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错嫁相公极宠妃〕〔我的师姐超护短宁〕〔小六子宁凡小说免〕〔宁凡小六子小说无〕〔绝品高手在都市〕〔医道狂尊林阳苏颜〕〔我家师姐超护短宁〕〔宁凡师姐超级护短〕〔弃妃逆袭:王爷在〕〔省委一秘〕〔魔帝狂妻:废柴嫡〕〔升迁笔记〕〔婚途末路:沈少请〕〔前夫,别来无恙〕〔夫人在上:总裁的〕〔超级王者萧阳小说〕〔废婿萧阳〕〔最强高手在都市萧〕〔生而为王全文免费〕〔地狱使者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超凡机械城 第二五九章 擒王(6800)
    ,最快更新超凡机械城!

    绝大部分毒虫不比魔兽,它们不会掌控元素,也没有耐揍的庞大体型,防御力很低。

    也几乎没有智慧可言,完全凭本能行动,唯一致命的就是毒素。

    对于独行侠和小型团队来说,在这种地宫中遇到这不计其数的毒虫,唯一结局就是团灭。

    可对于这种几千人装备精良的大型团队来说,也就是推进会耗费一些时间罢了。

    对付这些虫子,猎者们有足够多的经验,火烧,冰冻,药物狂暴至其互相残杀...废不了多少工夫,就能杀掉一大片。

    至于【双头盲蛇】,这种毒物虽然厉害,可随便一个大型团队,也都有足够多的猎杀大型魔兽装备和战术。

    法师“迟缓光线”、“藤蔓缠绕”、“空气凝固术”、“沼泽术”...都是限制速度型魔兽的法术。

    群体施法,大范围覆盖,智慧并不高的盲蛇很容易进入陷阱。

    还有重型机甲的钢索、钢网,布置在那里,弄点血食,魔兽自然就会撞入陷阱中。

    一旦被控制住,几千人集火,分分钟钟就能被干掉,哪怕是四阶、五阶的盲蛇。

    虽然造成了一些伤亡,可罗萨斯家族这些官方佣兵团推进的速度不慢。

    至于宫殿里的毒素,造成的伤亡也不大。

    不是全是因为这种官方猎团带了足够多的解毒药剂的原因,也是因为对方队伍里来了一个用毒专家——【剧毒术士】吉泽拉。

    她是“十大传奇”之一的【黑巫女】黛亚·班尼拉的三弟子。

    善用毒的人,自然会解毒。

    有她在,那些猎队损失骤降八成。

    而此时此刻,藏在远处默默观察战况的雷恩,认出了那家伙。

    ......

    罗萨斯家族的官方猎团推进的很快。

    照明弹打上天空,他们自然也看到了那溢散七彩光晕的“七彩圣杯”。

    可因为毒物太多,暂时还不能靠近。

    旁人不知道那圣杯是什么,只知道可能是宝物,可作为用毒专家的【毒手】吉泽拉,却一眼就认出了那圣杯上的百虫纹路,震惊不已。

    这一趟,还真来值了!

    “没想到传说居然是真的!”

    他神情激动地惊呼道:“这...【玛拉卡斯的万毒圣杯】居然真的在这陵墓里。也难怪这里会汇聚这么多的毒物,原来是因为这件圣器!”

    剧毒术士是“瘟疫法则序列”的分支,七十二神将排名末位的【瘟疫主宰】玛拉卡斯一脉。

    这个传承里一直流传着一个传说,说是蒙克尔古文中出现过一尊神奇的白银圣杯。它对世间毒物有着致命吸引力,能吸引万毒朝拜。圣杯还能吸收万毒精华,凝聚结晶,是天下至毒之物。

    这【玛拉卡斯的万毒圣杯】是温养毒物的至宝,也是剧毒术士们梦寐以求的“神器”!

    听到这话,灰袍术士身边那个绿毛青年开口了,好奇道:“吉泽拉大师,这就是你要找的东西?这银杯有什么神奇的么?”

    开口的这位,自然就是“黑风领”的少领主乔治·罗萨斯。

    猎的事情,原本是用不着高层们亲自下地的探索。

    可自从前几天围剿雷恩和凯瑟琳几人,遭遇反击差点没被吓尿之后,现在这位大少可不敢在外面瞎晃悠。

    那个“神秘人”能一拳打废了号称三阶顶级强者的格斗大师【玄手】诺德,乔治觉得自己那些随行护卫可给不了他什么安全感。

    现在他的嫡系人马都来这地底了,乔治也不敢在地面待着了,跟着下了遗迹。

    在他想来,地下虽然有些怪物,可比呆在营地里安全多了。

    至少,遗迹里全是自己的人,不用时刻提心吊胆有人要突然冲出来暗杀自己。

    何况,他觉得那迷宫的破解之法就他们罗萨斯家族的高层知道,外人根本下不来。呆在这里,反而是最安全的。

    “这圣杯关乎我们剧毒术士一脉的一个传说...”

    听到询问,吉泽拉简单地解释了几句圣杯的传说。

    说着,她又回应道:“不仅仅是圣杯,还有这圣杯中的七彩结晶也是至宝。它是各种毒物聚集的万毒精华。有此毒物,我的【虚空毒手】便能大成。到时候,哪怕是五阶强者,挨上我一掌,毒气攻心,不死也要重创!”

    说话的时候,她眸光闪过了一抹自信的厉芒,不觉抚摸了一下自己的右掌。

    那只手上戴着一只呈现蜡色的白色手套,隐隐有黑气溢散而出。

    “能杀五阶?”

    乔治大少自然是听说过这位剧毒术士的大名,但他对什么毒素、功法没什么兴趣。

    他更好奇对方是否能保护自己的安全,便试探这问道:“那吉泽拉大师...您也听说了那晚重创【玄手】诺德的那个家伙。真遇到那种家伙,您有把握杀掉他么?”

    吉泽拉作为【黑巫女】黛亚的弟子,自然知道当晚发生了什么。

    那神秘人可不仅仅是断了诺德一条手臂,甚至还用一种威能特别大的炸弹算计“大宗师”洛奇都身受重伤。

    不过,她却很有信心对付那种家伙,说道:“那家伙毕竟只是三阶格斗家,虽然可能有某些秘法让他拥有了四阶的战力,但...只要别碰到我,碰到了,就必定让他有来无回!”

    顿了顿,她阴恻恻地又说道:“不怕他来,就怕他不来。”

    “哦?那可就太好了...”

    乔治大少一听,这才觉得心中安稳不少。

    而这时候,两人正在交谈,突然,已快经推进到宫殿中央地带的战线前段,爆发出了剧烈的动静。

    嘭、嘭、嘭...

    那是火炮的击发声音。

    没有遇到大型魔兽,那种东西根本不会动用。

    而动静传来没多,便有人来汇报道:“乔治少爷,不好了,前方出现了一条巨大的双头黑蛇,看上去是蛇王!它的毒素太猛烈了,单纯的陷阱困不住它,需要去高手牵制...”

    乔治大少听了,看了看生身边灰袍术士。

    吉泽拉抬了抬眉,说道:“我去看看吧。那双头蛇看上去也像是一种古代稀有种,不太好对付的...”

    ......

    远处,一根断裂的石柱顶上,趴着一个鬼鬼祟祟正在用望远镜打量战局的家伙。

    这自然就是看了好半天戏的雷恩。

    当他看到盘踞在天花板上的那条大蛇苏醒,顺着石柱下到地面,加入了战团之后,也终于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那蛇王一加入战场,一顿横冲直撞,势不可挡。

    如同雷恩猜测的一样,这是一头五阶“兽王”,战力凶残的一匹。

    它直接撞翻了成片的中型机甲战士,喷出来的毒雾,瞬间就能将低阶超凡化成一滩浓水。

    寻常火枪刀剑砍在它墨玉一般的鳞甲上,铿铿冒出火光,却半点没能伤害到它。

    一时间,因为这条蛇王的加入战场,猎者一方竟然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啧啧,这蛇王好强啊...”

    雷恩看到这一幕,露出了一抹意料之中的笑意。倒是期望打的越热闹越好,最好是两败俱伤,他好坐收渔翁之利。

    ......

    不过,雷恩也知道,这蛇王胜算不大。

    那些经验老到的猎者们并未和巨蛇硬碰,也迅速变幻了防御阵型。

    不得不说,光辉城招收的这些大型猎团的高层也不是等闲之辈。

    对付这种突发情况,他们也有足够应对经验。

    蛇王冲入阵地了之后,猎团迅速收拢了阵型。

    他们用机甲和吨重盾组成了防御战阵,并未完全堵死,而是变幻成了一柄柄“尖刀”战阵。

    这种战阵就是专门针对大型魔兽的撞击,刀尖让魔兽不敢正面硬碰,盾牌后环环相扣,撞击的力道绝大部分都会卸到地下。

    饶是魔兽有万斤巨力,撞在战阵上,猎者受到的冲撞力也十不存一。

    而巨蛇在尖刀之间游走,各种破防、腐蚀、减抗魔法就是一顿招呼。蛇鳞受损,就会在不知不觉间就会被割伤。

    看到那几十柄“剑刀”组成的战阵,雷恩就知道,那巨蛇若是不逃,败局便已经注定。

    没能再第一时间冲散猎者的阵型,那么等待它的就只有活活被耗死。

    毕竟毒素有限,体力有限。

    那巨蛇闪电般的速度,就和人类的爆发武技相同,不可能一直持续这么快下去;

    而毒素也跟人体内的某种高蛋白物质一样,蓄得久一点,就能多喷吐几次;喷空了,短时间内补给不上,是不可能无限量喷吐的...

    猎者,终究会赢在智慧上。

    不过,雷恩依旧没有动手,而是耐心地等待着机会。

    那蛇王虽然没占到上风,可也没落下风,一时半会儿也耗不死。

    他如果现在动手夺取圣杯,保不准巨蛇感知会回巢...

    ......

    对方猎团的指挥也是经验十足,战阵稳定下来后,战斗便有条不紊了。

    那蛇王在战争中被困死,逃脱不得。

    渐渐地,它身上也出现了伤口,流出了猩红的血液。

    一旦那身鳞甲破防,猎者们就更知道该如何攻击,集中撕裂伤口,拉大优势...

    就这样一点点的蚕食,那蛇王已是困兽犹斗,败势已显。

    消耗了半个多小时之后,雷恩从望远镜中看见一个灰袍术士直接走入了毒雾中。

    他知道,战斗要结束了。

    “好厉害啊...居然完全无视了的【双头盲蛇】喷出的毒雾。”

    雷恩心中惊叹不已,自然认得这位大名鼎鼎的用毒专家——【毒手】吉泽拉。

    这家伙是成名几十年的老牌强者,一身毒抗自然比刚觉醒【巫毒大师】魔药的自己要高很多。

    她完全无视了蛇王喷吐的毒雾,肆无忌惮地穿梭在在场各处,解毒救人,偶尔还给那蛇王庞大的身体狠狠来上一击。

    而她体表,正湿哒哒流淌着厚厚一层绿色膏状物质,看上去整个人都像是一团正在融化的巧克力。

    就是因为这层泥膏,让她即便是被蛇尾抽了,也能安然无恙。

    “这手段还真有点棘手呢...”

    雷恩看着那特别的超凡能力,略微皱眉。

    他得到的情报记录了这家伙的能力,那是她的招牌超凡能力“毒泥铠”。

    剧毒术士这种超凡职业有点特殊。

    他们不像是魔法师一样,拥有浑厚的魔力;也不像是近战一样,拥有突出的肉搏能力。

    总的来说,他们肉身很弱鸡。

    但他们却拥有一些神奇的能力,就比如这“毒泥铠”。

    这不是“魔法盾”,也不是什么“元素铠甲”,而是靠自身的毒素凝聚出的护体泥衣。

    这层毒素泥衣防御力远不如魔法盾,但有很高的缓冲减伤能力。而且,还有个致命威胁,那就是——反伤剧毒!

    外力触碰,这层泥铠就像是被扎破的水气球,必定会爆炸喷溅你脸。

    这能力一施展,对付绝大部分近战超凡,已然立于不败之地了。像是刺猬一般,寻常人摸都摸得不。

    而毒素修为越高,这层泥铠就越致命。

    而眼前这位【毒手】的吉泽拉,就是把毒功修炼到极致的家伙!

    虽然她超凡阶位只有四阶,可她却拥有毒杀过五阶超凡的傲人战绩。

    可以这么说,当世用毒的超凡领域,这家伙的能力能排进前三。

    当然,【剧毒术士】的战力忽强忽弱。

    她跟这些毒虫一样,**羸弱,攻击手段单一,唯一致命的手段就是毒素。

    遇到奈何不得她毒素的超凡者,她能杀五阶超凡;

    遇到能力克制的毒素,或许二阶、三阶超凡就能杀掉她。

    雷恩觉得,可以操作试试。

    虽然他自信自己的现在毒素抗性不低,也有兴趣试试这位传说中的用毒大能。

    可理智告诉他,现在不能和这种家伙硬碰。

    因为以前没交过手,没有数据分析,他并不确定自己的身体一定能承受得住那种完全陌生的毒素。

    所以,雷恩还在继续观察。

    .......

    而随着时间的退意,战斗已经基本没有悬念了。

    那条蛇王被耗血打法支配的完全没脾气,逃不掉,又杀不了。

    它已经奄奄一息,在战阵中游走的速度也越来越慢。

    而因为战局已定,

    那些之前躲到迷宫里避难的高层们,此时此刻又冒了出来。

    他们想要欣赏见证屠杀巨蛇的最后一幕。

    望远镜中,雷恩在那群人中看到了几张熟悉的面孔。

    最打眼的,自然是一众护卫中簇拥的那位乔治大少,一头绿色头。

    而他身边的,被铁链锁着的甘尼克斯面如死灰。

    “咦...”

    看到这位乔治大少和甘尼克斯,雷恩脑子里突然就闪过了一个大胆念头。

    这贵族猎团里,几乎所有高手此刻都在应付那大蛇。

    而他身边,似乎就只有几个三阶?

    原本雷恩打算当着这些人的面硬抢圣杯,但现在,似乎有更好的注意。

    做出了决定,他没有任何犹豫,悄然朝着人堆方向摸了过去。

    .......

    此时此刻,战斗虽然接近尾声,可二层的入口处搭建的临时的战地医院正忙得热火朝天。

    虽然有战阵法先知,可那蛇王也造成了数百人伤亡。

    尸体和伤员从战斗前线源源不断地被拖了回来,哀嚎遍地。

    “医生!快准备解毒药剂!”

    “后勤队,把重伤员抬下去,再上来两个百人替补队。赶紧的,别磨蹭!那蛇王马上就要死了,小心狂暴...”

    “没事儿的儿帮忙搭把手,抬抬伤员。还有一口气的,先注射解毒药剂...”

    “...”

    虽然救援现场有些混乱,战线也拉得很长。

    混在虫群中的雷恩找个了个避开主战场的角落里猫着,然后,等到了蛇王狂暴,蛇尾横扫战场,砂石眯眼的时机,悄然混了伤员群进去。

    这些贵族猎团的人也不都是一个团队,而是好几个大团拼凑在一起的,并不都相互认识。

    而且,迷宫下来的通道已经被他们的人守死了,谁也不会想到,这时候会从虫群里,混入了一个外人。

    主力部队都在围杀蛇王。

    雷恩背着一具尸体,悄然混入了战地医院。

    然后,他悄然摸到了石门处的临时指挥所附近。

    那位乔治大少身边护卫森严,雷恩需要等一个机会。

    等蛇王被杀的一瞬。

    .......

    前线的战场打的险象环生,可这里却感受不到任何紧张。

    乔治大少正喝着咖啡,顺便饶有兴致羞辱甘尼克斯。

    “没想到那位凯瑟琳夫人居然一直都藏在猎队里。哎,居然让这么娇滴滴的大美人死在了虫子嘴里,还真可惜了...你说是吧,甘尼克斯?”

    “哟...瞧你这样子,想杀了我啊?”

    “哎哟,可惜了,有狗链子拴着呢...”

    “...”

    无论如何羞辱,甘尼克斯却都咬紧牙关,一言不语。

    这家伙也是悲催,好好的富商大少不当,整天想着外出游历,猎当冒险家。

    你说猎就猎吧,这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猎,就各种倒霉事件都遇齐了。

    遗迹倒是一个梦想中的遗迹,有宝物、有怪物、有大量等待研究的未知古代文明资料...

    可就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剧情都来了一通,什么属下背叛、围剿、被抓、逼供、失去亲人伙伴...

    现实给他好好上了一课。

    这短短几日,甘尼克斯觉得自己的心智成熟了太多,比活着的十八年都多。

    换做往常,听到那些侮辱的话,他绝对会嚷嚷着和眼前这个绿毛家伙拼了。

    可现在,他虽然愤怒,却也很冷静。

    羞辱?

    我斌不在乎了。

    只要有机会。

    我一定杀了你!

    甘尼克斯突然有些领悟他老师山姆大叔说的,超凡三阶的那道门槛是什么了。

    生死之间的“大感悟”,他也感受到了。

    可惜...现在似乎晚了一些。

    愤怒之余,甘尼克斯又悲从心来。

    虽然抱着一丝期待,母亲身上有“驱虫药粉”,有一线生机能还活着;可这地宫中的毒虫实在太多了...

    想到这里,他心中不由地冒出了一个念头:要是我能像是雷恩先生那么强,那么我也肯定能保护家人了吧。

    .......

    无论如何羞辱,甘尼克斯都一点反应都没有,这让乔治大少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这时候,他口中的话也越发口无遮拦,继续幻幻想着他那未曾实现淫念头,道:“还想说真抓到了,能好好享受一下那位‘红杉商会’美女会长的滋味的呢,看来是没机会咯...咦,到时候,你岂不是要叫我父亲大人了?”

    顿了顿,乔治又道:“哈哈...我可没想要你这么大的儿子。”

    甘尼克斯听着,面无表情。

    他突然觉得,这些曾经一定会让自己上头的话,很幼稚了。

    内心毫无波澜。

    他非但没被激怒,反而冷笑一声,嘲讽道:“乔治,你也就是个只会躲在侍卫堆里的懦夫罢了。呵呵,你当我没看到那天晚上,你被吓尿了的孬种样子?也就嘴上敢哔哔...你敢解开我的锁链,和我公平决斗么?”

    说完,他目光中毫无惧色,还毫不客气地淬口道:“哼,懦夫!你不敢!”

    “你...!!!”

    乔治听着,像是被刺痛了某处,脸色瞬间一黑。

    他虽然是个二阶法师,可从小对学习什么魔法都没兴趣。那些复杂拗口的咒语,也都忘记干净了。哪里敢应下什么决斗?

    这话让他无从辩驳。

    气急败坏之下,乔治尴尬极了。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他只能拿起身边的鞭子,猛地就是一鞭抽到了甘尼克斯的脸上,恼羞成怒道:“你他妈找死!”

    甘尼克斯挨了一鞭子,俊俏的脸上立刻出现了一条皮肉外翻的血痕。

    他依旧没有半点惧色,吐了一口血沫,继续嘲讽道:“呵呵,还贵族?贵族连答应决斗的勇气都没有么?”

    “你...”

    乔治大少听着搭不了腔,气得脸色发紫,只能不停地挥动鞭子抽打。

    啪、啪、啪...

    清脆的鞭响,破开了皮肉,打在了骨头之上。

    甘尼克斯脸上没有流露半点痛楚的表情,还用上了家乡的俚语嘲讽道:“真以为披上了贵族服装,就是贵族了?土蛤蟆,终究是上不得台面的土蛤蟆。你这种懦夫,根本不配称什么贵族!”

    乔治大少气得脸色铁青,仿佛喉咙里咽着一只死老鼠,吞不下去,又吐不出来,只能说出些干瘪瘪,不痛不痒的的话来:“你...你...你他妈找死!”

    刚才羞辱半天,对方一点反应都没有。

    现在他反而因为这几句话,被气得差点一口气没上的来。

    无论是吓尿,还是不敢答应决斗都是事实,甘尼克斯这几句话就像是尖刀,刀刀戳在他心口。

    乔治说不过,就只能不停挥动鞭子,抽打在被铁链束缚的甘尼克斯身上。

    ......

    “禁魔项圈”带着,甘尼克斯半点斗气都运转不起来,之鞭子,鞭鞭到肉,力透肺腑,伤的不轻。

    “呸!”

    可即便如此,他依旧没有低头,一口血痰吐在了乔治身上,“懦夫!我现在被铁链锁着,你都不敢杀我?”

    “老子杀了你!”

    乔治测地被激怒了,像是疯了一般,嘴里反复念叨这几句话。就要抽刀杀了这个侮辱他的家伙。

    可是,身边的供奉们却拦住了他这疯狂的行为。

    至少再探查遗迹结束前,这个甘尼克斯却不能死。

    毕竟,整个猎队里,再没有任何人比他更懂蒙克尔文明。

    甘尼克斯冷笑连连,看着尖刀,毫不畏惧。

    连他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的“勇者之势”已然初具雏形。

    而就在指挥所上演着一场嘴炮闹剧无法收场的时候,正巧前方传来了欢呼声。

    “杀掉了!”

    “哈哈,那条蛇王被杀掉了!”

    “...”

    付出了几百人的代价,终于那条威胁最大蛇王被杀掉了!

    猎者们都很清楚,一个区域一般只有一头兽王。这头蛇王被杀掉,也就意味着,这个地宫最大的威胁就被扫除了。

    胜利,就在眼前了。

    .......

    巨大的蛇尸被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所有人的目光此刻都被吸引了过去。

    而这时候,乔治大少想杀人的举动被拦住,也明白甘尼克斯是故意想激怒他下杀手,心头那股气也就消散了不少。

    “哼!”

    冷哼一声,乔治就准备离开指挥所。

    他知道自己再留下去,肯定还要被这家伙嘲讽羞辱,就打算去看看那大蛇的尸体,散散心。

    与嘴炮相比,这遗迹的收获,才是最重要的。

    可没走几步,突然一个迎面走来的人引起了身边侍卫的警觉。

    那护卫爆喝一声:“站住!你是那个团的?不在岗位上,来这里干什么?!”

    但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因为双方已经间隔不到二十米。

    被喝止的那人没说话,猪脸面具下遮挡住了他大半长脸。但他也停了下来,抬眼似笑非笑的看了那位乔治大少一眼。

    看着那不怀好意的眼神,乔治突然觉得无比熟悉,宛如被雷电击中了一般,心中一抹恐怖的念头闪过。

    “是...那家伙?!”

    乔治心中肝胆欲裂,脑子已经因为恐惧反应不过来了,身体却本能地想退到侍卫背后去。

    可这时候,眼前人影一闪,一只铁钳般大手就已经掐在了他的脖子上。

    随即,一声公鸭般的呼救声响彻了整个宫殿:“救命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厉少,夫人又把你〕〔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