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甩牌〕〔重生柯南当侦探〕〔科学大佬的文艺生〕〔我真的不想做人生〕〔我写网络小说的那〕〔全民学霸〕〔重生小娇妻:总裁〕〔隋少,你老婆又复〕〔猎户出山〕〔暴躁王妃在线种田〕〔君爷又被套路了〕〔伯府庶女要翻天〕〔校园第一修罗女神〕〔慕少每天都想复婚〕〔一见你我就想结婚〕〔穿成八零福运小团〕〔大殷女帝〕〔我向皇叔撒个娇〕〔锦约〕〔霸总他又被离婚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爹地,妈咪又跑了 第127章 我现在就怕你哭
    title-第127章 我现在就怕你哭-title

    叶南弦却巴不得沈梓安这个大灯泡早点离开,但是又不太放心沈梓安的安全。

    好在闫震还在海城没有离开,叶南弦给闫震打了电话,让他把沈梓安送回叶家老宅,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他这几天留在叶家老宅看护两个孩子。

    沈梓安一听是由闫震保护他们,自然很高兴。

    这次的绑架事件让沈梓安深刻的意识到闫震所教的一些东西特别有用,他现在缺的就是自卫能力,如果闫震能够留下来教导他们的话,他敢保证自己可能能够很快的成长起来的。

    一次绑架事件让沈梓安深刻的意识到,只有自己强大了,才能保护好自己,才能保护好妈咪,不让妈咪担心,不让兄弟担心。

    为了这个目标,他吃多大的苦都无所谓。

    想到这里,沈梓安跳下了椅子。

    “妈咪,我先回去了,你不用担心我,有闫教官在,我和叶睿都会没事儿的。你在这里好好照顾这个人吧。”

    从沈梓安的口气中,不难听出他对闫震的崇拜,以及对叶南弦的嫌弃,这让叶南弦很是无语。

    这臭小子怎么是个人就崇拜,丝毫看不见他的正牌老爸多么勇猛,多么有本事吗?

    但是沈梓安根本不给叶南弦说话的机会,他直接朝着叶南弦挥了挥手说:“我去门外等,免得被你再次恶心掉。”

    说完他还吐了吐舌头,做了一个鬼脸,然后拿着红烧鱼跑掉了。

    沈蔓歌的唇角微微扬起。

    沈梓安很久没有露出这么孩子气的一面了,她甚至觉得她的儿子已经是个小大人了,没想到在海城他反而好像放出了自己的天性,多少有些小孩子的童真了。

    “梓安回到海城开朗了很多。”

    这是沈蔓歌的实话。

    或许在这里不用每天看着落落难受,不用每天看着沈蔓歌以泪洗面,不用每天提心吊胆的过着生活,生怕哪一天落落去了手术台就下不来了。

    在这里,他就是沈梓安。

    一个四岁左右的孩子,有自己的兄弟,有自己的玩伴,有自己想要去做的事情,虽然依然担心着落落,可是亲眼陪同和这样远隔千山万水的担忧还是有区别的。

    沈蔓歌觉得自己很对不起孩子们。

    她让沈落落从出生就饱受折磨,让沈梓安失去了童真和快乐,更让自己这五年过的人不人鬼不鬼的。

    如果早知道带沈梓安回来能够让他如此开朗,或许早几年她就该回来的。

    叶南弦看着沈蔓歌眼底流露出来的情感十分复杂,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只是听到她对沈梓安的评价之后,咳嗽了一声说:“他当然开朗了,我可是他亲爹!还有什么比孩子守着亲生爹妈在一起更好的呢?别人给予的爱再多,终究比不上亲生父母的疼爱,孩子对亲生父母的渴望那是与生俱来的。”

    这些话仿佛一道惊雷炸在了沈蔓歌的头顶上。

    这五年来,唐子渊对他们母子三人十分好,好的她都有些想要逃离了,更别提他对沈梓安和沈落落了,但是沈梓安在唐子渊面前一直很懂事,甚至有些少年老成,难道就是因为他知道唐子渊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难道他怕自己不听话,自己表现的不好让唐子渊不喜欢,从而失去唐子渊对她和沈落落的关照吗?

    以前沈蔓歌从来没想过这些,但是今天叶南弦这么说了,她突然就想到了。

    沈梓安虽然是个男孩子,但是从小心思敏感,很多时候都能够体会到大人的心情,从而让自己变得十分乖巧。

    以前一直觉得这样的沈梓安没什么不好,但是现在看来,这样的沈梓安又有什么好的呢?

    他本该是无忧无虑的年纪,却因为她和落落的拖累,生生的压住了自己的天性,甚至有些讨好唐子渊,虽然表现的不是很明显,但是他那么努力的学习,那么努力的懂事听话难道不是为了博得唐子渊的好感?

    可是在叶南弦面前,沈梓安完全放开了自己,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想要说什么就说什么,丝毫没有任何顾忌。

    他以及女更知道了叶南弦是自己的亲生父亲,知道了两个人之间的血脉相连,所以不会在意自己的任性或者言语冲突了叶南弦,从而让叶南弦不喜欢他,因为他知道,不管什么时候,叶南弦都是他的父亲,都会纵容他,容忍他的不是吗?

    沈蔓歌突然觉得自己作为一个母亲好失败。

    她一直觉得自己努力的活着,努力的独立起来,努力的给沈梓安和沈落落一个号的条件,但是没想到她还是在无形之中让自己的儿子体会到了寄人篱下的那种感觉,甚至过早的察觉到人世间的人情世故。

    沈蔓歌突然坐在了叶南弦的面前,眼泪汪汪的看着叶南弦,好像下一刻马上就要哭出来一般。

    叶南弦的心一下子就揪紧了。

    “怎么了?是不是我哪句话说错了?你知道我这个人的,我不太会哄女人开心,如果哪句话说的你不爱听了,你告诉我,以后我慢慢改。你别哭行不行?你什么都不怕,我现在就怕你哭。”

    叶南弦的话还没说完,沈蔓歌已经扑进了他的怀里,一把抱住了他,声音哽咽的说:“叶南弦,这五年我是不是做错了?我该早一点回来的。”

    虽然没有看到沈蔓歌的正脸,但是温热的液体还是顺着病号服流进了叶南弦的脖子里,他轻叹一声说:“现在回来也不晚。我们错过的那五年,以后的日子我会加倍的对你对孩子好的。”

    “我能相信你对不对?”

    “你不相信我还能相信谁?”

    叶南弦将她从怀里拽了出来,笑着说:“看看你,都是孩子他妈了,还哭的像个小姑娘似的,这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在哄女儿呢。”

    “你女儿有这么大么?”

    沈蔓歌有些不好意思了。

    叶南弦轻轻地靠了过去,用指腹擦去了她的泪水,笑着说:“我要是有你这么一个能哭的女儿,我怕是要得心脏病了。”

    “为什么啊?”

    “心疼呗,我可舍不得我女儿掉一滴眼泪。男孩子可以皮糙肉厚的养着,女孩子就得当成公主一样供着。毕竟将来要嫁人的,在父母这边这十几二十年的,怎么可能不心疼?”

    叶南弦笑着说着,沈蔓歌的心理却很不是滋味。

    如果让叶南弦知道他有个女儿,还因为一出生就饱受病痛的折磨,长这么大甚至都没有出过医院,不知道他心理会是什么样的感受。

    所以暂时先瞒着他吧。

    让他先体验一会做父亲的自豪感,毕竟见到落落之后,叶南弦即将面对的和承受的是什么,她自己都不敢想。

    “回头有女儿再说吧。”

    沈蔓歌很快的叉过了这个话题。

    叶南弦却不知道沈蔓歌心理的那些心思,笑着说:“不如等我好了,咱俩生个女儿出来给我宠?”

    沈蔓歌的心再次揪疼了一下。

    “再说吧,你赶紧吃饭,一会该凉了,松涛不是说你胃不好吗?别折腾了。”

    沈蔓歌连忙推开了他,起身拿起了保温瓶。

    叶南弦却以为沈蔓歌还没有接纳自己,始终不想放开自己,所以才不想和他讨论生女儿这个话题。

    看来他要抓紧时间去调查五年前的事情了,虽然隐约能够猜到一些,但是终究是不全面的,想要知道沈蔓歌为什么那么排斥自己,他还是要知道全部真相的。

    楚梦溪!

    但愿她能识相的什么都说出来,否则他不会客气的。

    沈蔓歌将鸡汤盛了出来,端给了叶南弦。

    “你喂我,我胳膊疼。”

    叶南弦没脸没皮的撒娇着。

    沈蔓歌叹了一口气说:“我记得你伤的是胸口。”

    “连累到了胳膊不行吗?”

    叶南弦睁着眼睛胡说八道,沈蔓歌也懒得和他计较了。

    她坐在了叶南弦的身边,一口一口的喂着他。

    叶南弦觉得受了多重的伤都不重要了,如今最爱的人就在身边,触手可及,这就够了。

    “以后的余生你陪我一起度过好不好?”

    虽然知道现在的沈蔓歌不见得能够答应,但是叶南弦还是开口询问了,并且一脸期待的看着沈蔓歌。

    沈蔓歌有些不忍,连忙别过头去说:“我说过了,等你身体好了,我们去一趟美国,只要那个人同意我们在一起,余生我就和你再也不分开了,不管什么样的苦难,我们要经历什么,我都不会放开你的手的!”

    叶南弦的心情有些失落。

    “那个人对你来说就真的那么重要吗?我们得一辈子需要他来同意?”

    “是,这五年来如果没有她,我可能早就不在世界上了。她是个天使,是我和梓安活下去的动力。这辈子只要她能够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沈蔓歌想起了沈落落那张苍白如纸的脸,眸底蓄满了泪水。

    叶南弦的心理却燃烧起一股妒忌。

    自己的妻子对他的情敌如此重感情,这对他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可惜他不能让时光倒流,不能在火灾发生的那一瞬间救出沈蔓歌,现在他也只能忍受着这样的嫉妒,如火如荼的焚烧着他的理智和情感。

    “如果他不同意呢?你是不是就真的不会留在我身边了?”

    叶南弦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突然有些忐忑。他想要知道答案,又怕沈蔓歌说出的答案是自己不想听的。好看 ”jzwx123” 微x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寻梧记〕〔重生八零:媳妇有〕〔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上门龙婿〕〔宋辞霍慕沉小说免〕〔快穿:反派女配,〕〔他是病娇灰姑娘〕〔高冷慕少狂宠妻〕〔穿越农妇的古代日〕〔江水碧如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