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医婿〕〔全球游戏进化〕〔一双鹰瞳〕〔漫威的公主终成王〕〔众里寻她千百度之〕〔妖牛家族发展史〕〔魔法大陆上我并不〕〔摄政王谋取太子妃〕〔本仙在此〕〔极品女婿〕〔女配拒绝当炮灰〕〔系统坑我来种田〕〔至尊赘婿〕〔我给地府送外卖〕〔公主总是被迫黑化〕〔穿成虐文女主后她〕〔农门茶香远〕〔祭献寿元能变强〕〔权游:睡龙之怒〕〔都市无敌医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把大秦打造成了盛世 第二章 世界之大,子房知否
    . ,最快更新我把大秦打造成了盛世最新章节!

    说服?

    秦皇历三十六年的嬴政已是49岁,痴迷长生不老到了根深蒂固的境地。

    何况诸子百家被李斯弄出一个焚书坑儒,害的四处逃窜躲避。

    有心之人趁机四处惑乱民众,此时的大秦帝国已经初见内乱端倪,这个任务难啊……

    两相比较之下,李裕想到始皇帝出巡的路线图,当即招呼赵云骑马疾行,直奔云梦山。

    云梦山是哪?

    有什么隐秘?

    以李裕的猜测,大概率因为丞相李斯,以及李斯的老师荀卿(荀子)有可能在云梦山中隐居。

    李斯辅佐嬴政多年,不得荀子面见,但行尊师之仪不为过吧。

    嬴政深知其中道道,自然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李裕二人行至半途,只见官道上一黄衣青年骑马而行,腰间揣一柄折扇,马侧挂着一个黄皮酒葫。

    散发披肩,悠哉悠哉~

    李裕走近观之,便见得这人貌若女子,面带阴柔之色。

    再观其形,李裕一惊……

    偏偏是男儿身?

    黄衣青年看到有人驱马同行,思索片刻,面带和善之色问道:“二位兄台何去?”

    听得黄衣少年语气尽显沉稳,李裕笑了笑,拱手回道:“我二人前往云梦山看景。”

    黄衣少年先是一愣,九月看景?

    随即一笑,摇了摇头道:“不然,我观这位白衣小兄弟背伏长兵,腰携宝剑,定然是一位行武的高手。

    再观兄台手无一物,却又先行半马,必是小兄弟的兄长或是主家,不知子房可有说对。”

    子房……

    初汉三杰?

    谋圣张良?

    厉害了我的系统……

    “原来是子房兄,子房兄慧眼识人,幸会幸会,”李裕惊讶的说道。

    张良神色流转,轻轻说道:“哪里哪里,不知小兄如何称呼。”

    李裕哪能不知张良在想什么,诸如是:这种事情只要有口能言,有眼善鉴就行。

    既然张良看出二人行装打扮,又戳破谎言。

    李裕反而不急着表露身份,笑道:“子房兄悠哉于这官道旁行马,莫不是在享受人生?”

    见李裕反问,张良摇了摇头,欲要开口。

    李裕见状,又道:“见子房兄于路边走马观花,腰间挂酒,想必是心中苦闷,我观你面色无异,是否心中藏着秘密啊。”

    李裕口吻生花,又把神棍的特质发挥了出来,心中笃定张良此行为始皇帝而来。

    张良心中一惊,这俊秀少年语气中带着笃定,眼神中带着自信。

    只看我面相就知道我有秘密?

    怕不是在试探?

    当即摇头笑道:“如今国强民安,又修长城拦御匈奴,子房又有何忧,人不得志,饮酒观途,更谈不上秘密。”

    话语间,张良心中已是多了一丝防备。

    李裕笑了笑说道:“子房兄知匈奴未灭,为何不报于始皇帐下,一展胸中抱负呢,饮酒思仇可不是好男儿的行径。”

    李裕话音刚落,张良神色大变。

    这二人难不成是帝国鹰犬?

    嬴政的走狗?

    心中掀起惶恐不安,身形有些僵直,右手已是握住了剑柄。

    见张良神色有异,李裕知道是自己话语奏效,拍了拍马背说道:“我二人欲去拦截始皇帝陛下的车驾,不知子房兄可有兴趣一起?”

    张良神情变换,已是再度震惊。

    拦截嬴政的车辇?

    这人莫不是疯了。

    虽不知这少年是如何看破自己身份,但若是嬴政的走狗,此刻怕是动手了。

    又闻其邀约,张良神色一缓,说道:“子房何惧之有。”

    此时的张良,已是手捧黄石天书的牛人,先前让力士刺杀嬴政不得手,已经是几年前的事情。

    看着李裕二人策马扬鞭,不再多想,双腿击马腹追寻上去。

    “子房兄,你观之一路觉得李某二人何如。”

    等到了半途,寻一茶馆坐下,李裕拍了拍身上灰尘笑道。

    张良思索片刻说道:“我观李兄面善之余,心怜穷苦贫民,当为俊杰。”

    李裕摇了摇头道:“何为穷,何为苦?何为俊杰。”

    张良没想到李裕忽然与自己谈思论道,言语中皆有一问,放眼思索片刻,心中已有答案。

    “言穷乃是民劳不得果,言苦乃是为民有口难言。只有心念民忧其苦,方为俊杰。”

    见张良张口便是仁义之道,李裕摇了摇头道:“那子房兄觉得一断于法比之无为而治如何。”

    张良见李裕提之法家与道家论术,心中淡然道:“各有其优,各有不足。”

    李裕笑了笑说道:“然也,法治天下可定人心,遵循自然顺天利民。”

    张良为之一振,笑道:“李兄高论,子房受教了。”

    李裕心中一喜又道:“那不知乱世当头,可行儒否。”

    张良看了李裕一眼,摇了摇头说道:“儒尊人治,德政,乱世难为一统。”

    张良审时度势的言论深入人心,李裕方才释然为何刘邦得其助力可胜项羽,不愧是谋圣。

    不过李裕也知道张良对嬴政的仇恨不是说化解就能化解的,这最难的就是国仇家恨了。

    “子房既知审时度势之理,那觉得始皇帝之治然否。”

    张良摇了摇头,避谈道:“相国大人儒法之道兼修,得皇帝陛下重用,是为帝国的中流砥柱。”

    见张良避谈嬴政,李裕叹了一口气道:“始皇陛下一统六国,让多少人流离失所,国仇家恨可藏不可忘啊。

    但为君者,披靡天地,横扫八荒乃是为了华夏子民不受外敌侵扰。”

    张良忽闻李裕神色凌然,言中之意慷慨激昂,问道:“李兄是指陛下一切都是为了抵御匈奴?”

    李裕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道:“子房可知大秦之外有多大。”

    张良皱眉说道:“听闻帝国之北为辽阔无垠的草原,东临之地乃是无望大海,极南是为深林毒地,西为一望无际的荒漠。”

    李裕又叹了口气道:“是如子房兄也不知晓这天地之辽阔,世人皆愚昧啊。”

    张良心中闪过一丝狐疑问道:“李兄此话怎讲?”

    李裕面带失落,随手拿了一根筷子蹲到地上,叹了口气这才比划起来。

    地上画了一个小圆,又在小圆上面画了一个小圆,最后画了一个大圆把小圆套在里面。

    李裕指着圆圈,语重心长的说道:“这个小圆是秦国,上面的小圆是匈奴草原,这个大圆也只是我们所处世界的冰山一角!”

    秦国居然只是小圆!

    冰山一角?

    张良不淡定了,神情大变道:“李兄是如何知晓?”

    李裕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低声问道:“子房想知道?”

    张良觉得话语有些玄乎,李裕是如何得知?

    但天下之大,奇人异士众多,自己偶遇黄石公,也是带着玄乎……

    若世界真有那么大……七国互相征战几百年,岂不是成了笑话。

    张良定了定心神,看向李裕的目光已是多了一丝异样。

    李裕这才说道:“且问子房兄,千百年来,炎黄子孙可曾突破阻隔正真走出去?”

    张良摇了摇头。

    古人遇到了障碍,人力不可为,就觉得已经是大地的尽头……

    “即是如此,子房尊儒圣,安能系私仇。”

    “与此何干?”

    张良这才明白过来,看着眼前这有些神秘的少年,说那么多是为了劝解自己,脸上升起一丝怒意。

    李裕也不急,笑道:“若能破除阻隔,何愁儒术论一统,那时再谈私仇亦可。”

    ……

    张良沉默不语,李裕心里很慌。

    又过片刻。

    叮~

    “恭喜宿主成功说服张良,任务完成度1/2。”

    叮~

    “恭喜宿主解锁人物召唤系统隐藏功能,解锁度1/2。”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第一战神杨风〕〔吾,可撩〕〔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获得永恒不死〕〔沐晴沐泽〕〔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太子妃拒绝争宠〕〔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我是剑仙转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