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暖宠之国民妖精怀〕〔重生之嫡女谋嫁〕〔诸天万界大穿越〕〔落花辞〕〔斩天成圣〕〔盛宠庶妃〕〔辣文小寡妇〕〔娇妻太凶猛〕〔凤落蛮荒小说〕〔女主叫叶清心〕〔江晓燕〕〔陆峰江晓燕全本〕〔陆峰江晓燕多多〕〔陆峰江晓燕〕〔陆峰江晓燕〕〔陆峰江晓燕〕〔重生陆峰江晓燕〕〔秦舒褚临沉小说〕〔秦舒褚临沉大结局〕〔农门婆婆的诰命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超凡机械城 第一四五章 起死回生雷某人(为‘殇心断肠’加更)
    一个“侵略者”,说了一口流利的科尔曼语?

    还有他刚才说“他能救?”

    这一瞬间,除了大巫祭和乌朵,一屋子的野蛮人都以为自己听错了。

    但脑子震惊了片刻后,这些人眼里的目光立刻就变成了质疑。

    第一反应是,怎么可能?

    巫祭大人都治不好的伤势,没人能治好!

    还是这么弱小的的一个家伙?

    在科尔曼族里,巫医的水平和他们的修为成正比。

    就眼前这么弱的气息的家伙,也就是很低级的巫医水平,怎么可能治好连巫祭大人都束手无策的伤势?

    可唯一对人类明有较深体会的乌朵却脸色变得复杂,

    怀疑中,又带着一抹期待。

    她没从雷恩的神情中,感知到“谎言”。

    她也知道雷恩是个医生。

    但是

    这么严重的伤势,他真的能行么?

    虽然抱着怀疑,可眼前没有什么事情,比救活一个族人跟更重要了。何况还是部落里中流砥柱的“海拉大祭司”。

    雷恩知道,如果自己不管“闲事”,这人死定了。

    而他自己,也会被野蛮人遵守承诺,活着送出森林。

    但结果就是,无论是巴泽尔还是图斯特爷孙俩,都必死无疑。

    哦,现在还多了一个山姆大叔。

    所以,他打算试一试。

    就现在看来,科尔曼族人并非蛮横不讲理,反而还“知恩图报”。这也是他在这个节骨眼上打算“出风头”的最大原因。

    之前救了乌朵,换了自己一条命。

    现在如果再救一个“大祭司”,或许能再救一个人。

    甚至,他还有更多谈判的可能

    何况,他本来就有几分把握处理伤势。这种脑颅贯穿上在外科手术上来说也是最棘手的情况之一,手术风险极高。

    换做别处,即便雷恩自己有“罡线”,也绝对不敢夸此海口,说“能治”!

    但刚才见证了大巫祭玛法这个“人形续命机”,他立刻就知道,这手术成功率会非常可观。

    有大巫祭在场,哪怕对雷恩的话有质疑,有仇恨,也没人开口。

    而这时候,大巫祭玛法也看着雷恩,思虑了一瞬问道:“你刚才说,你能治好我族人伤势?”

    “是的!”

    雷恩点了点头:“我们的明在医疗领域有一些很特殊的治疗手段。而我,又恰巧对处理这种伤势的‘外科手术’颇有研究。”

    现在不是谦虚的时候,语气越肯定,对方让他尝试的可能性越大。

    但即便如此,

    雷恩这番话,也让其他野蛮人依旧持着怀疑态度。。

    毕竟,他实在太年轻了,修为太低了。

    如果说,“侵略者”中随便一个这样的“弱者”都能治好如此棘手的伤势,那么也太恐怖了。他们知道,这根本不可能。

    大巫祭用他那一双满怀睿智光泽的眼看了看雷恩,没有质疑,淡淡地道:“你要怎么做?”

    他并没有因为雷恩是个外族人而选择质疑。

    感知告诉他,眼前这个年轻人值得信任。

    雷恩直接说道:“我需要做一个开颅手术,然后取出箭支。当然这个过程会有一定风险,如果祭司大人您能帮我用巫术维持她的生命状态,手术的成功率会达到九成!”

    “九成?”

    大巫祭听到这话,脸上也闪过了一抹惊喜。

    这位老人并没觉得替一个年轻人大下手而有半点难堪,而是立刻答应道:“好!如果你要治疗海拉大祭司,我们还需要替你准备什么?”

    这话,还有一层深意:有条件,你赶紧提。

    这一刻,没什么比族人的性命更重要。

    哪怕是一些过分的要求。

    雷恩却完全没提“条件”的事儿,只说了一些手术必须的东西,“我需要我储物戒指里的手术器械,还需要有人能帮我平稳地切开她的头骨,那样我才能取出箭支”

    这里没有高精手术台,也没有切割机。

    但显然,开颅这种小手段,对于这些高阶野蛮人来说是小菜一碟。他们甚至比切割机更好用。

    “啊?需要切开海拉大祭司头盖骨?”

    需要一些器械,这到能理解。可那些从来不知道外科手术是什么东西的野蛮人,听到雷恩“开颅”这个说法惊呆了。

    这是医人,还是要杀人?

    这一说,立刻在野蛮人中掀起了轩然大波。

    “巫祭大人,我们不能相信这个侵略者,他是要谋害‘海拉大祭司’!”

    “是啊,人头骨被切开了,怎么可能活着!这根本不是什么医术,而是杀人。”

    “侵略者不值得信任,巫祭大人。”

    “”

    即便知道他们自己对“海拉大祭司”的伤势束手无策,他们也不愿意族人的身体让一个“侵略者”侮辱。

    这个年轻人,不值得信任。

    听到这些话,雷恩没觉得半点意外。

    直接从原始明跨越到蒸汽明,哪怕这些都是野蛮人中的强者,一时半会也绝对不可能接受。

    就好比有人突然跑到你面前来说:这是个虚假的世界,来吧,朝着太阳穴崩一下,你就会回到真实世界。

    要真实的活命,先自杀?

    听到这话,你是会选择用手中的枪,给自己脑门一枪,还是给说这话的傻逼来一枪?

    让所有人意外的是,玛法大巫祭却力排众议,立刻答应了下来。

    “好!”

    他挥手示意族人们安静,朝着雷恩说道:“如果就只需要这些,我们立刻就可以开始。”

    大巫祭已经决定,即便有人抱有不同意见,也没人再开口。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不用费口水,

    雷恩也很爽快地说道:“好!手术过程需要很安静的环境。我想,除了您和乌朵留下,其余人不要干扰我手术”

    就这样,一群科尔曼高阶战士被赶出了竹楼。

    外面早已堆起了密密麻麻的人群。

    “大祭司”是大型部落里地位最高的首领,也是整个科尔曼族地位最高的那一小撮人之一,海拉的生死牵动着几乎所有人的心。

    而之前送伤员的“山风部落”战士们,出了竹楼,瞬间变把消息传了出去。

    很快,所有人都知道了,有一个“侵略者”中的巫医要给海拉大祭司开颅,做什么“手术”。

    这些野蛮人对“外科手术”没什么概念,只能用他们能理解的方式,去想象“开颅手术”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一想,就完全是胡思乱想了。

    消息传到最后,越传越玄乎,后来变成了要“砸烂脑袋”,“吸食脑浆”到最后要变成“邪恶魔法”

    恐慌的情绪在人群中迅速蔓延开来。

    野蛮人们,无论男女老少纷纷变得无比愤怒起来。

    “海拉大祭司肯定凶多吉少了,一会那‘侵略者’出来,即便是受罚,我也要杀掉他!为海拉大祭司报仇!”

    “对!那些侵略者的话就不能相信!他们的内心比森林里的‘怨恨乌鸦’更邪恶,比沼泽里的‘烂泥怪’更肮脏”

    “伟大的巫祭大人肯定是受了蒙骗海拉大祭司说不定会被那个‘侵略者’炼制成傀儡”

    “对,杀了他!”

    “”

    竹楼里,大巫祭隔绝了外界的声音。

    雷恩进入了专注的状态,开始在这简陋的环境下,进行一台开颅手术。

    虽然没有活体开颅经验,但无论是尸体解剖,还是在梦境中自我开颅,他都已经练得得心应手。

    这是一个非常神奇的组合,巫术与现代外科手术的一次完美配合。

    不得不承认,超凡力量在某些方面,比机器好用多了。

    头骨是人类最坚硬的骨头之一,即便是用切割机,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风险。

    可在这位大巫祭手下,就跟吃饭喝水一样容易。

    雷恩指哪儿,他手指上一抹风刃掠过,不偏不倚,不深不浅,恰到好处地就完成了切割。

    然后,两个从来没见过外科手术的野蛮人这一次也大开眼界了。

    不是简单的表皮缝合,一上来就是地狱级难度的“开颅手术”。

    而当雷恩在开颅后,小心翼翼分开脑内组织取出箭矢的时候,不得用用上“罡线”缝合一些致命的神经,他那五指像是弹琴一样操纵五条“罡线”的熟练举动,也再一次震惊了乌朵。

    即便是那位目光古井不波的大巫祭,看到“罡线”,也露出了一抹异色。丝毫不亚于他们刚才第一次仔细观察跳动人脑的感觉

    他们才知道,原来这个人类医生,还有这么逆天的手段。

    切割、缝合、切割、又缝合、切颅脑、缝合神经、缝合血管、缝合

    这一连串精密外科手术,彻底让大巫祭对雷恩的态度、印象,都彻底改观了。

    和雷恩这一手比,他们科尔曼族拿鱼刺缝合的手段,简直太简陋了。

    不知不觉,这位老人再看向雷恩,眼里从平静,到多了一些赞许。

    而乌朵不懂外科手术,也不是治愈巫医,她甚至连手术器械都不认识,原本连递钳子的“工具人”都当不了。

    但她却有一个不可忽视的作用。

    “帮我擦汗!”

    这一说,乌朵虽然表情很奇怪,可也拿着事先准备好的毛巾给把雷恩额头的汗液擦掉。

    倒不是恶趣味,而是她是雷恩唯一认识的野蛮人。

    他双手消毒后,不能自己擦拭汗水,总不能让对面那位巫祭大人帮他擦拭吧?

    开颅手术很复杂,而且死亡率极高。

    而且脑部神经众多,稍微哪里不对劲,可能人治活了都是个“植物人”。

    雷恩不敢有半点大意。

    动手术之前,他思绪还能考虑一些别的东西。

    动手术之中,他就完全沉浸在了这一台让他精疲力尽的手术中,心无旁骛。

    这种专注,让他不知道屋里两个野蛮人看他的眼神越来越友善。

    终于,三四个小时后,手术结束。

    箭支取了出来,这位海拉大祭司活了下来。因为玛法的治愈法术,她脸上的苍白一散而空,属于活人的生机越来越浓郁。

    放下手术刀,雷恩终于长长吐出了一口气:“呼总算是完成了。”

    当他做完手术,才从那专注的状态中把思绪找回来。

    抬头这才发现,乌朵正拿着毛巾看着他,仿佛傻狍子一般,呆滞了,冷漠不再,略有流光。

    而一旁的那位老人看着雷恩也第一次露出了善意的笑容,道:“辛苦你了,雷恩小友。”

    第一次称呼了雷恩的名字,这是一种认可。

    “我是一个医生,职责所在罢了。”

    雷恩笑了笑,不知道是不是也养成了职业病,他也觉得救活了一个人,会让他有种发自心底的开心。

    他很满意自己的手术,同时也对大巫祭近乎原地复活的“持续治愈”的法惊叹不已。

    可以这么说,今天没有玛法,即便雷恩手术再完美,这个“海拉大祭司”都死定了。

    雷恩“罡线”一缝合,转眼治愈术一跟上,立刻伤口就能愈合。

    高阶巫术+外科手术,这创造了一台完美的外科手术!

    而就在他们说话的这一片刻,大巫祭的“治愈术”就已经让海拉大祭司的伤口完全愈合。

    这个原本已经宣布了死亡的女人,缓缓睁开了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治愈系游戏〕〔神羽战尊〕〔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开局签到十万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