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漫威开始学习〕〔穿成年代文里的极〕〔大明:我要做权臣〕〔我在坟场画皮十五〕〔战爷的小娇娇开挂〕〔炼气期的我被曝光〕〔武道医神〕〔抗战之重整河山〕〔斯坦索姆神豪〕〔女总裁的极品护卫〕〔第一兵王〕〔我家娘子是女帝〕〔原神之开局成为雷〕〔捡漏大师〕〔统计大明〕〔斗罗:我唐三这一〕〔星印诀〕〔我和九个倾国倾城〕〔剑道狂神〕〔农门世子妃娇宠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一颗黑洞 第六十六章 不容践踏的尊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凌晨三点。

    黄海市某高档小区的一个地下密室。

    高宏儒盘膝坐在祛邪魔法阵中心一动不动,在他身旁不远处摆放着一部电话机。

    他额头满是汗水,身体时不时会剧烈抽搐一下,在他的身体周围,有大量深红色的光影符号流转不停,就好像是深海里行动一致的大型鱼群一般。

    他在破解灵魂禁锢术。

    三点一刻的时候,电话铃声突然响起。

    话筒自动浮起来,飘到高宏儒耳边,里面传来福先生的声音:“高先生,情况怎么样?”

    “任务失败了。”高宏儒声音淡漠,没有一点儿兴趣波动。

    他额头上不断有汗水沁出来,不是因为害怕福先生,而是因为这该死的灵魂禁锢术竟然一直解不开!

    到现在为止,他已经连换了18种方法了,而他总共会23种解法,要是最后5种还是失效,他这回就彻底栽了。

    电话另一侧的福先生可不关心高宏儒的处境,他一听失败,立即吼道:“高宏儒,既然失败了,为什么不退钱!”

    记住m.42zw.

    “退钱?”高宏儒冷冷一笑:“高某人为你冒这么大风险,甚至还损失了心爱的弟子,难道这不值80万?”

    福先生不依不饶,在话筒里破口大骂:“没本事你还接单子,你怎么不去死?我告诉你,你要是不退钱,你就别想好过!你们真理会就别想在黄海市铺开摊子!”

    高宏儒也不是吓大的:“福先生,你当我高某人是路边小混子,被你几句话就能吓住?我告诉你,真理会向来凭实力说话。你要真想要这笔钱,就亲自来找高某人来取吧!”

    福先生顿时没了声音。

    高宏儒可是9级魔法师,魔法师不比其他职业,一旦到了9级,就会被尊称为大法师。

    大法师智慧无穷,手段高深莫测,本身力量虽然只有9级,但极擅各种借力技巧,谁也不知道一个大法师最终能够爆发出多强的力量。

    所以,虽然大法师是凡人之身,但没有几个超凡者敢轻易去招惹。

    福先生口气变软:“高先生,那你至少要退一半的钱吧。”

    “一分不退!”

    “你过份了啊。”

    “滚!”高宏儒挂断了电话,额头冷汗更密。

    就在刚才,第19种方法,也失败了。

    电话另一头,阿福抓耳挠腮,满心苦涩,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许久许久,他轻叹口气:“连诅咒大法师都奈何不了这个妄人......哎,只能老实挨罚了。”

    他又拨通了另一个电话,一直等了五分多钟,电话才接通,里面传来族长阴沉的声音:“阿福啊,我最近是不是太纵容你了,你竟敢在这个时候来打扰我?”

    福先生脸皮紧皱,满头冷汗:“族长,实在是情况太过严重,我不得不向您汇报呀。”

    “怎么,又有业务部被人毁了?”

    “不是,是那个妄人,他......他还活着!”

    “他竟然还活着,你可真是一个废物!”

    福先生长长叹气:“族长,请您听我解释啊。”

    “看在你忠诚服务我300多年的情分上,我给你一分钟!”

    福先生立即加快语速,将他这些天对付那个妄人的手段一一说出来,说完之后,福先生一脸苦涩:“族长,能想的办法都想了,可那妄人着实厉害,竟连诅咒大法师的厄运诅咒都奈何不了他!”

    话筒里没有回音。

    就在阿福以为族长挂断电话的时候,他声音又响了起来:“所以,你哪来这么多钱去请诅咒大法师帮忙?”

    阿福浑身一哆嗦,默不作声。

    “阿宝给你的,对吧?!”

    阿福握着话筒的手开始控制不住地颤抖起来:“族族族......族长,是阿宝主动给我的,他说给我80万,让我还他100万.......”

    “好啊,你们两个狗东西,竟敢瞒着我私自挪用集团资金,还做起了高利贷!你和阿宝马上给我滚回来,每人领十记断魂鞭!”

    “是~~~”阿福语带哭腔,一想到断魂鞭的威力,他全身就控制不住地开始哆嗦。

    “还有,这个妄人的事,以后全权交由蓝长老负责,你协助她办事,要再出事端,你也不用解释了,直接自裁吧!”

    福先生声音发颤,满脸皱纹全挤在了一起:“是,族长~阿福这就回来受罚。”

    同样是在凌晨3点。

    帝京大酒店,顶层房间。

    在一堆焦黑废墟中间,一个男子凭空浮现。

    这人看着大约30多岁,修长的丹凤眼,悬胆一般的鼻子,微微上翘的嘴角,脸上自然而然带着一抹动人心魄的邪笑。

    他头发梳的一丝不苟,身上则穿着笔挺的藏青色正装,脚上是铮亮地能当镜子的皮鞋,额头耳垂脖子胸口手腕手指,都佩戴着精美的红宝石饰品,浑身都透着珠光宝气。

    他就像是一个漫步田野的王公贵族,和周围这一片废墟格格不入。

    在废墟中走了几步,邪魅男子从裤兜里掏出一张雪白的布巾,轻轻擦拭着左手中指上佩戴的硕大鸽血红宝石戒指,一边随意打量着凌乱的焦痕。

    忽然,他快步走到墙边,看到地上有一摊凝固的血迹,蹲下身,手指在血迹上轻轻点了点,轻叹口气:“可悲的二代血奴。”

    他又走到窗边,看到地上有一抹残留的血肉,微微俯身过去,轻轻抽了抽鼻子,他冷冷一笑:“凡人的血肉。”

    最后,他走到破碎的窗洞边上,看到了地上的裂纹,又抬头望远处眺望,看到了一栋高耸如云的大厦,目测至少有近500米高,是天际线上最高的建筑之一。

    他手轻轻一抖,手上的白布巾顿时化作了一片粉尘,念头又一动,身影也在下一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房间里依旧乱糟糟的,而地面竟是点尘不惊,片印不留。

    数秒后,男子就出现在了对面大厦的天台上。

    天台上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只有一些凌乱的水泥块。

    男子在天台上漫步走着,眉头微皱:“线索全无,处理的这么干净,是大法师动的手吗?”

    他虽然不怕大法师,但并不代表他喜欢和大法师交手。

    正当他有些烦躁的时候,他忽然停下脚步,目光定在一处偏僻的墙角上,在那里有一点针尖大的血迹上。

    他走过去,用手指蘸了蘸血迹,放回嘴里轻轻品尝着,慢慢地,丹凤眼眯了起来:“果然是李成风的血。”

    血液很少,但忠实地记录了李成风临死前的信息,包含有大量负面情绪,恐惧绝望不可思议,还有十几个模糊的人影。

    这些人影中有男有女,最清晰的是一个男人,比其他影像清晰了不少。

    这个人,十有八九就是杀死李成风的凶手了。

    影像中,这人似乎也很年轻,长得挺壮实,依稀可以看到是一张圆脸,一只手插在裤兜里,神态有些懒洋洋的。

    看这模样打扮,并不像是个大法师。

    虽然信息依旧很少,但用来找人,却已经足够了。

    男子嘴角微翘,脸上邪笑变浓:“一个年轻人,就敢来对付我亲手培养的血奴,有意思~真有意思。”

    如果李成风是被警察抓走的,那也就算了,只能说是他自己愚蠢,他也就认了。可现在,李成风是被一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小家伙给弄死的。

    那这仇,就必须得报。

    这人,必须为李成风偿命。

    这是他作为一代血族长老的责任,是血族不容践踏的尊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开局六女仆〕〔无限辉煌图卷〕〔舒听澜卓禹安叫什〕〔葬我一枝白山茶〕〔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神医豪婿林漠许半〕〔她真的不好哄〕〔我成了初代五番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