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野性为王〕〔深空彼岸〕〔叶辰萧初然〕〔神话之龙族崛起〕〔狂妃来袭:腹黑王〕〔谢少,夫人又把你〕〔财阀小娇妻:谢少〕〔特拉福买家俱乐部〕〔快看那个大佬〕〔毒医狂妃:邪帝请〕〔赠你一世繁华〕〔宁溪战寒爵〕〔好孕连连:总裁爹地〕〔总裁爹地霸道宠〕〔赠您一世荣华〕〔好孕连连:总裁爹〕〔柳浩天平步青云〕〔林羽江颜〕〔胜者为王〕〔王爷,听说你要断袖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黄泉阴司 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亲切
    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亲切

    青青这番话,说的非常中肯,而且她说的话,正是我心中所想的意思。

    我看了一眼青青,冲她点了点头,也只有青青,才是最懂我心思的那个人。

    谢一鸣的情绪渐渐缓和下来,他说:“师娘教训的是,刚才是我太冲动了!”

    青青说:“你不用道歉,你也是为了老爷子的事情生气。老爷子不是你的亲爷爷,你都能为他怒发冲冠,可见你对你师父情深义重!”

    说到这里,青青扭头看着我:“所以,我认为你的师父并没有半点责怪你的意思,他的心里应该很高兴收了你这个有情有义的徒弟!”

    青青的每句话都能说在我的心坎上,哈哈,人生得此娇妻,夫复何求啊!

    谢一鸣冲我笑了笑:“惭愧,我这人是直性子,师父只要不责怪我,我就很高兴了!”

    顿了一下,谢一鸣又正色道:“我这辈子只有这一个师父,我对师父的情义绝对是真诚的,如有半点虚伪,天打雷劈!”

    “得了!”我冲谢一鸣扬了扬下巴:“我知道你小子忠心,你就不要在这坟地里发誓了,不吉利!”

    然后我对老爸说:“爸,今天暂且这样吧,老爷子这个坟,目前是上不了,得等祝家墓碑拆除了以后,我们再来清除老爷子他们坟头上的阴藤,那个时候才能上坟!”

    老爸重重地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我又说:“这祝家人既然把坟地修在这里,应该也就是这附近村子里的人,他们这么大的权势,应该很容易打听到的。待会儿下山以后,青青送老爸先行回家,我和一鸣去山下的村子转转,打听打听这姓祝的到底是什么来头!”

    我们正说着话,就看见一行十多人,正从山坡下面走上来。

    谢一鸣指着那行人说道:“是不是祝家的人来了?”

    老爸的情绪一下子激动起来:“来得正好,省得我们亲自去找他们!”

    谢一鸣捏了捏拳头,指关节发出咔咔声响,一副要干仗的样子。

    我看了谢一鸣一眼,谢一鸣立马冲我笑了笑:“放心,师父,我只是手冷了,活动一下筋骨!”

    那行人来到近处,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十二三人,年纪最小的十多岁,年纪最大的那个估计有七八十岁,满头白发,拄着拐杖,走路也是颤颤巍巍的,需要人搀扶着。

    我皱了皱眉头,其他人我不太熟悉,但是这个头发花白的老头我却觉着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这时候,就听老爸主动跟那个老头打招呼:“余大哥,原来是你们啊!”

    余大哥?!

    这行人姓余,不姓祝。

    老爸这一声招呼,触发了我的回忆,我在脑子里仔细想了想,终于想起这个头发花白的老头是谁了。

    他是余老爷子的大儿子,我以前都叫他余大叔,当年余老爷子的坟墓出现问题,都是我亲自出面跟余大叔商量讨论的,所以我对这个余大叔还是比较有印象的。只是一转眼过去了十年,身边一些人和事的记忆,都变得模糊了。再加上这十年来,余大叔的模样日渐苍老,跟十年前比较起来,还是有了较大变化,所以我一时间也没有想起来。

    余大叔看见老爸,很热情地跟老爸打了个招呼,而后又拄着拐杖走到我面前:“这不是杨程吗?十多年没见了,你还记得我这个老头子吗?”

    “记得,余大叔!”我冲余大叔微笑着点了点头。

    余大叔上下打量着我,拍了拍我的肩膀:“不错,十多年没见,长成熟了,长强壮了,长得更加帅气了!”

    “托余大叔的福!余大叔,你现在怎么样?身体还好吗?”我客气地问。

    余大叔说:“身体还行,没有大灾大难,也没有生过大病,只是人老了,腿脚有些不太利索了!”

    说到这里,余大叔又接着说道:“要说托福,是我们余家托你的福才对呀,当年是你给咱爹选了个风水宝地,福泽后人,咱们余家这些年风调雨顺的,子女也健健康康,而且个个都有出息,我们一直都想找机会,好好感谢感谢你呢!”

    “不用这么客气,我小的时候,余老爷子给过我不少帮助,而且余老爷子跟我家老爷子的关系那么好,作为一个后生晚辈,我给他们做点事情,也是应该的!”我微笑着说。

    一个戴着小圆帽,打扮还挺时尚的老太太走了上来,开口问我:“程娃子,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一句“程娃子”听上去无比亲切,我小的时候,村里一些上了年纪的长辈,就喜欢这样称呼我。其实也不单单是这样称呼我,当地的称呼习惯,就是喜欢在后面加个“娃子”,比如我叫杨程,就称呼“程娃子”,谢强就叫“强娃子”等等。

    对于我来说,“程娃子”这样的称呼,比什么杨大师听上去更加令我舒服。

    所以,简简单单“程娃子”三个字,一下子就拉近了心灵的距离,我盯着这个老太太看了半天,最后才认出来:“嘿,这不是大婶子吗?”

    大婶子就是余大叔的老婆,以前去余家的时候,大婶子就喜欢叫我“程娃子”。

    在我印象中,大婶子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妇女,但此时站在我面前的大婶子,穿着华贵的貂毛大衣,打扮时尚,像个城里来的富贵老太太,哪里还有十年前的农村妇女形象,所以以至于我看了半天,才把她认出来。

    “刚刚回来不久,大约半年时间吧!”

    我一边回答者,一边打量着大婶子说:“行啊,大婶子,这一身行头挺富贵的呀!”

    大婶子笑着说:“托你的福,儿子孙子都有出息,这些年家庭条件好了不少,我们也跟着享享福,人老心不老嘛!”

    “对的对的!”老爸说:“都这么大年纪了,操劳了一辈子,是时候好好享受生活了!”

    大婶子说:“程娃子,你都回来半年了,我们还不知道呢,实在是不好意思!”

    “大叔大婶是没有住在红旗村了吗?我回来这半年,好像都没见过你们!”我问。

    大婶子说:“是呀,头几年就去城里跟着儿子住了,顺便帮忙带带孙子,红旗村很少回来了,所以也不知道你回来了,要不然早去你家登门拜访了。这样,回头大婶子做东,请你上家里作客,你可千万赏脸啊!”

    “好,必须赏脸!必须赏脸!好久没有尝过大婶子的手艺了!”我连连点头。

    农村人都是这样热情,即使很久没见面,但是一见面,也是非常亲切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越八年才出道〕〔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球进入大洪水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