你们真的是把我当成马前卒,那好我这颗棋子已经完成我该完成的使命,你们该干的就干嘛,现在不要再管我了,我现在已经绝对不会再当你们这个马前卒,我绝对不会再听你们作出任何一个把握,所以话我现在决定我就是我一个独独立的我,一个自由自在的我,不要再惹我,不要再烦我,你不要过多的去干涉到我的生活,现在我对你们已经够好了,我嫁给赵家应该是完成了你们所谓马前卒的一个梦想吧,我应该给您带来的机会,或者说带给你带来的财富,应该足以够丰厚吧……”

    顾如曦毫不犹豫的噼里啪啦的把这种内心深处向大家给说,因为他觉得这种事情再不说下去,一定有更多的一种痛苦的感觉,他希望在这过程中能完成所有事情,完成所有心情,按照整个事情所有都解决掉,这才是最完美的。

    顾佑延怎么冷的眼光想看着他,真的很想教训他,真的非常小,但是障碍于大家在场的面子上,他怎么可能去做这种事情,他面子形象还是要的,无论如何他都不可能去做这种事情,当他更加忌讳的是他身后的一个赵家。

    同时还忌讳是他身后的一个宫家。

    这两块势力是他所不能去低估的,也是他不能去对抗的,这两块势力在未来的日子里面还需要他们多多的相互去扶持,怎么可能任由他们这么简单的去完成呢,既然把自己女儿嫁给她们,那么既然就有更多的一个筹码就是这样的碎花,他现在不慌不忙,也不觉得用这一个词去完成什么样事情,他觉得事情多的是,以后还用得着。

    顾佑延很想教训他,但是现在他暂时不想做这个事情,这事情以后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去做,所以话他这个时候指着门口大声的对顾如曦吼道。

    “你这个不忠不善的女人,你现在可以滚了,滚的越远越好,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你这些没良心的畜牲,我告诉你,这些年我白白的去疼养你,我还要去养你,这些东西都当我当成水给漂走了!”

    顾如曦以前在这种情况下肯定是快快的滚掉,但是现在他现在反而不想这么激动,他现在有很多事情已经把那话给说出来了,所以话他很多事情再也无所顾忌,没有什么东西让自己更害怕的事情,他觉得事情完全还没有结束,所以话他又留了下来,听你按照他的思想给滚走。

    “父亲你怎么这么着急,你不会这么着急了,我告诉你我要走我也会自然自己就走,这不用你喊,我就肯定会走,但是我现在不想走。”

    顾如曦一时非常狡猾的笑容,眼中带过一丝非常灿烂的笑容,而且慢悠悠的说道。

    “其实呢,我刚才还发信息给非常有趣的事情,也就刚刚之前,我要不要跟大家一起分享一下,让大家有共同事情更加一起去完成,所谓的友情共享嘛!”

    顾如曦这个时候一边说这句话的时候一边朝着顾如梦走去,他这个时候地位深长的看着。

    “喂,你想干什么?你想干什么?告诉你你不要乱来,这么多人在这里,难道你还有你在为所欲为吗?我告诉你千万不要乱来,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HP之达力的逆袭〕〔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龙玄传奇〕〔医路芳华〕〔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禁咒法师〕〔乡路有花香〕〔鬼命阴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