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话之龙族崛起〕〔狂妃来袭:腹黑王〕〔谢少,夫人又把你〕〔财阀小娇妻:谢少〕〔特拉福买家俱乐部〕〔快看那个大佬〕〔毒医狂妃:邪帝请〕〔赠你一世繁华〕〔宁溪战寒爵〕〔好孕连连:总裁爹地〕〔总裁爹地霸道宠〕〔赠您一世荣华〕〔好孕连连:总裁爹〕〔柳浩天平步青云〕〔林羽江颜〕〔胜者为王〕〔王爷,听说你要断袖〕〔九零后天师〕〔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被女神捡来的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黄泉阴司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午夜鬼哭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午夜鬼哭

    天色渐渐黑沉下去,大山里一片死寂。

    如海浪般起伏的山峦连绵不绝,而在这群山之中,最雄伟的一座山,便是雷公山。

    我们抵达雷公山的时候,已是月明星稀。

    山里的夜晚很凉,但我们却是一身臭汗,这一路的疾奔,中途就没停下来休息过。

    结果当然是谢一鸣输了,不过谢一鸣跟我之间只差了不到半个时辰,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谢一鸣仗着年轻,前半程的时候,基本还能跟上我的节奏,甚至还有几次超过了我,不过到了下半程,谢一鸣明显出现颓势,后劲不足,渐渐被我甩开了距离。

    我的内力比谢一鸣深厚,所以越到后面,我的内力越是充沛,源源不断,而谢一鸣却已经把内力消耗得差不多了。

    谢一鸣一脸沮丧,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他说:“不用气馁,已经很不错了!”

    我和谢一鸣在一棵大树下面坐下来休息,天色已黑,看不太清楚雷公山的风景,只能看见雷公山的山体轮廓,在黑夜中显得十分雄伟,山巅几乎跟月亮一样高,云里雾里的,如同幻境。

    雷公山里覆盖着大片大片的原始丛林,参天的古木,各式各样的奇花异草,高低错落的灌木,盘综错杂的树根,还有星罗棋布散落其中的泥沼。

    夜幕降临,很多动物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巢穴,所以丛林里显得很安静,只是偶尔传来一两声虫鸣鸟叫,给丛林平添一丝诡异的宁静之感。

    雷公山在黔东南,是非常有名的一座大山。

    关于雷公山这个名字的来历,民间传说有两种。

    第一种是以人命名的,相传很久以前,雷公山里散布着一些苗人部落,后来有个叫雷公的苗人首领,才华卓绝,本领高强,通过他的不懈努力,统一了这些苗人部落,成为苗人部落的大首领,占据了这座山头。

    苗人为了纪念他的伟迹,就把这座山取名为雷公山。

    第二种传说,雷公山的名字起源是一只得道成仙的蜈蚣。

    蜈蚣在西南民间的土话里,叫做“雷公虫”,因为传说蜈蚣会引雷。

    恰好在这座山头里面,栖息着很多雷公虫,一些雷公虫吸食天地精华,山水灵气,渐渐成了精,开始修炼。

    大概在两三百年前,雷公山突然降临了一记天雷,天雷劈开了一棵高达百米的千年古树,树干裂开,竟从里面飞出一只体型硕大的雷公虫。

    那只雷公虫遇风即涨,体长瞬间超过了五米,并且还在不断长大,七米,八米,十米……

    雷公虫浑身一片血红,身体表面还有电光萦绕。

    它的腹下长出了翅膀,振翅高飞,迎着天雷,飞过山头,一直飞上九天云霄,最后它的身影消失在一弯血月里面。

    方圆数里的一些山民目睹了这一幕,都说这只雷公虫起码修炼了几百上千年,最后成功渡劫,飞升成仙。

    这只雷公虫是山头里第一只飞升成仙的精怪,为了纪念它,周围的山民从此以后,就把这座山头称作“雷公山”。

    谢一鸣怔怔地听我讲完,一脸仰慕地说:“师父,你知道的可真多呀!”

    我说:“干我们这一行的,天地理,风水玄术,历史传说,山野奇谈,什么都得懂一些,我们自己所掌握的东西越多,在做事的时候,也就越从容自信!”

    谢一鸣点点头:“谨遵师父教诲!”

    我说:“算不上教诲,只是跟你分享一些经验,能让你少走很多弯路!”

    谢一鸣打开背包,从背包里取出事先准备好的清水和干粮之类的东西,递给我说:“师父,从早到晚我们颗米未进,滴水未沾,吃点东西填下肚子吧!”

    我和谢一鸣囫囵啃了两块干粮,喝了些清水填饱肚子,正准备找个地方休息,就在这时候,忽听树林子里面,传来呜呜咽咽的哭声。

    那是一个女人的哭声,听上去有些凄厉,在这荒无人烟的老林子里面,让人毛骨悚然。

    “师父,听见了吗?”谢一鸣问我。

    谢一鸣都听见了,我当然也听见了,我点点头。

    谢一鸣说:“奇了怪了,这里人迹罕至,怎么会半夜有女人在哭呢?我去看个究竟!”

    我叮嘱谢一鸣说:“听这哭声,也不像是活人发出来的,这是鬼哭!”

    我给谢一鸣打了个手势,让他跟在我的后面,然后我们蹑手蹑脚,朝着那哭声所在的方向,悄悄摸了过去。

    我们藏身在一丛灌木后面,借着惨白的月光,睁大眼睛看向林子中央,就看见林子中央有一座坟,坟头还比较新,像是一座刚立不久的新坟。

    一个年轻女人跪在坟前,哭得稀里哗啦,年轻女人旁边,还有个老头在暗自垂落。

    当然,这个年轻女人和老头都不是人,而是两个鬼。

    这一老一少都在哭,看上去好像是碰到了什么伤心事。

    谢一鸣皱起眉头,悄声说道:“这两个孤魂野鬼哭的人心烦,他们这样哭下去,我们今晚是没法休息了,不如我去把他们收了吧!”

    谢一鸣正要动身,我一把按住谢一鸣,压低声音道:“等等,看看再说,肯定有事发生!”

    话音刚落,就听漆黑的丛林深处,传来敲锣打鼓的声音,一支迎亲队伍缓缓从老林子里面走了出来。

    这支迎亲队伍约莫有二三十人,这些人的打扮都很喜庆,腰间缠着红腰带,但是不管怎样喜庆,他们的脸色都是一片惨白,没有血色,给人一种鬼气森森的感觉,而且走路的姿势也很古怪,像是在踮着脚尖走路,这些人根本就不是活人,全都是鬼。

    前面有几个鬼在敲锣打鼓,中间的几个鬼抬着一顶大红花轿,后面跟着一群抬彩礼和喜酒的鬼。

    人迹罕至的老林子里,乍然见到一顶红艳艳的花轿子,让人感觉非常的诡异。

    惨白的月光落在那顶鬼花轿上面,更是无法描述的阴森诡异。

    我和谢一鸣看惯了这种场面,倒也不觉得害怕,若是普通人看见这幅场景,估计已经吓得丢了魂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越八年才出道〕〔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球进入大洪水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