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年代之悍妻超〕〔废柴王妃又在虐渣〕〔魔神大明〕〔我是超级豪门大少〕〔规则系学霸〕〔天降三宝,爹地宠〕〔我的姐姐是天尊〕〔傲视无双林云〕〔至尊豪雄林云〕〔昭周〕〔洪荒星辰道〕〔大夏封神记〕〔柳暗花明林云〕〔王者之途〕〔上门贵婿林阳〕〔林阳苏颜〕〔网游之剑逝〕〔古董商的寻宝之旅〕〔白卿言萧容衍〕〔顶级神豪林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黄泉阴司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小心机
    启动新域名

    什么?!

    鬼阎罗浓眉一挑,那张鬼脸上写满不敢置信,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看似弱不禁风,风吹都得倒下的哮喘公子,居然会挡住他的鬼头刀。

    哮喘公子陈文章咧嘴笑了笑,突然一口鲜血喷在白纸扇上面。

    白纸扇上面顿时传来呜哇的咆哮声,那些从鬼头刀里飞出的鬼头,全都发出痛苦的嘶吼。

    陈文章咳嗽两声,大喝道:“还给你!”

    陈文章轻轻扬起手臂,白纸扇唰地一扬,上面的那些鬼头犹如雨点般,全都朝着鬼阎罗激射回去。

    鬼阎罗大惊失色,挥舞着鬼头刀,一边阻挡,一边往后退。

    虽然鬼头刀挡住了一些鬼头,但仍有一些鬼头穿过了鬼头刀的防守,击中鬼阎罗的身体。

    那些鬼头就像炮弹般在鬼阎罗的身上爆炸,鬼阎罗被炸得千疮百孔,连退了好几步,模样十分狼狈。

    眼看着鬼阎罗就要被打下擂台,鬼阎罗也是好本事,翻身半跪在擂台上,鬼头刀倒插在擂台上面,刹住了脚步,没让自己滚下擂台。

    鬼阎罗稳住了身形,此时他距离滚下擂台只有半步。

    按照比武规矩,只要被对方打下擂台就算输了,鬼阎罗暗暗擦了把冷汗,他太轻敌了,差一点自己就输了。

    最让鬼阎罗感觉面子挂不住的是,他居然被自己放出的鬼头反噬了,那些鬼头原本是飞向陈文章的,却被陈文章全部反弹回来,这让鬼阎罗相当恼火。

    鬼阎罗登时勃然大怒,怒吼一声,提着鬼头刀再次冲向陈文章。

    鬼头刀贴着擂台滑行,所过之处,汹涌的刀气几乎要把擂台切成两半。

    面对来势凶猛的鬼阎罗,陈文章反而显得从容淡定。

    陈文章摇晃着白纸扇,嘴里念起了古诗词:“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陈文章也算是个奇葩的存在了,在这种生死搏杀的时候,他居然还有雅兴吟诗,不过这也符合他生前的读书人身份。

    看来,陈文章虽然变成了厉鬼,但他也算是鬼里面的知识分子。

    跟陈文章的文人气质比较起来,鬼阎罗就像是一个野蛮的原始人,对于女人来说,应该都不会喜欢鬼阎罗这样的粗野汉子。

    鬼阎罗迈着大步,铁塔一样的身体朝着陈文章瘦弱的身板压了下去。

    陈文章身形灵动,侧身一闪,以鬼魅一样的身姿,躲开了鬼阎罗迎面的一刀。

    鬼阎罗万分恼怒,紧接着又劈出第二刀,陈文章又躲了开去。

    鬼阎罗急红了眼,一路追砍陈文章,不知道陈文章是存心不还手,还是他根本还不了手,反正陈文章也没有做出任何反击,只是一个劲地退让。

    退着退着,鬼阎罗突然脚下一空,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迟了,鬼阎罗已经跌下了擂台。

    全场一片哗然,鬼阎罗茫然失措地站在擂台下面,这才知道自己中计了。

    陈文章站在擂台上,居高临下地看着鬼阎罗,优哉游哉地摇晃着白纸扇,轻蔑地讥笑道:“你输了!”

    原来,陈文章巧妙地利用了比武规则,一直在诱敌深入,鬼阎罗一介莽夫,心思哪有陈文章那般细腻,只顾着追砍陈文章,一心想要把陈文章斩于鬼头刀下。陈文章不断地挑衅鬼阎罗,最后诱使鬼阎罗跌下了擂台。按照比武规则,谁先掉下擂台,谁就算输了。

    所以,陈文章根本没有跟鬼阎罗硬刚,便巧妙取胜,让鬼阎罗败在了自己的鲁莽之下。

    鬼阎罗气得七窍冒烟,暴跳如雷:“你太阴险了,居然玩这种小心机,我不服!”

    陈文章收起白纸扇,指着鬼阎罗说:“规矩是白老爷子定下的,你不服规矩,难道是不服白老爷子吗?”

    陈文章不愧是个知识分子,脑子就是比一般人聪明,这个时候,他不动声色地就把白老爷子抬了出来,比武规矩是白老爷子制定的,你鬼阎罗不服规矩,就是在跟白老爷子作对。

    鬼阎罗原本想要回到擂台找陈文章报仇的,陈文章此话一出,鬼阎罗情不自禁地停下脚步,他对着陈文章怒目而视,想要冲上擂台却又不敢,不管怎样,他还是得顾及白老爷子的面子。

    陈文章虽然狡猾,但所言不假,比武规矩是白老爷子定下的,鬼阎罗哪里敢不遵从规矩?

    鬼阎罗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一肚子的怒火找不到地方宣泄,最后跺了跺脚,生气地转身离开。

    鬼阎罗冲进鬼群,撞翻了不少人,独自走掉了。

    围观人群议论纷纷,有人认为陈文章胜之不武,有耍诈的嫌疑,而有人认为陈文章合理利用规则取胜,并无不妥。

    白老爷子捋了捋胡子,对陈文章这个哮喘公子表示了赞赏,他说:“不错,小伙子,有勇有谋,我很欣赏你!”

    白老爷子看向白如梦,白如梦一副娇滴滴的样子,嗤笑道:“我也很喜欢有文采的男人,只是吧……他这身体……我怕他吃不消……嘻嘻!”

    白如梦一脸银荡的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能说出这么露骨的话,真是风骚到了极点。

    白老爷子朗声喝问道:“还有人要上来继续挑战吗?”

    鬼群里闹闹嚷嚷的,但是却没有人站出来,陈文章面带微笑,摇晃着白纸扇,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白老爷子皱眉道:“怎么?难道我的孙女不够美貌,不值得你们为她赴汤蹈火吗?”

    我拍了拍谢一鸣的肩膀,低声对他说:“你上!”

    “啥?师父,你在开什么玩笑?我……我上?!”谢一鸣指了指自己,一脸惊异。

    “对!你上!”我点点头,很肯定地说。

    “为什么呀?我对那个女鬼没有兴趣啊!”谢一鸣苦着脸说。

    我神色凝重地对谢一鸣说:“时间差不多了,咱们不能继续在这里消耗下去,是时候动手了!你去擂台上,吸引白如梦和白长生的注意,我找机会,对白长生下手!白长生即将修炼成鬼修,鬼力非同小可,要是跟他正面硬刚,他还有这么多的追随者,我们决计讨不到半点好处。所以,我们只能用点卑鄙的手段,搞偷袭!”

    谢一鸣说:“哦,我明白了,师父,你的意思是让我去当诱饵,对吧?”

    “不要说得这么难听嘛,你不是诱饵,你是……急先锋!”话音未落,我抓住谢一鸣的后衣领,一把将他扔上了擂台。  黄泉阴司,

    </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越八年才出道〕〔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球进入大洪水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