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姜鸢也尉迟〕〔更宋〕〔真千金她是全能大〕〔女配拒绝当炮灰〕〔能穿越的我该怎么〕〔嫡女贵嫁〕〔反派大佬的农家媳〕〔我外婆是武则天〕〔我,最强弃少〕〔都市之超级恋爱系〕〔百诡夜宴〕〔腹黑老公专宠妻〕〔上门狂婿〕〔我继承了诸天执法〕〔太古吞天诀〕〔无限位面之绝对追〕〔皇宫百年无子嗣她〕〔从小鲜肉成为文娱〕〔最强降维打击〕〔我捧红了半个娱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把大秦打造成了盛世 第五十二章 虚与委蛇
    阏氏,单于之正妻。

    父死,妻其后母;兄弟死,皆取其妻妻之。

    老叟神色微变,匈奴人为了堂而皇之的继承财产,这样的习俗真是毫无人伦纲常可言,让人不寒而栗。

    而冒顿却是觉得很正常,何况眼前这位曾经的大母,是如此的美丽。

    也正是眼前这个女人,让头曼单于欲借月氏之刀杀死冒顿。

    看着阏氏眼中带泪,但一脸的淡然的样子,冒顿有些惊讶的开口道:“我美丽的头曼阏氏,看来你不是很意外啊,你准备好做我冒顿的阏氏了吗?”

    “阿骨黎黎此刻,已经是你冒顿单于的阏氏了啊。”

    话语落下,露出一抹香艳,老叟闻之神色一变,没有半刻犹豫,直接冲出了单于帐。

    只听老叟轻轻啐道:奶奶个腿的……

    遂见老叟有些迷茫的看向天南,脸上挂着一抹忧虑。

    如今这样的行径,无异于养虎为患,但前路险阻,已是不得不如此了,只希望少主那边一切顺利吧!

    ……

    青天白日,牛羊戚戚。

    天边忽然传来震天的嘶吼与呼哧,铺天盖地的骑兵疾驰而来。

    呜~

    一队匈奴斥候自边界极速奔回,预示着敌袭的牛角号响彻天际……

    老叟瞳孔一缩,心道:果真还是来了。

    冒顿匆忙穿好衣服,冲出了单于帐,看着有些慌乱的族人高声喝道:“不要乱,哈德大将。”

    “在。”

    只见一个牛高马大的壮汉出列应道。

    “可查探出来人是谁,哪个部族的?多少人马?”

    哈德作为刚被提拔上来的大将,对于冒顿来说便相当于左膀右臂,忠心无须质疑。

    只见哈德低声道:“尊敬的冒顿单于,斥候说,来袭的骑兵带着东胡王的旗帜,至少有几万人。”

    冒顿单于微微变色,连忙呼唤道:“老贤觉得东胡王此行何为?”

    老叟闻言应道:“不出所料,东胡王想要羞辱冒顿单于您。”

    冒顿眼中凶光一闪,遂又隐藏下去,挥手道:“哈德,让部族的勇士严阵以待,不要贸然出手。”

    说完,又看向老叟问道:“顿该如何应对。”

    老叟闻言点了点头,道:“东胡王本性贪婪,但也不敢贸然开战,以老朽猜测,这东胡王大军压境,是为了给冒顿单于您施压罢了,且另有所图。”

    见冒顿单于眼神闪烁,老叟又道:“只需冒顿单于忍让一时,让其麻痹大意,此后另行打算。”

    冒顿点了点头,说道:“伊维律,你带两万人马去边境,看看东胡王打的什么注意。”

    “是,尊敬的冒顿单于。”

    话音一落,看着左贤王依维律亲点两万勇士,奔向了匈奴王庭与东胡王势力的的边境线。

    冒顿不禁感叹:人到用时方恨少,草原的才能还是太少了啊。

    冒顿弑父自立单于,又以铁血手段镇压了一些头曼单于的死忠。

    如今除却亲叔叔,右贤王巴赤手握一万大军外,其余五万人马皆尽在冒顿掌控之中。

    而东胡王手下却有十万大军,于己两倍的兵力,压在冒顿头顶,这让冒顿不得不忍让。

    此间,冒顿呼唤了部族内能用的手下,聚于单于帐内。

    “如今东胡王大军压境,诸位又都是我族脊柱,倒是说说该如何应对。”

    “尊敬的冒顿单于,我匈奴人是天空上翱翔的雄鹰,草原上奔袭的狼,东胡王想要乘虚而入却是妄想,属下愿领手下一万勇士抗之。”

    说话的是冒顿右侧扎着辫子留着络腮胡的中年男人,正是冒顿的亲叔叔,右贤王巴赤。

    有心人自然不会放弃此番表忠心的机会,帐内七八人,竟然有五人都是赞成出兵抵抗。

    老叟听的无言以对,在一旁直摇头。

    冒顿看在眼里,问道:“不知老贤为何摇头。”

    老叟皱眉道:“六万兵马对阵十万,同样是草原骑兵,在坐诸位觉得有几成胜算。”

    见无人说话,老叟又道:“冒顿单于新立,你们表忠心情有可原,但如此做亦让冒顿单于陷于凶险之中。”

    老叟话音刚落,单于帐内激进派不干了,右贤王起身呵斥道:“你这中原人乃是异族,用你们的话讲,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尊敬的冒顿单于,叔叔不知你为何让一个异族人坐在贵宾的席位。”

    说到后半,右贤王巴赤已然是用血亲的身份来询问冒顿单于了。

    冒顿神色不变,反而笑道:“叔叔既然都学会用中原人的话语来举例了,那想必知晓秦人蒙恬军能打败我们草原人的原因了吧。”

    巴赤闻言一愣,遂又觉得无言以对,闷声坐下海饮了一口奶酒。

    既然话不投机,单于帐内的气氛倒是有些凝结了。

    就在这时,左贤王伊维律回来了,不过脸色不怎么好。

    冒顿见状,心底生出一股不好的兆头,问道:“可是见到了东胡王?”

    伊维律看了一眼冒顿单于身旁的阏氏阿古黎黎,面色瞬间煞白。

    冒顿察言观色间,心中咯噔一下,本就黝黑的脸庞顿时黑如锅底。

    内心交战片刻,叹了一口气说道:“我的左贤王,你说吧。”

    右贤王巴赤眉头一皱催促道:“伊维律,你倒是说啊,东胡王他想干嘛。”

    伊维律无奈的摇头道:“东胡王说了,此行只需单于送上座下千里马,还有……”

    冒顿怒气横生,但依旧没有爆发出来,咬牙切齿的从嘴里蹦出一个字:“说。”

    伊维律又看了看阏氏,愤恨道:“东胡王还想要冒顿单于您的阏氏……”

    砰!

    “岂有此理!,若是不给呢!”

    此话一出,顿时点燃了单于帐,右贤王一拳捶在案几上,羊肉酒水撒了一地。

    左贤王伊维律难言道:“不给,东胡王欲带兵十万侵占我族王庭大片疆土。”

    ……

    东胡王十万兵卒,闻之语塞。

    观之冒顿,反而是最为淡定的一个,只见冒顿与老叟对视一眼,遂开口道:“诸位稍安,既然东胡王想要顿的千里马,那便送去。”

    “不可啊,此马乃是我族的宝藏啊,”听闻冒顿居然要把千里马送走,有人连忙反对道。

    对于匈奴人来说,一匹千里马,意味着借种而来的宝马血统以及能力,这也是匈奴人的马术马匹比其他势力国家更为出众的原因。

    冒顿却是淡然道:“送去吧,一匹马而已,我族需要休养生息。”

    伊维律又道:“那……”,其言中之意,溢于言表。

    阏氏……

    此间,冒顿看向阏氏充满了不舍,但……

    良久,冒顿不顾阏氏阿古黎黎的哭泣,摇头叹气道:“一并送去吧。”

    “顿……”阿古黎黎心中一凉,苦涩无奈。

    冒顿挥了挥手,低沉道:“等着我。”

    老叟面无表情,心中却是惊涛骇浪,冒顿的隐忍能力居然恐怖如斯……

    这样的人物一旦崛起,自己这番行径,到底是对是错。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第一战神杨风〕〔吾,可撩〕〔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开局地摊卖大力〕〔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获得永恒不死〕〔沐晴沐泽〕〔我是剑仙转世〕〔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太子妃拒绝争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