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陆峰江晓燕〕〔娇妻太凶猛〕〔重生陆峰江晓燕〕〔秦舒褚临沉小说〕〔秦舒褚临沉大结局〕〔农门婆婆的诰命之〕〔戚卿苒燕北溟〕〔霸情中校的小妻子〕〔穿到六零当姑奶奶〕〔快穿苏妲己〕〔圣门〕〔异世种田记之大陆〕〔穿书八零:空间娇〕〔入赘男婿林阳〕〔入门赘婿林阳〕〔圣手神医林阳免费〕〔女神的超级赘婿〕〔我家影后超甜的〕〔京城第一少〕〔入门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超凡机械城 第一四二章 传承图腾(为‘leo627’加更)
    雷恩四人心机算尽,从“瘟疫基地”跑了出去。然后没想到,还是给野蛮人大部队给堵住了,押回了机械城。

    原本像是做了一场无用功,但在看到机械城被攻破的场景之后,雷恩也庆幸他们的选择是正确的。

    哪怕雷恩是个医生,见过了那么多奇奇怪怪的死亡病例,可见到机械城里的惨状,也倒吸了一口凉气。

    偌大的“瘟疫基地”里,无一活口。

    成千上万具尸体被野蛮人战士抬出了机械城,剥掉了身上的装备,在平地上垒砌了高高的一座尸山。

    无论是猎荒者,还是那些衣着华丽权贵们,他们死相都极其狰狞。很多人身上甚至根本没有外伤,却死状无比恐怖。

    见过尸体上长着花花绿绿肉蘑菇的么?

    见过雨水像是硫酸一样,活活把人腐蚀死掉的么?

    见过肚子鼓胀的像是蛤蟆,轻轻一碰,爆裂开来,然后一堆小蛤蟆蹦蹦跳跳出来的么?

    见过像是真菌一样的白色丝线从眼耳口鼻里长出来的么

    一种种离奇的死法,就展现在眼前。

    雷恩也算是大开眼界了。

    不知道那些野蛮人顶级超凡到底用了什么手段攻城,但就现场来看,野蛮人的伤亡很少。

    之前他在看到那个野蛮人第一战士“哈布”能在外面拦截他们,就猜到基地这边的野蛮人高手来的肯定也不少。

    现在一看,果然如此。

    在基地里,足足有上万野蛮人。

    每一个身边都有一头,或者两头魔兽坐骑,浩浩荡荡几万大军。

    而野蛮人的实力和地位几乎对等。

    地位越高,实力就越高。

    除了那位第一战士哈布。

    其中就有两个比乌朵这个“大祭司”还要高一个层次的“长老”,特别打眼。

    那两个老头脸上的图腾非常特别,识别度极高。

    一个浑身像蓝色图腾,肉眼瞧上去,他脸上的那些蓝色颜料还是什么的竟然是“活”的一般。那图腾,宛如流动的蓝色泉水,在老者身上的图腾里循环流动,灵光熠熠

    而另外一个,混身翠绿图腾,那图腾同样熠熠灵光,给人感觉有点像是涂的前世的荧光液。虽然老头黑皮干瘦,可他身上,雷恩看到了盎然蓬勃的植物生命力。

    一次看到三个“传奇级”的战力,可想这次野蛮人部落即便不是倾巢而出,也至少来了大半头部战力。

    野蛮人们收拾了战场,带走了一切可以带走的东西。

    但他们搬不走机械城,就只能毁掉。

    那些野蛮人战士,一个个敲敲打打,愣是把庞大的几座机械城拆得七零八落。钢板、铆钉、火炮

    这几个月的战斗,这些野蛮人们也大概弄懂了一些机械装备的作用。也知道了储物戒指这种魔法道具

    能带走的统统带走,储物戒装不下的,就都挂在魔兽身上驮着走。

    雷恩他们四个人,是整个基地仅存的活口。

    当然,除去那几个利用传送阵逃走的红袍大法师。

    野蛮人在收拾战场,雷恩他们作为“俘虏”,就被丢在临时围起来的魔兽圈旁。

    不远处,乌朵那头坐骑雪獒像是看门的大狗,恶狠狠地盯着他们。

    雷恩用兽筋被困的像是毛毛虫一样。

    卡尔也是如此,图斯特老爷子倒是没捆多严实,可没了机械臂,他也根本就动不了。

    巴泽尔的待遇“最好”,除了最牢固的兽筋,这位传奇手脚上都扣有灵气四溢的黑色的石锁。他嘴里的魔兽粪便也不知道是吐出来,还是哪儿去了,反正就是没了。

    这家伙,嘴里刚能说话,就呸呸几口,又开始嚷嚷了:“雷恩小子,你会说野蛮人的话?”

    他一路上,自然是听到了雷恩和乌朵的交流,这可意外的不轻。

    你说学武技快,那还可以说是天赋。

    这语言,没个几年的学习怎么可能熟练掌握?

    这也让巴泽尔越发好奇。

    雷恩可不想被魔兽粪便塞在嘴里,看了看一旁的看守野蛮人,小声说道:“一时半会儿解释不清楚,我们现在虽然死不了但是他们打算把你拿去祭神。前辈你要是能逃,就自己逃,不用管我们”

    “我逃个屁!这玩意儿是‘禁魔锁’,扣在身上斗气都运转不了,老子拿什么逃?何况,外面有三个传奇级的野蛮人,老子就是长翅膀都飞不出去。”

    巴泽尔没好气到。

    想想,他又问出了自己最好奇的问题:“你小子是不是被那野蛮人小妞给看上了,所以她才饶你一命?”

    “”

    雷恩知道这家伙想歪了,解释道:“我以前在光辉之城救过她,哎三言两语说不清楚。反正你不要乱说话,不然一会又要被塞魔兽粪了”

    巴泽尔一听,嘴里那股酸爽立刻就回味了起来。

    仿佛被刺痛了某根神经,习惯性地扯着嗓门就要怒骂一句,“他娘的,要杀要剐老子眉毛都不皱一下,可这算个什么”

    然后,这这一嗓子嚷嚷完,就成功把不远处的野蛮人看守吸引了过来。

    那位野蛮人战士也不含糊,随手又从地上抓起了一把新鲜的,又塞了进去。

    呜呜呜呜

    雷恩看着那位传奇的遭遇,长长叹出了一口大气。

    若是挨揍,还可以讲义气一起扛,可这被塞魔兽大便,也太

    然后他撇过了脸,果断装作了不认识的样子,就怕被波及。

    收拾完战场,野蛮人一把火烧掉了这个瘟疫基地。

    这个一天前还有好几万人的猎荒基地,转眼就变成了死地。

    明战争,果然是血腥残酷的。

    猎荒者们杀了无数野蛮人,野蛮人们回敬颜色,也丝毫不手软。

    现在他们四个活下来了,也不知道是福是祸。

    除了巴泽尔这个“祭品”的下场大致确定了,雷恩还不知道特和卡尔爷孙俩即将面对什么。

    如果能逃,他绝对会想办法逃走。

    可这上万精锐野蛮人战士围得里三层外三层,根本没给他们任何机会。

    而且,除了乌朵,一个个野蛮人看着他们这些“侵略者”眼神都像是刀子一样锋利,真要敢有半点逃跑的举动,绝对当场就得被砍烂了喂魔兽。

    不多时,乌朵去议事后回来了,脸色并不太好。

    大部队整装出行,她面无表情地又把雷恩抓起,一起跳上那头雪獒身上骑行。

    不远处的巴泽尔,看到这一幕,满眼幽怨。雷恩趴在了柔软的雪獒背上,而他自己却被挂在了猛犸的屁股上,这待遇简直天差地别。

    嗷呜~嗷呜~嗷呜~

    营地里响起了,这是拔营的信号。

    野蛮人战士们纷纷跨上魔兽坐骑,狂奔扎入了沼泽中。这次追杀,部族调动了半数高阶战力,他们也必须要要尽快赶回“灰烬之森”。

    雪獒的速度很快,一跳一跃就是几十米。

    虽然这位“旧识”没给好脸色,可同样是“俘虏”,相比巴泽尔的待遇来看,这位野蛮人小妞对他也算是够照顾了。

    雷恩仰面朝下躺在那柔软厚实的雪獒毛发上,虽然有些颠簸,可也觉得没什么不适。

    为了不让雷恩掉下去,乌朵也是不时的得用那结实有力的大长腿把他夹住。但因为穿的少,两人温热的肌肤相触,也让他一个大男人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不多时,野蛮人大部队便已经窜入了沼泽深处。

    雷恩来了这么几个月,还是第一次深入这片沼泽。

    科尔曼这些战士们似乎对这片沼泽非常熟悉,那些魔兽很熟练地就能避开暗坑,奔袭的速度极快。

    这次瘟疫基地已经团灭,野蛮人损失不大,按理说应该是一场大胜。

    可那些野蛮人高层似乎脸色都不好看。

    雷恩脑中思绪一转,猜到乌朵脸色不好的原因,恐怕和那些传送逃走的红袍大法师有关。

    想想,他还是决定开口询问:“乌朵,你们这次是为了追那几个红袍大法师来的么?”

    让人意外的是,乌朵这次居然立刻就回答了。

    不过,却是咬牙切齿地说道,“那些卑鄙的侵略者,他们潜入‘火山部落’,杀掉了部落里的所有人,抢走了我们部落的传承至宝——!”

    雷恩一听,略显意外。

    温斯特那些人原来不是去了神庙,反而是去屠戮了一个野蛮人部落?

    抢了宝贝,这不难理解。毕竟能让那么多顶级超凡深入“灰烬之森”冒险,肯定不是单纯地去杀几个人。

    可这抢走了“图腾”又是个什么鬼?

    心理学上说,迎合别人的观点,会刷好感。

    听到乌朵那话,雷恩立刻说道:“我也觉得那些红袍法师确实是些卑鄙肮脏的家伙!我要是这次能活下去,日后也一定要杀了那些混蛋!”

    这话说的义愤填膺,还帮着咒骂着,也顺带小小暗示了一下。

    当然,也不全是为了刷好感,这也是实话。

    温斯特家族那些家伙这祸水东引的毒计,确实丧心病狂。这次要不是他们,瘟疫基地至少也能活出来一部分人。而且要换做其他基地,遇到野蛮人这阵容,同样会团灭。

    果不然,这一说,乌朵至少看雷恩的目光顺眼了许多。

    毕竟,她能分辨出雷恩的情绪。

    这时候,雷恩这才好奇问道:“‘火之图腾’是你们身上画的这些图案么?那还能抢走的?”

    乌朵觉得有必要让雷恩明白,那些可恶的家伙抢走了对他们部落来说多么重要的宝物。

    她说道:“我们科尔曼一族的绘制在身上的图腾不仅仅是装饰。而六大长老的图腾也不是涂料绘制,而是部族里‘传承宝物’,是一种凝聚高阶法则的‘图灵’”

    她简单解释了几句,雷恩也听明白了。

    科尔曼族战士体表这些图腾不仅仅是装饰图案,更有点像是“人体附魔”,会有让他们的身体增加韧性、力量、元素亲和、恢复等一些特殊效用。

    雷恩:“那那个哈布身上的图腾,也是一种传承图灵么?”

    乌朵:“嗯!哈布长老是的这一脉的传承人。”

    雷恩:“那另外两个长老呢?”

    乌朵“”

    一番略带试探性的聊天之后,雷恩也大致明白了科尔曼族的组织结构。

    他们部落有一个“巫祭”是最高首领,能力未知,但肯定很强。

    其次有战力堪比“传奇”的六大长老。

    再然后就是乌朵这些大小祭司。

    换句话说,整个科尔曼部落,只有七个人地位比乌朵高。

    而“六大长老”是整个部落掌管六种传承图腾的人。他们的图腾不是画的,而是祖先传承下来的有了“灵性”的图腾。像是魔兽的晶核一样,死了会在体内被剥离出来,也能一代代传承下去。

    而之前雷恩觉得很可能是“传奇级”高手的,就是其中三位长老。

    掌控的科尔曼第一战士哈布;

    掌控的“雨师长老”弗法,巴泽尔之前说“雨”有问题的就是这位的超凡能力,雨水能范围感知,还能下酸雨杀人;

    掌控的“鬼菇长老”达勒,能控制植物生长,让人尸体上长蘑菇就是那位的超凡能力。

    而便是能让人火元素亲和力瞬间爆棚的特殊元素图腾,能让修炼事半功倍,领悟火元素高阶法则。

    温斯特家族主修火系法术,这种东西对他们来说确实有致命吸引力。

    所以图斯特家族那些红袍大法师,就杀掉了一个刚接受传承的新晋长老,抢走了图腾。

    两人原本就不算陌生。

    一路上,说话也渐渐多了起来。

    乌朵虽然看上去态度冰冷,除了是因为晋升大祭司后自带的威严,更多是因为战争的阵营仇恨。但实际上,她对雷恩个人并没有恶意。

    聊得没了之前那股生分,雷恩也终于开口问道:“那个乌朵大祭司,你们打算怎么处理我和我的同伴?”

    这是他最关心的问题。

    乌朵似乎内心也不平静,语气一改冷漠,终于有了些波动,说道:“你曾经救过我一命,于情于理,我都该还你恩情。刚才我已经救下了你和你的同伴,但放你们走,我却做不了主。”

    顿了顿,她继续说道:“虽然我相信你是好人,但这关乎到我们部落死去战士的血债我没有资格替死者原谅你们族人犯下的罪行。”

    雷恩听到她说出这话,突然就不知道如何开口了。

    这是两个明之前的灭族之战。

    一方仇恨另一方所有人,这也是人之常情。

    就在雷恩觉得自己前途未卜的时候,却听着乌朵又说道:“不过,你放心我会救你。但你的同伴,我办不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开局签到十万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