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无敌神医〕〔废婿归来陈华〕〔长生〕〔灭神榜〕〔重生之再铸青春〕〔夜的命名术〕〔从杀猪开始修仙〕〔天醒之路〕〔特种兵之神级提取〕〔神兽召唤师〕〔我的老婆超迷人〕〔农门婆婆的诰命之〕〔兵王归来〕〔大英公务员〕〔重生宠婚:霍少,〕〔我的白富美老婆秦〕〔秦城苏婉〕〔顶级神豪林云〕〔陆峰江晓燕〕〔江辰唐楚楚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黄泉阴司 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团团圆圆
    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团团圆圆

    这些天的天气都很不错,每天都是冬日暖阳,晒得人暖洋洋的,一副春天快要来临的样子。

    院子里摆开两张大圆桌,满满两桌子香喷喷的饭菜,都是老妈和老爸做出来的,老两口虽然忙得脚不沾地,但脸上却挂着开心的笑容。

    老爸说这是累的开心,因为咱们家,已经很多年没有这样热闹过了。

    老妈说过,我不在家的这些年,每到春节,我家都是冷冷清清的,一点过节的气氛都没有。

    这种久违的热闹气氛,老爸老妈已经期盼了很多年,所以他们哪怕忙得满头大汗,心里也是格外的高兴。

    农家土鸡,烟熏猪蹄,香肠腊肉,全都是正宗的农家菜,堆满了两张大圆桌。

    老爸从房间里提了几瓶好酒出来,这些酒都是别人送的高档货,老爸一直舍不得喝,而且以前家里没人,他也没有心情喝,今天高兴,老爸把压箱底的好酒,一股脑儿全都取出来招待贵客。

    “去去去,去把鞭炮挂上!”龙少爷对郝飞机说。

    “怎么?还买了鞭炮?”我坐下来,给龙少爷斟上白酒。

    龙少爷说:“过年嘛,过年怎么能不放炮呢?必须打响新年第一炮!”

    众人哄然大笑,成年人都知道,龙少爷这话是个荤段子,他口中的第一炮,可不是放鞭炮的意思。

    沈洁啐骂道:“还没开始喝呢,就在那里说胡话了,孩子还在这里呢!”

    “哈哈哈!”卷毛在旁边笑道:“龙哥,看样子,今晚你这新年第一炮,是打不响啦!”

    “滚蛋!快去放炮!”龙少爷挥了挥手,郝飞机和卷毛走到门口,从大奔的后备箱里面,取出两串大鞭炮。

    一串大鞭炮挂在大门上,一串大鞭炮盘在门口。

    “来来来,新年快乐,捂上耳朵,准备放炮啦!”郝飞机掏出火机,正准备点燃鞭炮。

    就在这时候,又有一辆铮亮的大奔飞驰而来,停在门口。

    郝飞机抬起头,就看见车窗摇下,露出一张熟悉的脸:“哎,这么热闹,让我来点火吧!”

    我起身来到门口,就看见奔驰车里走出三个人,两男一女。

    我看见这三个人,禁不住红了眼眶,那两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我从小到大的兄弟,一个是谢强,一个是胖子,而那个女人,则是谢强的女人,也姓沈,叫沈冰。

    谢强和胖子现在早已是成功人士的派头,穿着风衣,戴着墨镜,谢强留着精干的短发,胖子却留着长发,还在脑后扎了个马尾,一副潮男打扮。

    “杨程!”

    谢强和胖子朝着我快步走过来,我没有说话,只是张开了双臂。

    然后,我们三个大男人,就在众目睽睽之下,紧紧抱在一起。

    “兄弟,好久不见!”谢强拍着我的肩膀。

    我有些哽咽:“是啊,好久不见!”

    “你他娘的终于回来了!”胖子刚一张口,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谢强对胖子说:“兄弟相聚,今天可是大喜的日子,你丫的哭哭啼啼做什么,真是败兴!”

    谢强嘴上虽然在骂着胖子,但胖子还没流泪呢,谢强的眼泪却唰唰唰地流了下来。

    胖子说:“强哥,我还没哭呢,你倒是先哭了!”

    谢强嘴倔地说:“我哪里哭了,笑话,那是沙子吹进了我的眼睛!”

    “强哥,不要装了,你戴着墨镜呢,怎么会有沙子吹进眼睛?”沈冰打开挎包,递给谢强一张纸巾。

    谢强和胖子都是本村人,从小咱们三个就在一起玩,从童年到少年,经历了很多事情,也结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

    后来两人去了广州打拼,我也去了广州,在广州的时候,我们也是黄金铁三角,关系好的除了老婆不能交换,其他都能交换,是真正过命的交情。

    弹指一挥,十年过去,我们都已经步入中年。

    男人之间的兄弟情义,就像是一杯老酒,哪怕放在地窖里,很多年没喝,但是时间越长,香味却越醇,无论任何时候打开,都是酒香扑鼻。

    我热情地邀请他们进屋,大家都是老相识,胖子本来也跟龙少爷他们都是同学,关系也铁的很,相互见了面,也是倍感亲切。

    我简单询问了一下谢强和胖子这些年的状况,两人依然在八爷的手底下干活,这几年帮八爷做了好几个大工程,八爷对两人的能力非常欣赏,两人在公司的地位也是一路攀升,现在都是老总级别的人物,在广州混得风生水起,只有每年过年才抽空回来一次。

    这十年来,沈冰已经和谢强结了婚,甘愿做谢强背后的那个女人,把家庭照顾得妥妥当当,全身心支持谢强创业,因为工作太忙,两人一直没有要孩子。

    至于胖子,乱花渐欲迷人眼,在花丛中浪荡惯了,现在都还不想收心,依然喜欢寻欢作乐,这里找个妹子,那里找个少妇,用胖子的话说:“男人这一辈子,就要游戏花丛,不能为了一棵树,放弃一片森林,我要用我的博爱,来热爱整片森林!”

    “拉倒吧!”谢强在旁边骂道:“你就是一个不想负责的渣男,还博爱呢,当心哪天阴沟翻船,被人捉奸在床!”

    胖子咧嘴笑了笑:“大过节的,你不要这样咒我嘛!”

    谢强怼道:“谁让你那么下流放荡?”

    胖子说:“风流是刻在骨子里的,没法改变!”

    一桌子人都被胖子逗乐了,龙少爷吆喝道:“来来来,快点给胖子倒酒,我看他三杯酒下肚,还怎么风流!”

    我点点头,让谢一鸣给胖子倒酒,谢一鸣一边倒酒,一边笑嘻嘻地说:“今天可真是大团圆啊,兄弟姐妹都来了……”

    “哎,怎么没看见青青呢?”沈冰突然问。

    谢一鸣尴尬地笑了笑:“那个……兄弟姐妹都来了……唯一的遗憾就是师娘没有回来……”

    “你师娘没有跟着回来吗?”沈冰问谢一鸣。

    谢一鸣说:“师娘还在山里潜心修炼,很快,很快就能回来了!”

    我抬头眺望了一眼远处的大山,幽幽叹了口气,心里隐隐划过一道忧伤,今天是个团圆的日子,要是青青能在身边就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雪中悍刀行〕〔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地摊卖大力〕〔深空彼岸〕〔神秘复苏〕〔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