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妃投湖云月若和〕〔楚玄辰云若月〕〔冷面王爷云若月〕〔云若月〕〔云曦月楚墨辰〕〔大道纪〕〔温言穆霆琛〕〔明天也喜欢叶非夜〕〔巨星妈咪超给力〕〔陆惊宴盛羡〕〔璃王妃 云若月〕〔战神下山〕〔陈黄皮〕〔温情一生只为你〕〔璃王妃云若月〕〔云若月神医毒妃不〕〔璃王楚玄辰云若月〕〔超级兵王混都市〕〔邪王绝宠:医品特〕〔Mr学神他真香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把大秦打造成了盛世 第二十章 放任自流
    月明当空,偌大的咸阳宫内,唯书房灯火通明。

    一道黑影快速滑落,遁入御书房内。

    嬴政一人安坐在榻,手中拿着奏章静静观看,低声问道:“何事。”

    “禀陛下,廷尉府的执事早晨去了君侯府,不足一刻钟便离开了。”

    嬴政眉间平淡,虽是夜深,但眼神却是依旧深邃明亮,又道:“还有何事?”

    “君侯府内多了一位壮士,如今正足不出户的训练二十名少年。”

    “哦?那些少年是否都是孤儿。”

    “正是。”

    嬴政心中先是一惊,随即带起一抹笑意,道“仙君侯在做何事?”

    “仙君侯……好像玩了一天泥巴。”

    嬴政一愣,“玩泥巴?”

    “仙君侯身旁两人实力不俗,属下也不敢靠的太近,未曾看清。”

    嬴政忽然笑了一下,轻轻挥手道:“退下吧,可以把你的人撤回来了。”

    “是。”

    黑影一闪而逝,嬴政放下手中折子,看着窗外月明星稀,神色微簇,暗自念道:仙君侯啊仙君侯,朕何时才能看穿你神秘的外衣呢,还是说,你当真是天上仙人?

    ……沉默了许久,嬴政面色一缓,心中的疑云消散。

    即便你是仙,只要一心为帝国着想,那朕便放任自流吧。

    一夜无话。

    大秦清晨的空气出奇的香甜,李裕看着木板上那些用泥捏制的小型模塑,满意的点点头。

    李存孝摸着到了脑袋道:“侯爷,俺看这泥塑怎滴像埋死人的坟堆啊。”

    李裕忍俊不禁笑道:“本侯这手艺,哪里像坟堆,分明是一个小型铸造流水线。”

    李裕说的东西李存孝并不是很清楚,只觉得很高深,憨笑了一声道:“对了侯爷,俺跟子龙昨夜发现之前那股时有时无的气息不见了,今早侯府附近那些眼睛也一并消失了。”

    李裕神色自若,起身看了看赵云,问道:“可曾察觉到什么?”

    赵云摇了摇头道:“存孝大哥实力比我强,他应该有所察觉。”

    李存孝神色一变,有些冷峻道:“这应该是个善于隐藏的高手,但身上的杀气是藏不住的,俺猜测至少也是百将级别的,至于侯府外围的那些眼睛,虽然穿着平民的衣服,但身形也都不弱。”

    咸阳城住的越久,越会发觉其中的势力错综复杂,即便是始皇帝的眼皮底下也不例外。

    李裕头一遭听到百将这种实力划分,兴趣所致,随即问道:“你们实力怎么划分的,什么是百将?”

    李存孝忽然拍了拍胸脯,傲气说道:战场上杀十人为校,杀百人方为将。”

    李裕忍不住问道:“那杀千人呢?”

    李存孝忽然愣了一下,嘀咕道:“斩杀千人俺就不知道了。”

    李裕笑了笑,或许是因为杀千人这种苛刻条件难以让人想象,索性也认为不可能出现这只种人。

    “那你二人是什么实力。”

    李存孝嘿嘿一笑,摸着脑袋说道:“虽然俺与子龙不曾上过战场,但少说也是百将。”

    李裕轻轻点了点头,以两人的曾经的知名度,百将应该不难。

    遂又看向地上模板道:“子龙,去把我书房桌上那幅图纸带上,咱们去一趟城东近郊,顺便拜访一下铸造司的官员”

    作为掌管帝国核心经济的部门,少府一般设有:监一人,从三品;少监二人,从四品下,各自掌管铸钱,盐税,矿藏,以及百工技巧之政。

    这样的油水衙门,李裕为了以后的想法是必须打好关系的。

    丢下李存孝一人独守府邸,李裕二人乘坐配置两驱马车前往城东近郊。

    一下马车就感受到了一股浓烈刺鼻的氧化物气味,冒烟的地方被严密的巡逻军驻守着,可以说三步一哨,五步一岗。

    手持长戈的军师神情严肃,隔着三丈高的栅栏门出声询问道:“车上可是可是仙君侯。”

    赵云掏出君侯特有的紫金授印道:“正是。”

    木门伴随着锁链的声响缓缓打开,军士又道:“还请劳烦君侯大人下车步行。”

    李裕深知秦律的严谨,也不做作,当即下车步行,问道:“你家府监可在厂内。”

    军士拱手道:“佟大人正在铸钱司内视察,小卒并无授权进入,还望君侯自行前往。”

    军士说完便伸手朝着右手边指了指说道:“佟大人应该在前方第四铸造坊处。”

    李裕笑道:“多谢。”

    不愧是帝国最核心严密的铸造工厂,除铸造劳工进出需要赤身检查外围,一般人几乎没权力进入。

    走到第四铸造坊又探查了一遍身份,这才让李裕一人进入。

    进入铸造坊内一股热流扑面而来,与屋外的寒冷形成冰火两重天的感受,期间夹杂着铜臭还是汗臭味,李裕也分不出了,只见一群光膀子大汉汗流浃背的烧造铜水,倒入模具,人工式的生产线井然有序。

    一身穿紫色官服的中年男子一手拿着布巾擦汗,一手抚着蒲扇朝自己走来,笑道:“君侯大人,稀客稀客。”

    李裕看着眼前这个大腹便便又汗流浃背的中年,笑了笑说道:“府监你这工作当真是辛苦。”

    府监冯延生,一个从工匠爬到从三品的励志人物,李裕不得不正眼相看。

    冯延生脸上带着一丝淡然,双手朝着城东拱手道:“多谢君侯大人体谅,下官本就是工匠出身,幸得陛下赏识,荣当这少府府监,自然是得尽心尽力,为帝国繁荣出力。”

    李裕心中闪过一丝惊讶,这年头工匠精神着实让人崇敬,当即点头道:“有府监你这样尽心尽力的好官为陛下监管钱库,是陛下的福气。”

    客套完了,李裕也不在拐弯抹角,当即掏出那份亲手绘制的新铸造流程道:“虽然不知少府治下铸造司手艺如何,还望冯大人能够掌眼一观。”

    冯延生先是一愣,待细细观看之后,脸上泛起一抹潮红,比之燥热还要红上几分,惊叹道:“这流程倒是容易理解,但为何需要制造那弧形熔炉,以及水车乃至盐矿融水这三处。”

    李裕作为工科高材生同样震惊万分,就这么一掌眼就把自己花费许久的铸造工艺看的七七八八了?

    心中犹如万马奔腾,本还打算带上模具一同讲解一下,怎料这地方藏龙卧虎啊,脸上泛起笑意,说道:“冯大人厉害,我本还准备了一板泥塑模具,若是觉得可行,那指不定以后还需要冯大人帮忙谋划一处工坊建造生产线。”

    冯延生眼中泛着精光笑道:“先前就听闻侯爷对于农耕经济,儒学墨法颇有研究,又研造出那造纸的技艺更是让人叹为观止,如今居然还涉足铸造,”说到这冯延生神色一凜,躬身道:“您真是帝国所有工匠之楷模,若非下官已经上了年岁,恨不得投入侯爷门下求学。”

    李裕忍不住一愣,心中稍微平复道:“府监谬赞了,这图纸以及模具便先行放在你这,那三处流程你只管建造出来,到时候本侯自会讲解。”

    府监冯延生如若珍宝的擦了擦手,小心叠放起来,生怕汗水打湿了图纸。

    “不若侯爷与我先行出去,新工坊的事情还需下官禀报陛下定夺。”

    本来只是打算拿过来掌掌眼,得证之后在去找嬴政商量的,见冯延生如此说,只好连带模具一起递了过去。

    也乐得清闲,当即客气一声,离开了这让人浑身难受的帝国工厂。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