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白富美老婆〕〔都市无敌神医〕〔废婿归来陈华〕〔长生〕〔灭神榜〕〔重生之再铸青春〕〔夜的命名术〕〔从杀猪开始修仙〕〔天醒之路〕〔特种兵之神级提取〕〔神兽召唤师〕〔我的老婆超迷人〕〔农门婆婆的诰命之〕〔兵王归来〕〔大英公务员〕〔重生宠婚:霍少,〕〔我的白富美老婆秦〕〔秦城苏婉〕〔顶级神豪林云〕〔陆峰江晓燕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黄泉阴司 第一千三百二十二章 妖火燃城(下)
    www..,最快更新黄泉阴司 !

    第一千三百二十二章 妖火燃城(下)

    我们正准备离开,没想到哮天从后面冲上来,一口咬住我的裤腿,拖着我,不让我离开。

    见此状况,我心中有异,立即停下脚步,询问哮天:“怎么了?是不是我们遗漏了什么?”

    哮天突然扬起脑袋,对着头顶上方狂吠不止,我顿时明白过来,哮天是在告诉我,头顶上方有东西!

    我们满怀疑惑地抬头看去,这一看,顿时大惊失色。

    我们刚刚没有注意到头顶上方,这一抬头,赫然发现,在我们的头顶上方,也就是立交桥的桥洞下面,距离地面约莫二十米高的空中,竟然悬挂着一个人。

    夜风吹拂,那个人随着夜风轻轻摇晃摆动。

    但见那人身体僵硬,像是早已经死掉了。

    很明显,这个人不是祸斗。

    这个人是谁?为什么会悬吊在这里?他又是怎么死掉的?既然哮天把我们带到这里,那这个死去的人,会不会跟祸斗有什么关系?

    我的心里满是疑惑,沉声喝气,右手一扬,一道寒光闪过,斩断了那人脖子上的绳索,那人直挺挺地掉落下来。

    我们立即围拢上去,近距离观察这具尸体,只看了一眼,我们便大吃一惊,谢一鸣更是忍不住捂着嘴巴,跑到旁边吐了起来。

    这具尸体,确切地说,已经不能被称为尸体,而是一具焦炭,除了还能看出人形轮廓以外,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不成样子,就连骨头都烧成了炭灰,刚才从上方跌落下来,尸体都差点散了架,风一吹,尸灰到处飞扬。

    这人怎么会被烧成这样?

    什么样的烈火才会把人烧成炭灰?

    而且被火烧死以后,为什么尸体还会被挂在桥洞下面?

    能够释放出如此猛烈的火焰,除了祸斗还会有谁?

    谢一鸣擦着嘴角的酸水,面色惨白地走回来,涩声问我道:“师父,这人是被祸斗烧死的吗?”

    我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很大可能!除了祸斗以外,还有什么东西能拥有如此猛烈的火焰?”

    谢一鸣皱起眉头,十分不解地说:“祸斗怎么会单独杀死这个人?这个人跟祸斗有什么关系?”

    “那是什么东西?!”青青突然蹲下身,将手伸入尸体下面。

    谢一鸣看得一阵心悸:“师娘,你可真够胆大的!”

    “有东西!”青青把手抽出来,手里果然抓着一个东西。

    但见那个东西已经被烧融了,我接在手里仔细看了看,感觉这东西原本的模样应该是块巴掌大小的牌子。

    巴掌大小的金牌?!

    我的脑海中划过一道闪电,失声惊呼道:“这是龙头令!”

    什么?!

    谢一鸣和青青闻言都是一惊,谢一鸣接过那块被烧融的令牌,翻看了片刻,吸着凉气说:“这真的是龙头令,但是已经被烈火烧融化了!”

    青青竖起柳眉,沉声说道:“这具尸体的身上挂着龙头令,说明他是第七局的人!情况应该比较清楚了,这个队员很可能发现了祸斗的踪迹,但很遗憾,他被祸斗干掉了!”

    我面色阴沉地看着地上这具焦炭般的尸体,一字一顿地说:“还有一种可能!”

    “什么可能?”青青问我。

    我深吸一口气,抿着嘴唇说:“还有一种可能,不是他发现了祸斗,而是祸斗找上了他!”

    青青怔了怔,随即面色一变:“杨程,你的意思是,我们在寻找祸斗的同时,祸斗也在反猎杀我们?!”

    “对!”我点点头道:“我们虽然是猎人,但并不是只有猎人能够猎杀猎物,猎物也可以反过来猎杀猎人呀!”

    话音刚落,身后传来一个声音:“你的猜测是正确的!”

    这个声音很熟悉,我一回头,就看见古天从越野车上跳下来,身后还跟着几个第七局的队员。

    越野车的车灯划破漆黑的夜,光圈笼罩着地上的那具焦尸,映衬的那具尸体更加恐怖。

    古天走到那具焦尸前面,挺直腰板,神情严肃地行了一个军礼。

    跟在古天后面的几个队员,也同时停下脚步,齐刷刷对着这具尸体,行了一个庄严的军礼。

    古天抿了抿嘴唇,带着哽咽的口吻命令道:“把他带走吧!”

    后面的两个队员点点头,取出一个黑色的裹尸袋,小心翼翼地把那具焦尸装进袋子里面,然后抬入越野车的后车厢。

    我们看得一阵心酸,这就是第七局队员的真实写照,没有人知道他们在做着多么危险的事情,没有人知道他们在默默保护着这座城市,这个国家,哪怕他们牺牲了,也是无声无息,化成一撮骨灰,装走,然后埋葬。

    他们的墓碑上面也不会有丰功伟绩的介绍,有的只是那块陪葬的龙头令,以及坟头的一朵小花,仅此而已。

    古天走过来对我说:“他叫周礼,是我们广州分局的队员,加入第七局还不到三年,敢打敢拼,没想到……竟然死得这般凄惨……”

    说到这里,古天忍不住红了眼眶。

    一阵风吹过,古天赶紧别过头,假装沙子进了眼睛,使劲揉了揉发红的眼角,将溢出眼角的泪水硬生生憋了回去。

    我重重地叹了口气,虽然我不认识这个周礼,但大家都是第七局的人,看见同伴惨死,我的心里也很难受。

    “看他的死状,应该是死于祸斗之手!”我说。

    古天说:“一个钟头之前,周礼还跟我通过电话,他说他在这里,好像发现了祸斗的行踪!我知道祸斗的厉害,像他们这种普通队员,根本不是祸斗的对手,于是我在电话里命令他不要轻举妄动,然后立即召集人手赶过来,没想到还是迟了!”

    古天一边说着,一边摸出手机,递到我面前,调出了立交桥的监控画面。

    画面里面显示:一个瘦瘦高高的男子,双手插在裤兜里,嘴里咬着烟,站在桥洞下面,烟头一灭一亮的,男子左顾右盼,应该是在等人。

    古天告诉我,这个正在吸烟的瘦高男子,就是周礼。

    一支烟抽完,周礼弹飞烟头,就在这时候,一道诡异的人影突然显现出来,出现在周礼背后。

    周礼察觉到了,立即转身,就在周礼转身的瞬间,一颗火球吞噬了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雪中悍刀行〕〔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地摊卖大力〕〔深空彼岸〕〔神秘复苏〕〔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