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神婿林凡〕〔试婚100天:帝少,〕〔林凡杨雪最新更新〕〔六零小甜媳〕〔热血军魂〕〔暖宠之国民妖精怀〕〔重生之嫡女谋嫁〕〔诸天万界大穿越〕〔落花辞〕〔斩天成圣〕〔盛宠庶妃〕〔辣文小寡妇〕〔娇妻太凶猛〕〔凤落蛮荒小说〕〔女主叫叶清心〕〔江晓燕〕〔陆峰江晓燕全本〕〔陆峰江晓燕多多〕〔陆峰江晓燕〕〔陆峰江晓燕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超凡机械城 第一四四章 毒素、大巫祭、伤员
    能关在木笼里的,都是高阶超凡。

    除了山姆大叔,还有一个希德的、两个奥玛的贵族,最后那个是一个大型猎荒团的团长。

    无一例外,都是五阶的“战俘”。

    俘虏除了一点汤水,机会没有食物。

    他们都带着,想逃逃不了,想死死不了,就等着祭献给野蛮信奉的“莫罗戈斯神”。

    七十二神将中,那位排名第二十一位的神将,传说中的“山力之神”。

    雷恩也终于明白为何乌朵走之前会让那个野蛮人关照自己。

    因为新来的这些“战俘”都会被那些在战争中失去了亲人的老幼妇孺们关照,吐口水,丢石头

    虽然死不了,但很难受就是了。

    雷恩因为有那个叫“奥秃”的小屁孩护着,这才免遭了一顿打;而图斯特和卡尔,一老一小,那些野蛮人妇孺也下不怎么去手,打的也不多。

    结局最惨的,自然是某位传奇,他被集中火力,又是一顿石头丢的满头是包。

    也幸亏狼人皮糙肉厚,哪怕是有,这点伤势也是小问题。

    瞧着巴泽尔恶凶凶地朝那些丢石头的野蛮人呲牙咧嘴,

    隔壁的山姆大叔仿佛过来人一般,微微一叹,“哎巴泽尔前辈,没用的,越凶他们,就越会越激起他们的愤怒。一会他们还会拿魔兽粪便塞住你的嘴”

    巴泽尔听到这话,仿佛某些不太愉快的回忆又被激起,脸色戛然一变,再没呲牙咧嘴。他背对了身子,任由那些石头打在自己的背上。

    雷恩看了看结实的木笼子,也长叹一声。

    如果最后只有自己能活下去,他总觉得心里很沉重。身边几个,山姆大叔、巴泽尔、图斯特爷孙俩都是他在这个世界上认识为数不多,可以称作朋友的人。

    自己救乌朵的恩情只够他一个人活命,他也想,能想什么办法,能让大家都活下来。

    苦思无果,突然,

    一旁的卡尔焦急地喊道:“雷恩大哥,我爷爷快不行了!你能不能想想办法”

    雷恩看了过去,眉头也皱了起来,虽然他折叠空间里还有一一些应急药剂,可现在也给老爷子注射不了。

    而就这时候,不巧乌朵也朝木笼走了过来。

    乌朵叫守卫的野蛮人打开了雷恩的牢笼,似乎要放他出去。

    而这时候,雷恩连忙说道:“乌朵大祭司,虽然我们是俘虏,但你看到了,那是一位行将就木的老人,也是一位病人”

    他的话还没说完,乌朵瞥了图斯特一眼,便冷冷地说道:“他是中毒了,在我们科尔曼族里叫做‘曼陀铃血肉麻痹毒素’。毒素吞噬了他的血肉,活着也是煎熬”

    毒素导致的“肌肉萎缩症”在科尔曼族这种原始明认知中,被当成了血肉吞噬,这也能理解。

    可雷恩听着惊讶的是,乌朵居然一口说出了这种毒素的名字!

    曼陀铃血肉麻痹毒素?

    既然知道名字,那就意味着,他们很可能对这个毒素有研究。

    雷恩脑子里闪过一抹喜色,连忙问道:“你们科尔曼族有解决这种毒素的方法?”

    让他没想到的是,乌朵果然点了点头,很随意地说道:“有。”

    似乎这并不是一种很难解决的毒素。

    但她似乎猜到了雷恩想说什么,提前就浇了一盆冷水:“这种毒素族里的‘巫医’就能解。但你不要妄想了,我们绝对不会替一个侵略者解毒的。”

    雷恩也知道再开口强求,恐怕会让乌朵剩下不多的好感都磨灭一尽;

    他只能做最后的尝试,说道:“你知道的,我是一命医生,不愿意看到一位病患老人就这样死去。即便不解毒,那能不能让我给那位老人注射一支药剂,至少让他暂时不死。不用浪费你们的草药,我的储物戒里就有成品。”

    乌朵想了想,目光中略有些为难,但也答应了下来。

    转脸,她又说道:“你跟我走一趟吧,老师要见你。我给他老人家说了你曾经救过我的事。只要你不出言冒犯,他应该会赦免你。”

    说完,乌朵又补充道:“这是我能帮你的最大限度。今日之后,我也不欠你恩情了。”

    雷恩脸上很平静,点了点头,“谢谢你。”

    乌朵的老师,不就是那个神秘的科尔曼最高首领的“大巫祭”玛法么?

    木牢房被打开。

    雷恩身上的绳索也被解掉,他跟着乌朵一路穿过了野蛮人的部落,朝着部落里最大的建筑,也是顶上有漂亮鸟类羽毛装饰的竹楼走去。

    一路上,无数野蛮人都对他投来了好奇的目光。

    因为他们也听说了,“侵略者”里有一个会说他们科尔曼语的家伙。现在,玛法大巫祭还要见他。

    不多时,木楼就已经出现在眼前。

    雷恩清楚地看到了了这吊脚楼风格的草棚下面,养着几条水缸粗细的大蛇。

    当他跟着乌朵踏上竹楼的时候,生人的气息让那几条大蛇的眼睛亮了起来,像是看到了食物,游了过来。

    雷恩看着眼皮直跳,连忙紧跟在了乌朵身边。

    竹楼外到处都挂着各种风干的草药,一股浓浓的药香扑鼻而来。他自己就是个药剂师,对这些味道很敏感。

    但在药剂学上,这些药材通常是被磨成的粉末状,又或者是提取的液体状,很少有会这样连带根茎一起保存的。

    虽然好奇,也没多留。

    因为他又听到了一些窸窸窣窣的声响,从竹楼某些角落里响起。

    显然,竹楼里除了地下那几条大蛇,还有很多奇奇怪怪的“活物”。

    不多时,

    乌朵领着雷恩走进了竹楼最大的那间屋子,她朝着那个正伏在案台上,在兽皮上写写画画的老人说道:“老师,我把他带来了。”

    雷恩目光落了过去。

    “大巫祭”玛法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看上去并不如之前看到的“长老”气势会让周遭一切都黯然失色。

    他更像是一个普通老头。

    这让雷恩有种第一次在图书馆看到看到卡沃大师的感觉,同样都是那种返璞归真的境界。

    这第一眼,他就知道,这是个很厉害的人。

    玛法脸上的褶皱很深,让人看到了浓浓的岁月痕迹。苍老的有些像是坟墓里爬出来的干尸。他头上戴着一顶由森白牛头骨组成的头饰,皮肤上的图腾颜色也被那腊肉一般的黝黑皮肤底色程衬得毫无光彩。

    雷恩想了想,还是主动开口大了个招呼,护胸行了一个通用礼,道:“来自遥远国度的医生雷恩·赫尔墨斯,见过尊敬的科尔曼族大巫祭阁下。”

    大巫祭比预想的要和善许多。

    他还在写写画画,没有抬头,便用那苍老沙哑的声音回应道:“我听小乌朵说过了,‘医生’是你们那个明里对‘巫医’职业者的称呼。也是你们中,善良中立的一群人。”

    雷恩到这里,就知道乌朵虽然看上去冷漠,却给自己说了不少好话。

    他立刻回应道:“救死扶伤是医生的职责,确实如您所言,医生是一个相对中立的职业。”

    而这时候,那位大巫祭似乎写完了,抬头看了雷恩一眼。

    四目相对这一瞬,雷恩却仿佛有种被人“洞穿”了的感觉。

    那是一双何其睿智的眼,仿佛世间一切阴谋都在这双眼下无所遁形。

    雷恩微微一凛,却又立刻恢复了常色。没做亏心事,也没什么不敢直视的。

    但可想,如果是一个别有用心的站这里里,被刚才那一眼盯着,怕是会出大问题。

    “我听乌朵说了,你有很高的语言天赋,如今一见,果然如此。”

    大巫祭说着,顿了一下,又道:“很难得有一个能交流的敌人,你可以回答老朽几个问题么?”

    雷恩:“您请说。”

    大巫祭:“我们科尔曼族时代守护在这片森林里,与世无争。你们的明,为何要进大肆屠戮我的族人?”

    雷恩回应道:“为了一种能源燃料,煤炭。我们那种钢铁城堡运作,需要大量的煤矿资源消耗。而有人在这片森林里,发现了丰富的煤矿层。”

    “是这个么?”

    而这时候,那个大巫祭在桌上拿起了一块像是黑钻石一般的高燃煤。

    雷恩点了点头:“是的,您手里这块,是价值更高的‘高燃煤’。”

    玛法又叹息道:“这东西对我们来说,除了能替代木材烧火,没多大用处。森林里到处都是你觉得,你们这么做,对么?”

    雷恩觉得自己现在该迎合这位老人,说“不对”。

    但显然,他知道这种话并不是对方想听到的。

    而且,资源掠夺这种事情虽然血腥残忍,但在不同明之间几乎必然会发生的事情。雷恩前世的历史上的无数次发动战争的原因,从某种角度上来看,其实都是为了资源重新分配。

    这不是对与错的问题,

    是人性。

    想到这里,雷恩说道:“强大的存在,都有征服弱小的本能。弱肉强食,这不仅仅是森林里的法则,也是明之间的法则。尊敬的大巫祭阁下,我并没有半点对贵族的不敬。就我个人而言,我更希望和科尔曼族缔结友谊。但很抱歉,两族人的战争,不是我这种小人物能左右的。”

    听到这话,那个老者表情依旧没有半点波动。

    这个睿智的老人,早已看透一切。

    这不仅仅是资源战争,还是强大对弱小的征服。

    侵略者看上的不仅仅是煤矿,还有森林里的所有资源,包括他们这些科尔曼族人类。

    除非他们科尔曼一族甘愿为奴,奉献一切,否则永远不会满足侵略一方的胃口。

    这场战争,从开打,就注定着会以一方彻底妥协结束。

    “”

    玛法大巫祭问了几个并不是很重要的,雷恩也都一一作答。

    终于,说到了最后的问题。

    “我们科尔曼一族是懂得感恩的一族,你既然救过小乌朵,那么作为回报,我们也会让你活着离开森林。”

    说道这里,这位大巫祭又看了看一旁的乌朵,说道:“小乌朵帮你求过情,她说你和你的伙伴都是善良的人但是,你应该明白,那些无辜死去科尔曼族人的怨灵需要鲜血去慰藉。很遗憾,你不能带走你的朋友”

    雷恩听着,心中咯噔一声。

    这老人的话语虽然平静,却给人一种毫无回旋余地的坚决。这让他之前准备的说辞,完全没了开口的机会。

    “我”

    雷恩还想说些什么,但这位老人似乎没再理会他的心思,又说道:“乌朵,你带他出去吧。让战士们护送他离开森林”

    乌朵:“好的,老师。

    雷恩眸子飞颤,难掩焦急。

    他很清楚,这是自己唯一次见大巫祭的机会,如果不把握住,卡尔他们就死定了!

    而就在他想着该提出什么条件才能打动这位大巫祭的时候

    突然,部落里传来了一阵喧嚣!

    仿佛有一大群人冲着竹楼快速奔来。

    听那脚步声,屋里的玛法和乌朵两人同时皱起了眉头,显然,这急促的脚步声,绝对会是好消息!

    果不然。

    不过几息时间后,就有人出现在了门口,焦急地大喊道:“巫祭大人,不好了,‘海拉大祭司’受伤了!不久前那些该死的侵略者袭击了‘风山部落’,祭司大人为了掩护族人身受重伤,巫医们束手无策,请您一定要救救他”

    就这人汇报的这会功夫,门口就堵满了人。

    现在两族交战正酣,外围部落受到袭击太正常不过,伤亡几乎每天都在发生。

    雷恩定睛一看,一群人抬着一个浑身是血的女性大祭司出现在了阁楼门前。

    大巫祭玛法不仅仅科尔曼族的首领,也是部落里最厉害的巫医。

    他听到这话,满脸严肃地走到那个伤员身前。

    乌朵也没空再理会雷恩,一脸焦急的围了过去。

    野蛮人都很高,围在一起,雷恩就像是眼前出现了一排“黑竹林”。

    目光穿透一双双黝黑大长腿,雷恩看到了一个左眼眼眶上插着一支箭的女性野蛮人,躺在木板担架上。

    大巫祭玛法检查了一下她的伤势,雷恩也跟着看清了,箭支洞穿了头颅,又在后脑出露出了一大截。

    这种贯穿伤势,能活着是运气好。能撑到现在,完全是因为那些“巫医”们用治愈法术强行维系着生命体征。

    但如果不处理,迟早都是死。

    而且,雷恩眼尖,也看到了那一支箭不是普通,这是一只非常歹毒的“破罡炼金蜈蚣箭”。

    除了箭头,箭杆上有着蜈蚣一样的倒刺,一旦中箭穿透,无论从那个方向拔出来,都会带出一大团血肉组织。

    现在穿透大脑,这要硬拔,再强的“治疗法术”都救不活。

    大巫祭玛法仔细检查了一下,也发现了那箭支的古怪,眉头越皱越紧。

    科尔曼族的医疗体系还处在非常原始的阶段。

    百分之九十九的外伤处理方法都相同,就是拿一坨黑乎乎的捣碎草药外敷在伤口处,然后拿树叶包扎,等愈合。

    对付那种特别大的伤口,也有一些简单缝合,便是拿一些细小的生物肠衣,用缝衣服那么粗的鱼骨针缝合。

    当然,这和科尔曼族人的体质有关,很多时候这样处理没问题,但感染死亡率不低。

    他们没比较,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

    至于“巫术治疗”,那是很严重的病人才有的待遇。

    这些治愈系“巫术”,其实和圣职系超凡一样。其法术原理就是用超凡力量去刺激人体细胞活性,加速伤口愈合;又或者强行刺激人体激素分泌,维持生命体征。

    很多时候,这是非常有用的治疗法子。

    但某些特殊伤患不彻底根除,法术再厉害都救不活。

    就比如,眼前这种。

    雷恩自己就是一个医生,他看到伤员,脑海中条件反射地就会去想,自己如果遇到这种情况,该如何处理。

    自从上次在光辉之城差点被人隔断脑袋嗝屁后,雷恩对于能保命的急救手术就更是花了大工夫去钻研。

    什么头部中枪、中刀、中箭这一切伤势,雷恩都在智脑里仔细推敲过,练习过。

    只要不当场暴毙,他就会想,该如何把自己救回来。

    当然,能救自己,就能救别人。

    如雷恩预料的那般,大巫祭很厉害。

    他手中捧起了一团绿色的魔力荧光团,按在了那个中箭女祭司的伤口。转眼间血液就完全停止了外流,她身上所有的伤口,也都肉眼可见的愈合了起来。

    转眼,血痂掉落,新生的皮肤就已经完好如初,这治愈效果宛如神迹。

    可是,插在眼眶里的箭矢依旧没拔出。

    他这么做,只是暂时解决了那个女祭司的伤势,但最根本的问题还没解决。

    这种“蜈蚣箭”拔出来必死,不拔却又根本不可能治愈,这让玛法也陷入了两难。

    思虑许久后,无果。

    再看着族人们期待和焦急的目光,这位老人叹息着摇了摇头。

    这一声叹息,所有人都明白了

    巫祭大人都没办法,这就已经是宣布了死刑。

    部落里没人能治好她。

    这些野蛮人眼里的期望,快速变成了着泪光和绝望。

    “巫祭大人,那些侵略者太可恶了,他们已经开始接入侵森林的外围了”

    “巫祭大人,我们和他们拼了吧!”

    “对!杀光那些人,为族人们报仇”

    “”

    众人义愤填膺,悲伤瞬间化作了仇恨,越来越浓。

    整座小楼里的气氛十分压抑。

    可突然间,

    有个格格不入的声音冒了出来。

    “那个巫祭大人”

    这句话仿佛有魔力一般,让空气凝固在了哪里。

    这一屋子野蛮人纷纷偏头看了过来。

    刚才事情焦急,没人发现屋里还有个白皮矮人,现在这一看,他们才留意到了雷恩。

    咦居然有个该死的侵略者跑到他们最神圣的地方来了?!

    即便是乌朵,也一脸诧异,眼里的神色又怒又焦急。

    这个节骨眼上,你安安静静的不好么!

    这下完了,激怒了族人,即便她想救,都救不了了!

    雷恩被这这一群强者愤怒得都快喷出火焰的目光盯得汗毛都炸裂,连忙又说出了他后半句话。

    “我是想说,我也是个医生。这伤势我能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治愈系游戏〕〔神羽战尊〕〔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开局签到十万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