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替补总裁要转正〕〔从执掌鸿蒙开始垂〕〔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天源令〕〔惊世隐龙(程然白〕〔陆峰江晓燕〕〔隐形学霸超A的〕〔在生存游戏做锦鲤〕〔种田系修仙〕〔盖世医圣林炎〕〔我给地府送外卖〕〔夙世今生:这个总〕〔末世女小七的农家〕〔重启修真兵王〕〔卖假货的系统〕〔拳倾星河〕〔误入仙界红包群〕〔洪荒星河〕〔中国大纺歌〕〔华年时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把大秦打造成了盛世 第十七章 差点被项羽锤了
    “天下臣民,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这是嬴政现在内心的真实写照。

    出了宫,李裕先是去了一趟造纸坊,蔡伦尽心尽力的招了几个看似粗糙实则心细的汉子,把周围几处房屋全都盘了下来,凿开围墙合成了一处,此时的君侯造纸坊硬要说起来,也可以叫做造纸厂。

    看着造纸厂初具轮廓,每天可出产宣纸百张,蔡伦又把宣纸按照厚度划分出两个类别,李裕心中有些小激动。

    当被蔡伦询问这些纸张如何处理的时候,李裕不假思索的告知蔡伦道:“如今产量还小,先囤积起来,仓库注意防潮,防虫即可。”

    说完,便带着赵云回了君侯府。

    如今的大秦已经接近入冬,屋内升起了三五个火盆,随着时间流逝,这才感觉到一股暖意。

    看着一旁精神抖擞脸色发红的赵云,李裕忍不住说道:“子龙啊,你要不也坐下来暖一暖?”

    赵云看了一眼李裕又看了看跟前围着的三个火盆,说道:“多谢侯爷关心,属下不冷。”

    李裕又看了看屋内的丫鬟,有的人脑门甚至已经开始冒汗,这才发觉不对劲,难道是我病了?

    还是说这副小身板不耐寒……

    就在此时,大门外传来一些响动,一名仆役慌慌张张跑了进来说道:“侯爷,门外来了十几个汉子,说是要见侯爷一面。”

    莫非是项羽那拨人?

    李裕眼睛一眯,轻轻挥挥手示意仆役带人进来,随即暗自皱眉想道:如果历史已经被自己更改,那接下来的事情是否还会发生?

    李裕忍不住生出一股危机感,尽管如今有好感度一说,但如李斯那般反复,说不准哪一天嬴政头脑发热……

    思考间,门外传来一阵吵闹声,“好气派的府邸,当真是不知百姓疾苦。”

    光听声音也知道是项羽那毛头小子,李裕如若未闻道:“真是稀客,不知子房此行之后还要离开帝都吗?”

    项羽见自己被无视,顿时火冒三丈,插话喊道:“亚父,这就是你要孩儿拜见的人?如此目中无人之辈,孩儿宁愿先回东郡也……”

    项羽话音未落,范增急忙开口道:“君侯恕罪,羽儿生性如此,还望君侯莫要往心里去。”

    李裕摇了摇头,笑道:“本侯何以跟一个小孩子过不去。”

    范增见项羽神色变换,怒喝道:“先前怎么跟你讲的,你又是如何答应为父的,大丈夫当言而有信,这是立人之本,还不给君侯赔礼道歉。”

    见范增忽然发飙,项羽身子一软,但听闻要让其给他人道歉,顿时憋的耳根赤红,又见李裕双眼直视自己,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果然是宁折不弯的楚霸王。

    李裕心中忍不住感慨万千,又鬼使神差的伸出手,摸了摸项羽的脑袋道:“一往无前是好事,但也只是莽夫行径,须知能屈能伸方才是大丈夫。”

    项羽一愣,自己的脑袋被人摸了?

    下一秒,李裕见识到了什么叫做怒发冲冠,只见项羽怒容满面,赤手一拳朝着李裕袭来,避无可避。

    范增等人心中咯噔一下,急急喊道:“少主不可!”

    话音未落,说时迟那时快,赵云轻轻一拨李裕肩膀,李裕只觉得一股大力把自己拨开,项羽一拳轮空,气得咬牙切齿道:“无耻混蛋,看我锤爆你头颅。”

    霸王举鼎要是真的,那刚刚自己受一拳那不得嗝屁?

    李裕脑门见汗,心中一阵后怕,生怕赵云不是对手,连忙念叨:召唤李存孝。

    叮~

    “人物已安排到位,剩余召唤次数:0。”

    本是留着次数应对主线祖龙之死的,怎料杀出一个项羽,鸡肋技能还看不到对方战力值,李裕只好悄悄心里排腹了一下。

    只见这电光火石间,项羽跟赵云对了十于招,赵云被一拳震退,李裕瞳孔一缩,武力96就这么被劝退了?

    又闻侧厅冲出一人,身高体阔身穿狼皮,全身肌肉虬扎。

    李存孝:

    武力

    智力51

    李裕忍不住双眼一扫而过,怎料三个问号懵了一脸。

    “好胆,休要伤我主公。”

    声音传来,却是响如洪钟,李存孝同样一拳轰出,项羽噗噗噗退出三步半,这才止住身形,一脸不可思议的看向这个形如小山的大汉。

    李存孝收起弓步,轻轻甩了甩沙包大的拳头说道:“小小少年,力气倒是不小,能吃孝爷一拳的人可不多。”

    项羽吃了闷亏也不说话,拱了拱手站在一侧。

    范增脸上带着惊恐不安,直接躬身行礼道:“请君侯恕罪。”

    李裕眼神一凜,对于贸然出手袭击自己的人,管你是不是项羽,当即怒道:“恕罪?请问范老,恕何罪?”

    见范增支支吾吾,李裕又道:“尊卑不分,目无尊长,还是说袭击帝国重臣?”

    这项羽不是来拜访自己的吗,见面就要锤爆自己的脑袋,李裕心中一片茫然。

    要不是急中生智喊了帮手,特么不是得冤死?

    好在战神往身边一站,无形中的威慑力让项羽这群人吃瘪,李裕这才继续刚才的话题道:“子房,你我当初相遇也是缘分,如今我得封君侯,如果不弃,还望子房兄能助我一臂之力。”

    张良笑了笑,说道:“是啊,李兄当初说要拦截陛下龙辇,我还带着疑惑不解,没想到一眨眼,李兄已是帝国的君侯了。”

    见李裕双眼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张良轻轻点了点头。

    李裕大喜,这才说道:“方才虽有一些不快,但本侯还须知你等来访的意图,可别跟我说就是要来锤爆我的头。”

    范增连忙拱手道:“不敢不敢,多谢君侯宽仁。”

    见气氛缓和,范增这才开口说道:“本次前来,是听闻君侯研造出一门手艺,亦是大殿内示范于我等的那副地图所用的材质……”

    李裕忍不住摇了摇头,这拐弯抹角的,就说奔着宣纸来的不就完了,当即开口道:“哦?范老何以问我材质?”

    范增朝着身前右侧拱手道:“君侯研造纸张代替传统的竹卷,乃是天下读书人的恩人,老朽方才忍不住想要……”

    不等范增说完,李裕脸色一变说道:“天下读书人?真是好大的威压,本侯的造纸秘方岂能随意给予,何况如今想要推广宣纸是可,但产能远远不足,若范老只为这事前来,还是早些回吧。”

    说到最后,李裕都忍不住挥手赶人了,这种老掉牙的道德绑架当真是源远流长。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全职艺术家〕〔这个诅咒太棒了〕〔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