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叶凌天袁雪〕〔全能弃少〕〔第一弃少〕〔乡村桃运小神医〕〔圣道皇途〕〔星际争霸打穿美漫〕〔四圣诛天传〕〔英雄联盟之天秀中〕〔梁以沫冷夜沉〕〔总裁诱妻成瘾〕〔浴火弃少归来陈风〕〔深爱在相遇之后〕〔不败战王〕〔不败战王杨辰〕〔不败战王叶凌天袁〕〔顶级战王〕〔登上财富的巅峰〕〔镖行四海〕〔陆峰江晓燕燕多多〕〔陆峰江晓燕全本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把大秦打造成了盛世 第十一章 沉迷造纸
    李裕通过两三天的走访,把咸阳城转了个遍。

    这时候的房子那是真叫一个便宜,一间铺子一年租赁费用只需二两银钱。

    对先前的李裕来说,确实很贵,但此一时非彼一时啊。

    李裕搭上嬴政这条线了,还弄了个侯爵,对于侯爵来说,这点钱那真的都是毛毛雨了。

    ……

    “大人需要多少间房屋,只管知会下官一声便是,何必您亲自跑一趟呢。”

    看着京畿内史赵又廷面露恭维,说话顺耳。

    李裕忍不住笑道:“内史大人这话说的不够妥当,既是同朝为官,自然还是见一面的好,铺面该收多少还是要收滴,不能搞特权。”

    李裕所说的话,所谓的特权,对于长期处于权贵中心跟王公贵族打交道的赵又廷来说,赵又廷并没有放在心上。

    或许还有点诧异,君侯居然会说这种话。

    但这话是从李裕的口中说出来的,赵又廷也只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连忙点头道:“是是是,君侯所说在理。”

    搪塞之意溢于言表,李裕也不傻,更懒得计较。

    在大秦,王侯将相三公九卿,包括土财,庶民,奴隶。

    这样等级分明的制度下,说不搞特权,那就是质疑陛下的治国之道。

    李裕甚至闪过一丝念头,要不要连带大秦的等级制度也变革一下。

    但随后摇了摇头,打消了这个念头,这样太过超前的理念却是不一定适合如今的大秦。

    既然想明白了,李裕也就不啰嗦了,如今什么最重要,当然是权跟钱。

    要立志把大秦壮大,二者缺一不可,权利算是有了,钱嘛……

    李裕赌一根辣条,如今的大秦国库绝壁没存款。

    所以,一切还是要靠自己丰衣足食,让赵云把一个包裹放在了桌上。

    李裕这才说道:“内史大人公务繁忙,本君就不再打扰了,桌上是两间铺面租赁五年的定金,五年一共一百两银钱,一分不少。”

    赵又廷脸色变了变,连忙说道:“君侯使不得啊,若是让陛下知道了……”

    这世道,流行强送不收钱?

    李裕有些诧异,当即打断道:“无妨,陛下若是问责你,你就说本君硬要付钱的。”

    能任职京畿内史,赵又廷自然有过人之处。

    刚才那么说,也只是为了等李裕一句话好让自己交差,听到李裕起身交代,这才暗自舒了一口气,堆笑道:“不敢不敢,下官送您。”

    尽是些圆滑如狐的老油子,国库都亏空了,还不想办法挣钱,李裕无奈的摇了摇头。

    “道阻且长啊。”

    出了内史府,李裕又差赵云叫来了蔡伦。

    修养了几天,蔡伦走路顺畅了许多,不过对于男人来讲,净身应该是史上最恐怖的宫刑了。

    李裕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关心道:“小蔡啊,这几天修养的如何了。”

    蔡伦脸上露出了一抹娇羞?

    怕不是李裕看错了……

    只见蔡伦躬身拜道:“多谢侯爷关心,小人已经没事了,小人这几日天天在琢磨造纸的事情,已经有了些眉目。”

    系统没有顺带送造纸科技的业务,但蔡伦能花费三两天就想明白,确实让人有些震惊。

    李裕心中一喜,笑道:“哦?快快说来听听。”

    蔡伦略一思索,组织了一下语言表述,这才开口道:“最近小人在想,这纸张若能如同布匹那般顺滑延展那就好了,随后又想到小时候随父母上山砍柴破竹,那些树木竹节千丝万缕,若是能把这些树……”

    李裕越听越震惊,蔡伦造纸的大概李裕是知道的,但如今当场听到那又是另一种体验。

    见蔡伦论述大有滔滔不绝的趋势,李裕连忙打断道:“光论述不行,走,咱们要结合实践,正所谓实践出真知……”

    李裕之所以把咸阳逛了一个遍,就是为了找这么两家可以快速改成造纸车间的地方。

    一间磨坊,旁边带着仓库。

    李裕带着蔡伦,赵云一头扎进了坊间。

    一月后。

    朝堂都在传:仙君侯李裕初至咸阳,带着两个小年轻进了磨坊,一月不见人影。

    李裕这初来乍到的新人,做出这种诡异的举动,也怪不得官员们众说纷纭。

    嬴政正看着手中关于六国遗民的奏折,心思却不在奏折上面。

    仙君居然带着两个俊秀的少年在磨坊里待了一个月。

    ……

    嬴政脸上露出一丝狐疑,待在磨坊里做什么?

    能做什么?

    这位仙君侯的行为当真是出乎意料的飘忽,让人难以琢磨。

    嬴政先是摇了摇头,拿奏折的手点了几下,眼中闪过一丝精光,这才说道:“赵高,跟朕去南市走走。”

    赵高只是看了一眼,回道:“是,陛下。”

    ……

    李斯自从被李裕祸祸到咸阳城西,地方是清静了。

    但上早朝的路途那是真的远,往日四更天上朝,只需要一刻钟就能到咸阳宫,如今却是要三更天就起床。

    心中正窝火,又听管家嘴里听到李裕好似在磨坊里捣鼓什么东西,已经一个月了。

    李斯手指在桌上敲击着竹卷,这是先前上奏到嬴政那里,关于六国遗民的奏折。

    李斯沉思了片刻,手指一收喊道:“备车,去城南坊市。”

    ……

    李裕双眼通红的盯着磨坊内那一池子的乳白色浆液,随着赵云跟蔡伦慢慢把纱布从池子里提起,忍不住出声提醒道:“慢点!慢点!”

    随着纱布两头提起,上面染了一层薄薄的乳白色粉末,放置在旁边光滑的石台上。

    “快快快,上木板,大石压上,”李裕再次喊道。

    这已经是第三次改良了,容不得李裕不着急,此时的李裕,包括赵云蔡伦二人也是一样,蓬头垢面头发脏乱,连带着身上的衣服都带着一些树削白浆,邋遢至极。

    李裕面色憔悴的看着大石压在纱布上面,忽然露出一抹潮红,奋声喊道:“小蔡,起火,烤它!”

    奶奶的,忙活一个月,就看这一发入魂了。

    蔡伦更累,毕竟少了点什么。

    但也同样亢奋莫名,手脚麻溜的在石台下点起了一炉火。

    李裕刚刚的喊声不可谓不大,吓的刚刚走到门口的赵高一个踉跄。

    “起火,烤他?”

    莫非仙君侯是在行私刑?

    赵高白净的老脸显得有些惊慌。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全职艺术家〕〔这个诅咒太棒了〕〔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