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莫凡叶灵〕〔透视小村医〕〔开局一元秒杀兰博〕〔天王女助理:娶个〕〔重生九零之军长俏〕〔陈八荒战神〕〔八荒战神陈八荒方〕〔八荒战神陈八荒和〕〔霸总追婚:夫人,〕〔都市兵王陈八荒〕〔君临都市陈八荒〕〔龙隐宁欣〕〔沈鸾秦戈〕〔龙主唐朝林轻雪免〕〔单亲妈咪试试爱〕〔龙主唐朝全文阅读〕〔重生之做个好军嫂〕〔七零空间小媳妇〕〔不良王妃:让爷贱〕〔婚谋已久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超凡机械城 第二二零章 赌鬼、瘟神
    听到雷恩是贵族,那红发女郎更是热情了。

    可她不仅仅是来喝酒卖色相的,而是为了榨干这个“凯子”包里的钱。

    又听着雷恩自己吹捧自己了家乡曾经有几座矿山的牛皮后,那女人又巧妙地问道:“尊贵的男爵大人,你想玩玩牌么?您这样的帅哥,今晚肯定能赢钱的”

    大概是刚才那个小胡子掮客给她说的。

    从自己走进酒馆的第一步起,每一次消费,那小胡子都能拿到一定的提成。

    做戏做全套,反正时间还很多,雷恩自然欣然应允:“好啊。”

    说完,酒也不喝了,红发女挽着雷恩的胳膊,笑盈盈地领着他穿过了舞池,去往了酒馆通往楼下的铁楼梯。

    这女人像是喝得有点微醺,总把娇柔的身体靠在雷恩身上,让他清晰地能感受到那柔滑的触感。

    雷恩神色如常,目光却暗自打量了酒馆的整个布局。

    负二层是赌档,人潮如织。

    赌博赢钱几乎是最能刺激人多巴胺疯狂分泌的事儿,是啪啪啪的很多倍。所以这才是哪个世界从来不缺赌徒的原因。

    “来来来,下注了,买定离手”

    “庄家十七点,闲家”

    “”

    不用换筹码,两大帝国的钱币都能上桌,甚至还可以使用“魔晶”下注。

    雷恩进了赌场,目光扫了一圈在场所有人,然后就落在了二十一点的台桌上。

    因为那里有个家伙一眼太过打眼了。

    那是一个皮肤黝黑的中年人,或许算是老年人。他头发花白,扎成了大辫子披在脑后,瘦只剩下了皮包骨。他身前的桌上有一扎啤酒,想喝,双手捧起来都洒了一地,抖的像是帕金森症。

    这看上去半只脚都跨入了棺材的家伙,与赌场这些面红耳赤的亢奋赌徒格格不入。

    雷恩看到这家伙的萎缩的肌肉,瞬间就联想到了曾经的图斯特。

    他不确定是中毒了,还是因为疾病所致。

    红发女人女人看着目光落了过去,笑着介绍道:“那是盖伊先生,我们赌场的名人。赌术很厉害,但就是运气不太好。”

    雷恩听了有些兴趣,淡淡道:“就玩二十一点吧。”

    “庄家19点,闲家”

    赌桌上。

    似乎赌徒们都认识这个瘦弱中年人,下注间歇,还会聊上几句。

    雷恩默默下注,听得也挺有意思。

    “嘿,老盖伊,听说你是因为偷了某位侯爵夫人,才被人追杀跑来光辉城的?”

    “噢,你们这些粗鄙的家伙,那是爱情!懂么,爱情!虽然她的丈夫不太同意,可我和温莎夫人是真心相爱的你们可不知道,真正的高等贵小姐肌肤柔滑的更牛奶似的。与那相比,这酒馆里的女人皮肤糙得跟砂纸似的,简直让人提不起兴趣”

    “盖伊,你现在连端酒杯都要抖,你那玩意儿还能行吗,哈哈哈”

    “怎么不行!我给你们说,我年轻的时候的时候那可英俊了,什么贵族小姐,女骑士,貌美游侠,贵妇人都要投怀送抱的。”

    “哈哈哈”

    “”

    赌客们听得哈哈大笑,还不时追问那些风流韵事的细节。

    那个叫盖伊中年人似乎也不介意,还会讲述一些他如何爬窗去伯爵家,享受那半个小时的爱情故事的细节。

    翻墙、脱衣、钻入入被窝,然后发现对方是个男人,被追杀跳窗仿佛亲身经历过一般。

    大家伙听得哈哈大笑,当成了风流故事,没人当回事。

    雷恩对赌钱没什么兴趣,随意地丢着筹码。他反而听得故事更有兴趣。

    但似乎运气不错,赢多输少。

    “哇男爵大人,您又赢了也”

    身边服务的红发女郎帮他揉捏着肩,偶尔也帮他整理一下筹码。

    雷恩也懂赌场的规矩,赢了大的赌注,会拿几枚银币卡在她涨得鼓鼓的胸衣里,引得一阵娇笑。

    可隔壁几个位置的那个名人盖伊,似乎运气就不那么好了。

    他似乎是个烂赌鬼,赢了不走,输了加码。赌注越加越大,之前身前金币银币加起来大概有一二十金克朗,现在都输的一干二净了。对于普通猎荒者来说,这绝对算是豪赌。

    雷恩更好奇了,一个连拿筹码都手都颤抖的人,根本不能猎荒,也不是贵族。那他到底哪儿来的这么多钱赌博,还成了赌场常客?

    然后又一局,彻底输光了钱。

    就听着盖伊中气十足地朝着不远处的纹身大汉喊道。

    “嘿!吉姆队长,再给来一点筹码,赢了就还你。”

    “我说盖伊,你都欠我们八十金克朗了你总得先还一点吧?”

    “赢了就给你!这次是真的!”

    “”

    雷恩听着二人的交谈,也明白了,这是借高利贷。

    可是高利贷会借给没能力偿还的人?

    他心中的疑惑刚起,就这时候,又听着一旁有赌客插口,“喂喂喂,我说吉姆队长,你就借给他吧。听说盖伊家那丫头这次又赚了一大笔的。‘铁锤团’的那些家伙收获很不错,赏了她一百金!大概一会就能还钱的。”

    雷恩也听明白了,这烂赌鬼还有一个能挣钱的女儿?

    但他也很好奇,干什么工作的,能一笔挣一百金?这钱对于贵族来说是小钱,可对于平民来说,可是一笔巨款。

    “哟?是么”

    果然,一听这话,那个放高利贷的纹身大汉立刻就变了态度。

    他果断掏出了一袋子金币,丢在了盖伊身前:“那行。再借你二十金克朗。抽过水了,你拿去玩儿”

    能上赌桌的都是豪赌客,后面也有一些小赌注的散客。

    看着一袋子哗啦啦的金币倒在了赌桌上,也有人窃窃私语起来。

    “嘿,这老盖伊还有个有钱的女儿?”

    “你还不知道?‘鬼丫头’听说了么?”

    “啊那瘟星是盖伊的家的丫头?”

    “就她那本事,挣钱倒是挺容易的。可惜沾上了这么一个赌鬼老爹,钱还没踹热乎,就给输出去了。”

    “是啊,旁人挣这么多钱还怕被人惦记。那‘鬼丫头’的报酬却从来没人敢少过。哪怕是街的小偷,都不敢偷。上次的听说一个外敌来的小偷不认识,偷了那丫头一枚金币,刚在给同伙吹嘘,就被蒸汽机车给撞死了你们说邪乎不?”

    “啧啧这父女俩也算凑对了,一个赌鬼,一个瘟神。”

    “”

    身后的人在窃窃私语,盖伊却像是早已习以为常,闲言碎语不入其耳。该赌就赌,该喝就喝,全然半点没有任何异色。

    雷恩听着终于明白了,原来之前在城外遇到的那个被人称作“鬼丫头”的小女孩,居然是这个赌鬼的女儿?

    他眼底微微有些异色,正常人听到这消息估计都会觉得这是个混蛋。

    女儿在外辛辛苦苦挣钱,你就在这儿赌了?

    可是,系统给出的评价很奇怪啊这赌鬼综合评定,居然不是一个“红色标签”的人渣?

    这一刻,他眯着眼,又用余光打量起这盖伊的赌钱细节来。

    “呸~今晚的运气实在太糟糕了。嘿吉姆队长,能再借我一点嘛,我想下把大,一定能翻本儿”

    那个叫盖伊的家伙似乎运气不太好,这刚到手的一袋子金币没几轮牌就输的没剩几个钱,又打算借钱了。

    而说来也巧,就在盖伊还剩下几枚银币的时候,突然,像是一锅沸水般喧闹的赌场突然就止住了。

    声音越来越小,两息后就完全安静了下来,全场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没再说话,人群中自动分开了一条道。哪怕是那些最横的黑帮分子,此刻也一脸避“瘟疫”一样的神情,躲的远远地。

    就这时候,众人就看着一个穿着烂抹布衣服的小女孩,从赌档门口的楼梯走了下来。

    “还真是她啊”

    雷恩瞳孔微微一缩,这果然就是之前在城外遇到的那个小女孩。

    她手里捧着一柄破布条缠着的“剑”,哦不,瞧那锈迹斑驳的样子,根本就是一柄破铁条!

    她看上去虚弱极了,艰难地走了过来,每走一步,都清晰地能听到她大口喘息的声音。

    小女孩走到了盖伊身前,像是不会说话的哑巴,默默把背在背上的一个口袋卸了下来。然后因为太重拿不起,一个踉跄,袋子哗啦就砸落在地上,金币滚了一地。

    咕

    咕咕

    金币在木板上滚出了一串清脆的触碰声,“叮咚”撞在了墙角桌边,这才停下来。

    如果是别人掉落的金币,在这摩肩接踵的赌档里,怕是转眼就不见了踪影。可这时候,满地的金币却没有一个人敢哄抢,甚至心怕那金币碰到了自己,连忙躲开了脚。

    也没人帮她捡。

    她就趴在地上,像是一只无助的流浪猫,衔起好不容易从垃圾堆里找来的鱼骨。一枚枚地去捡起了那些金币,捏在了手里。

    老盖伊始终冷脸看着,丝毫没有帮忙的意思。

    整个赌场的人就这么安安静静地看着,没人说话。赌场管事看着影响生意,可脸皮几抽,最终也不敢开口。

    大家就这么看着那小女孩把掉落的十多枚金币都捡了起来,装进了兽皮袋里。

    然后她又吃力地拖着带着钱币袋子,放在了盖伊身前,抬起了头。仿佛是怕自己的父亲生气,她努力挤出了一抹凄楚的笑意,似乎是说:给你。

    然后,小女孩似乎想起了什么,又一脸认真地递出了手里用破布条缠着的“铁片”,仿佛期待着眼前的男人能接住那柄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治愈系游戏〕〔神羽战尊〕〔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开局签到十万年〕〔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