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话之龙族崛起〕〔狂妃来袭:腹黑王〕〔谢少,夫人又把你〕〔财阀小娇妻:谢少〕〔特拉福买家俱乐部〕〔快看那个大佬〕〔毒医狂妃:邪帝请〕〔赠你一世繁华〕〔宁溪战寒爵〕〔好孕连连:总裁爹地〕〔总裁爹地霸道宠〕〔赠您一世荣华〕〔好孕连连:总裁爹〕〔柳浩天平步青云〕〔林羽江颜〕〔胜者为王〕〔王爷,听说你要断袖〕〔九零后天师〕〔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被女神捡来的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黄泉阴司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寒衣节
    !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寒衣节

    过了两天,我让谢一鸣去镇上买点祭祀用品回来。

    谢一鸣有些奇怪,说现在既不是清明,也不是七月半,干嘛要去买祭祀用品。

    我敲了敲谢一鸣的脑袋说:“再过两天是寒衣节,虽然寒衣节主要流行于北方,但作为一个道门弟子,你居然连寒衣节都记不得,实在是有些不应该!”

    谢一鸣拍了拍脑袋,吐着舌头说;“师父教训的是,我这就去镇上,买些祭祀用品回来!”

    我点点头,叮嘱谢一鸣注意安全。

    傍晚的时候,谢一鸣回来了,大包小包提了不少祭祀用品,有纸钱,有寿衣,有香烛,还有天地银行的冥钞,金元宝都买了好几盒。

    我说我就拜祭一下老爷子,干嘛买这么多东西。

    谢一鸣嘿嘿笑着说:“师父的爷爷,就是我的祖爷爷,我尽点孝心也是应该的嘛!”

    两天后,寒衣节到了。

    寒衣节这天,我早早起了床,沐浴更衣,换上道袍,去找了一些无根水回来,沿着家里走了一圈,用无根水祛除一些晦气。

    老爷子生前最喜欢老妈做的烧鸡,我让老妈烧了一只鸡,然后老爸去村口,打了一壶老爷子生前最爱喝的酒。

    &.jsshcxx.nbsp; 等到天色烟沉下来的时候,我在院子门口放上一个火盆,往盆里扔了些纸钱,然后摆上香烛,烧鸡等东西,招呼上老爸老妈,一起给老爷子烧纸。

    谢一鸣把寿衣递给我:“寒衣节寒衣节,最重要的就是衣服,师父,别忘记了衣服!”

    谢一鸣递给我的寿衣,并不是普通的那种烟色寿衣,而是寒衣节专门烧给过世亲人的“寒衣”,也就是所谓的“冥衣”。

    提到寒衣,就得先说一说寒衣节。

    其实吧,寒衣节算是咱们华夏的传统节日,主要在北方比较流行,南方不是很流行,但也有人在过。

    像我们这样的修道之人,更是要过的。

    国家没有把寒衣节定为具有特别意义的节日,这也导致“寒衣节”在民间的知名度不太高,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来说,只有放假的节日才叫节日,其他的都统称为日子。

    寒衣节、清明节、以及中元节,合称为华夏的三大“.jxpxxs.鬼节”。

    寒衣节在每年的农历十月初一,又称“十月朝”、“祭祖节”、“冥阴节”,民众称为鬼头日,是我国传统的祭祀节日,相传起源于周代。

    寒衣节这天,讲究“纸肆裁纸五色,作男女衣,长尺有咫,曰寒衣,有疏印缄,识其姓字辈行,如寄书然。”

    寒衣节其实从字面意思很好理解,就是入冬了,给死去的亲人烧去冬天的衣服,让他们不会寒冷。

    所以,在祭祀的时候,除了食物、香烛、纸钱等一般供物外,还有一种不可缺少的供物:冥衣,亦谓之“寒衣”。

    在祭祀时,人们把冥衣焚烧给祖先,这就叫作“送寒衣”。

    后来,有的地方,烧寒衣的习俗有了一些变化,不再烧寒衣,而是“烧包袱”。

    人们把许多冥纸封在一个纸袋之中,写上收者和送者的名字以及相应称呼,这就叫“包袱”。

    这种包袱虽有寒衣之名,但无寒衣之实。人们认为冥间和阳间一样,有钱就可以买到许多东西。

    所以,再后来,寒衣节,人们既烧寒衣,又烧装着纸钱的包袱,让死去的亲人吃饱穿暖,身上还有钱花。

    这些都是对过世亲人的美好祝愿。

    今天是寒衣节,老天爷也要出来应下景,前几天还是秋意绵绵,今天一下子气温陡降,很多人披上大衣都觉得冷,天地间一片萧瑟冷清景象,为寒衣节添加了不少气氛。

    “爷,今天先给你捎几件过冬的衣服,再给你捎点钱,我回来了,家里挺好的,等明年清明的时候,我们再来给你扫墓!”我把冥衣放在火盆里,看着冥衣很快变成灰烬。

    一阵风吹过,冥衣烧出的飞灰,立马就随风飘走了。

    民间有种说法,在给过世亲人烧纸送东西的时候,如果纸灰很快随风飘走了,这就说明你的亲人接纳了你的东西,也很顺利地收到了你的东西。如果你在烧纸的时候,纸灰原地盘旋,长时间无法飘走,那就得多注意了,说明过世的亲人心里有气,不想收你的东西,或者他在下面发生了其他的一些事情,算是不好的征兆。

    我送给老爷子的冥衣和纸钱,都很顺利地飘走了,说明也很顺利地送到了老爷子手里。

    “师父,那还有两件衣服呢,怎么不一块儿烧了呢?”谢一鸣问我。

    我拿着手里的两件衣服,苦笑了一下:“已经给老爷子烧了两件了,过冬足够了,这两件衣服,寄给我一个好朋友吧!”

    我将剩下的一些“大钞”包裹起来,用布包着,做成包裹,上面写上收件人的名字:王保长,然后.xgchotel.写上王保长的生辰八字。

    我一边写一边说:“我的这个朋友,生前最爱财了,多给他捎点钱去吧!”

    说这话的时候,没有人看见,两滴清泪从我的眼眶里溢出,一滴清泪落在包袱上,一滴清泪落在火盆里,滋一声,变成一缕白烟。

    这十年来,我从来没有忘记王保长。

    我也永远无法忘记,王保长为了开启镇魂碑封印,重新封住鬼界,而舍生取义,玉石俱焚的那一幕。

    也许以前又很多人瞧不起他,但自从往后,江湖上的人听闻他的故事,都会竖起大拇指,尊敬地叫上一声:“王道长!”

    谢一鸣看见我的背影,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师父,我知道王道长的故事!”

    我吁了口气,幽幽说道:“有的人活着,却已经死了;有的死了,却永远活着!”

    说完这话,我把冥衣和包袱一起丢进火盆,火盆里的火焰一下子蹿腾起来,熊熊燃烧,温暖如春。

    “兄弟,收包裹吧!”我擦了擦眼角的泪痕站起来,背着双手,站在门口,夜风拂过,吹动我的道袍,我看见火盆里的那些纸灰,就像燃烧的蝴蝶,一只一只的飞出来,一直飞到无垠的夜空中,飞到另外一个世界。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越八年才出道〕〔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球进入大洪水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