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赘婿当道柳萱岳风〕〔废婿翻身岳风〕〔重生之最强人生林〕〔重生之逆袭人生〕〔一世豪婿岳风〕〔神级狂婿岳风〕〔神都猛虎岳风〕〔拳之霸者〕〔王者废婿岳风〕〔岳风〕〔旷世神婿岳风〕〔紫玉公司岳风〕〔九都狂龙〕〔林不凡苏晴〕〔废婿岳风〕〔重生之最强人生林〕〔重生之逆袭人生林〕〔岳风〕〔上门龙婿(叶辰萧〕〔我能创造神奇道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把大秦打造成了盛世 第二十四章 意不意外
    造船司隶属少府管辖,与之盐监,治栗漕,以及诸多郡府都有交接。

    “冯大人放心,虽然陛下把造船司甩给了本侯,但依然归你少府管辖。”

    听李裕这么一说,冯延生面色一缓,看着门外宫殿群无奈的点了点头。

    李裕见冯延生一改之前健谈之姿,有些欲言又止,随即问道:“冯大人这是还不走?”

    冯延生看着李裕摆了摆手,笑道:“没事没事,下官只是在为明日早朝头疼罢了。”

    李裕有些狐疑,但既然冯延生不说,自己也不好追问,随即出了咸阳宫。

    看着李裕离去,冯延生是有苦难言。

    虽然上了君侯府的战船,但明日的早朝这咸阳宫内肯定是要吵翻天的,特别是治栗内史梁咏跟盐监谭维山两个老匹夫……

    想到此处,冯延生这个见惯了大风大浪的人物,也免不得头疼起来,叹了一口气甩手离开。

    以李裕两世为人的眼光,还是能猜出一项专权主义的嬴政为何突然当起了甩手掌柜。

    这个转变,或许可以说成是嬴政释放的一种信号。

    老赵要开始准备立储了!

    除了这个原因,李裕想不到还有什么事情能让嬴政散权。

    诸如大秦三公九卿,唯独太尉之职空缺多年,这军权的最高职务为何空缺,明眼人一想便知。

    讨要造船坊的事情,虽然是为了造船,但李裕也另有打算。

    作为鱼米之乡的南方,乃至东南亚,这样的超级粮仓放着不开发那不是浪费吗?

    但想要开发帝国以南,必须征服百越诸国。

    而此时的百越,虽然被大将屠雎以及副将赵佗打的偃旗息鼓,割地两郡之多,但秦国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五十万混编军(刑徒,苦力)分五路攻打百越,最终大将屠雎死于越人土著毒箭之下,军队更是缩减到二十一万,只能驻守岭南地区,行之震慑,无法寸进。

    以此看来,征服百越也着实让李裕头疼。

    而找机会接触岭南军现任副将赵佗是李裕的另外一个打算。

    虽然说无冤无仇,甚至都不认识,但凭赵佗这个能趁秦末大乱割据称武帝的人物,李裕也不能当他不存在。

    一想到赵佗就联想到正在沛县当亭长的刘邦,还有暴走而归的项羽,躲在暗处的项梁。

    李裕忍不住揉了揉太阳穴,看着庭院内正在操练的二十人喃喃自语。

    “奶奶个腿的,这一个二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啊。”

    待的皓月当空,李裕在书房内写下一份奏折,这才悠悠转转回了卧室,和衣而睡。

    五更上朝三更起……

    李裕猛地睁开眼睛,心中咯噔一下,起身穿上鞋呼啸着出了门。

    这是李裕第一次体验上早朝,有些类似每周例会,大致一月三五次的样子,但凌晨三点起床是真的无法接受。

    “宣百官觐见~”

    李裕匆忙赶到咸阳宫前,便听到老阴阳高声宣告从殿内传出老远,隐约伴随着一群黑影攒动着缓缓进入咸阳宫内。

    “诸位爱卿近日可好啊。”

    难得嬴政这月于心情舒爽,思绪清晰,面对百官亦是变得和善可亲,出言问好。

    但若谁人当真以为和善可亲,必然会感受到什么叫做瞪眼杀。

    百官纷纷称好,吃好睡好身体好,连带帝国运转都变得越来越好。

    但就在这时,大殿前忽然站出一人,形如老叟,脸上有些枯槁之色,拱手道:“陛下,微臣有事启奏。”

    嬴政看到是治粟内史梁永站出来,心中就已知晓何事,但依旧坦然自若道:“梁卿有何事,尽管说。”

    治粟内史梁永今年已是六十又四,身形有些佝偻,神色严峻道:“听闻陛下欲将造船司归于私有?”

    嬴政点头道:“正是。”

    梁永闻言神色一变,笑道:“即是如此,陛下欲让我粮食交于私运,向私人交付运费?”

    嬴政还未开口,李斯闻之眉毛当即一挑,笑道:“梁大人莫不是睡糊涂了,造船司掌帝国船只运输,但于公于私都属于大秦的,就算要交运费自然也是交到国库。”

    梁永闻言语塞,这想好的说辞好像没了用武之地,随即看向盐监史谭维山。

    谭维山比之梁永又稍显年轻,瞥了定足垂首的冯延生一眼,上前两步拱手道:“相国所言并不妥当,陛下,这造船司干系盐粮这等民生之本,若是交于私人掌管,无异于分封土地,这是其一;

    众所周知,不论是粮运还是盐运,运送的船只必需由帝**士押送,此前交由郡县地方军护送,而后改由少府编军管辖,若是如此一来,如今该归少府监冯大人管呢,还是把编军划归仙君侯管辖,这是其二;

    若是归少府监冯大人管,堂堂九卿之一本该由相国大人代陛下管辖,而如今却成了君侯府的下属,实不合规矩。”

    在场官员大多都懂得明哲保身之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但也不曾想到这盐监谭维山如此能说,当是把众人瞌睡都念叨出来了。

    嬴政看似云淡风轻一般安坐龙椅之上,然心中愤恨的紧。

    奶奶个腿的!

    早些时候恨不得把朕的专权批的一文不值,吹鼓分封才是王道;如今老子想要放权吧,一个个张口闭口不合规矩。

    梁永见得嬴政,李斯面色淡然,蹙眉道:“谭大人所言极是,这若是让仙君侯来管,这自拥私军也是不妥。”

    ……

    百官无语暗道:这两老货真能唱,能不能唱快点各自回去睡觉?

    想法归想法,谭维山拱手笑道:“梁大人这话在理,臣附议。”

    殿内二人双簧愈演愈烈,李裕驻足了片刻,身子干脆往门柱一靠,闭眼静待佳音。

    此刻李裕方才知明白冯延生昨日为何欲言又止的样子,想必是猜到今日这朝堂上会有戏份。

    搭台唱戏也是一门讲究的本事,嬴政作为帝王更是深得精髓,当即开口道:“冯卿你有何看法。”

    话音未落,百官为之一振,正主出场,好戏来了。

    冯延生此前脚下生根不为所动,就是等待嬴政的信号。

    冯延生与盐监同住屋檐下,皆是少府官员,但二人向来不和。

    如今见嬴政亲点,冯延生迈腿上前两步,拱手道:“启奏陛下,我少府管辖甚广,大到钱银盐税,小到百工奇技,谭大人所说亦不无道理。”

    这向来不对付的冯延生居然会向着自己这边说话,谭维山虽然诧异,心中却是一喜。

    谭维山正要拱手附和一句,怎料冯延生话锋一转,喝道:“陛下,造船司如今民生军务两用,实为不妥,既然盐粮都是民生之本,整好梁大人与谭大人又默契如斯,微臣觉得二者归为一家亦无不可。”

    梁永二人脸色大变,同声道:“陛下,万万不可听信。”

    冯延生却是不管,又道:“如今百姓得以休养生息,盐粮不分家才能更好的运作,与民之便利。

    我少府此后只管铸造金石铠甲,船只御车,专心于帝国工技腾飞。”

    大家都知少府设立一监,二少府,其中一府还是空缺,如今这是打算踢开谭维山自立山头啊。

    嘶~

    百官不由倒吸一口凉气,这冯延生平日不显山不显水,如今怎滴如此犀利。

    谭维山面色赤红,急忙喊道:“陛下,此计决然行不通,盐矿当属少府统管才好……”

    李裕看的通透,冯延生算是自己人,独占九卿之少府更利于己,嘴角一扯高声喊道:“微臣觉得冯大人此话在理,臣附议。”

    宫殿本就有些昏暗,李裕先前又让黄门秘而不宣,此刻开口却是让嬴政有些意外。

    百官本以为今日戏份不多,上朝前都没吃东西的,怎料梁谭二人搭台唱戏许久,如今早已是饥肠辘辘,腿脚麻软。

    就算是李斯面面功夫修至高深亦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暗道:

    特娘的见了鬼了,君侯若无军职是无需上朝的,这仙君侯事要闹哪样……

    李裕可不管那么多,大摇大摆的走到李斯身前,双手举着一封奏折,高声喊道:“陛下,微臣有事启奏。”

    秦朝的朝事其实不多,基本就是走个过场,更多的还是平日递呈奏折,由嬴政,李斯分工私下处理。

    好巧不巧的就在这时,嬴政肚子发出咕的一声……

    “咳咳~”

    赵高反应过来,连忙咳嗽一声。

    昏暗的灯火洗下嬴政面色一黑,嘴角微微抽搐道:“君侯本无需上朝,既然来了……那便把奏折呈上来吧。”

    百官……

    嬴政……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