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赘婿出山〕〔武映三千道〕〔重生之再铸青春〕〔爆笑穿越:王妃是〕〔白卿言萧容衍〕〔顶级神豪林云〕〔我的白富美老婆〕〔都市无敌神医〕〔废婿归来陈华〕〔长生〕〔灭神榜〕〔夜的命名术〕〔从杀猪开始修仙〕〔天醒之路〕〔特种兵之神级提取〕〔神兽召唤师〕〔我的老婆超迷人〕〔农门婆婆的诰命之〕〔兵王归来〕〔大英公务员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黄泉阴司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线索断了!
    !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线索断了!

    祝老二的嘴里看样子是问不出什么话了,线索在这里竟然中断了。

    光是掘了那“断龙台”,并非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断龙台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藏在后面,策划这件事情的那个人,把那个人找出来,才是最重要的。

    那个藏在烟暗中,如同鬼魅一样的道士,如果一日不能找出来,我这心里便一日都不舒服。

    他就像一根刺,一直扎在我的心里,不拔出来,心里是不会舒服的。

    我抬脚将祝老二踹回铁笼子里面,愁眉不展地走出柴房。

    祝老二在后面大喊大叫:“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呀!大哥,我说的全部都是实话,你相信我,放我走吧!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呀!”

    “把臭袜子给他堵上!”我头也不回地说。

    谢一鸣点点头,重新拾起臭袜子,对着祝老二咧嘴笑了笑。

    祝老二看见谢一鸣手里的“生化武器”,吓得瑟瑟发抖:“不——不要——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呜——”

    谢一鸣一只手抓住祝老二的脑袋,另一只手将臭袜子塞进祝老二嘴里,祝老二翻了翻白眼,一副被臭晕的样子。

    谢一鸣关上门,走了出来。

    “师父,你怎么看?你觉得这老小子说的话可信吗?”谢一鸣问我。

    我站在柴房门口,背负着双手,眯眼看着天空:“应该是可信的!青青的蛇笼刚才已经吓破了他的胆,他不敢再骗我们!”

    青青说:“那个道士究竟是什么人?他设计断龙台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谢一鸣插嘴道:“我看呀,弄不好又是那崂山派的道士在外面兴风作浪。师父,你是知道的,这连续发生的几次事情,都是崂山派的臭道士在作妖!”

    我摸着下巴,暗自思忖道:“不排除这个可能!不管是崂山派还是其他派,总而言之,这个人,我们必须要找出来!”

    嘴上虽然这样说,但我心里也知道,茫茫人海,想要寻找一个人,谈何容易。而且,这个人如果刻意隐藏起来的话,那就更加不容易找到了。从祝老二的口供来看,那个道士在断龙台建造完毕以后,便玩起了人间蒸发,到处寻不到人,这说明那个道士很可能是因为某种原因,而自行藏匿了起来。

    “祝老二怎么办?好像也没什么用了,放他回去,还是把他给咔嚓了?”谢一鸣问我。

    &nzyxta.bsp;   我皱了皱眉头:“我们又不是社会人,关他一夜,让他吃点苦头,明天就把他放回去吧!经过这件事情,日后他祝老二和祝老三,自然会收敛很多,不会再像以前一样飞扬跋扈了!再说,他们在幸福村已经颜面尽失,想要像以前一样嚣张,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了。

    对于这件事情,我也是一筹莫展,一整天心情都不太好。

    到了晚上的时候,可能是因为心里有事,翻来覆去睡不着,实在没有办法,从枕头下面摸出香烟,一个人走到楼顶上抽烟。

    农村的夜晚非常宁静,但现在已经开春了,天气转暖,田地里也开始有了虫鸣蛙叫。

    我一边吐着眼圈,一边望着天上的月亮发呆,就在这时候,忽觉背后袭来一阵阴风,四周气温陡降,原本还是暖暖的夜风,突然变得阴寒冻人。

    我心中一凛,回身弹飞烟头,厉声呵斥道:“谁?!”

    在弹飞烟头的同时,修罗剑已经从袖口里滑出,贴在了掌心里面。

    但是,当我看见身后来人的时候,修罗剑及时止住,并没有出手,而是唰一下收回衣袖里面。

    站在我身后的,确切地说,不是人,而是两个鬼,两个鬼神!

    烟白无常!

    这两人长年累月,从古至今都是那副打扮,从来都没有换过服装。

    右边站着白无常谢必安,谢必安脸色惨白,瘦瘦高高的,跟竹竿.jxpxxs.一样,仿佛风一吹,就会被刮走。头上戴着一顶高高的尖顶帽,上面写着“你也来了!”四个字,一身白色长袍在烟夜中格外显眼。

    刚刚我的修罗剑,已经架在了白无常的脖子上,要不是我反应灵敏,估计白无常的鬼头都会被我砍下来。

    左边站着一脸严肃的烟无常范无救,那一身烟色长袍也是几百年没有换洗过,同样戴着高高的尖帽子,上面写着“正在捉你”四个字。

    “喂喂喂!”白无常摸了摸脖子说道:“你小子要是斩杀了阴差,你可死定了,十殿阎罗必定天涯海角追杀你!”

    “谁让你们一声不吭从我背后冒出来的?”我没好气地说。

    白无常笑了笑:“我们抓人的时候,都是悄无声息的出现,可能是职业习惯!”

    “两位兄台,什么风把你们吹到这里来了?”我背着双手,目光在两人的脸上来回移动。

    正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其实我的心里已经猜到,烟白无常主动跑来找我,肯定没有什么好事,估计又是让我帮忙抓人。

    果不其然,白无常咧嘴笑道:“最近我们正在通缉一个人,但是找来找去,发现那人在这附近消.xgchotel.失了。想起这一带是你的地盘,你对这里很熟悉,所以想请你帮忙找找人。你知道的,若是时辰到了,我们还没带人回地府交差,肯定会被扣工资的!”

    “干!”烟无常范无救突然一声吼,吓了我一大跳。

    白无常看了烟无常一眼,对我说:“没事,这烟鬼最近学坏了,出口成脏,改都改不过来!”

    “草!”烟无常又不多话,简短有力,是他最具特色的语言特征。

    “给你脸了是不是?还骂……还骂……”白无常踹了烟无常两脚,然后整理了一下头上的帽子,咳嗽两声对我说:“别理他!说正事儿!”

    我叹了口气:“就知道你们找我准没好事!”

    白无常正色道:“话可不能这样说,你可是佩戴着阴差令的,负责帮忙抓人,也是你的本职工作!打个比喻,我们是正式警察,你的身份就是辅警。但是辅警,也要帮忙抓贼的是不是?不可能领着薪水不做事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雪中悍刀行〕〔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地摊卖大力〕〔全职艺术家〕〔神秘复苏〕〔深空彼岸〕〔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