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前夫,别来无恙〕〔夫人在上:总裁的〕〔超级王者萧阳小说〕〔废婿萧阳〕〔最强高手在都市萧〕〔生而为王全文免费〕〔地狱使者〕〔超级至尊系统〕〔超级王者龙王殿〕〔生而为王萧阳免费〕〔龙王萧阳〕〔战龙狂枭〕〔华丽逆袭萧阳〕〔超级至尊系统〕〔江辰唐楚楚〕〔黑龙帅唐楚楚〕〔龙王医婿全文免费〕〔战神龙婿黑龙唐楚〕〔启禀陛下,娘娘又〕〔唐楚楚江辰最新全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超凡机械城 第二二七章 诅咒序列(为‘leo627’加更)
    ,最快更新超凡机械城!

    “喏...我说吧,尸潮攻不破城池的。”

    “昨晚至少出现了十几个半步传奇的顶级超凡,这就奇怪了,怎么会有这么多...光辉城大半顶级战力,怕都在这里了。”

    “你不是听说【霜月剑豪】卡洛也会来么,你从哪里得来的消息?”

    “一个不太方便告知身份的老朋友。”

    “哦...”

    雷恩和盖伊在棚屋里聊天打屁。娜蕾塔那小姑娘不是超凡,很困了,就蜷缩在了棚户的茅草堆里睡熟了。

    天边亮起渐渐泛起青光的时候,城里空荡荡的,几乎没了活人。

    所有人都在城外尸骨堆里拾,捡到就是赚到。

    ......

    这聊了大半夜,雷恩也对这个盖亚有了更多的了解。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什么都聊,超凡、武技、剑道、八卦...

    盖伊这家伙本来就很健谈,而且懂得东西也非常多。

    他这些年流浪了两大帝国很多省份,人生阅历丰富得让人叹为观止。他的见识像是一本百科全书一样,感觉什么都懂。

    不仅仅是浅尝辄止,这家伙还精通不少门道,星象、文学、考古、锻造、炼金...等等。他还掌握了两大帝国至少十种地方语言。

    如果不是这糟糕的身体状况,雷恩觉得他是一个很有浪漫色彩的家伙。

    聊了一夜,他才真相信了,之前这家伙所说,年轻时候他是希德上流社会所有夫人小姐们的梦中情人。

    光靠一张好皮囊绝对不可能,可这家伙真的很有才华。

    这让雷恩第一次有了恰柠檬的感觉的。

    拥有“智脑资料库”的他,聊天差点没聊得过一个靠脑子记忆的家伙。

    不过,才华归才华,盖伊这十多年的经历,可就真的听得让人心酸了。

    一双腿,独行不知多少万里。

    雷恩第一次听说,一个人能靠双腿独自在原上横穿两大帝国,还活了下来的。

    用盖伊的自己话来说,本就存了死志,人生已经没有再低谷的时候,危难反而要避他而去。

    一句很有哲理的话。

    ......

    清晨的光芒倾洒大地,也照亮了这棚屋。

    柔光照在娜蕾塔那熟睡的小脸上,听得几声不知说什么的梦呓,在梦中享受着这短暂的安宁祥和。

    两人聊着聊着,听到梦呓,目光都落了过去。

    雷恩眉头微微一皱,说出了自己的看法:“娜蕾塔的血脉应该是隔代遗传,我没猜错的话,她的某几条基因链可能和正常人类不一样。我猜测她可能是某种远古血脉...她血脉的诅咒,或许是一种超凡力量...”

    两人已经聊得挺熟,盖伊也认定了雷恩不是“心术不正”之辈。

    没什么好隐瞒的,他点点头:“是的。我曾经在一本古籍中看到过相关的记录。她这种血脉可能是一个叫‘咒族’。”

    顿了顿,他又继续说道:“我曾经在游历之时,遇到过一个古洞穴。里面的壁画记载了一位已经被世人所遗忘的‘七十二神将’。那是排名第二位的【执夜者】拉薇妮亚。那位神祇传承的‘诅咒法则序列’,应该就是‘咒族’的专属传承...可惜,现在已经找不到任何可用的超凡配方了。不然,娜蕾塔的血脉诅咒或许还能受掌控...”

    “排名第二的神将?”

    雷恩听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名字。

    七十二神将传承只流传下来了一部分,很多都已经彻底断绝的。这个【执夜者】拉薇妮亚,就是他从未听说过的神祇之名。

    他确实也没听说过个“诅咒序列”有相关魔药传承下来,即便是他老师伊鲁贝克那里也没有。

    想想,雷恩又问道:“试过其它神秘系的魔药么...比如‘灾厄序列’、‘瘟疫序列’?”

    “我也给她试过其他基因药剂。但无一例外,都会被她的血脉排斥。”

    盖伊摇摇头,微微一叹,又道:“如果找不到专属的进阶药剂,她体内的诅咒之力就无法控制。现在她慢慢长大了,那股力量也越来越强,我很担心...”

    “这确实是个问题。”

    雷恩听得也觉得有些奇怪。

    这还是第一次听到超凡进阶还需要专属血脉这种说法。

    即便是巴泽尔他们狼人族,也能进阶其他普通的超凡序列。

    但凡是传承条件苛刻的序列,都容易失传。这个“诅咒序列”如果真需要专属血脉,失传也在情理之中。

    显然,盖伊尝试过很多方法,可都失败了。

    他说出了自己的忧虑道:“而且我担心的是,假如我死了,娜蕾塔的处境会更糟糕。没人愿意会带着这么一个会带来厄运的‘咒族’人...她不懂通用语,也不愿意说话,不懂人情世故,不懂谋生之道...”

    就像是一个慈祥老父亲,垂死病中,絮絮叨叨。

    他很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确实很糟糕,最多再有一年半载,毒素就会彻底让他失去行走的能力。到时候,谁来照顾这小女孩?

    盖伊说到这里,又看了看雷恩,“这些年,我遇人无数,但不会受到诅咒影响的人很少。医生先生你,却是我少见‘正气十足’的人。”

    雷恩耸了耸肩,没觉得对方是在夸自己。

    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所谓“正气”似乎并不是大众眼光的赞美词。

    拥有这种不被主流观念认同的特质,也就意味着会有很糟糕的境遇。

    比如,眼前这位。

    曾经的【正義之剑】,如今的邋遢老汉。

    说到这里,盖伊看着雷恩,意味深长地说道:“无论‘势’还是‘意’,都是为了守护心中不被动摇的信念。你心怀起正气,坚守本心就能领悟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这话和大巫祭玛法说的差不多。

    雷恩听得有所领悟,却总觉得还差点什么。他也并不意外盖伊能看出来了自己正处在二阶瓶颈上,好奇地问道:“盖伊前辈,你领悟的是什么剑意?”

    “我的剑意?”

    听到这话,盖伊一双浊眸满是感慨,仿佛被人解开了一道不愿提及的伤疤。

    但似乎他也有意要指点雷恩,沉思了片刻后,没有什么隐瞒,道:“曾经我如初入剑豪时,领悟的是‘无垢剑意’,内心纯粹,剑势自然通达,剑锋所指,无不可破。”

    顿了顿,他话锋一转,“不过,那场大变,破了我心境,剑意也支离破碎。这些年,我重新认清了自己,在‘无垢剑意’之上,领悟了一层新剑意,叫...‘邪不压正’!”

    盖伊此话一出,他没做任何动作,但气势却陡然一变。那种用气势就能扫清四周浑浊,让人灵台清明的感觉又出现了。

    显然,他有意指点和报答之意,毫无保留地给雷恩展示了自己的剑意。

    “邪不压正?”

    雷恩感觉不太实在,“意”本就虚无缥缈,除了本人,外人看着都是云里雾里。

    何况自己还是一个脸“势”都没领悟的门外汉,“剑意”对他来说还太过遥远。

    想想,他又找了一个实际参考目标,委婉地问道:“盖伊前辈,你曾经的剑术,和现在的那个‘十大传奇’【霜月剑豪】卡洛,孰高孰低?”

    “曾经?”

    盖伊笑着摇摇头,似乎对这个词汇并不认同。

    眯眼沉吟了一瞬,他眼里迸射出了一抹俾睨天下的精芒,这才道:“曾经我剑术天下无人能及。如今,我领悟‘剑之道’后,更亦无人能及。”

    听到这话,

    本能告诉雷恩,这家伙在装逼吹牛皮。

    可直觉告诉他,这家伙说的又是实话。

    盖伊笑了笑,那俾睨天下的气势瞬间消散,仿佛从未出现过,“当然,仅仅是剑道理解罢了。要说修为,我这残废,半截身子都入土了,自然是差了十万八千里的。”

    雷恩:“...”

    而这时候,盖伊又看了看熟睡中的娜蕾塔,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脸欲言又止的样子,“医生先生,能否有一事拜托。倘若...”

    雷恩一听这开头话术,就猜到怕是又要托孤干啥的。

    他直翻白眼,直接拒绝道:“别!情况或许没那么糟糕,你体内的毒素...”

    话还没说完,就在他刚要说毒素能解时候,一群怒气冲冲的家伙赶了过来。

    盖伊一看来人,眉头一皱,对这雷恩说道:“我可能有麻烦了,你里我们远点吧。别被波及了。”

    ......

    “该死的瘟神,都怪你们,害的我‘黑风领’遭受如此大的损失!”

    领头的是一个绿头发的年轻人,穿着一身华丽的呢绒服,胸前一排印有家族纹章的纯金纽扣,肩章上有流苏...这种贵族服饰辨识度很高,让人一眼就能猜到这是个贵族。

    年轻人身后跟着一群穿着铠甲的卫兵,肩章上所属集团的标志,这是城防治安队。

    绿头男走了过来,隔得老远便气急败坏地冲着盖伊嘶吼道:“盖伊,你这该死的家伙,赶紧带着那‘鬼丫头’滚出我的领地!昨晚,你们让我损失了一座机械城!”

    盖伊听得默不作声,像是一个默认自己罪行的犯人。

    而这时候,因为争吵的声音太大声,也吵醒了正在熟睡的娜蕾塔。

    然后,滑稽的一幕出现了。

    一群刚才还凶焰滔天的人家伙,像是老鼠见了猫,齐齐缩了缩脖子。他们再不敢靠近草棚,隔着二十多米停了下来。

    这些人脸把那种“虽然气急败坏,可就是不敢动手”的尴尬神情表现的得淋漓尽致。

    雷恩看着嘴角微微一扬,突然觉得“咒族”的这buff好像挺好用,心术不正的不敢害她,心术正的却又不会伤害她。

    醒来的娜蕾塔虽然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可感受到了来人的恶意。她目光冷冷地盯着这群人,又恢复了那行尸走肉一般的神情。

    绿头男看着脸皮猛抽,也再不敢说话了,他戳了一下身边的治安队长。

    那个酒糟鼻队长脸色只能硬着头皮走了出来。

    然后这家伙用着最客气的话,说出了最严肃的命令:“盖伊先生,那个...尊城主令,你们被驱逐了。从现在开始,请你们立刻离开城里...”

    盖伊平静地点了点头。

    换做别人,给领地带来如此大的损失,大概早就被大卸八块了。

    可他们不敢伤害的这父女俩,就怕厄运缠身。

    之前那几个对这小姑娘不利的大型猎团莫名其妙团灭,早就证明了其邪门程度,没人敢拿命尝试。

    留在城里,原本只是当猎“诱饵”,得些小利。现在造成了这么大损失,上头的大人也发话不能让他们留在城里,只能选择硬着头皮驱逐了。

    盖伊神色没有半点变化,仿佛早已习惯了一切。

    他也不争辩,就默默地收拾起了草棚里的几件单薄毯子。

    临走前,盖伊看了看不远处的雷恩,有些话没说出口,但也没机会说了,告别道:“医生先生,后会有期。”

    “...”

    雷恩听着眉头一皱,被城主驱逐了,他也无可奈何。

    可这俩父女俩,一个残疾,一个连超凡都不是,该如何在危机遍地的原生存?

    哪怕是活尸不会威胁他们,那魔兽呢?吃穿住行怎么解决?这原上,可能几百公里都没有一座机械城,他们靠双腿能去哪儿?(ps.鬼知道他们一路是怎么过来的。)

    “盖伊先生,你等等。”

    想到这里,雷恩没再犹豫,拿出了几个土罐装的药剂,直接塞入了盖伊的口袋里,小声说道:“红盖子的内服,蓝盖子的外用,一天一次,三天就能解你体内的毒素。”

    “???”

    盖伊看着口袋中的几个小罐子,先是一愣,然后脸色猛变。

    解毒?

    怎么可能!

    这种毒素是“银叶一族”的独门毒素,旁人根本无药可解,他怎么会说出哪种话来?

    盖伊以为自己听错了,可再一看雷恩认真的神情,这年轻的医生居然是认真的?

    如果不是昨夜的彻夜长谈,他觉得的这事情跟谬。

    可现在,他觉得这可能是真的。

    雷恩震惊这家伙博闻广识,盖伊如何不同样震惊他诸多典籍信手拈来?

    虽然他不知雷恩的来历,但也猜到,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医生。

    现在一看,果然如此。

    自己的居然毒有解?

    多少年了,盖伊觉得自己再没感受到过震惊的情绪,此刻疯狂地涌了出来。

    盖伊语塞:“你...”

    雷恩摇了摇头,示意不用多说:“保重。”

    盖伊也知道此刻不宜多说,苦笑一声,神情复杂地说出了两个字,“谢谢。”

    他转脸唤了一句身后的目光呆滞的小女孩,“娜蕾塔,我们走吧。”

    然后,这父女俩就背着他们有限的几件的行李,朝着城门方向缓步走去,留给了众人一个黯然失神的背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厉少,夫人又把你〕〔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