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都市修真者〕〔韩娱之请签收〕〔我的1982〕〔我有一座美食屋〕〔人间最强兵〕〔婚宠无度:这个影〕〔左苏〕〔巧女喜当家〕〔豪门溺宠失落妻〕〔都市仙尊洛尘〕〔游戏王之传说再临〕〔重生之财气冲天〕〔我真不是学神〕〔掌贵〕〔主角是洛尘的小说〕〔我只想享受人生〕〔香港1968〕〔安静做个富二代〕〔美食从和面开始〕〔商女为妃:世子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冰与火之魔法骑士 第二十五章 密室
    清晨,几只小鸟儿叽叽喳喳的从赫伦堡主塔前飞过,台阶下的小草上晶莹的露珠在阳光照射下闪闪发亮。

    大门前希拉夫人和威廉碰了碰脸颊,“一定要小心,威廉。”,声音低不可闻,但满是关切。听威廉说了前因后果之后,希拉也认为那只熊绝不是偶然出现,那么今天把符文盘放回密室的过程,很可能也会遇到危险,只是面对这种无法想象的敌人,谁也不知道攻击会以何种方式到来。

    拍拍母亲的背,威廉露出一个信心满满的笑容,然后回头和一边的米妮莎挥挥手,跟着沃尔特走下台阶,身后传来了希拉的声音,“米妮莎,我们去准备一下,今天渥德夫人会来拜访。”

    “好的母亲。”

    抬头远眺,只见西塔后方一道滚滚的黑烟直冲天际,那是工业力量的象征,威廉看着感觉分外自豪,这才是他带给维斯特洛最大的礼物。

    和沃尔特边走边聊,不一会儿就来到了西塔,稍一靠近就隐隐听到了各种机械的噪音,走进大厅之后,声浪更加巨大,好在赫伦堡的墙壁足够厚重挡住了各个作坊,大厅里并未达到震耳欲聋的地步。

    领主父子过来视察,西塔的大小管事们自然诚惶诚恐的赶来拜见,他们大多是第一次见到威廉,纷纷带着讨好的笑容自我介绍,威廉意外的听到了威斯,哈拉太太,埃玛贝尔太太等等熟悉的名字,转念一想也就理解了。

    在原著里这些都是不怎么受重用的第二级别管事,希拉离开赫伦堡的时候自然是带走了心腹,他们留下来才得以出头,并且对兰尼斯特忠心耿耿。

    现在赫伦堡开办了几个作坊,多了数百人要管理,这些人也很自然的上位了,像威斯这种人,二丫被他使唤的死去活来自然是要杀之而后快,但作为他斯的老板,威廉却非常满意。

    为了不显得奇怪,威廉也耐着性子和沃尔特又参观了一圈纺织作坊、锻造作坊,但那点小小的不快很快就烟消云散,被许多堪称黑科技的技术震撼到了,「原来学城这几千年也没有白白浪费时间,发明了这么多好东西啊,为什么藏着不推广呢?」

    纺织作坊里有很多工人一看外表就知道是来自狭海对岸,看到威廉打量那些忙忙碌碌的光头,沃尔特告诉他这是专门从诺佛斯买来的精于纺织的奴隶,不过维斯特洛没有奴隶,这些人现在也都算是河安家治下的平民。其实买奴隶还是威廉建议的——在沃尔特写信说没有工人的时候,只是没想到沃尔特还挺有心,买的还是专业对口的奴隶。

    参观的时候还遇到了正在一台机器边忙活的莫拉斯博士,几个穿着灰袍的学徒紧紧围在他身边,不时递上一个工具或者一个零件,周围的工人虽然都好奇的张望,却没人敢过来围观。沃尔特又感叹愿意当学徒的人太少,机械工一直不够,莫拉斯博士每天都还要亲自动手,这让威廉再次想到了学城的技术封锁,「如果想要建立科学统治的世界,不是更应该搞科技革命吗?就因为不能结婚生子吓住了多少有志少年啊……」,学士们的脑回路他实在不能理解。

    看了一圈之后,威廉就说要去检查蒸汽机,谢绝了想要跟着去帮忙的管事们,独自朝塔顶走去。

    不同于焕然一新、生机勃勃的第一层,第二层就显得破旧了许多,新买来的工人们就住在这一层,墙壁窗户都做了最低程度的修缮,地面打扫的马马虎虎,还堆了很多东西,楼下传来的噪音让这里还显得有点人气;再往上走,就彻底露出了西塔的真实面目,地板和窗台上落满了灰尘,许多地方都已经腐朽凋敝,到处是胡乱堆放的破烂的家具,机器的噪音也变得很微弱,只听到窗口破裂处传来呜呜的风声。

    沿着楼梯往上走,刚刚踏足顶层的时候,一群被惊动的黑蝠呼啦啦的飞了过来,威廉连忙弯腰低头躲开这些家族象征。再抬起头的时候,才看清眼前的景象。

    长长的走廊洁净如新,地板擦的锃亮,几乎能看到自己的倒影,他试着踩了上去,鞋底传来清脆的“咔嗒”声,进入走廊后他一边走一边四下打量,地板,墙壁,天花板,还有一扇又一扇款式相同的木门,一切越看越熟悉。

    在一扇门前威廉停住了脚步,铭牌上写着一个编号702,那是他办公室的门牌号。

    在准备开门进去的一刹那,他终于想起这奇怪的熟悉感是哪里来的了——这就是他曾经工作过的写字楼啊……呵呵!

    「抱歉,今天我不上班!」

    眼前的一切突然像被撞击的镜子一样在刺耳的“哗啦啦”声中裂成无数的碎片,真实的世界展露眼前,和其他楼层一样荒凉破败的走廊,头上布满了蝙蝠的巢穴,地面上蝙蝠的粪便和泥土混合成了黑色的地毯,走廊尽头的窗台不知为什么毁坏了,崩塌出一个足以让人通过的缺口,风从破裂处猛的灌进来,发出凄厉的响声。

    面色苍白满头大汗的威廉正站在窗台的破口处,衣服在风中猎猎作响,只要在往前一步,就会堕入无尽黑暗。

    他怔怔的看着前方,从这个破口处正好可以看到一个个水箱慢慢的从不远处的城墙下冒出来,然后越升越高,高过城墙时就会翻倒,把从神眼湖打上来的湖水倒入一个水槽,水会流到西塔上的一个巨型水塔里,接着下落产生巨大的能量,驱动西塔里大大小小的机械,最后缓缓流过一条专用的下水道,回归神眼湖。

    完美的循环!威廉笑了。

    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珠被风干,剧烈跳动的心脏也恢复了平静,他转身走了回来,每一步都异常小心,「这才几天,就已经两次差点死掉,维斯特洛太危险了……」

    一面走,一面努力回忆着那最后一刻的感觉,在黑石要塞他是一瞬间被控制,失去控制的魔力胡乱流动,反而自动解除了控制。而今天在幻象中,魔力并未失控,直到最后一刻自己反应过来,调动起了魔力才击碎幻象,保住了小命,真正是命悬一线。

    是不是可以总是让一点魔力失控,这样就可以免疫这些防不胜防的精神控制类魔法了?但这个好像有点难,就好像故意不去控制某根手指一样,只要你想着它就无法不控制它。

    一直走到男巫们说的那个烛台,也没有再发生什么异常情况。也许是那个存在只有发动一次攻击的能力,也许是在等待更好的时机,无论如何威廉也只有被动接受。

    按照男巫们教的办法拧动烛台,左三圈右三圈,伴着一阵低沉的轰隆隆的声响,烛台边的墙壁带起一阵灰尘缓缓移开,露出了一个墙里面的密室。

    这一次威廉不再鲁莽,仔细的侦查了一下,才走进了密室,他一走进去,刚刚还黑漆漆的密室突然亮了起来,就像触发了感应开关一样,但是又看不到哪里在发亮,好似四面八方有无数的光源。

    「格洛普他们可没说这个现象啊。」威廉一惊,男巫们说是点着灯进去的。紧接着他就感到自己的魔力正在缓慢流失,慢到如果不是特别留意,几乎不会察觉。顺着魔力流动的方向,他抬头看向了房顶,房顶的正中也刻画着一个符文,他放下心来,「应该是这个符文运行着某种照明的魔法。」

    借着光亮威廉环视了一下密室,其他的都和格洛普说的一样,密室很小,里面的陈设也非常简单,只有一个小小的石桌,桌子旁边的那面墙壁上画满了复杂的图案。莫罗娅说符文盘的影响范围并不足以覆盖赫伦堡,因此她猜测还有一个配套的放大符文,墙上这个应该就是放大符文了,而且在这个圆形符文的正中,正好有一个符文盘大小的圆形凹槽。

    不再犹豫,威廉捧着盒子走到画着符文的墙壁前,先把盒子放在石桌上,小心翼翼的拿出符文盘,在回来的路上他每天都会给符文盘输入魔力,此时能量也早已充满,转过身,把符文盘安放在了墙壁中间的凹槽里,然后伸出右手按在符文盘上,感应着墙壁上的符文,输出魔力,恍惚中威廉感觉整个世界好像晃动了一下。

    下一秒,那种冰冷的感觉再次笼罩了赫伦堡,但这一次,威廉却觉着这冰冷如此温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明朝败家子〕〔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神医妙相〕〔妙手妆娘〕〔重生之明星奶爸〕〔穿越位面的魔方〕〔别后重逢:吻安,〕〔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洪荒虚拟化〕〔佛系古玩人生〕〔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