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唐逍遥王的生活〕〔烈少你老婆是个狠〕〔我让亿万总裁恋上〕〔九洲仙武录〕〔仙道书〕〔从氪金开始砍翻世〕〔本仙在此〕〔重生之千面侯爷难〕〔一剑独尊〕〔陈歌杨雪〕〔我爸是大富豪〕〔至尊人生陈歌〕〔强势归来〕〔我原来这么有钱〕〔陈歌马晓楠〕〔我竟然成了圣僧〕〔穿书八零成了五个〕〔操盘手札记〕〔大宋:八岁皇叔做〕〔陆峰重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把大秦打造成了盛世 第七十五章 亚父失算害了某!
    “前徒倒戈,攻于后以北,亚父失算害了某,不甘啊……”

    话音未落,只见桀英匕首没入项梁胸膛,桀俊弯刀忽至,一颗好大的头颅带声飞起。

    “叔父!,奸贼拿命来!”

    却说桀俊,桀英父女二人联手,待项羽御马回援之际,由大首领桀俊一刀砍下了项梁的人头。

    而项梁人头未落,项羽三丈外见状,已是三尸暴跳,怒喝一声,手中大戟已然顺势朝着桀俊父女二人扫来。

    桀英堪堪回首,顿时脸色大变,只来得及尖声喊道:“父亲小心!”

    桀俊眼见项梁枭首,正待开口询问女儿到底为何之时。

    身后传来一声暴喝,见女儿一脸惊容的俯身躲避,桀俊亦是匆忙低头。

    一阵横风扫过头顶,桀俊还未来得及侥幸,项羽手中大戟换扫为挑,一条胳膊硬生生被挑飞,一声惨叫自桀俊口中传出。

    项羽正欲杀之而后快,又见北方冲来一队人马,却是龙且带着项家军杀来,只是看起来有些狼狈,显然没想到越人反水。

    龙且高声喊道:“少主快走,莫要恋战被围。”

    项羽不欲打女人,又看到越人大军潮水一般围来,匆匆一瞥花容失色的桀英,怒喝一声道:“且让你父亲留着狗命等我项羽来取!”

    ……

    李裕站在城头,南门外的境况尽在掌握。

    眼见越军退去,李裕的脸上不禁露出一抹喜色,念道:“不错不错,桀英小娘子诚不欺我。”

    不敢相信越人大军就这样退了……

    而郡守孟知州却是恍然梦醒,激动道:“托君侯大人洪福,庐江城保住了。”

    李裕咧嘴一笑,遂又说道:“孟大人,命人将城门打开吧。”

    守将魏大锤见状,连忙拱手去开了城门。

    而见孟知州一脸的雀跃,又频道不在线,李裕无奈的摇了摇头,挥手下了城头。

    就在这时,桀英一手架着桀俊,一手提着项梁头颅,面色惨白的朝城内走来。

    魏大锤分不清状况,连忙看向李裕。

    桀俊少了一条胳膊,虽然经过了简单的处理,但亦是步步血流。

    李裕看的心头一惊,伤成这样,这位满身刺青的汉子居然哼都不哼一声……

    “快去寻城中医者。”

    桀英闻言,投来感激的目光,遂开口道:“多谢侯爷。”

    李裕轻轻摆了摆手,瞥了一眼桀英手上的那颗头颅,遂而开口道:“是本侯该谢谢你,若非你劝降了桀俊首领,又杀了项梁,此地百姓难免遭受一场兵祸之乱。”

    桀英闻言,惨白的俏脸恢复了些许血色,开口道:“还望侯爷莫要食言于我族才好。”

    李裕不禁一愣,这小娘子对族人倒是上心,也难怪桀俊会准备让其当下一任族长。

    “自然不会食言。”

    话音刚落,李裕瞳孔不禁一缩,却是陈庆之身后跟着的李存孝,把李裕吓了一跳。

    只见李存孝银白色的铠甲早已染成了血色,想来是血水结痂所致。

    而手中冲天槊更是红白相间,不用想也知道,是些什么东西粘黏在上面。

    在场众人不寒而栗,亦目不敢视。

    却见李存孝翻身下马,朝着李裕迎了上来,咧嘴笑道:“侯爷。”

    李裕只觉得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顿时脸色一变,连忙开口阻止其继续靠近。

    “存孝啊,你该去洗个澡了……”

    李存孝低头看了看,遂而憨笑道:“嘿嘿。”

    ……

    说话间,众人已然入了城,又齐聚郡守府。

    而李裕坐在首席,听着手下几位大将的反馈,不禁感叹:此战,算是告一段落了,接下来,便是安抚越人,尽快开发百越之地,让其成为大秦的粮仓。

    而对比大秦的口粮种类,稻谷的种植并不如粟、小麦广泛。

    李裕思虑再三,这才开口问道:“孟大人,不知此地种植的粮食为何种?”

    孟知州闻言一愣,没想到李裕会忽然问到农耕谷物。

    不过作为本地父母官,孟知州对于农耕劳作在熟悉不过,随即回道:“禀君侯大人,庐江,会稽,以南,因气候水利,皆种植稻为食。”

    李裕又道:“那产量比之粟跟小麦如何。”

    孟知州道:“稻吃气候,且易倒,经常遭受虫害而夭产,自是不如粟麦产量稳定。”

    李裕点了点头,不禁想到了后世的改良水稻……

    遂而话锋一转,看向桀英问道:“桀俊首领情况如何?”

    桀英脸色微微一变,有些失落又有些惊讶,遂开口回道:“多谢侯爷关心,阿爹经过医者救治,已经止血,不过……”

    见桀英欲言又止,李裕已然猜到了桀英想说什么,遂而叹道:“可惜了,若是华老在场,或许还能让其断臂归位,但如今他老人家远在咸阳……”

    桀英眉目流转,牵强笑了笑,说道:“无妨,亏的保住了性命。”

    说到此处,似是想起了项羽临走前所说的话,不禁又皱眉道:“侯爷,那项家少主逃走,只怕是奔着岭南赵佗去了……”

    说了半天,倒是把项羽给忘了!

    李裕不禁摇头,摆手笑道:“无妨,闽中郡如今是谁人驻守。”

    桀英神色一动,变得有些不太自在。

    但随即一想,李裕应该不会食言,自是不敢隐瞒,开口说道:“如今闽中为我族弟桀傲驻守。”

    桀傲,桀英,桀俊……

    这名字倒是个个响亮。

    李裕不禁心头憋笑,遂而说道:“倒也不得不防,你且派人回去,告知情况,小心防备项羽忽然南下闽中。”

    桀英闻言一惊,族弟桀傲可不知道如今越人已然归降,若被项羽军诈开城门,倒是一个大患。

    不待桀英开口,李裕又道:“子云,军卒伤亡如何。”

    陈庆之闻言苦笑一声,看了看桀英道:“此前会稽一战,并无伤亡,如今却是死伤过半……”

    李裕心头一沉,心如刀绞,痛苦道:“奶奶个腿的,好不容易凑起来的特种兵,居然折损了一半!”

    桀英如若未闻,但心头何尝不是苦涩难挡。

    心头暗骂道:这叫什么话,合着只有你大秦的兵金贵一样。

    折损三四千人,就把自己手下八万大军给打的稀里哗啦……

    桀英简直是欲哭无泪,下意识看向李裕的眼神,都是透露着异色。

    不过李裕也算心态好,一边安慰自己一边看向桀英,心道:

    兵不在多,贵在精!

    何况……

    眼前这不是就有机会捞一笔么。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全职艺术家〕〔穿越星际之做个美〕〔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