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醒之路〕〔特种兵之神级提取〕〔神兽召唤师〕〔我的老婆超迷人〕〔农门婆婆的诰命之〕〔兵王归来〕〔大英公务员〕〔重生宠婚:霍少,〕〔我的白富美老婆秦〕〔秦城苏婉〕〔顶级神豪林云〕〔陆峰江晓燕〕〔江辰唐楚楚〕〔龙象〕〔重回1990〕〔重生后我嫁给了渣〕〔快穿女主真大佬〕〔罪妻来袭总裁很偏〕〔易瑾离凌依然结局〕〔罪妻凌依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黄泉阴司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阴牌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阴牌

    刚刚满月的孩子,肌肤都很白,那块佛牌却是黑沉沉的,跟龙麒麟雪白的肌肤形成鲜明对比。

    龙麒麟脖子上的这块佛牌,是一个云游的道士送的,我之前已经推测过,龙麒麟之所以会“中邪”,很可能跟这个道士有关系。

    “这便是那个道士送给麒麟的佛牌么?”我问。

    沈洁点点头:“是的!”

    龙少爷皱眉道:“赶紧把那佛牌摘下来吧,程哥之前说了,麒麟之所以变成这副模样,很可能是这块佛牌在作祟!”

    沈洁一听这话,赶紧伸手去摘龙麒麟脖子上的佛牌。

    “慢着!”我喝止住了沈洁,对她说:“暂时不用摘下来!”

    沈洁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龙少爷,龙少爷说:“你看我做什么?程哥说不摘,那就不摘嘛!听程哥的吩咐就行了!”

    沈洁没再多说什么,把龙麒麟放进了浴盆里面。

    我走到浴盆边上,伸手抓住龙麒麟脖子上的佛牌,近距离仔细端详。

    这块佛牌呈椭圆形,比硬币大一圈,但是佛牌上面并没有刻着佛像,而是雕刻着一个婴孩,婴孩蜷缩着身体,跟胎儿一样的造型。再看佛牌背面,雕刻着一串蝇头大小的符咒。整块佛牌给人一种诡秘森森的感觉,根本就没有那种佛门正气。

    而且捧在手里,冰冰凉凉的,就像是一块寒冰。

    这种凉意又不是普通的凉意,而是一种阴冷。

    我再仔细看了看佛牌的材质,两道浓眉情不自禁地拧成一团。

    龙少爷站在旁边,看见我的表情变化,忍不住问我:“程哥,怎么样?这块佛牌是不是有问题?”

    “这不是一块佛牌!”我放下佛牌,回头对龙少爷说。

    龙少爷和沈洁同时一怔,诧异地看着我:“不是佛牌?!”

    “你知道这块佛牌的材质是什么吗?”我问龙少爷。

    龙少爷摇了摇头:“这个倒没有研究过!”

    我说:“这块所谓的佛牌,材质竟然是阴沉木!阴沉木是很珍贵的一种木料,这个你应该知道吧?”

    龙少爷说:“知道,阴沉木就是我们平时所说的乌木嘛,值钱的很呢,我认识一个老板,就是专门收藏乌木的,据说他家院子里的那几块烂木头,价值上亿呢!”

    我点点头,缓缓说道:“阴沉木是由于地壳变迁如地震、洪水、泥石流等自然灾害因素使得古森林倒埋于古河床低洼深处或者淤泥里,在缺氧、高压以及弱酸、微生物共同作用的环境下,历经成千上万年缓慢炭化而形成,颜色光鲜,细腻光滑,致密耐腐,具有特殊香味,因为形成不易,所以十分珍贵!”

    顿了一下,我继续说道:“但是,从另一方面讲,阴沉木长年累月深埋地下,吸食了大量阴气,所以这种木头很‘阴’,用来做棺材是非常好的,古代的帝王将相都用阴沉木做棺材。你想想,哪有佛牌是用棺材木做成的?”

    龙少爷张了张嘴巴,惊讶地问我:“那这块东西不是佛牌,又是什么呢?”

    “是一块……鬼牌!”我口吻冰冷地说。

    当我口中说出“鬼牌”两个字的时候,龙少爷和沈洁同时打了个冷颤,两人惊呼失声:“鬼牌?!”

    我点点头:“对,就是鬼牌!真正的佛牌,是用寺庙的泥土、香灰、或者高僧的舍利、佛经的碎片制成的,佩戴在身上,能够驱鬼辟邪。所以,如果这真是一块佛牌的话,麒麟也就不会中邪了。

    而我们所说的鬼牌,又叫做阴牌,制作阴牌的材料很邪门,就拿麒麟脖子上的这块阴牌来说,除了用阴沉木做底以外,里面还掺入了尸油,婴儿尸骨等东西,阴气极重,非常邪门!”

    龙少爷和沈洁听得脸色发白,尤其是听到阴牌里面掺入了尸油、婴儿尸骨等东西的时候,龙少爷更是脸色大变,连忙问我:“程哥,既然这块阴牌这么邪乎,为什么……为什么还不给麒麟摘下来?”

    我耐心跟龙少爷解释说:“如果现在把阴牌摘下来,就会惊动那个幕后黑手!”

    “你说那个臭道士?”龙少爷愤怒地说。

    说出这句话,龙少爷突然想起我也是个道士,于是立马纠正道:“程哥,我可没有骂你的意思!”

    我点点头,并没有把龙少爷这话放在心上,而是跟他们分析说道:“那个道士,不是跟你们说过,等麒麟满七七四十九天的时候,他会回来吗?现在距离道士回来,还有九天时间,不管现在我们有多么大的怒火,都要忍耐,等待九天以后那个道士现身,才是跟他算总账的时候!

    现在我们把阴牌摘下来,势必会打草惊蛇,到时候那个道士如果不回来,茫茫人海,要想找到这只黑手,可就很不容易了!”

    沈洁皱眉问道:“程哥,你的意思是,让咱们家麒麟当诱饵,把那个道士引出来?”

    沈洁这话明显带着不满的情绪,龙少爷立即呵斥道:“你是怎么跟程哥说话的?程哥怎么安排,我们听着便是!”

    “可是……”沈洁扭头看了一眼浴盆中的龙麒麟,不由自主地红了眼眶,哽咽着说:“可是现在还有九天,这块阴牌每时每刻都在伤害麒麟,麒麟能挺过这九天时间吗?万一……万一他再次‘发狂’怎么办?”

    我对沈洁说:“你放心,我既然这样安排,肯定会保护麒麟的周全,不会让阴牌伤害到他的!”

    “妈的!”龙少爷瞪红了眼睛,愤怒地骂道:“等那个臭道士出现在我面前,老子非得弄死他不可!我们跟他无冤无仇,也不认识他,他为什么要加害我的儿子?”

    沈洁说:“你是不是得罪过什么人?所以人家找人来整你!”

    龙少爷说:“在这个镇上,还没有人敢这样报复我!”

    沈洁说:“那为什么那个臭道士偏偏要加害我们的孩子?不去加害别人的孩子呢?”

    龙少爷皱眉道:“你问我,我问谁去!说不定那个混蛋嫉妒咱们家有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雪中悍刀行〕〔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地摊卖大力〕〔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全职艺术家〕〔神秘复苏〕〔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