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神婿林凡〕〔试婚100天:帝少,〕〔林凡杨雪最新更新〕〔六零小甜媳〕〔热血军魂〕〔暖宠之国民妖精怀〕〔重生之嫡女谋嫁〕〔诸天万界大穿越〕〔落花辞〕〔斩天成圣〕〔盛宠庶妃〕〔辣文小寡妇〕〔娇妻太凶猛〕〔凤落蛮荒小说〕〔女主叫叶清心〕〔江晓燕〕〔陆峰江晓燕全本〕〔陆峰江晓燕多多〕〔陆峰江晓燕〕〔陆峰江晓燕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超凡机械城 第一五四章 改变历史的帐篷密谈(为‘leo627’加更)
    不得不说,皇族奢华不是普通人能想象的,连行军帐篷里处处都流露着闪瞎人眼的设计。

    雷恩还没走进去,入眼便见着帐篷内部的一切支撑金属部件都金光灿灿,里面的摆件也是工艺极其精致讲究的宫廷风。

    踏入帐篷之后,很明显脚底会传来柔软而恰到好处的回弹触感,那是厚厚的细绒地毯。

    魔法灯照出了舒适柔和的光芒,整个帐篷里看上去很温馨,全然不像是普通猎荒者帐篷那么简陋。

    而最神奇的是,整座帐篷顶上都有蓝色魔纹,兼顾了各种魔法功效的同时又点缀了星星点点,像是星空顶一般漂亮。让人躺在帐篷里,像是躺在夏夜的星空下。

    显然,这是尤弥尔自己的帐篷。

    帐篷里除了一张整洁的大床,还有精雕的红木桌椅。

    尤弥尔坐在了椅子上,指着另外一张椅子,对雷恩说道:“坐吧。”

    顿了顿,她又道:“帐篷里有魔法隔绝装置,没人能听到我们的谈话。你可以告诉我刚才你想说什么了”

    说着,这位长公主殿下的目光中又略微闪过了一抹诧异。

    如果自己没记错,这个男人从头到尾都没佩戴防毒面具。可这森林里的“毒雾”如此浓郁,高阶超凡都承受不了,他是如何办到的?

    不过,这位长公主殿下好奇一闪而没,她并没有兴趣询问一件并不太重要的事情。

    “是这样的”

    雷恩也不啰嗦,直接拿出了那封信。

    这里没有侍女,也没人传信,他就只能走上前去,亲自递到了尤弥尔手里:“这是三个月前,一个叫‘克莱门斯·f·梅特涅’在瘟疫基地找到了我,让我帮你带的一封信。”

    递完信,他也没客气,大咧咧地就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送信?梅特涅?”

    尤弥尔虽然猜到能在这里被雷恩找上门来,肯定是有大事。

    可她看着眼前的信,还是大感意外。

    一个根本不可能主动交好的政敌,怎么会给自己写信?

    还用这种近乎“离奇”的方式,让人带来?

    “那天,他和光辉城的卡沃大师一起过来,似乎为了什么赌斗”

    雷恩觉得有必要给尤弥尔说一下当时收信的情况,以便她分辨这信中内容的真伪,便就详细描述了一下。

    除了打牌的细节,基本几人的对话都完全复述了一遍。

    尤弥尔也因为心疑而仔细听着。

    起初,她还把注意力完全放在那个给她印象很阴险的梅特涅身上,可一听光辉城的卡沃大师也亲临了,她就更好奇了。

    这个世界能这位长公主觉得特别重视的人不多,

    可偏偏,雷恩提到的这两位,都是。

    所以她一听雷恩开口,便也没着急拆开信封了。

    尤弥尔就本能地再猜想,会是什么原因,让这两位完全毫无干系的人物碰头在一起?

    原本她以为雷恩复述的话中,那两位才是主角,可听着听着,她怎么都觉得不对劲儿了。

    她以为的那一场打牌对话的“中心人物”,那两位几乎全程就是一个听众。

    而眼前这个家伙,才是“大演说家”的主角!

    那什么社会发展进程

    那什么民主、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等等。

    一系列对话,听得这位长公主头皮发麻,震惊程度丝毫不比当初现场的卡沃大师和梅列特听到时差半分!

    越是他们这些个站在社会顶级阶层的人,才越能听懂雷恩那一段“演说”到底蕴含着多么了不起的社会学理论。

    这是真正的“大智慧”!

    她也从雷恩明发展论中,看到了自己“新政”的影子。

    而且,她以为的“最理想的新政”,原来只是明发展的其中一个环节?

    原来,在这种“半封建半奴隶制”的社会制度下,自己和哥哥的改革是注定会失败的?

    震惊一波接着一波,让这位长公主殿下,看雷恩的目光越来越古怪了。

    她的注意力,不知不觉就全都被吸引了过去,俏脸上流露出了从未有过的郑重,和那种对于超出认知“知识”的强烈渴望。

    咦明明送信才是重点好么!

    尤弥尔也没想到,这信还没看,雷恩这一通话,就恍如当头棒喝弄得她懵圈在了那里。

    好半晌,脑子里都像是“余音绕梁”般回荡着雷恩的那些话,那些新奇的字眼反复地出现。像是印刻在了脑海里一般,挥之不去。

    世界观再一次被强行刷新,尤弥尔的神色变得很古怪。

    这家伙是魔鬼么

    为什么每次碰面,都会让人觉得像是一头怪物样蛮横地闯了进来,重重地在自己的世界观上践踏上一脚?

    还总是那么让人猝不及防

    她觉得,恐怕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这家伙的说的那些话都会反复在脑海中回荡,那怕是在梦中。

    而这时候,雷恩的叙述也接近了尾声。

    “我当时问她‘万一找不到怎么办’,他说‘那就只能怪那位长公主带你下运气不好咯,人生就是在和命运赌博的过程’”

    摊了摊手,学着那梅特涅玩世不恭的语气讲完了那些对话。

    他又说道:“差不多这就是整个过程了。我觉得,尤弥尔殿下你可能需要需要知道当时的情况。”

    “你”

    尤弥尔觉得自己的思绪好乱!

    此时此刻,她觉得自己应该好好坐下来想想,琢磨琢磨刚才听到那一番让她震撼连连的理论。

    可现实又把她的思绪强行拉回现实。

    因为眼前那个家伙,又盯着自己的脸,一本正经地问道:“长公主殿,你没事儿吧?”

    大碍,自己走神了很久了?

    尤弥尔微微扶额,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思绪。

    听了那番理论,她觉得自己构想的“新政”该重新琢磨琢磨了,

    转脸,她神情复杂地看着雷恩,问道:“刚才那些理论你是从哪里学来的?”

    雷恩一愣:“什么理论?”

    尤弥尔:“就是那些社会制度和民主、自由、平等那些理论。”

    这可不是随意编造就能编出来的话,她很确定身边没有一个幕僚的眼界能达到那种程度。

    甚至纵观两大帝国,也绝对没有人能推演出如此完善的明发展过程!

    即便是那位号称博古通今的卡沃大师的理念也半不到,否则光辉之城也不可能会成现在这局面。

    “哈?”

    雷恩听到尤弥尔这话,觉得思维有些跳跃的厉害。

    咦我给你说的这些话,重点是这个?

    是信,好嘛!

    他想也没想,随口道:“哦我这人也没什么爱好,平时就喜欢看看书。书看多了就喜欢胡思乱想。那些话不用在意。”

    雷恩也没兴趣再吹一通。

    顿了顿,他强行转入了主线话题,又问道:“那个尤弥尔殿下,你不看信上是什么内容么?”

    “”

    听到这话,尤弥尔不觉眼角一抽,目光突然变得很复杂。

    这时候,她才看了看手中这封连火漆封缄都没有的“信”来。

    这位长公主殿下此刻表情虽然看上去很平静,可内心却激情澎湃。她觉得,即便这信上再有什么内容,她也不该会震惊了。

    可抽出信纸这一看,她碧蓝的瞳孔猛地一缩,轻呼一声:“怎么可能!”

    “???”

    雷恩不知道信上到底写了什么内容,会让这位冷若冰山的尤弥尔殿下露出如此震惊的表情。

    可看着她眸子左右飞速扫过,想来是在快速信件上的内容,便也没打扰。

    几个呼吸后,

    尤弥尔看完了整封信,眉头拧川。

    她没说话,而是用手托着下巴,仿佛在权衡什么很重要的决定。

    雷恩就静静地站在那里,也没说话。

    又好半晌后,

    尤弥尔的眉头这才缓缓松开,像是做出了什么决定,轻轻叹息一声。

    “罢了”

    然后,她转眼看着雷恩,又问道:“所以,并不是梅特涅用占卜术告诉你我在这里的么?”

    “不是。”

    雷恩点点头,又道:“嗯送信只是我来找你的一件事。”

    顿了顿,他才进入了第二个话题。

    “我是想告诉你,你要找的那个神殿是个‘死地’,不值得去冒险。所以,我想劝长公主殿下您还是别去了”

    让雷恩意外的是,尤弥尔没问他为何知道得这么清楚,反而问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啊?你没看信上的内容?”

    “???”

    雷恩:“没有啊。”

    处于条件发射,他随口又问了一句:“信上难道已经写了这个情报?”

    尤弥尔突然觉得自己和对面这家伙的对话,有点怪怪的。

    她觉得对“盟友”没什么好隐瞒的,直接就说道:“信上写的是,光辉城五大家族和奥玛帝国已经达成了秘密盟约。在不久后,光辉城就会宣布立国。而大皇子和五大家族正密谋,要对付我如果我没有应对的话,很可能会给我建设领地带来毁灭性的灾难”

    “啊?!”

    雷恩听得面色一僵。

    碟中谍么?

    他瞬间觉得这剧本很熟,问道:“那个梅特涅是公主殿下安排在大皇子身边的人?”

    “不是。”

    尤弥尔果断摇头否认,神情也很是不解。

    如果真是自己留下的暗子,看到这封信她半点都不会觉得意外,

    可偏偏,就不是!

    就她现在调查出来的情报来看,那个梅特涅绝对是“是敌非友”。甚至自己多次身处险境,都有这家伙在背后操控阴谋的影子!

    “???”

    雷恩一听,突然觉得自己脑子不太够用。

    政敌来给你送情报,泄露对方绝密?

    这什么操作?

    他本能地怀疑道:“会不会情报是假的?”

    “不,假不了。”

    尤弥尔又摇了摇头:“信上面清楚写了一些只有五大家族和奥玛高层才知道的布置。而且,上面很多内容其实我早就有得到过一些蛛丝马迹的情报,信上这一说,我也确定了那些情报都是真的。”

    雷恩无语了。

    真如那个梅特涅所说,是好心要给尤弥尔送一场事关生死的情报?

    他突然觉得贵族的圈子好复杂,这勾心斗角,完全看不懂。

    不过,反正和自己关系也不大,他也没再多想。

    但得到这情报,尤弥尔也不可能再置之不理,无论如何,她都必须亲自去主持大局了。

    她说道:“没得到这个情报,我可能会继续去寻找神殿。但现在,我必须离开森林,去做一些安排。”

    雷恩一听,这才明白,难怪自己刚才劝她不要去找神殿,她却问自己“看过信没”。

    他要是早知道信上的内容,就一定能猜到尤弥尔就根本没打算去什么神殿了。

    相比提升自己的实力,领地建设队友这位长公主来说价值更高。

    而这时候,尤弥尔也好奇了:“既然不是梅特涅告占卜我的位置,那你是怎么精确找到我的?”

    雷恩如实说道:“你们现在已经被科尔曼族战士包围了。如果不退去,必定会有大战”

    无论尤弥尔还是科尔曼族战士,对他来说都是“盟友”。

    他可不想看到自己两个强大的盟友自相残杀。

    而且,他来,除了“劝退”和“送信”,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目的!

    尤弥尔:“科尔曼族?”

    雷恩:“就是猎荒者口中的‘野蛮人’。”

    “所以我们现在其实是被野蛮人包围了?”

    听到这话,尤弥尔眉头虽然微微皱了起来,可却并不太意外。

    进入森林,他们就随时做好了遭遇野蛮人袭击的准备。但想着,即便是遇到了,他们的小队的实力也完全能突围出去。

    她反而好奇地问道:“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的?”

    雷恩觉得为了以后的深入合作,有必要透露一些必要的情报给盟友,便说道:“因为科尔曼族是我的朋友。而部落里的战士早在两天就发现了你们的踪影,然后我猜到了是你在这里,就过来送信,顺便劝你们离开。”

    尤弥尔大感意外:“那些野蛮人没杀你,反而把你当成了朋友?”

    这和她的印象完全不同:这些野蛮人,不是见面就必定不死不休么?

    “这事情解释起来很麻烦。”

    雷恩组织了一下语言,又说道:“简单的说,就是我曾经救过一个科尔曼族的祭司,然后成为了他们的朋友。当然这些并不重要。”

    他觉得过程并不重要,又调重点地说道:“重要的是我觉得你是我的‘盟友’,我不想你去冒险,也不想你和部落的战士们起冲突。而且,除了送信,我今天来是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事情要给你说。”

    尤弥尔觉得自己的震惊要用光了,看着雷恩,不可思议道:“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无论是之前那番“言论”,还是那封“信件”,都让这位长公主殿下觉得是必须非要严肃对待的重要事件了

    没想到这家伙还来了句,有“更重要”的?

    雷恩没着急说,转而主动问道:“尤弥尔殿下,你帐篷里有空白魔法契约卷轴么?”

    “有。”

    尤弥尔隐隐觉得,雷恩怕是真要说出什么让她大吃一惊的消息来,“你想干嘛?”

    “我想”

    说到这里,雷恩缓缓呼出了一口浊气,目光严肃地说道:“和你谈一个可能打破目前‘光辉城垄断’的计划!”

    说道这里,他没再续集说下去,而是话锋一转。

    “但在这之前,我们必须签订一些必要的契约。因为这不仅仅是关乎到我的利益,还牵扯到很多人的生命。”

    “好!”

    尤弥尔也没犹豫,直接拿出了一张高级魔法契约卷轴。

    然后又拿出了鹅毛笔和魔法药水。

    如果没有之前的对话,她肯定还会斟酌一下。但现在,听到“打破光辉城垄断”的计划,她立刻就意识到,这事儿没那么简单了。

    雷恩也不客气,直接就唰唰唰地在卷轴上写下了几条关于保密和分配的契约内容,然后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尤弥尔看着也没任何问题,同样果断签名。

    雷恩也不啰嗦,直入主题说道:“我详细翻阅了科尔曼族的地图,然后发现了一处除了‘响风隘口’之外,另外一条可以横穿阿尔科隆山脉的绝密线路!”

    果不然,开口就是一个重磅炸弹。

    哪怕尤弥尔心境早已古井不波,可听到这消息,也宛如触电一般,呆滞当场。

    尤弥尔一听,眸光猛颤,用着期待而又难以置信的语气问道:“什么!你是说,另一个隘口?”

    她现在的处境如此艰难,处处受人遏制,究其根本的原因,其实就是“响风隘口”被光辉之城的人把持住了!

    如果真的有另外一个“隘口”,那么不仅是她处境,甚至两大帝国的格局都会因此改变!

    “是的!”

    而她俏脸上的震惊还没消散的时候,雷恩又继续抛出重磅炸弹,说道:“而且,我还得到了精确的地图,确定我们要找的那艘飞行机械城的残骸,就在那拗口附近!”

    说着,他拿出了自己绘制的那张近乎卫星地图一般精确的线路图,然后指出上面自己说的线路。

    这一刻,尤弥尔也顾不得公主的矜持,神情激动地靠近了雷恩,看着他摊在桌子上的地图。

    “这是阿尔科隆山脉?你”

    她那纤长手指指着地图上那一长长的山脉,震惊的娇躯都微微颤动,“你的地图,居然如此详尽?”

    战略家的眼光一看,就立刻能分辨这地图和普通地图的区别。

    甚至比他们奥玛军方的地图更为精确!

    雷恩知道她肯定会惊疑,可不想因为地图上的误差,让日后的“盟友”误入险地。

    他没解释地图的来路,而是说道:“这里是‘卡拉特瓦盆地’,就是我说的飞艇残骸的坐标。”

    “卡拉特瓦盆地?”

    一个完全陌生的地名。

    尤弥尔也早就详细研究过莫林男爵遗物中的那张地图,现在雷恩拿出了如此精度地图,她自然很容易就把两张地图上的坐标对上了号。

    她不觉红唇轻启,因为体内血液激动,呼吸都微微有些粗重了起来。

    她一眼就看到这地图的战略意义!

    如果真有那么一出“隘口”,限制她建城最不利条件就瞬间荡然无存了!

    而且,按照以前的想法,她再如何努力,顶多都只会建成一座逊色光辉城很多的小型领地。

    但现在,她却完全可按照自己的想法,创造一个毫不受人遏制的“全新之城”!

    这一瞬

    尤弥尔的内心惊起了滔天巨浪,她不知道该如何平复了,也没想平复了。

    她再看向雷恩,突然就觉得云吹雨散,未来突然变得一片光明,心情也如暴雨后的阳光倾洒,让人看到了无尽希望。

    而且,还没完!

    雷恩还制定出了一套详尽的深度合作方案。

    “而且,我还有一个发展计划。如果能成,绝对能让新城快速建立起来但是盟约上的内容就必须有些修改,毕竟这不仅仅是牵扯到我一个人的利益。”

    “好”

    “我们这样”

    “可以。”

    “再这样”

    “嗯。”

    “”

    不多时,两人密谈结束,走出了帐篷。

    两人脸上都挂着相谈甚欢的轻松表情。

    “那尤弥尔殿下,预祝我们合作愉快。”

    “嗯,合作愉快。”

    “路上小心。部落里应该会派战士跟随你们出森林,但他们没有恶意”

    “嗯。”

    “”

    尤弥尔准备收拾营地打道回府,而雷恩也没打算多待,外面的科尔曼战士们还在等他带回消息。

    “对了,雷恩医生,还有一件事”

    临别前,尤弥尔突然想到了什么,朝着雷恩说道:“你老师伊鲁贝克博士已经被我的人解救了袭来,现在很安全。”

    “真的?!”

    雷恩听着一喜,悬在心头已久的担心终于落下。

    他看着尤弥尔,诚心道谢:“谢谢你。”

    “不用。”

    尤弥尔神情有些复杂,“相比你给我提供的帮助我才应该对你说声谢谢。”

    雷恩不置可否,笑了笑。

    “哦,还有一件事儿。”

    而这时候,尤弥尔又掏出了一个长长的盒子,说道:“上次你问我的那个编码,我从黑水台的人手里拿到了钥匙。这东西留在我手里没有什么用处,希望能对你有帮助”

    “嗯。”

    雷恩拿到了钥匙,也没多说,转身准备离开。

    而就这时候,尤弥尔犹豫了一瞬,罕见主动开口:“我得到消息说,五大家族、奥玛和希德都有顶级高手来,看样子最近也打算大举侵入森林,到时候战火肯定会越来越广你自己小心。”

    今天这一番谈话,她也不想自己如此“大才”的盟友遇险,便随口多关照了一句。

    雷恩一听:“好,知道了。”

    本来是两人临别前的简单关照

    可在旁人耳朵里听起来就不一样了。

    尊贵为长公主殿下,竟然主动关心一个男人?何时,有人有资格

    属下们不知道长公主殿下和那个雷恩医生在帐篷里密谈了这么久,到底谈了什么。

    虽然嘴上没问,可心里却变得十分古怪。

    高阶超凡的感知何其灵敏?

    长公主殿下虽然表情依旧冷淡。但她脸色微微潮红,呼吸略微急促的细微反应,众人怎么会没察觉出来?

    这位性子冰冷的长公主殿下无论什么时候都像是,怎么会突然变得?

    帐篷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治愈系游戏〕〔神羽战尊〕〔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开局签到十万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