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后我嫁给了渣〕〔妖臣撩人:皇上请〕〔安暖顾言晟全篇免〕〔医神豪婿〕〔安暖重生〕〔安暖小说免费〕〔安暖叶景淮〕〔叶景淮安暖作品〕〔不败战尊〕〔李锋张雪免费读〕〔林漠许半夏〕〔启禀陛下,娘娘又〕〔神医豪婿林漠许半〕〔林漠许半夏全文免〕〔江辰唐楚楚〕〔黑龙帅唐楚楚〕〔龙王医婿全文免费〕〔战神龙婿黑龙唐楚〕〔唐楚楚江辰最新全〕〔江辰唐楚楚在线阅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超凡机械城 第二二一章 SSS级大魔头
    营养不良导致的饥瘦,让小女孩举起那柄铁剑都颤抖不已。

    她甚至不是超凡者。

    她仿佛承受了整个世界的残酷。

    雷恩终于看清了少女的模样,脏脏的,有着一双清澈的大眼。看着她那饱含泪光和期待的笑意,不知道为何觉得心头掠过了一抹酸楚。

    女儿拿了钱来给你赌,你总归要给个好脸色吧?

    可让所有人没想到的是,她那个赌鬼父亲居然没有半点的和颜悦色的表情,冷冷道:“好了,钱放这里,你出去吧。别待在这里!”

    瞧着那嫌弃的样子,像是怕她的霉运让自己输钱。

    而至始至终,他眼里都只有钱袋,没有看那柄剑一眼。

    “”

    小女孩看盖伊没有接过那柄铁剑,眼中的期待瞬间化作了失望。她眼里看仅存的一丝光芒立刻就暗淡下去了,又变成了空洞无神行尸走肉的样子。

    交出了钱袋,像是完成了什么重要任务,小女孩如释重负。

    然后她默默地转身,朝着赌档的楼梯走了过去,踉踉跄跄。

    至始至终,她都没说一句话。

    雷恩看着眉头微微一皱,心中呢喃了一句:“还真是奇怪的父女难道是因为那‘咒族’血脉的原因?”

    他猜到了什么,但无论如何这赌鬼父亲,看上去都是个混蛋啊!

    盖伊拿起了钱袋,转身就上了赌桌。

    “哗啦”一声剧烈响动,他把钱袋子重重地砸在了桌上,吆喝着就要继续赌,“喂,吉姆队长,这是欠你的钱。我先还你五十金币,剩下的等我玩几局,翻本了再给你”

    开口就是烂赌鬼的老用语了。

    “呼”

    看着那小姑娘终于踏上了楼梯,屋子里听到齐齐的松气声。

    荷官们又开始了吆喝,“来来来下注下注”

    然后,赌档里的气氛刚要重新热闹起来,突然就听着“叮叮咚咚”的坠落声,像是一个西瓜从铁楼梯上滚了下来。

    这诡异的声音瞬间就让整个赌场变得寂静无声。

    众人奖影帝转脸看去,那个你走上台阶的赤足小女孩居然昏迷摔倒了,然后一路又重新摔了下来。

    大概是因为磕到了哪里,她脑袋后流出了一滩猩红血液。

    看到流血,整个屋子数百上千赌客,一个个露出了避之不及的惊恐,连连后退。转瞬间,那小女孩躺着附近,就露出了一大块“隔离地带”。

    没人敢上去扶她,也没人敢提供任何医疗帮助。

    那赌档管事懊悔极了,早就打招呼说过了,不要让这瘟神来赌档,可偏偏没人敢拦。

    现在好了,出事了,真要人死在这里,这酒馆铁定关门!

    他哭丧着脸,说道:“喂盖伊,今天你输的钱算我的!你可不能让她倒在这里,赶紧把她弄走吧,不然老板会杀了我的!”

    盖伊看着倒在血泊中小女孩,脸上对赌博的狂热终于消散,眉头微微一皱,叹息了一声,“哎”

    他也没指望任何人能帮忙,自己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然后看着小女孩流血实在很多的样子,又朝着偌大的赌厅问了一句:“有人能卖我一直疗伤药剂么?”

    寂静无声。

    没有任何人回应,这种猎荒者几乎人手常备的药剂,没人愿意拿出来。

    盖伊表情如常,也没什么失望,只有习以为常的麻木。

    只要有娜蕾塔在,便没人敢卖给食物,提供住所,医疗,衣服,和任何一切

    这一站,雷恩这才看到了他那双竹竿一样的腿,双眼微微一眯:“果然是中毒!曼陀铃血肉麻痹毒素!”

    老盖伊中毒的时间也不短,虽然他现在还勉强能站起来,可走路都有些困难了。大概,过不了多久,他就只能一直躺在床上等死了。

    这位半死不活的老爹颤颤巍巍地走了过去,想要去扶起他那倒在血泊中的女儿

    他吃力地拉起了倒在地上的小女孩手臂,翻身想背在背上,可萎缩的肌肉支撑不了他做这样的费力的动作。刚拉起半边身子,父女俩立刻“轰”地一声齐齐摔倒在了地板上,看上去狼狈极了

    这一摔,小女孩的脑袋又砸在了地板上,血珠又溅了一地。四周的赌客齐刷刷倒退,没人敢上前帮忙。

    盖伊爬起来,喘着粗气,咬咬牙想要再次尝试

    所有人都冷漠地看着,没人敢上前帮忙。

    仿佛,那父女俩是舞台上表演悲剧的哑剧演员。

    摔了一次,又一次

    远处的雷恩瞧到这一幕,瘪了瘪嘴,没再继续看下去。

    微微一声叹息后。

    他朝着挡在面前的赌客说,平静地说道:“请让一让,我是医生。”

    “你别”

    那个叫达莎的红发女郎刚想阻止什么,可雷恩没管她的拉扯,已经走了出去。

    她脸上浮现着了一抹震惊,又觉得不可思议,心中懊悔道:噢,忘了这家伙不认识那个“鬼丫头”!

    在几百双呆若木鸡的目光注视下,雷恩走了过去。

    直到走到父女俩身边,系统都没传来任何提示。

    如果是瘟疫诅咒之类的负面状态,系统会有提示,但现在却没有。

    她血脉中那个“心术不正,厄运缠身”的buff,自己似乎并没有触发。

    雷恩觉得也应该如此。

    他自认算不上什么良人善辈,但也算不得恶人。

    出行历练之前,玛法大巫祭曾对他说过:遵循本心去做,那才是你的超凡之路。意,便是本心里不可动摇的东西。

    雷恩觉得,作为一个医生,这是他应该做的。

    何况,他也对“咒族”很感兴趣。

    人群中突然走出来了一个帮忙的人,整个赌档所有人都震惊了。

    “哪儿来的愣头医生,鬼丫头的事情也感插手”

    “呵呵等着吧,过不了多久,他一定会为自己多管闲事懊悔的。”

    “流了这么多血还敢靠近,这家伙死定了”

    “”

    旁人指指点点,有惋惜,也有尖酸刻薄。

    盖伊显然也很震惊,他看着雷恩,“医生先生,你如果你想帮忙,给我一只疗伤药剂就好了。”

    雷恩摇摇头:“疗伤药剂解决不了她的问题。我是医生,让我看看吧。”

    既然知道这小女孩的血液对自己没有伤害,他还是觉得帮人帮到底。这小女孩身体很糟糕,绝对不是一支药剂能解决的。

    说着,他没顾着旁人的眼神,取出了一双手术手套戴在了手上,然后开始检查起小女孩的伤势来。

    后脑有磕碰的外伤,伤势并不算重。晕厥的原因是长期营养不良和那些化脓伤口的感染,大概还有一些失血的因素。

    雷恩简单检查了一下,道:“要治好需要必要的一些简单的外科手术,否则她今天熬过去了,也活不了多久”

    盖伊仔细打量了雷恩一眼,诧异道:“你你愿意救她?你不认识娜蕾塔?”

    “娜蕾塔?挺好听的名字。”

    雷恩淡淡地回应了一句,又说道:“我听说过她的事情。但我是个医生,我做我该做的。”

    听到这话,盖伊越发觉得难以置信。他再仔细打量了雷恩一眼,神情掠过了一抹异色,也没再坚持,“谢谢你。善良的医生先生。”

    这时候,那个赌档管事看着有人帮忙,也松了一口气。

    他隔得老远递出了一个钱袋,递给了雷恩,说道:“尊敬的医生先生,治疗费用就算我们酒馆的但,能请您把她带走么?”

    雷恩看了看那钱袋,面无表情地接了过去。

    然后他用纱布简单地包裹了一下女孩头部的伤口,清理了地上的血液,也没嫌弃她一身脏脏的衣物,将她背了起来,走上了铁楼梯。

    然后,听着身后又传来齐刷刷地沉重舒气声。

    终于,瘟神走了。

    “你们住哪儿?”

    “西区的城墙脚下。”

    “”

    “没有旅店会给我们提供住宿的,所以”

    “知道了。”

    三人走出了赌档,走出了酒馆。

    雷恩给背上的小女孩罩了一件斗篷,怕引来麻烦。

    盖伊也怕被人认出来,隔得老远跟着。

    他们离开了机械城,走到了地面的棚户区,然后沿着墙角找到了父女俩自己搭建的棚户。

    除了清净,一无是处,脏的像是一个狗窝。这肮脏的住处,让人想起了那家伙在赌桌上挥金如土的样子,让人更觉疑惑了。

    雷恩在地上铺了一块干燥的垫子,然后把小女孩放了下来。

    他开始处理伤口,没回头,淡淡地说道:“我会救她,但我觉得你需要给我一些解释。”

    盖伊看着雷恩,目光有些复杂。

    他知道对方想要自己解释什么。

    沉吟了片刻,他便直接说道:“娜蕾塔的血脉有问题。她身体内有股无法控制的‘诅咒之力’。只要对她过的越好,那股诅咒力量就越强,然后就会给她身边的人带来厄运。只有在磨难痛楚中,她反而还会活的更坚韧。即便你不救她,她也不会死的,只是只是会很痛苦”

    话语中让人听出了无奈,似乎他不愿,却不得不如此。

    雷恩听着眉头一皱,难怪这男人会如此对她,原来是因为这个?

    “咒族”的血脉能力很奇怪,居然过的越好,就诅咒能力就越强确实挺邪门。

    看到雷恩神色异色,那个盖伊又说道:“不过,医生先生你不用担心。你身上有正气,那诅咒的力量对你没用。”

    听到这话,雷恩略显意外:“哦?你能看到‘正气’?那是什么东西?”

    他当然知道那诅咒之力对自己没什么影响,可也好奇这个家伙如何看出来的。

    这盖伊,居然还懂“望气”?

    盖伊解释道:“两年前我在一处尸骨堆里发现了她。经过我的长时间观察,‘心术不正’的人靠近她会遇到麻烦。特别是近距离接触到她的血液,越是穷凶恶极之辈,越会厄运缠身。”

    这家伙描述的很准确,和地精的炼金古籍里的介绍一模一样。

    雷恩听到这话表情没什么波动,只淡淡地说道:“在我眼里,阁下不像是有‘正气’的人。”

    可让他想到的是,盖伊听到这明显是冷嘲的话,脸上没有半点尴尬,只是沉默。

    片刻后,他也跟着自嘲了一句,“是啊我确实是个罪大恶极的人。”

    此话一出,两人都没在说话。

    小女孩不是超凡者,这些感染化龙的伤势,换做普通人大概已经死了。

    可她偏偏活得好好的(外在不好,生命力却很顽强)。

    雷恩也越发好奇这个“咒族”血脉的来源。

    显然,这父女俩背后肯定有故事。

    手术并不太麻烦,雷恩处理得得心应手,他随口问了一句:“你中毒了?”

    盖伊淡淡地说道:“我知道。”

    雷恩没回头,切除了小女孩身上的一些坏死的组织,开始了缝合,又随口问道:“怎么中毒的?”

    盖伊:“你想听?”

    雷恩也就当闲着也是闲着:“说来听听。”

    不说别的,这家伙之前讲故事的水平跟游吟诗人一样,听得人很有兴趣。

    “也罢”

    盖伊苦涩一笑,换做了一脸郑重的表情:“我叫‘盖伊·维利亚斯’,来自希德‘阿贾克斯省’。”

    这个世界名字重名的几率很高,但加上地名,这概率就不大了。

    雷恩一听到这话,“智脑”就自动对比搜索出了几个在各种资料中有记载的,叫这个名字的人。

    然后,他随口读出了第一个:“盖伊·维利亚斯?”

    盖伊很平静:“你认识我?”

    还真是?

    雷恩眼皮一抽,现在还能装不认识?

    他淡淡道:“希德sss级通缉犯,悬赏二十亿的杀人魔头。你的悬赏上写着,十五年前,你屠灭了一个城池,杀了数万平民”

    雷恩淡淡地说到,可心中却震惊的不轻。

    这还真是一个大人物啊。

    在“十大传奇”卡洛·格雷西横空出世之前,那家伙就已经是希德第一剑豪了。

    曾经赏金猎人工会sss级赏金猎人。讽刺的是,现在也是sss级通缉犯,希德赏金最高的家伙之一!

    而且这家伙还有一个几乎家喻户晓的名头——“天下第一美男”!

    想到这里,雷恩看了看那张像是骷髅一样的老脸:啊,就这?

    盖伊似乎猜到雷恩再看什么,干笑一声,说道:“我说过,年轻的时候,确实挺英俊的。”

    顿了顿,他看了看雷恩,一脸平静地问道:“你要取我人头去换赏金么?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也不会反抗。死在你这样正义的医生手里,我也无怨无悔。”

    “没兴趣。”

    雷恩淡淡地回应。二十亿赏金对普通猎荒者来说,确实有很大的吸引力,可对他来说,不如听一个有趣的故事。

    而且无论是系统判定,还是直觉告诉雷恩,这个盖伊的家伙,对自己没恶意。

    何况,他和这小女孩长期在一起,没触发那“心术不正”的buff,显然也不该是个恶人。

    索性,也就继续聊了下去。

    他直接跳过了这个话题,又平静地问道:“介意我取一点娜蕾塔的血液和头发样本做研究么?或许能找到她血脉诅咒的问题。”

    遇到一个传说中的上古“咒族”血脉,他自然也很感兴趣,取点样本打算带给老师伊鲁贝克研究。

    “”

    搞研究?那似乎很高级的医生才会接触的领域。

    盖伊听得略微有些意外,也点了点头。

    得到许可,雷恩又用试管取了一些血痂和头发,又问道:“我看你是故意要输钱?”

    盖伊略显诧异地反问一句:“哦?何出此言?”

    雷恩手里的手术没有停歇,随口说道:“我和一个赌术很高的家伙打过牌,他提过几句赌术方面的问题。我看出来了,你赌术很高明,不应该是烂赌之辈”

    盖伊不置可否,苦笑一声,道:“我的赌术也是和一个赌术很高的家伙打牌时的学来的。或许你也听过,他叫‘奥拉图·k·康德’。”

    “”

    雷恩听得眼角一抽。

    他当然听过。

    上一任的“十大传奇”之一,赌徒序列的奥拉图·k·康德,那个眯眯眼梅特涅的老师!

    卧槽,顶阶超凡的圈子果然好小啊。

    雷恩也没想到,随便遇到一个人,就是sss级悬赏的大魔头。

    这家伙说出了自己的名字,要么是要杀人灭口。要么是真如他所说,一心求死。

    但事情,显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雷恩以为悬赏另有隐情,问道:“悬赏令上说的那些人不是你杀的?又或者,他们不是平民?”

    盖伊却一口承认了:“不。是我杀的。他们也是平民。所以我才说,我罪该万死。”

    雷恩听着沉默了,这里面的故事,好像很深。

    “盖伊先生,你来这干嘛?”

    “找卡洛·格雷西拿回一柄剑。”

    又听到一个熟悉的人命,还是敌人,雷恩不由地心生了一抹警觉。

    “你和他很熟?”

    “不认识。但那柄剑,我必须要取回去。”

    “是你的?”

    “不。我曾经用过那柄剑。就是它,让我失去理智,造成了那场屠杀了。”

    “一柄黑色,犬牙大剑?”

    “你怎么知道?”

    “我见他用过。”

    “他已经开始用了?”

    “嗯。”

    “这下糟糕了。”

    “”

    雷恩突然觉得,事情好像有点小意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小精灵之第五天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