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锦绣嫡女之赖上摄〕〔禁区之狐〕〔逍遥侯〕〔凡世歌〕〔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戚瑜桐燕翊辰〕〔盛世红妆倾天下戚〕〔盛世红妆倾天下〕〔霸道王爷俏医妃〕〔大英公务员〕〔重生之狂暴火法〕〔疯狂进化的虫子〕〔娱乐超级奶爸〕〔钢铁蒸汽与火焰〕〔野性为王〕〔深空彼岸〕〔叶辰萧初然〕〔神话之龙族崛起〕〔狂妃来袭:腹黑王〕〔谢少,夫人又把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黄泉阴司 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 犼
    www..,最快更新黄泉阴司 !

    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 犼

    “呜呜呜,你是人还是妖怪,你说的这些,我全都听不懂!呜呜呜,我要回家!”冷潇潇绝望地哭泣着。

    “小宝贝儿,不要哭,眼泪流在肌肤上,等会儿肉就是咸的,没有原汁原味的鲜嫩口感,口味上会大打折扣的!”保安伸出舌头,贴着冷潇潇的脸颊舔上去,将冷潇潇脸上的泪水全部舔得干干净净。

    “呜呜呜……呜呜呜……”冷潇潇陷入极度恐惧之中,泪水止都止不住。

    “我叫你别哭,你听不见吗?”保安面露凶光,反手给了冷潇潇一巴掌,就听啪的一声响,冷潇潇被这一巴掌扇得晕死过去。

    保安咧嘴笑了笑:“这就对了嘛,不哭不闹,多好!好了,我要开始好好享用这道美味了!”

    保安嘶地吸了吸流出嘴角的哈喇子,手指在冷潇潇的身上来回比划,自言自语地说:“我该从哪里下口好呢?她的腿太漂亮了,我还是从脚丫子下口吧!”

    保安舔了舔舌头,捧起冷潇潇的脚丫子,猛地张嘴咬了下去。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保安张嘴的一刹那,我大喊一声:“哮天!”

    哮天犹如一道黑色闪电,瞬间冲了上去,飞身而起,一口咬在保安的手臂上。

    保安猝不及防,哎呀一声嘶吼,被哮天扑倒在地上。

    一人一狗在地上翻滚,哮天的眼睛里凶光毕露,对于这样的食人魔,哮天也是非常的愤怒。

    很快,保安的一条手臂被哮天给卸了下来。

    保安发出一声怒吼,同时将哮天震得向后飞了出去。

    哮天哀嚎一声,翻滚着回到我的脚下,唇角流出一缕鲜血,显然是受了内伤。

    看见哮天受伤,我心里的怒火瞬间被点燃了,我提着修罗剑,疾步冲了上去。

    保安的眼睛里闪过一抹血光,阴森森地说道:“是我大意了,没想到你们这么快就追到了这里!”

    说话的工夫,保安纵身一跃,如同一颗炮弹,一下子冲破地窖屋顶,从地窖里飞了出去。

    我来到桌子前面,看了一眼衣不蔽体的冷潇潇,脱下自己的外衣,给冷潇潇盖在身上,然后用修罗剑斩断了绳索,冷潇潇等会儿醒来,她便能自行下地离开。

    我抬头看了看屋顶,发现屋顶已经被冲出了一个大窟窿,今晚不能再让食人魔逃走了,否则食人魔肯定会更加疯狂地作案。

    我深吸一口气,猛然发力,跟着从那个窟窿飞了出去。

    我的身影落在院子里,就听见后院门口传来打斗声,其中还夹着谢一鸣的叫骂声,谢一鸣情绪激动,连黔东南的方言都骂了出来。

    我急忙循声赶过去,就看见农家小院的后门口,谢一鸣和食人魔激战正酣。

    谢一鸣手一扬,一片红光朝着食人魔当头笼罩下去。

    仔细一看,那片红光原来是一张红网,一下子就将食人魔笼罩得严严实实。

    谢一鸣得意地拍了拍手:“我看你往哪里跑!”

    谢一鸣抬头看见我,立马向我邀功:“师父,我已经把这个妖怪抓住啦——”

    谢一鸣话音未落,就听一阵咯咯咯的冷笑,被困在网里的那个保安,突然爆裂起一团妖气。

    红网被炸得支离破碎,谢一鸣也被妖气掀翻在地上,摔得屁股开花,捂着屁股叫唤:“哎哟,老子的屁股!”

    我摇了摇头,对谢一鸣说:“早就叫你不要得意忘形!这可是洪荒凶兽,你那破网对付一些恶灵厉鬼的还有用,对付这种级别的妖兽,屁用都没有!”

    谢一鸣抬头看向那个妖兽,面露惊讶之色:“师父,快看,那玩意儿变成什么了?”

    但见妖气弥漫,一只一人多高的妖兽从妖气里面缓缓走出来。

    我面色一沉,知道这个妖兽已经现出真身,这是要跟我们拼命的节奏了。

    我仔细打量着面前这个妖兽,有点像狮子,又有点狗的影子,甚至还有点像龙,像是多种动物的结合体。

    谢一鸣说:“我去,这玩意儿不会是‘四不像’吧?”

    “什么四不像?!”我的脑子里飞快闪过当初佛爷给我看的那本画册,很快,我便说出了这个妖兽的名字:犼!

    “小子,不错嘛,你居然知道我的名字?真是让我感到意外呀!我以为我消失了这么多年,这个世界已经把我遗忘了,咯咯咯!”犼缓缓转动着爪子,突然扬起一爪,一道劲风破空而至,发出尖锐的啸音。

    “闪开!”我一记掌风扫在谢一鸣身上,将他扫了开去,与此同时,足尖点地,向后急退。

    我的反应也是极快,抬头看向方才站立的地方,地面竟然出现了几道裂痕,坚硬的地面就像纸一样,轻而易举地就被犼抓出了裂痕,刚才这个爪子要是落在我们身上,我们岂不是被抓成碎片了吗?

    我暗暗捏了捏掌心的冷汗,这个妖兽虽然妖力大大折扣,但毕竟是上古凶兽,哪怕仅存十分之一的妖力,也拥有毁天灭地的力量。

    谢一鸣一个鲤鱼打挺爬起来,反手拔出背上的血饮狂刀,对我扬了扬下巴:“师父,咱们干他!”

    我点点头:“好!”

    谢一鸣的气势感染了我,我也忍不住热血上涌,袖口一抖,修罗剑闪现在手中。

    “呀——”

    我和谢一鸣同时发一声喊,自左右两边,同时杀向犼。

    我和谢一鸣的速度都很快,我们两人的身影幻化成两道残影,唰唰唰贴着地面飞掠而过。

    谢一鸣手里的血饮狂刀,泛起血红色的光芒;而我手里的修罗剑,则泛起莹白色的寒光。

    这一刀一剑,一道红光一道白光,在黑夜里分外耀眼。

    刚才在地窖里面的时候,犼被哮天卸下了一条左臂,现在只剩下一条右臂,也算是受伤不轻。

    眼见我和谢一鸣自左右两边双双杀到,犼仅剩一条手臂,没法跟我们抗衡,于是喷出一团妖气,试图借着妖气遁逃。

    一团如同墨汁般浓郁的妖气弥漫开来,一下子将我们笼罩其中,我们顿时陷入了一片浓浓的黑暗,伸手不见五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深空彼岸〕〔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