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毒医狂妃:邪帝请〕〔赠你一世繁华〕〔宁溪战寒爵〕〔好孕连连:总裁爹地〕〔总裁爹地霸道宠〕〔赠您一世荣华〕〔好孕连连:总裁爹〕〔柳浩天平步青云〕〔林羽江颜〕〔胜者为王〕〔王爷,听说你要断袖〕〔九零后天师〕〔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被女神捡来的赘婿〕〔重生年代之悍妻超〕〔废柴王妃又在虐渣〕〔魔神大明〕〔我是超级豪门大少〕〔规则系学霸〕〔天降三宝,爹地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黄泉阴司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逆向思维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逆向思维

    谢一鸣很生气,老爸也狠狠一跺脚:“我们虽然老实,但也绝对不是软骨头,这件事儿不管说到哪里去,他姓祝的都说不过一个理字。我们马上下山,找到姓祝的这家人,让他们把墓碑给拆了,把墓地给挪走,他们要是不拆,老子自己动手拆!”

    老爸愤岔岔地骂着,把香蜡纸钱放在老爷子的坟头上,转身就准备下山。

    走了几步,老爸发现我没有跟上去,便停下脚步,转身问我:“程儿,还不走吗?”

    “别急!”我打量着面前这座祝家墓碑,对老爸说:“事情只怕还不是挡了风水这么简单!”

    “什么意思?”老爸走回来问我。

    “难道这姓祝的还动了什么手脚吗?”谢一鸣也走了回来,满脸怒火。

    此时此刻,如果姓祝的那家人在这里,依谢一鸣的脾气,肯定会揍得他们满地找牙。

    我问谢一鸣:“一鸣,你刚刚说什么来着?”

    谢一鸣愣了一下,随即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难道这姓祝的还动了什么手脚吗?”

    “不是这句,上一句!”我目光炯炯地看着谢一鸣。

    谢一鸣挠了挠脑袋:“上一句有点长啊,让我想一想,我大概是说,咱们不主动惹事,但也不怕事,姓祝的这家人,都骑到咱们头上拉屎来了,这口气咱们不能忍!咱们去附近村子打听打听,看看这姓祝的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何这般这么横行霸道?”

    我摇了摇头,继续追问:“再上一句!”

    谢一鸣苦着脸说:“师父,我又不是人体复读机!”

    谢一鸣嘴上这样说,但还是想起了自己说过的话,他说:“就算这里的风水好,姓祝的也不能把墓碑修在这里啊!他们明明可以把墓碑修到下面,也可以把墓碑修到上面,或者修到别处去,为什么非得要把墓碑修在这里?为什么非得要挡在老爷子的墓碑?”

    我眼睛一亮,打了个响指:“对,就是这句话!”

    “师父,我这句话……有什么不妥之处吗?”谢一鸣小心翼翼地问。

    “没有不妥!谢谢你!”我伸手拍了拍谢一鸣的肩膀,搞得谢一鸣一脸懵。

    谢一鸣扭头问青青:“师娘,师父为什么要感谢我?”

    青青耸了耸肩膀:“我怎么知道,你自己问你师父去!”

    谢一鸣又扭头问我:“师父,你为什么要感谢我?我……我没有做什么啊……”

    我说:“就因为你说了刚才这句话,所以我要感谢你!”

    谢一鸣皱了皱眉头,满脸困惑,正想继续问下去,我竖起手指放在嘴唇上,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谢一鸣不要说话。

    谢一鸣看我低头思考问题,也很识趣地闭上嘴巴,不来打扰我。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这么多年的江湖经验,让我很擅长从别人的话语中捕捉一些线索,一些看似简简单单的话,里面有可能藏着很重要的信息。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天赋,只要你留心观察周围的事物,留心听别人讲话,天长日久,都能练就这种“天赋”。

    谢一鸣刚才这句话提醒了我,朝阳坡这么大,就算老爷子坟地的风水是最好的,这姓祝的也没必要非得把墓碑修在老爷子的坟地前面吧,而且还故意修得这么大,把老爷子和余老爷子的坟地全都遮挡的严严实实,明显有意为之,如果他们只是想得到更多的风水气运,他们有必要这样做吗?答案是否定的!

    既然祝家没有绝对的必要这样做,那他们为何还是这样做了呢?

    逆向思维,倒推一下这个问题,我们就会得出一个结论,祝家人的目的,并不是获取风水气运这样简单,他们把墓碑修建在这里,并且修建成这副造型,肯定还有更大的目的在里面,而这个更大的目的是什么呢?

    我回头看了一眼老爷子和余老爷子坟头上的阴藤,太阳穴突突直跳。

    前面说过,阴藤是生长在阴气极重的坟地里面,祝家的墓碑虽然挡住了老爷子和余老爷子的坟地,但是以朝阳坡原本的风水来看,即使两人的坟地被祝家墓碑挡住,坟墓里的阴气也不应该浓烈到生长出阴藤的地步。

    能够生长出阴藤的坟地,说明坟地里面是一丝生机都没有了,完完全全充斥着阴气。

    那老爷子和余老爷子坟地里面的生气都去哪里了呢?

    我再次回到看向祝家墓碑,老爷子和余老爷子坟地里的生气,都被这座祝家墓碑给阻断了。

    但是,问题又来了。

    祝家墓碑虽然高大雄伟,虽然阻挡了风水气运,但这座墓碑是立在地面上,并不能完全阻挡地下的生气。

    要想阻挡老爷子和余老爷子坟地下面的生气,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祝家墓碑并不是表面看上去这样简单,在地底下面,祝家墓碑肯定还动了手脚,因为埋在地底下面,肉眼看不见,所以我们之前忽略了这个问题。

    也是谢一鸣随口的这一句话,让我产生了逆向思维,我才把这个问题一步一步倒推了出来。

    “哮天!”我冲哮天吹了个口哨,勾勾手指,哮天大踏步跑了过来。

    我用脚尖,沿着祝家墓碑下面,围了一圈线,然后摸了摸哮天的脑袋,对哮天说:“我没有带工具,只有麻烦你了,你沿着这圈线往下挖!快!”

    哮天吠了两声,领取了我的命令,甩开膀子就开干。

    哮天的爪子还是很厉害的,再加上哮天身强力壮,只见它趴在地上,屁股撅起老高,两只前爪就跟车轮似的,飞快地挖土。

    刨土本来也是狗狗的强项,只听沙沙声响,泥土飞扬,大片大片的泥土飞到哮天身后,在它屁股后面堆成了一座小山。

    而在哮天的面前,则渐渐显现出一个土坑。

    谢一鸣看得直乐乎:“哮天可真是厉害,这是去蓝翔技校学的挖土机技术吧?”

    哮天咧着牙齿,冲谢一鸣哼哼了两声,像是在对谢一鸣说:“你丫才是挖土机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越八年才出道〕〔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球进入大洪水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