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世尊〕〔抗战之铁血佣兵〕〔造化天道〕〔童颜陆霆骁〕〔为了出狱,她嫁给〕〔第一名媛:童小姐〕〔童小姐乖乖受宠陆〕〔童小姐乖乖受宠〕〔重生之狂暴火法〕〔叶灼穆有容小说全〕〔道兄又造孽了〕〔界起通天〕〔重回九零她靠科研〕〔师傅我才4岁不要赶〕〔我捧红了半个娱乐〕〔大唐扫把星〕〔彩凰耀世〕〔青梅嫁到〕〔姜鸢也尉迟〕〔姜鸢也尉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超凡机械城 第一七六章 也不是不可以满足你那小遗憾
    !

    碎石掉落的声音,在这空旷的神殿里听着格外清晰。

    神殿的石头都是与地面砂岩截然不同的超硬青冈岩,还有魔纹加持,非常坚固。

    哪怕是之前卡诺莎和八尊石像鬼如此激烈的战斗,也没能造成多大的损坏。

    现在却被挤压的到处裂缝了?

    可以想象,那股外力得多强?

    不过,唯一的好消息是,砖石碎裂的动静“噼里啪啦”响了一阵后,突然就停止了。

    神殿似乎暂时撑住了,没有立刻被挤压碎裂。

    众人齐齐舒了一口气。

    但现在该怎么办?

    躲入了神殿的众人没有半点劫后余生的庆幸,反而神色更凝重。

    绝境的时候,信仰会有股奇迹般精神自愈力。

    雷恩、卡诺萨、巴泽尔,三人一脸苦色。

    而与之相比,那些科尔曼族人看着神像,一个个却淡定了下来。既然被困,他们也没闲着。

    “伟大的莫罗戈斯神在上”

    玛法神色依旧无比平静,领着族人们,又开始了日常祷告。

    他们虔诚的匍匐在台阶下,嘴里念叨着低沉的祷告语。

    雷恩也终于明白了,之前那堆台阶下的骸骨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了。

    能进入这神殿的,都是无数年来误入此地的科尔曼族人。他们知道无法活着出去之后,就选择了在这神殿里,为莫罗戈斯神祷告到生命最后一刻。

    雷恩觉得,等死肯定不是个好主意。

    他没神祇信仰,也不愿意死在这里。

    “咦”

    然后他眸子一转,突然想到了什么,拿出了储物戒里的那柄几吨重的骨矛。

    因为长矛太重,“哐当”一声,没拿稳,掉落在了地上。

    这动静引得一众祷告的科尔曼族人纷纷侧目。

    雷恩略显尴尬,打扰人祷告是很失礼的事儿,但现在显然不是在意这个的时候。

    他厚着脸皮说道:“玛法大人,这是我之前在神殿里找到的一柄武器。您看是否对我们的处境有用?”

    玛法一看,果然认得这长矛,眼中闪过了一抹波澜,道:“这是!”

    说着,他地走了过来。一脸虔诚地伸手准备捧起地上的长矛,可一入手,也觉得异常沉重,显得很吃力。

    “玛法大人,小心,这骨矛很重”

    雷恩提醒了一句,以为他会使用那的怪力强行拿起来。

    却不想,玛法又试探了一下,似乎换了什么方法,突然单手就很轻松地将这柄骨矛拿了起来,还轻飘飘地舞动了几下

    就这几下,狂风呼啸,吹得人头发倒竖。

    “咦”

    雷恩看得很是惊奇这股怪风。

    但惊讶这几吨重的长矛,玛法居然就这么轻松地拿起来了?

    而且,看这位大巫祭肌肉都被发力的样子,也不像是用了“怪力”。

    显然,他是找到了什么正确的使用方法。

    玛法那双浊眸光芒熠熠,颇为感慨地看着手中的长矛,说道:“这是当年莫罗戈斯大人使用神兵,也是我们科尔曼族的‘镇族之宝’。可早在三千年前,它就遗失了”

    顿了顿,才说道:“没想到,它居然是受到了神的召唤,回归到了神殿。”

    果然是神器啊!

    雷恩眉头一挑,却也意料之中。

    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真正魔神用过的“神兵”。

    他听得玛法这话,也没好意思说,这骨矛八成不是受到了召唤,而是掉入深坑,被某个科尔曼族的先辈捡了起来,带入了神殿。

    雷恩又问道:“巫祭大人,有了这件骨矛,是否能对我们的处境有用?”

    虽然他没看出这骨矛除了重,有什么特别。但想着,既然是“神兵”,那自然杀杀巨花怪,应该绰绰有余的。

    可不想,这念头立刻被这位大巫祭否定了。

    “不能。”

    玛法微微摇了摇头,说道:“不说凡阶并不能驾驭神器蕴含的无上规则,即便是想用神器有灵,需要很长时间的温养祭炼。得到神器认可了的使用者,才能真正发挥一部分作用。”

    顿了顿,又道:“虽然我族有先祖传承的祭炼秘法,但至少也要一年半载才可能得到神兵的认可。那时候,我们都已经被腐蚀成了尸王花的养料了”

    “神器”就像是构造精良的火枪,你要能理解它的使用规则,才能发挥出真正的威力。

    不能掌握正确的使用方法,就只能当个铁棍使。

    “啊这样啊。”

    雷恩听着,刚燃起的一点希望又破灭了。

    还以为是一柄“神兵”该秒天秒地秒空气,原来就这?

    然后,他又掏出了那颗乳白色的图腾珠,说道:“那巫祭大人,那您看这个呢?这也是我之前在神殿里找到的。”

    果不然,自家的东西,还是要主人才认得出。

    玛法一看这颗珠子,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

    如果是在别处,找到他们科尔曼部落失传的传承至宝,玛法一定会大为欣慰。

    但在这里的,他眼中那股精芒,刚亮起,突然就熄灭了。

    虽然猜到了结果,但雷恩还是问道:“玛法大人,这是否”

    “也不能。”

    话还没说完,玛法就摇了摇头。

    他解释道:“这曾经是我们一族最强的传承图腾,能让人通晓万兽之语。但这‘摩罗尸王花’是没有智慧的地狱生物,它只能靠本能捕食,根本无法沟通”

    “”

    雷恩长叹一声。

    果如他所料,这种攻击性神器都不能破局,图腾珠这种辅助修炼的宝物自然也不可能。

    这让他之前收获至宝的心情瞬间就没了。

    刚暴富了一把,这转眼就要嗝屁了,感觉确实挺操蛋的。

    想着,他又卷起了袖子,露出了的紫色刺青,解释了一下。

    如同所想的那样,玛法和科尔曼族人看到雷恩祭炼了族中的传承宝物jsshcxx.,也没人介意。他与科尔曼族的友谊,这是个小问题。

    换做别处,玛法可能会说,日后不需要图腾了,归还他们族中。

    可现在,这话都省了。

    反正大家都得成为那“摩罗尸王花”的养料了,一切都不重要了。

    绝望的气氛在神殿里漫延。

    虽然储物戒里的补给还够这百来人撑一段时间,可显然,这神殿不见得能撑那么久。

    神殿四周的岩壁上出现裂缝后,一股刺鼻的强酸气味,也溢散了进来。

     whhryl.c.jxpxxs.om;不用想,你就是那怪物已经开始在分泌消化液,打算连神殿一起消化了。

    雷恩和玛法全程用的是“科尔曼语”交流,一旁的卡诺莎和巴泽尔没听明白,但也从众人脸上的神情隐隐猜到了什么。

    而这时候,巴泽尔看着玛法和那些科尔曼战士又一脸贤者模式的的淡然表情,集体坐在了神像前的台阶下,开始了新一轮的祈祷。

    他终于有机会问道:“雷恩小子,你们刚才说了什么?怎么他们又去拜神了?”

    一旁的卡诺莎也投来了好奇的目光。

    雷恩微微叹息一声,说道:“玛法大巫祭说,我们大概是出不去了。”

    然后,他把刚才的对话大致解释了一遍。

    巴泽尔可是最清楚玛法的实力,听到这话,脸色也变得不太好看。

    卡诺莎不认识玛法,也不太清楚外面的情况到了什么程度,疑惑道:“我们集中起来的实力不弱,不能冲出去试试么?”

    他们加起来的实力确实不弱。

    玛法,巴泽尔,和卡诺莎这个新晋传奇,再加上这一两百精锐科尔曼战士,足以攻陷很多大型城池了。

    可偏偏,就是对付不来这头传说在地狱中生长的怪物。

    “外面那朵巨花是地狱生物‘摩罗尸王花’”

    雷恩看了看卡诺莎,给她大致讲解了一下这怪物近乎“无敌”的能力

    卡诺莎听完,瘪了瘪嘴,眉头也皱在了一起,陷入了久久沉思。

    不过,能站在这个高度的人,人生大起大落也不算少。

    她心态却还不错,想想无果,便耸了耸肩道:“罢了‘传奇境’的风景也看了。虽然这辈子还有些小遗憾,但也算不错了。”

    说着,她又看了看雷恩:“但可惜了,你那个‘新领地’我很感兴趣的。本来还打算出去和你大干一场的现在看来,好像没机会了。”

    雷恩的心态虽然没有这种什么都见识过的顶尖大佬好,但也算重生过一次,也算看得开,也回应道:“是啊,我也对那个领地抱有很大期待的。”

    远处,巴泽尔没兴趣站着发愣,正在神殿四处敲敲打打,似乎闲的无聊想找点什么事儿做。

    本来他没打算听两人聊私房话,可耳朵选择性地过滤了一些词汇,进来了一些关键词,比如:“出去”、“和你”、“大干一场”

    然后,这位传奇的脸色,就变得很古怪了。

    果然啊,我一眼就看出这两人有问题!

    哎女人啊!

    什么时候才能改变只看脸的低级审美?

    狼人威武刚强之躯,他不香么!

    瘪了瘪嘴,巴泽尔没说话,反而饶有兴致地去研究石壁上的密修壁画去了。

    神殿里一两百人。

    可卡诺莎就只有雷恩一个朋友,她自然就跟着雷恩一起。

    这几天,两人对这神殿差不多也都摸透了,也没什么好再多看的,就找了个台阶坐了下来,安静的发呆。

    闲着也是闲着,总该说些什么话的。

    卡诺莎颇为感慨地说道:“雷恩医生,因为你,我才能迈入‘传奇’。哪怕这次很难活着出去,这辈子也算没多少遗憾了。谢谢”

    雷恩听得没说话,微微一笑。

    顿了顿,卡诺莎又想到了什么,转脸看着雷恩,问道:“要是我们真出不去了,你觉得有什么遗憾的么?”

    “我?”

    雷恩脑中画面走马观花,飞速回想了自己穿越的这将近两年的时光。

    好不容易来到这么一个精彩的超凡世界,就这么又嗝屁了,想想好像挺亏的。

    他不知从何说起,便随口道:“遗憾挺多的”

    卡诺莎:“比如?”

    雷恩掰着手指头数了数,一一道:“比如,没看过高阶超凡的风景,没去过两大帝国皇都见识一下超级大城市,没有弄清楚这个世界到到底有多大,没看到过传说中的巨龙”

    “曾经我也有很多这样的理想,后来都一一实现了”

    卡诺莎听着笑了。

    突然她晶眸一转,又随口问道:“你的遗憾,有和我有关的么?”

    听到这个问题,雷恩不知为何脑中闪现了一个念头,大胆地说道:“有啊。”

    卡诺莎略显好奇,“比如呢?”

    “没和你睡过。”

    这话脱口就说出来了。

    雷恩不知道是自己已经习惯了这个世界的豪放两性观念,还是因为此刻深处绝境的原因,让他没了顾忌。

    他说着,第一次用毫不掩饰目光打量了她那张绝美的俏脸,和那旗袍下藏着的婀娜身段。

    即便是上辈子整容科技已经发达到可以变脸的程度,眼前这位卡诺莎夫人,也算是他见过最有魅力的女人。

    “就这?”

    卡诺莎似乎并不意外,噗嗤笑了出来,又调笑道:“之前还没看够?”

    她脸上也没露出半点异色,任由那侵略性十足的目光打量自己。仿佛觉得,这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儿。

    反正话也说开了,雷恩也没觉什么难堪,“是啊,我是个正常男人。”

    卡诺莎掩嘴,笑而不语。

    但她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幽幽调侃道:“你不是喜欢尸体么?”

    雷恩苦笑一声,不置可否。

    而就这时候,卡诺莎目光扫了一眼神殿内的众人,绣眉一挑,突然又说了一句没来路的话,“可惜这里人太多了”

    雷恩愣了一瞬,“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啊。”

    卡诺莎嫣然一笑,又道:“能入我眼的男人可不多,你算半个吧,至少不讨厌。”

    这个世界的两性观本来就是如此豪放的,只是没她能看得上眼的罢了。

    说着,她看了雷恩一眼,把脸颊贴了过去,耳吐气如兰,悄悄说道:“可惜这里人太多了,不然也不是不可以满足你这个小小遗憾的。”

    “”

    雷恩只觉得耳蜗被一股热风吹得暖暖的,酥酥麻麻。

    听着她这露骨的回答,略微有些意外,可也释然了。

    这种时候提及这种话题,有点像是生死告别的意思。

    “是不是觉得更遗憾了?”

    卡诺莎笑了笑,那股风情万种的妩媚,总会在她的笑容间不经意里流露出来。

    雷恩耸了耸肩,哭笑不得:“确实。”

    而这时候,卡诺莎突然有像是想到了什么,笑着笑着,又道:“要不,能活着出去,你再问我一次?或许,我还会答应你”

    不管别人是否放弃了求生,可对于她来说,还是打算冲出去试试的。

    商人嘛,坐以待毙可不是她的性格,哪怕是必死无疑,总要赌一赌的。

    雷恩意识到了什么,问道:“你打算冲出去试试?”

    卡诺莎目光坚定,说道:“是啊。你要跟我一起么?”

    虽然带个拖油瓶不是好选择,但她还是问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

    雷恩自然一口应下。

    他也从来打算没放弃,只是再考虑是否有更好的方法。

    但绞尽脑汁,似乎也只有突围一条路。

    这一冲,但大概是十死无生的。

    想着头疼,也就不想了。

    然后,雷恩也没报任何希望,随便在智脑上发布了一个任务。

    转瞬后,智脑通过已知的资料,列出了一系列选择。

    意料之中的方案。

    其实最佳方案是三个顶尖战力一起冲,活命几率最大。

    带上雷恩这个菜鸡,瞬间从4降到了15;

    然后,再带上科尔曼战士的话,只有01。

    再看下去,没一个真有把握活命的方案。

    原本都没打算再看下去了。

    不过,目光却扫到了一条没有生存率提示的方案。

    但就是这方案,却让雷恩像是发现新大陆般,脸色猛变。

    雷恩看到这里,突然脑中灵光一闪,一个疯狂的计划瞬间就冒了出来。

    “卧槽,我特麽怎么没想到还有这玩意儿!”

    这一嗓子动静很大,神殿里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看了过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我的治愈系游戏〕〔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