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龙婿〕〔至尊龙婿〕〔至尊龙婿〕〔上门龙婿〕〔绿龙博士〕〔逆天剑修〕〔赵阿福贺荆山〕〔仙医帝妃〕〔逍遥小闲人〕〔云若月楚玄辰笔趣〕〔记忆埋在心碎巷〕〔暗黑大武侠〕〔太傅他总想扒朕的〕〔重生宠夫无法无天〕〔从至尊系统开始无〕〔福运逆天:捡个太〕〔湛廉时林帘〕〔温情一生只为你林〕〔林帘湛廉时〕〔陈歌杨雪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把大秦打造成了盛世 第八十四章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 ,最快更新我把大秦打造成了盛世最新章节!

    “为何王贲将军会在张木匠家……”

    眼看隔壁的东阳村就在远处,李裕反倒是放慢了速度问道。

    王翦的身体随着马匹而左右摇摆着,亦是慢了下来。

    王翦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我们这种人,本就是为战而生,若是突然一下子闲下来,总要有点其他事物吸引注意力才行啊。”

    李裕不禁点了点头,马背行军了几十年,这一下子闲下来,对于王翦,王贲父子来说,倒也是个折磨。

    但真没想到,堂堂武成侯王翦,居然落寞到躺家门口打发时间,而通武侯王贲却是成了木匠学徒……

    就好比张飞丢了八丈矛,偏偏要学绣花的感觉。

    而王贲这位曾今的大秦虎将,而今却想要拿起刻刀雕花,李裕反倒想见识见识。

    待李裕一行三人踏进一眼便能看穿村尾,至多不超过百户人口的东阳村。

    除了看到一些光着腚的小屁孩,或蹲在地上玩泥,或追逐打闹嬉戏,整个村子便看不到其他人了。

    王翦也不说话,径直走到一家门前有棵大树的人家。

    树上挂着一个木牌,牌子上写着“张氏木刻”四个大字。

    李裕忍不住摇了摇头,咧嘴笑道:“这牌子倒是个好牌子,就是字迹写的太秀气了些……”

    王翦瞥了一眼门牌,遂而挥了挥手,没好气道:“老夫在外面等,小友你自便吧。”

    李裕不禁有些诧异,王翦这是怎么了?

    莫不是与这木匠家不对付?

    李裕带着疑问悠悠踏入里这木匠家的大门。

    入眼是一个三丈宽的前院,地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木雕,有的甚至还是未开刨的木料。

    而此间却是从屋里传来一阵咯吱咯吱的声响……

    李裕忍不住皱起了眉,心道:你说这大白天的,做个木雕木刻还关着门干什么。

    咚咚咚~

    李裕只好敲了敲门,一连三声,屋里咯吱咯吱的动静戛然而止。

    随后,一道洪亮的声音传来:“谁啊,难道不知道这的规矩吗?每逢单日不开张,你走吧。”

    嗨,这倒奇怪……

    老古人讨生活都这般随意的吗?

    由于李裕于王贲素未谋面,也没说过话,自是不知道说话的人是王贲还是张木匠。

    李裕心中带着疑惑,又敲了敲门。

    此间房门这才从里打开,露出巴掌宽的一条门缝。

    只见一张胡子拉碴,脑门还渗着汗水的脸透过门缝往外看来,见是一个青年男子,这汉子遂而说道:“敲啥呢敲,这的规矩懂不懂啦。”

    李裕心头一动,有些抱歉的说道:“这位大哥,我找人。”

    汉子忽然拉开了一些门缝,李裕借机看去,只见汉子光着膀子,下半身只穿着一条褥裤。

    ……

    莫非自己坏了人家好事?

    但这不是木匠家吗?

    除了王贲,张木匠,最多还有个张木匠媳妇儿,这么说来,王贲并不在里头……

    李裕一时间有些傻眼,大白天的,怪不得关着门。

    然后,只听得汉子皱眉道:“找谁?”

    在男子皱眉的一瞬间,李裕仿佛看到了意思不怒自威的感觉。

    李裕越发好奇起来,笑道:“不知这里有没有一位姓王,又是曾今大秦的将军的人?”

    汉子闻言一愣,遂而有些惊诧道:“你找他干嘛?”

    显然,汉子这么回答,那就是有了。

    李裕又道:“听闻王老将军说起,通武侯这个时候在隔壁村的木匠那里,小子这便找来了。”

    汉子闻言面色一变,双手推开房门踏出一步,有些震惊道:“你说什么?你去过父亲大人那?”

    汉子的言行举止,显然已经表露了身份。

    李裕没想到,万万没想到,跟前这个不修边幅,赤着上半身的汉子,居然是大名鼎鼎的通武侯王贲?

    真是活久见……

    不待王贲震惊,李裕也是震惊万分,遂而有些错愕的开口道:“原来您便是通武侯王贲,王将军。”

    王贲闻言李裕的称呼,不禁一愣,遂而苦笑道:“通武侯也好,将军也罢,那都是过去了,而今我只不过是一木匠罢了。”

    李裕不解,难道王贲隐姓埋名至此?

    就在李裕以为王贲是为了更好的跟朝堂别过,而改了姓氏隐姓埋名成为木匠时。

    里屋却是传来一声略显柔弱的声线,“老王,谁啊?快过来搭把手。”

    王贲闻言,看了看李裕,又看了看门外,略显犹豫道:“要不小友先稍等片刻?我这手上还有点活没做完……”

    李裕忍不住啧啧称奇,若是没听错,刚刚的声音明显是女人的声线。

    莫非是王贲他媳妇儿?王离他妈?

    但若是李裕猜想的这样,那王翦也不至于过门不入吧。

    即便心头疑惑多多,但人既然找到了,倒也不急于一时。

    遂而开口回道:“王将军自便,我便在门外等你吧。”

    王贲闻言,难得露出一丝笑容,说道:“好好,小友稍等片刻,马上就好。”

    说完,不等李裕做作何反应,王贲又把门给合上了。

    随后,屋内又开始传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李裕忍不住自嘲的摇了摇头,这王翦都七十多了,王贲应该也有五十好几了吧。

    眼见李裕一个人走了出来,王翦有些惊讶,随口问道:“小友怎么一个人出来了,莫非那小王八蛋不在屋里?”

    这王氏父子居然连同称呼都是一模一样,一口一个小友。

    李裕不禁咧嘴笑道:“那倒没有,估计是王将军手上的活还没完成,让我稍等片刻。”

    “奶奶个腿的,这小子翻了天了,哪有老子等儿子的道理。”

    王翦闻言,顿时吹胡子瞪眼,一脸的气愤,骂骂咧咧道。

    李裕看的分明,但就是猜不到这父子二人所为何事。

    而刚刚,显然是自己没有告知王贲,王翦就在门外的缘故,导致王翦误会了。

    李裕只好开口说道:“那个……老王将军倒是错怪王将军了,晚辈并没有说你在门外等着。”

    说完,也不见王翦神色有丝毫改变,李裕算是明白过来,这其实跟自己说不说没太大关系。

    过得片刻,王贲这才披了件衣服,从屋内走出来,手中还提着一对活灵活现的小马驹。

    而王贲身后,竟还跟着一个约莫三十多岁的妇人,以李裕的眼光来说,可称得上精致二字。

    “父亲大人,您怎么在这?”

    不等李裕开口,却是听到王贲高了八度的嗓音,带着满脸震惊的喊道。

    王翦皱眉在王贲身上看了看,又看了看身后的美妇人,怒道:“你瞧瞧你现在的样子,哪还有我儿当年的一丝风采,真是气煞老夫!”

    话音刚落,王翦竟是大手一挥,就要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