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九零之军长俏〕〔陈八荒战神〕〔八荒战神陈八荒方〕〔八荒战神陈八荒和〕〔霸总追婚:夫人,〕〔都市兵王陈八荒〕〔君临都市陈八荒〕〔龙隐宁欣〕〔沈鸾秦戈〕〔龙主唐朝林轻雪免〕〔单亲妈咪试试爱〕〔龙主唐朝全文阅读〕〔重生之做个好军嫂〕〔七零空间小媳妇〕〔不良王妃:让爷贱〕〔婚谋已久〕〔龙潜都市唐朝〕〔九五之尊小说唐朝〕〔惟我神尊〕〔跪天门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超凡机械城 第二二二章 神秘的父女俩
    “我年轻的时候,也和你一样正义感十足,嫉恶如仇。然后成了赏金猎人,四处猎杀穷凶极恶的通缉犯无论身份,贵族、平民,又或者怪盗、游侠,作恶者皆杀之。也因此得罪的太多的仇家”

    “你知道你中毒了?”

    “起初不知,后来肌肉渐渐萎缩,却是知道遭了女人的算计这是一门奇毒,‘银叶一族’的独门毒素。”

    “银叶一族?”

    雷恩听着脑子里冒出了一个奇怪的想法。

    既然是“独门”毒素,那让图斯特老爷子中毒的来源也是哪儿了?

    不是一个希德的家族么,奥玛皇家科学院里的人,怎么拿到的?

    不过,他也没多想。

    盖伊:“希德最古老的家族的之一,非常神秘。‘十大传奇’的黛亚·班尼拉,便是那个家族的传人。”

    “那邪剑是怎么回事儿?”

    “邪剑,传说七十二神将‘八臂地藏’的把柄配剑之一。斩杀生灵千百万,怨气冲天。剑客哪有不好剑的便有人故意诱我接触到了这邪剑。当年我五岁习剑,八岁入剑师,十五岁剑术大成,十八岁便入剑豪之境,二十岁便已剑道无敌少年成名,年少轻狂,便以为天下无难事。明知它是一柄邪剑,也自信能降服”

    “”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

    这个盖伊说话的语气有这浓浓的地方口音和俚语,听得有些拗口。那是希德南部,武道发源地的口音。

    雷恩也大致对这个盖亚的经历有了大致的了解。

    前二十多年,标准天才模板,十八岁就入剑豪了。

    (剑客境界:剑士学徒、剑士、剑师、大剑师、剑豪)

    剑道无敌天才,学什么会什么;一张帅气逼人的脸,漂亮的女人争相送上门来。

    甚至是当时是希德上流的贵族名媛贵妇们,所有人的梦中情人。

    年轻、帅气、风流、充满了正义感

    又是家喻户晓的赏金猎人,可谓人生大赢家。

    后来那柄邪剑,让他遭遇了人生大逆转。

    盖亚到这个地步了,也没什么觉得难堪的,直接就说出了当年的中招的真相。

    年轻的时候风流倜傥,觉得天下女人都该爱他,然后就栽在了女人的肚皮上,温柔缠绵中被人下了毒。对于顶级超凡来说下毒不易,必须量少,多次然而那女人就含在嘴里的。

    那些仇家没直接杀他,而是用了这种慢性毒药,就是打算让他身败名裂。

    再有那柄邪剑,引诱他去驾驭邪剑,然后越陷越深。

    最终造成了被邪剑中的戾气冲散理智,屠杀了一个小型领地数万平民,后来还陆陆续续造了一些杀孽

    从一个帝国家喻户晓的sss级赏金猎人,变成了sss杀人恶魔。

    如果不是那毒素让盖伊身体状况每况愈下,让他突然弃剑醒悟,估计还得死更多的人。

    雷恩听了,不免唏嘘。

    高手要中毒,果然得是最亲近的人。

    有叫错的名字,可没有叫错的外号。盖伊·维利亚斯前半辈子做的,当得起这个称号。

    不过,终究是造成了无法挽回的后果,屠杀了数万无辜平民。

    这盖伊这些年像是苦修士一般,一直在自我救赎折磨中,隐姓埋名,四处流浪,救人做善事。

    然后,才有了在一场领地战争的尸骸堆里,救下了这个“咒族”小女孩娜蕾塔的事。

    娜蕾塔也是苦命人,从出生就被人视作不详,惨遭遗弃。

    命苦贱,但却异常坚韧。

    遇到过黑帮、人贩子、怪盗可无一不被他克死了。

    也有好心人帮过她,但都被克死了。

    “娜蕾塔身上的诅咒,只有身有‘正气’的人才能不受影响她想报答我救命之恩,也就一直跟着我了。”

    盖亚虽然说的很隐晦,但雷恩也听出来了,这是他没被“咒族”血脉影响的原因,这家伙有那什么“一身正气”。

    盖亚说道:“我之前听说的那柄邪剑落入了卡洛·格雷西那家伙手里,所以,才想来劝说他放弃那柄邪剑”

    说道这里,雷恩不免想到了那个杀人如麻的家伙。

    那位传奇,可不是那么好讲道理的。而且人家堂堂“十大传奇”,超凡巅峰所在,会听一个落魄剑客的?

    让我弃剑就弃剑?你在教我做事?

    雷恩隐约已经能遇见两人见面后的场景,问道:“如果那卡洛不听你的劝告呢?”

    “”

    盖伊听到这话,陷入沉默。

    雷恩觉得这话似乎问到了人的痛楚,有嘲讽这盖伊“不自量力”的感觉,虽然他不是那个意思。

    他刚想解释一句,可就这时候,听着盖亚淡淡地说了一句:“那我就只能那这条命,去阻止他了。”

    听到这话,雷恩瞳孔猛地一缩,因为刚才盖伊说话的那一瞬,他仿佛看到了这半死不活的家伙身上冒出了一股冲天剑意,刚正不阿,邪不压正!让人有种仿佛四周的浑浊之气都被驱散了感觉,灵台一清!

    “这是他的剑之意境!”

    雷恩瞬间明白了。

    这就是这位曾经希“希德第一剑客”心底坚守的东西,死亦不惧!

    他眼里闪过一丝精芒,以为他有压箱底杀招,问道:“你能打过他?”

    “不能。”

    盖伊摇摇头,说道:“本就是该死之人,残躯何足挂齿。”

    “”

    雷恩听着眼皮一抽。

    果然,这是一个很白痴的问题。

    卡洛现在是正直巅峰的传奇境,岂是一个端酒杯都手抖的半老头能打过。

    盖伊没多解释,但他的语气里,总让人听出了,他似乎有舍命一拼的机会。

    雷恩给小女孩娜蕾塔的治疗已经接近尾声,体外的伤口都已经清创缝合,体内的一些问题也用“罡线”处理的差不多了。

    一个一个小时前还看上要濒死的小姑娘,脸上渐渐有了血色。

    虽然她的体温依像是蛇一样冰凉,但应该是血脉的缘故,而不是身体本身。

    “咳、咳、咳”

    小女孩轻咳了几声,看上去就要醒来。

    而这一幕,自然落在了盖亚眼里,他瞳孔猛地一缩。

    他虽然肉身萎缩,可见识还在,惊讶道:“你你把娜蕾塔治好了?”

    盖亚本以为雷恩就是一个普通的医生,随便缝合一下能不再流血就好了。虽然娜蕾塔的命运很悲惨,可那条命也很坚韧,无论如何是死不了的。

    没想到这一捣鼓,眼前这个医生居然让娜蕾塔的伤势痊愈了?

    “是啊,这么了?”

    雷恩听得莫名其妙,治好了还有问题。

    他看着盖亚脸色的变化,突然想到了什么:好像是说,这“咒族”血脉,对她越好,反噬就越严重?

    还真是如此!

    盖亚也知道这事儿不能怪谁,也无法挽回了,叹息道:“这下可能会招来麻烦了。”

    雷恩没见识过“咒族”血脉的厄运buff能力,问道:“会有什么麻烦?”

    盖亚道:“可能会引来很厉害的活尸”

    雷恩听着的,似乎问题不大?

    这座“黑风领”的主力机械城是一座“战象级”机械城,对付的大型魔兽和尸潮问题。何况还有散手“食尸鬼级”,火力网对于尸潮来说,似乎根问题不的。

    而就在的这时候的,

    大概是因为刚才雷恩缝合带了,这个昏迷了许久的小女孩突然醒了过来。

    然后她睁眼看到了一个陌生男人就在自己身边,立刻本能地双手护胸,吓得连缩数米,嘴里口吐了一个正常人根本听不懂的奇怪的音节。

    雷恩听着,目光一惊,“咦”

    一旁的盖亚看到两人的反应,解释了一句,“她只是被吓到了。娜蕾塔从小就没有和人交流过。她不会说通用语,也听不太懂。”

    雷恩倒不是意外这个小女孩的本能自卫反应,而是震惊她刚才说出的话。

    那低沉地像是鬼哭一般恐怖嘶吼声,明明就是古恶魔语!

    她那句话的意思是:“别过来!”

    这根本不是一个哑巴,而是她说的,正常人听不懂!

    雷恩心中很是惊疑:难道是血脉传承的语言能力?

    恶魔语到底有多难学,他深有体会,这个小女孩从下没有人教她说话,那么她的预言既有可能是血脉中传承出来的。这种血脉传承能力在高阶魔兽中很常见,但没人想到人类中也有?

    哦不,“咒族”外型像是人类,但在这个世界的定义,估计和“龙族”一样,不见得是狭义的“人类”,而某种更高端的神话血脉。

    “哦,不。我没有关系的。”

    雷恩摇了摇头,他没有暴露自己会恶魔语的事实。

    虽然他觉得这个盖伊·维利亚斯不是个恶人,可也觉得他身上藏有很多秘密,给人一种很神秘的感觉。

    哪怕雷恩有兴趣和两人接触,可没打算第一次见面就暴露自己。

    至于这个盖伊身上的毒素,他虽然能解,可也打算再接触一段时间再说。毕竟,杀了几万人,万一治好了,又来一次呢?

    醒来后一瞬的慌张后,那个小女孩看到了盖伊在一旁,眼里的惊恐和戒备也陡然一松。

    不过,她还是很意外会有陌生人和自己靠这么近,敢靠这么近。

    而这时候,盖伊也介绍道:“娜蕾塔,是这位医生先生救了你。”

    那小女孩仿佛听懂了,怯生生地看着看着雷恩,看上去是想表达感激,但估计那种情绪让她很陌生,又不知道该如何表达了,神情僵硬在了那里

    因为靠的很近,雷恩也第一次看清她那乱蓬蓬的刘海掩盖下的眼睛,漆黑如墨,黑的有些诡异,越盯着看,就越有种毛骨悚然的恐怖感。

    他也终于明白了,也难怪她始终会低着头,拿海盖住眼睛。

    可虽然她有着一双异于常人的眼眸,但眼里流露出来神情却让人一眼出了,自卑、孤独、无助,又怕伤害到别人的复杂情绪。

    雷恩笑了笑,道:“既然没事儿了,就好好休息吧。”

    他没多说,起身就准备离开。

    “你”

    一旁的盖伊连忙开口,却又一脸欲言又止的样子,道:“医生先生我要怎么感谢你”

    他说话的时候,神情里满是尴尬。

    身无长物,连任何答谢的东西都拿不出手。刚才的金币袋留在了赌桌上,但那本来就该是还高利贷的。

    雷恩一脸毫不介意的表情,淡淡地说道:“治疗的报酬,之前酒馆的管事已经支付了。”

    盖伊:“可是”

    雷恩没多说,摆手示意:“不用多说,好好”

    他本来想说好好照顾那娜蕾塔,可突然想到了之前说的话,这小女孩似乎不能对她好了?话在嘴边也咽了下去。

    他瘪了瘪嘴,没再多说,一边走,一边摆手示意,再见。

    盖伊问道:“医生先生,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雷恩没回头,一边走,一边回应道:“我只是做了一个医生该做的,名字就不用记了。”

    他不想对这父女俩用假名,索性就不说了。

    而身后,那个小女孩怯生生地躲在盖伊身后,那双漆黑如墨的瞳孔里,倒映出了一个越走越远的背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治愈系游戏〕〔神羽战尊〕〔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开局签到十万年〕〔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