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天双宝:神医娘〕〔不灭霸体诀〕〔盖世人王〕〔混元主宰〕〔我是第五天王〕〔我的老婆是顶流天〕〔纯情大明星〕〔斗罗之灵宝斗罗〕〔重生后我抢了福宝〕〔奶爸搬运工〕〔重返之2004〕〔我有特殊的单身技〕〔一把轩辕剑行诸天〕〔大秦:窃听心声,〕〔君夫人的马甲层出〕〔逆命相师〕〔万古帝婿〕〔玄幻:我有千万神〕〔隋风烈〕〔娱乐从抢流量开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一颗黑洞 第七十四章 高宏儒的厄运(4/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西郊防沙林。

    当高宏儒从林子里走出来,不见了跑车,稍稍一想,就猜到原因,只能一脸无奈地站在郊区公交车站等车。

    好在他运气不错,不过五分钟,就驶来了一辆公交车,免去了他徒步的辛劳。

    他走后不久,两个人影出现在林地周围。

    一个就是阿福,他脸上皱纹更深,头发更白,嘴巴更加内陷了,看起来一副垂垂欲死的衰弱模样。

    另一个是蓝发的少女,眉目如画,肌肤如玉,眸光流转间有如星辰,除了神色带着一丝阴郁之外,就是一个靓丽活泼的少女。

    正是福宝家族的蓝长老。

    蓝长老目送公交车远去,一直到看不见了,她才朝道路另一边的树林走去,阿福急忙小步快跑地跟在她身后。

    两人很快到了林中空地。

    空地中,满地都是尸体,大部分是血奴,身上散发着明显的死灵气息,虽然灵魂才散了一会儿,但身体已经开始散发出了腐臭气息。

    还有一个,却是血族长老。

    首发

    这个人的尸体十分奇怪,虽然死了,但身体竟然还保有相当的活力,脸上有伤,但伤势竟然还在缓缓愈合,嘴里有血,但血液竟然仍是鲜红色的,一点也看不出要凝固的迹象。

    也就是说,灵魂虽然散了,但身躯却仍旧还是‘活’的,并且还在自我修复。

    如果时间足够,身体内部肯定还会重新建立能量循环,那时候,这个血族长老就会重新‘复活’。当然,新复活的血族长老,和原来的那个长老,就不是一回事了。

    蓝长老沉默地看着这一幕,陷入了沉思。

    阿福见她一直不说话,自然也不敢开口,但他眼中掩饰不住的惊骇。

    2个人,杀死这么多血族后,竟然毫发无伤地走了。诅咒大法师高宏儒应该是没这个本事的,唯一的解释就是那个妄人拥有惊人的力量。

    连血族长老都干不赢,难怪高尔文会被轻松击败。

    这时,蓝长老忽然开口:“这个妄人的确很强。”

    阿福连连点头:“是啊,强的不得了。”

    他心中却忍不住嘀咕:‘这不废话嘛?’

    蓝长老斜了他一眼:“你是不是觉得我说的是废话?”

    “噗通~”

    阿福膝盖一软,就跪在了地上:“蓝长老,我绝无此意啊!”

    “哼~”

    蓝长老没有和他计较,继续道:“和这样的强人正面对抗是非常不智的,唯有因势利导,趁其毫无防备的时候,突然出手,才有可能将其击杀,而且很可能只有一次出手机会!”

    阿福连连点头:“对对对,长老说的太对了,句句都是睿智之言啊!”

    蓝长老在领地中缓缓踱步:“如果实在杀不死,也没必要强求。他再强,终归也只是一个人,对家族造成的危害十分有限。更何况,当前黄海市局势稳定,我族力量受到极大压制,强行复仇,无论成败,都会付出极大的代价。”

    “对对对,还是长老看的透彻。”

    “待大战爆发,大唐共和国自顾不暇,陷入混乱之际,我等就可借助大势复仇。到时候大军压上,哪怕是真神也得当场陨落!”

    “对对对,蓝长老真乃当世诸葛呀!”

    蓝长老冷冷瞪了一眼阿福:“诸葛虽是大唐共和国的先贤,但也不过是一凡人。你是在借这话骂我短寿吗?”

    “啊?”阿福吓的屁滚尿流,整个人趴在地上:“蓝长老,阿福绝无此意啊!长老,阿福对您的智慧钦佩地五体投地,满心地崇拜,以至于口不择言,说了错话,还望长老宽恕阿福吧?”

    蓝长老被他这狼狈模样逗得一笑,伸足轻轻踢了阿福的脑袋:“你这劣魔口才倒好,起来吧,些许小事,何足挂齿?”

    阿福急忙指了指自己脑袋:“蓝长老,能被您的玉足触碰,实乃阿福的荣幸。你要是高兴,就再踢阿福几下?”

    蓝长老脸色一沉:“还不赶紧给我起来!事情不好好干,整天就会阿谀奉承,难怪会被族长惩罚!”

    阿福这才腆着脸爬起身。

    “走吧。”蓝长老转身离开树林。

    “去哪?”

    “当然是找那个傲慢的高法师!妄人难对付,一个侵吞家族80万的诅咒大法师,还是能狠狠教训的。”

    一说起高宏儒,阿福顿时心中有气,连声道:“对对对~这家伙区区一个凡人法师,杀不了人不说,竟敢赖账不还,我看就该禁锢了他的灵魂,让他永生永世不得自由!”

    蓝长老又瞥了眼阿福,淡笑道:“既然你这么愤慨,那这事就交给你来办?”

    阿福脸色一变,突然伸手捧住肚子,弓下腰凄声叫唤:“长老,阿福刚受了10记断魂鞭,力量大损,实在有心无力啊。”

    蓝长老瞪他一眼:“那你这泼货就给我闭上嘴,少放屁!”

    阿福立即弓着腰,缩着肩膀,如受委屈的小媳妇一般跟在蓝长老后面,却再也不敢说话了。

    过了一会儿,一辆黑色越野车从树丛中驶出来,在公路上如风一般飞驰着,开了大约10分钟,就看到了前方那辆慢悠悠的公交车。

    “到前一个站停一下,我要去会会那个诅咒法师。”

    “是,长老。”司机恭敬点头。

    “阿福,你回去报告族长,把我的计划告诉他。你要是敢有半句添油加醋,我就有无数种办法让你知道我的厉害,明白不?”

    “明白了明白了。”阿福连连点头。

    很快,越野车超过了公交车,又在前方一里路的站点停了下来,蓝长老下车,耐心等着。

    过了会儿,公交车慢悠悠驶来,在站点停了下来。

    蓝长老走上车,目光在车厢里扫了一眼,就看到了正襟危坐在车厢末尾,面色肃然的的高宏儒。

    蓝长老走过去,在高宏儒身边坐下来,眯眼笑道:“堂堂大法师,竟然坐起了公交车,很有兴致嘛。”

    说话间,蓝长老的手快速朝高宏儒的肩膀搭过去。

    高宏儒一惊,双手快速结印:“影遁!”

    他身影突然变得透明,随后消失不见,再次出现时,人已经到了公交车外,站在了马路上,他身体表面快速浮现暗红色的字符,已经用出了虚空屏障。

    但下一刻,他身边也同样浮现出蓝发少女,一只手已经拍在了他的肩膀上:“高大法师,你的魔法的确很厉害,可惜,就是慢了一点点。”

    高宏儒看了眼肩上那只青葱玉手,面如死灰:“11级的力量,灵魂囚笼术,发蓝如海,阁下莫非是福宝家族的蓝玉蓝长老?”

    他真是疏忽了,要是呆在自家别墅,带齐法器,备好魔法阵,根本就不惧这样的偷袭。

    “对,就是我。”

    “那80万,是被目标抢去的,并非高某人有意侵吞。”

    “80万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傲慢的态度让我很不满意。”

    “我真理会的势力也绝非普通,高某人在真理会也不是小人物。你要是杀了高某人,真理会必定为高某人复仇!”

    “我都知道。我没准备杀你,只准备奴役你。”

    说完,一缕乌光渗透进高宏儒身体,朝他脑袋延伸过去:‘灵魂禁锢!’

    几秒后,灵魂禁锢竟然没有生效,反而被一股奇异的力量给弹出了高宏儒的脑袋。

    蓝长老一怔:“你竟然敢反抗?!不怕我捏死你吗?”

    高宏儒摊了摊手:“高某人还不至于如此不明智。事实上,之所以会无效,是因为高某人的灵魂上已经有了更加高级的灵魂禁锢术。”

    “更加高级?是他搞的?”

    “要不然呢?高某人为什么要帮他对付血族长老?自找麻烦吗?”

    蓝长老眉头一皱:“既然无法奴役,那就只能杀了你了。抱歉,我并不害怕真理会!”

    说话间,蓝长老的力量瞬间爆发。

    “吞噬活力!”

    高宏儒的身体瞬间收缩,皮肤以极快速度失去水分,变得如老树皮一般干枯,肌肉也在快速地萎缩,就像是一棵迅速枯萎的大树。

    就在这时,蓝玉忽然发现不对,抬手捏住高宏儒的皮肤,用力一扯,结果整张皮都被她给扯了下来。

    这哪里是人皮,分明是一件黑色的长衫。

    “不愧是大法师,这傀儡替死术用的真是精妙,可惜还不够妙,想从我手底逃脱,你还欠了些火候!”

    蓝玉身影迅速变得黯淡,化作一团清风,快速地朝某个方向飘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开局六女仆〕〔无限辉煌图卷〕〔舒听澜卓禹安叫什〕〔葬我一枝白山茶〕〔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神医豪婿林漠许半〕〔她真的不好哄〕〔我成了初代五番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