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世巅峰林炎〕〔十万个氪金的理由〕〔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一世巅峰林炎〕〔反叛的大魔王〕〔重生南非当警察〕〔锦绣嫡女之赖上摄〕〔禁区之狐〕〔逍遥侯〕〔凡世歌〕〔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戚瑜桐燕翊辰〕〔盛世红妆倾天下戚〕〔盛世红妆倾天下〕〔霸道王爷俏医妃〕〔大英公务员〕〔重生之狂暴火法〕〔疯狂进化的虫子〕〔娱乐超级奶爸〕〔钢铁蒸汽与火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黄泉阴司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厄运
    !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zyxta.厄运

    张磊媳妇拉着张磊,两口子对着我鞠躬道谢,感谢我救了张磊的命。

    我竖起手掌,对张磊两口子说:“先别高兴,这件事情还不算完!”

    “啊?!还没完?!”张磊两口子对视一眼,脸上露出疲惫且无奈的神色,这件事情前后几天,已经把他们折磨得筋疲力尽,再这样下去,两人的神经都快绷不住了。

    我说:“以那白如梦的性格,睚眦必报,今晚我们斩杀了她派来的四个鬼丁,她仗着白家的势力,必定不会善罢甘休,肯定还会再次找上门来的!”

    张磊两口子听我这样一说,立即变了脸色,一脸惊惧地看着我:“杨大师,你一定要帮帮我们呀!”

    .whhryl. 我安慰张磊两口子说:“你们放心,我既然伸手管了这件事情,我就会管到底,白家再怎么厉害,我也绝不会让那白如梦胡作非为的!”

    得到我的口头承诺,张磊两口子安心不少。

    我看谢一鸣遍体鳞伤,又好气又好笑,就跟张磊两口子作别,带着谢一鸣回到家里,取出医药箱,用草药给他涂抹伤口。

    谢一鸣之前的伤还没痊愈呢,又添了一身的新伤。

    不过谢一鸣对此却很乐观,他摸着自己的脸蛋说:“还好,多数伤痕都在身上,没有留在脸上,只要我这张英俊的脸庞保住了,其他地方都无所谓!”

    给谢一鸣上完药,已经是半夜了,我略感疲惫,伸了个懒腰,正准备回自己房间睡觉。

    就在这时候,我突然听见院子门口小黄在狂吠。

    小黄的声音非比寻常,显得惊恐而又愤怒。

    谢一鸣刚刚躺下,听见小黄的叫声,一翻身就从床上爬起来:“师父,小黄的叫声不对劲,有情况……”

    谢一鸣一句话还没说完,就听小黄发出呜的一声悲鸣,犬吠声戛然而止,消逝在了烟夜里。

    我的心狠狠一抖,登时沉了下去,两行热泪涌上眼眶。

    这一声悲鸣我听得很清楚,小黄走了!

    但是小黄不是自己走的,而是……有人杀了它!

    谢一鸣也瞪红了眼眶,嘶声吼叫道:“师父,小黄死了!”

    仿佛有一块巨石从天而降,一下子压在我的胸口上,令我喘不过气来。

    小黄虽然只是一条很普通的中华田园犬,但却是从小跟着我长大的,守家护院了十多年,兢兢业业,勤勤恳恳,早已从小黄变成大黄,又从大黄变成了老黄,这么多年的朝夕陪伴,它跟我们一家人的关系都非常亲密,而在我们的心里,小黄也早已是这个家庭的一份子,它就像我的兄弟一样,我没在家里的日子,都是它陪着我的爸妈。

    我原本以为,日子会一直这样云淡风轻,小黄会安安稳稳在我家安享晚年,平静而幸福地走完它的一生。

    然而,我万万没有想到,小黄在暮年之时,竟会遭此厄运。

    而它,在临死的那一刻,还在尽忠职守地看家护院,不让外面的人闯进来。

    我使劲咬了咬牙关,努力将眼泪吞回肚子里,脖子上的青筋一根一根的蹦了起来,就像一条条小青龙,瞳孔里也布满血丝,两颗眼珠仿佛要冲破眼眶。

    下山回家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这段时间以来,我也经历了好几件事情,但是我从来都没有这样愤怒过。

    是的,毫不夸张地说,这十年以来,我在山中潜修,已经把心境修炼得非常平和,但是此时此刻,就像是平静的湖面投下了一颗大石头,荡漾起圈圈涟漪,让我的心无法再平静下来。

    我愤怒了,十年没有发火的我,这一发火,自然是一发不可收拾。

    强大的杀气源源不断地从身体里喷薄而出,我都能清楚地感觉到,此时的自己就像是一座移动的火山,随时都会爆炸喷发。

    谢一鸣怔怔地看着我,惊讶地说:“师父,好强的杀气……”

    “啊——”

    一声清啸,我都等不及走楼梯了,直接幻化出一排残影,自窗户飞跃而下,如一阵疾风,闪身来到院子门口。

    小黄的悲鸣声不仅刺痛了我的心灵,也惊醒了爸妈。

    屋子里的灯亮了起来,爸妈披着外衣,急急忙忙冲出卧室,一边跑一边哭喊:“小黄……小黄……”

    小黄倒毙在院子门口,双目圆睁,已经没有了声息。

    “这是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小黄怎么突然就……”老妈抹着眼泪,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老爸也是气得浑身发抖,不知从哪里抽出一把砍柴刀,对着院子门外就吼:“是哪个龟孙干的,出来!滚出来!”

    我抿着嘴唇,痛苦地看着小黄,然后走了过去,蹲下身,伸出手,轻轻给小黄阖上眼皮,然后我双手抱起小黄的尸体,小黄的尸体正在逐渐僵硬冰冷。

    小黄暴毙而亡,但是却没有受伤的痕迹,也没有血迹。

    我微微皱起眉头,两根手指扒开小黄的眼皮看了看,蓦然惊觉,小黄之所以暴毙,是被人瞬间勾走了魂。

    能够勾走小黄魂魄的,肯定不会是人,就算是人,也不可能是普通人。

    谢一鸣踉跄着从楼上跑下来,我把小黄的尸体交到谢一鸣手里,让它把小黄的尸体带回房间,而且让爸妈跟着谢一鸣一起回房间。

    &xgchotel.nbsp;   我的神色很凝重,谢一鸣也察觉到了空气中不同寻常的味道,点点头,带着小黄的尸体和老爸老妈走进房间。

    老爸老妈当然也知道事有蹊跷,他们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叮嘱我多加小心。

    院子里只剩下我一个人,我身板笔直,就像一把插在地上的剑,双目如炬,盯着院子门外,冷冷说道:“来者何人,现身吧!”

    院子外面静悄悄的,突然,一阵阴风平地而起,来势极猛,砰一声撞开了院子铁门,卷起的沙石朝着我迎面激射而来。

    我微微一皱眉头,指尖夹起一张黄符,挡在面前,那些飞旋的沙石立刻分散开去,自我的左右两边席卷而过,并没有伤到我分毫。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深空彼岸〕〔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