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无敌神医〕〔废婿归来陈华〕〔长生〕〔灭神榜〕〔重生之再铸青春〕〔夜的命名术〕〔从杀猪开始修仙〕〔天醒之路〕〔特种兵之神级提取〕〔神兽召唤师〕〔我的老婆超迷人〕〔农门婆婆的诰命之〕〔兵王归来〕〔大英公务员〕〔重生宠婚:霍少,〕〔我的白富美老婆秦〕〔秦城苏婉〕〔顶级神豪林云〕〔陆峰江晓燕〕〔江辰唐楚楚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黄泉阴司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知己酒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知己酒

    酒局通常分三种。

    第一种,独饮,高兴或悲伤,自己独饮,这种通常喝不了多少,高兴不说,如果是悲伤,那就是酒入愁肠愁更愁,极容易把自己喝醉,喝吐;

    第二种,应酬,这种酒局是最难受的,自己本身不想喝,却为了面子,为了利益,不得不硬着头皮喝,尤其是一边喝酒,一边强装欢笑,说着一些自己都感觉恶心的话;

    第三种,知己,正所谓“酒逢知己千杯少”,在酒局里面,跟知己喝酒的方式是最舒服的,不拼酒,不比面子,大家说的都是掏心窝的话,真情实感全都融在酒里,这样的酒局会让人忍不住一直喝下去,喝一千杯都不会有醉意。

    今天,龙少爷的这顿满月酒,很显然就是第三种“知己酒”。

    我们这一桌的人,相互间都有十几年的感情,而且这种感情是学生时代培养的,不掺杂任何一点点其他因素,是最纯粹的,所以我们坐在一起,总有聊不完的天,讲不完的笑话,甚至一个黄段子,我们都能开怀大笑。

    而杯里的酒,也在笑声中,一点一点吞进肚子里。

    我们从中午一直喝到傍晚,居然都没有结束,而且也没有人喝醉,虽然每个人都进入了微醺状态,但每个人依然精神抖擞,准备继续晚上的战斗。

    龙少爷让我们不用下桌,继续喝下去,很快晚饭就该上菜了,我们从中午饭喝到了晚饭,满地的酒瓶,也是相当牛逼了。

    我扭头看了一眼张语馨,她的酒量超乎了我的想象。

    我问张语馨还好吧,张语馨突然说:“陪我出去走走吧,坐了一下午,闷得慌!”

    我还没有开口说话呢,龙少爷他们便帮我一口答应下来:“去吧去吧,你们可以单独在外面吃了晚饭再回来!当然,你们不回来也行!哈哈哈!”

    谢一鸣也冲我挥手道:“师父,你安心的走吧!”

    安心的走?!

    你大爷的,这是在诅咒我吗?

    大家伙都在起哄,我笑了笑,自然也没有拒绝。

    我站起来,张语馨也跟着站起来,但是站起来以后,张语馨明显摇晃了一下。

    “喝醉了?”我问。

    张语馨摇摇头,伸手抓住我的胳膊,这才没有摔倒。

    郝飞机拿起筷子,在后面戳了戳我的屁股,对我说:“程哥,快扶着人家啊,寒冬腊月的,摔着了怎么办?”

    我伸手扶着张语馨的腰,张语馨顺势挽住了我的胳膊。

    这一刹那,我平静的心,还是没来由抖了一抖。

    我和张语馨结伴走出龙少爷的家门口,今天的天气不错,难得的冬日暖阳,我们走出门口的时候,落日的余晖刚好落在我们的脸上,暖洋洋的。

    冬天的落日跟夏天的落日有着明显的区别,夏天的落日来得炽热猛烈,而冬天的落日,却带着淡淡的一丝苍凉和落寞。

    萧瑟的晚风轻轻吹过,吹走了不少酒意,让我清醒了许多。

    我自认为我的酒量还是不错的,再加上这些年修道,其实酒精这种东西,根本伤不了我。如果我运起内力的话,能够坐在这里喝上三天三夜都不会醉。

    刚才大家伙在一起,可能还有些话题,现在突然剩下我和张语馨两个人,我一时间竟找不到应该聊些什么。

    我嗫嚅半天,才从嘴巴里挤出一句话:“呵,今天的天气不错呀!”

    刚说完这话,就听身旁的张语馨传来“呕”的一声,然后张语馨捂着嘴巴跑到路边,弯腰呕吐起来。

    我怔了怔,一脸懵逼,不是吧,我这话很醉人吗,居然把张语馨给弄吐了?

    我看路边不远处有个小超市,赶紧走进去,买了包纸巾,买了瓶矿泉水,走出来的时候,看见张语馨已经吐完了,面色潮红,浑身乏力的瘫坐在路边上。

    “给,先喝口水,漱漱口,然后用纸巾擦擦脸!”我拧开矿泉水瓶盖,递给张语馨。

    张语馨说了声谢谢,面露难受之色,我看她吐的厉害,眼泪鼻涕都出来了。

    我叹了口气,主动打开纸巾,帮她擦拭着脸庞,一边擦一边说:“干嘛喝那么多酒?你今天的酒量太让我震惊了,我就担心你喝醉,没想到你真的醉了……”

    “我也不想喝那么多酒,只是……今天朋友相聚……高兴嘛……呵呵……”张语馨的笑容非常勉强,她虽然在笑,但是她的眼角却溢出了泪花。

    我皱起眉头,用纸巾替张语馨擦掉眼角的泪花:“你真的是高兴吗?”

    张语馨说:“我当然高兴……好久都没有像今天这样放松过了……”

    张语馨越是这样说,我的心里越是难受,我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柔声安慰道:“这里没有别人,如果你难受的话,你就说出来吧,没人笑话你……”

    张语馨抬头看着我,撇撇嘴,嘴角微微上扬,我以为她想笑,结果她却突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这一声哇十分清脆,就像是婴孩的啼哭,一下子将心中的委屈和难过,一股脑儿的释放出来。

    酒精会放大人的情绪,张语馨这一哭,眼泪登时就像决堤的洪水,疯狂奔泻。

    也不知道张语馨强忍了多久的委屈和痛苦,才会酿造出这么多的眼泪。

    张语馨扑在我的怀里,把头深埋在我的胸口,也许,我的胸口对她来说,是她值得信赖的港湾,所以她只有在我的怀里,才敢流露出自己最真实的心情。

    张语馨哭得撕心裂肺,泪水把我的胸口都给浸湿透了,来来往往的人都向我们投来异样的目光。

    张语馨哭得这么带劲,我也不敢动,两只手也不敢抱着她,僵硬地举在空中,局面相当尴尬。

    有好事的大妈大爷看见这一幕,纷纷围拢上来,然后对我进行了“讨伐”。

    “小伙子,这大冷天的,有什么事,回家好好说嘛!”

    “就是,让人家一个大姑娘,在外面哭得天昏地暗,你个大老爷们也不觉得脸上臊得慌吗?”

    “这么漂亮的姑娘,你硬是把人家伤成这样?你得多狠心呀!”

    “是呀,姑娘,别哭啦,要不你跟大妈回家吧,大妈的儿子不错,公务员,还单着呢,给你介绍认识认识?”

    我感觉继续待在这里,会被那些大妈大爷的口水给淹死,于是我咬咬牙,一个公主抱,将张语馨拦腰抱了起来,然后大踏步冲出人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雪中悍刀行〕〔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地摊卖大力〕〔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全职艺术家〕〔神秘复苏〕〔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