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白卿言萧容衍〕〔顶级神豪林云〕〔我的白富美老婆〕〔都市无敌神医〕〔废婿归来陈华〕〔长生〕〔灭神榜〕〔重生之再铸青春〕〔夜的命名术〕〔从杀猪开始修仙〕〔天醒之路〕〔特种兵之神级提取〕〔神兽召唤师〕〔我的老婆超迷人〕〔农门婆婆的诰命之〕〔兵王归来〕〔大英公务员〕〔重生宠婚:霍少,〕〔我的白富美老婆秦〕〔秦城苏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黄泉阴司 第一千零九十章 双棺(上)
    第一千零九十章 双棺(上)

    踩着晨曦的光辉,我们告别了苗王,离开了苗皇城。

    回头望去,沐浴在晨曦中的苗皇城是那样的古朴沧桑。

    破败的皇城中,仿佛又响起了苗族的号角声,仿佛又看见了袅袅炊烟,辛勤的苗人跟我们一样,踩着晨曦的光辉,开始新一天的劳作。

    过了苗皇城,山路更加难走。

    不过,难走是对于普通人而言,崎岖的道路难不住我和谢一鸣,我俩腿上贴着神行符,走的很快。

    临近中午的时候,前方又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探头一看,前方竟然又出现了一道瀑布。

    确切地说,是两道,一左一右,两道飞瀑就像是两条银龙,自山涧飞出,同时汇入中央的那个水潭。

    水潭倒映着四周的丛林,呈现出一片碧绿色,从上往下俯瞰,这片水潭就像是一颗翡翠珠子。

    “好一个双龙抢珠的风水局!”我说。

    如果那两道飞瀑是两条银龙的话,中央的水潭就是一颗翡翠珠子。

    雷公山里多瀑布,这一路走来,对于瀑布,我们也并不觉得稀奇。

    谢一鸣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里应该是迪庆双瀑!”

    我点点头,之前程超把这后面的关卡和鬼煞都跟我们说的很清楚。

    苗皇城之后便是迪庆双瀑,这里住着一对鬼煞。

    为什么说是一对鬼煞,而不是说两个呢,是因为这里的两个鬼煞正好是一对夫妻。

    男的叫苗四爷,女的叫甄三娘,据说这两口子原本就是一对苗人夫妻,两人都会武艺。

    碰上外族入侵的时候,两人带领着苗人,在这雷公山里,顽强地进行游击战,抗击侵略者。

    侵略者对他们恨之入骨,后来两口子被叛徒出卖,双双被俘,之后被残忍迫害,沉尸迪庆双瀑。

    两人怨气浓烈,死后冤魂不散,在这双龙抢珠的风水局里,修炼成了鬼煞。

    其实对于苗四爷和甄三娘两口子,我反倒是有些尊敬的,这两人活着的时候是英雄,死了以后变成鬼煞,实在是有些可惜。

    我跟谢一鸣打了招呼,咱们如果碰上这两口子,先礼后兵,给足了礼数,实在不行才动手,这两口子是英雄,我实在不愿意跟他们开战。

    正自说着话,忽听砰砰两声响,就看见两口石棺,分别从两道瀑布里面飞出来,落在水潭里面,飞溅起老高的水花。

    我眯起眼睛,没有作声。

    谢一鸣回头对我说:“师父,那两人来了!”

    但见那两口石棺上面,各自冒起一团浓郁的鬼气,鬼气笼罩着石棺,让两口石棺看上去,就像是两艘乌蓬小船。

    一个浑厚的声音唱起了苗族山歌,虽然我们听不懂他唱的是什么,但是旋律优美,很有气势。

    少数民族的嗓音,本就有得天独厚的条件,这一嗓子吼出来,一点也不夸张地说,能够震动灵魂。

    男人唱了几句以后,女人的歌声也随之响起。

    比起男人的浑厚歌声,女人的歌声清亮高亢,仿佛要冲上九天云霄,十分的悦耳动听,让人听得心都醉了。

    这一男一女,你一句我一句,开始对歌,歌声悠扬,在山林间萦绕不绝。

    不仅仅是我和谢一鸣,就连丛林里的那些小动物,也听得入了迷。

    有狍子从灌木丛里探出脑袋,听得摇头晃脑;有松鼠抱着松果坐在树枝上,听得入了神,抱着松果一动不动;还有一些蛇,窸窸窣窣爬出来,盘着身体,随着乐曲声滋滋地吐着信子。

    再看那两口石棺上面,各自站着一个人。

    左边那口石棺上面,站着一个身穿苗族服饰的男人,长得瘦瘦高高,腰间别着一把老苗刀;右边那口石棺上面,站着一个同样身穿苗族服饰的女人,但是跟男人黑沉沉的服饰不同,苗族女人的服饰姹紫嫣红,非常好看,这个女人的身段底子原本就很好,在这苗族服饰的衬托下,让她美艳的像一只开屏的孔雀。女人的背上背负着两把刀,英姿飒爽。两人虽然都是鬼煞,但是从他们的身上,却感受不到太多的阴森之气。

    很显然,这个男人便是传说中的苗四爷,而那个女人便是他的夫人,甄三娘。

    一曲歌罢,我和谢一鸣走出树林,来到瀑布边上,朗声说道:“好听!非常好听!从未听过如此摄人心魂的山歌,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要出窍了!”

    “什么人?!”

    苗四爷和甄三娘同时看见了我们,脚下的石棺就像冲锋艇一样,破浪前行,哗啦啦来到我们面前。

    我冲苗四爷和甄三娘抱了抱拳,很有礼数地说道:“二位可是苗四爷和甄三娘?”

    苗四爷和甄三娘对望一眼,同时回答道:“正是!”

    “久仰久仰!” 我很客气地说。

    苗四爷上下打量着我和谢一鸣,问道:“二位又是何方道友?为何会认识我们?这是来找我们的麻烦吗?”

    说到这里,苗四爷反手握紧了腰间的那把老苗刀。

    这时候,甄三娘突然对苗四爷说道:“四爷,慢着!你看……你看这位道长腰间的佩刀!”

    甄三娘的声音带着一丝惊讶,称呼也变成了很恭敬的“道长”。

    她指着谢一鸣腰间的佩刀,面露惊讶之色。

    苗四爷看向谢一鸣腰间,顿时脸色大变,谢一鸣微微一惊,以为这两口子要对他动手,猛地拔出血饮狂刀。

    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当苗四爷和甄三娘看见这把血饮狂刀的时候,两人突然齐刷刷跪在谢一鸣面前。

    两人的这个举动,反而把谢一鸣搞得一愣一愣的。

    谢一鸣举着血饮狂刀,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二位,这是……干嘛?”谢一鸣怔怔地问。

    苗四爷收起自己的老苗刀,对谢一鸣抱拳行礼道:“恕苗某人有眼不识泰山,道长手中这把刀,可是苗王圣刀?”

    谢一鸣点点头:“对,苗王圣刀!苗王送给我的,我已经给它改了名字,叫做血饮狂刀!”

    甄三娘说:“苗王圣刀乃苗族圣物,见到此刀,便如见到苗族先祖,必须行叩拜之礼!”

    说着,苗四爷和甄三娘恭恭敬敬地对着谢一鸣叩拜起来。

    确切地说,是对着谢一鸣手中的苗王圣刀叩拜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雪中悍刀行〕〔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地摊卖大力〕〔全职艺术家〕〔神秘复苏〕〔深空彼岸〕〔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