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毒医狂妃:邪帝请〕〔赠你一世繁华〕〔宁溪战寒爵〕〔好孕连连:总裁爹地〕〔总裁爹地霸道宠〕〔赠您一世荣华〕〔好孕连连:总裁爹〕〔柳浩天平步青云〕〔林羽江颜〕〔胜者为王〕〔王爷,听说你要断袖〕〔九零后天师〕〔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被女神捡来的赘婿〕〔重生年代之悍妻超〕〔废柴王妃又在虐渣〕〔魔神大明〕〔我是超级豪门大少〕〔规则系学霸〕〔天降三宝,爹地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黄泉阴司 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志在四方
    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志在四方

    等我们回到红旗村家里,发现家里也是张灯结彩。

    老妈在门口贴春联,老爸在里面挂灯笼,搞得喜气洋洋的。

    我看见老妈踩着板凳在那里贴春联,生怕她摔着了,赶紧把她搀扶下来,谢一鸣主动接过春联,爬了上去。

    我问老妈说:“干嘛搞得这么讲究?”

    老妈说:“嗨,今年你在家嘛,你都十年没有在家过年了,这是你回到家里的第一个春节,我和你爸高兴着呢!这十年你没在家里,我和你爸都不知道什么是春节,甚至还害怕过年!”

    “为什么害怕过节?”谢一鸣贴好春联,从板凳上下来,抬头看了看,对自己的“杰作”很满意。

    老妈说:“每年过春节,别人家都很热闹,亲朋好友啊,还有在外工作的子女啊,全都回来团聚,我们家就只有我们老两口,冷清得很。平时嘛,感觉还好一点,但是春节的时候,看见别人家那么多人,围坐在一起说说笑笑,我们的心里空落落的,守着这么一座大房子,真不是个滋味!”

    老妈这一番质朴的话,说得我的心里酸溜溜的,我不在的这十年,老爸老妈他们应该没有太多开心的日子吧,虽然他们不愁吃不愁穿,手里也有大把的积蓄,但是对于这两个质朴的农村老人来说,金钱和物质,都填补不了他们对亲情的渴望,对儿子的思念。

    我叹了口气,张开双臂,将老妈拥入怀里,轻轻拍打着她的肩膀说:“妈,对不起,孩儿不孝,这一走就走了十年,让你们受苦了!”

    老妈红了眼眶,抹着眼泪说:“受苦倒没有,你给我们修了大房子,还有那么多钱,我和你爸丰衣足食,一点都不苦。只是吧,没有儿女的家,是不完整的,我和你爸要那么多钱也没啥用,我们最盼望的呀,就是你能回来,和你好好吃一顿年夜饭!”

    我听得很难受,一颗心就像浸水的抹布,紧紧拧成一团。

    我突然觉得,这十年潜修,我好像有些自私了,我每天只顾着悟道,却忘记了年迈的父母,忘记了他们在无情的岁月中,一天天老去,他们这个年龄,最渴望的,其实是陪伴。

    我深吸一口气,对老妈说:“妈,你放心,以后我能陪着你们,尽量陪着你们,不会到处乱走了!”

    话音刚落,老爸就从院子里走了出来,一脸严肃地对我说:“好男儿志在四方,成天窝在大山沟沟里做什么?我和你妈身体健硕的很,不需要你陪着,你放手去干你的事情,我们绝对不会做你的拖油瓶!”

    说到这里,老爸又转头呵斥老妈道:“你说你这个老婆子,原本一家人开开心心的,你非要说那么多不开心的话,那些都已经过去了,咱们儿子不是已经回来了吗?既然回来了,那就开开心心过节是不是?去提那些陈年破事做什么?影响心情!去去去,快进去做饭吧,一鸣刚刚提回来的香肠腊肉,亮晶晶的,馋人的很呢,蒜苗炒腊肉,下酒好菜呀!”

    “喝喝喝,成天就知道喝,咋不喝死你呢!”老妈嘴上虽然骂着,但是眼角含笑,高高兴兴走进厨房做饭去了。

    老爸拍了拍我的肩膀:“别听你老妈瞎说,妇人之见!你记着,男子汉大丈夫,天高海阔任你闯,不能被儿女情长捆绑住了手脚!”

    “哟!”我抬头看着老爸,这些年没见,老爸这采长进了不少呀,看看这觉悟,看看这人生格言,真的想不到这些话是从一个农村汉子嘴里说出来的。

    “老头子,进来帮忙做饭!”老妈在厨房里面大声喊。

    “好咧,马上就来!”老爸应了一声,冲我笑了笑,转身屁颠屁颠跑进厨房里去了。

    我笑了笑,转身招呼谢一鸣进屋,却发现谢一鸣不知什么时候,一个人靠在墙角,嘴里叼着一支烟,在那里默默抽着烟,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我走过去,问谢一鸣要了一支烟,叼在嘴里,谢一鸣帮我点上,我吐了个烟圈,问谢一鸣:“看你的样子,好像有心事!”

    谢一鸣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没有!”,然后他抬起头,眯眼看着天边那一抹即将沉沦的夕阳。

    夕阳的光落在谢一鸣的脸上,我在谢一鸣的脸上捕捉到了一些情绪。

    “是不是想家了?”我抽了几口烟之后,突然发问。

    谢一鸣愣了一下,下意识张开嘴巴想要否定,但是他又抿了抿嘴唇,叹了口气说:“有一点吧!”

    “想家了就回去呗,我早上的时候让你回去,你又说我在赶你,非要留下来和我一起过年!”我说。

    谢一鸣说:“没事儿,上次不是回去过吗,春节只不过是个形式而已,想通了,其实跟平时也没什么两样,无非就是一大家人聚在一起,吃吃喝喝,提高消费,坠落生活而已,没劲的很!”

    “哈哈!”

    谢一鸣这番话把我逗乐了,我忍不住笑出声来,我扭头看了一眼谢一鸣:“你小子呀,就是嘴硬,嘴上虽然这样说,心里却不这样想。你出来这十年,也没有回去陪父母过春节吧?”

    谢一鸣手里的香烟差不多见了底,他屈起手指,弹飞香烟:“没有,我是出来一心修道的,要是一事无成,回去岂不被人笑话?等我干出一番大事业,金榜题名的时候,我才回去!到那时候,我要让曾经那些不看好我,甚至看不起我的人,都要臣服在我的脚下!”

    “臣服在你的脚下?”我笑着摇了摇头:“你小说看多了吧?”

    谢一鸣莞尔一笑:“开个玩笑嘛,说说而已!不过刚才叔叔说的那番话,我可是铭记在心的,好男儿志在四方,有时候为了梦想,不得不牺牲一些东西!师父,你放心,我没事的,再抽一支烟就好了!”

    谢一鸣笑了笑,又抽出一支烟叼在嘴里,脸上的情绪舒缓了很多。

    我点点头:“等太阳落山的时候,进屋吃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越八年才出道〕〔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球进入大洪水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