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鬼医毒妃〕〔斩月〕〔小妻不乖:总裁温〕〔娇妻在上:夜少,〕〔棋祖〕〔终极教父系统〕〔重生年代福妻满满〕〔宁凡小六子下山了〕〔乡村妖孽小村医〕〔替嫁新娘:亿万老〕〔夏夕绾陆寒霆*〕〔薄情少爷的替嫁新〕〔绝世战神(沈七夜〕〔秋沐橙叶凡〕〔战神狂婿〕〔太史公曰王爷请绕〕〔败家冷蓉蓉〕〔林初雪〕〔小说女主冷蓉蓉〕〔伪宋杀手日志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二十二章 坑人
    颜娧直挺挺的趴在石砾上,脑袋还晕乎乎,勉强翻过身子仰躺,看着斜月缓移,也缓缓胸臆间的闷气。

    黎莹这孙俩脸坑人的方法都如出一辙,专门让人抹地的绝招?两兄弟还一人让她抹一次啊!

    黎承本想去捡不远处的铜盆,弯下腰时才发现手臂无法伸直的怪异悬吊。

    “咦?”黎承再抖抖自个左手臂两下,不明究理的看着地上的颜娧,再看看自个的手,来回了三次才肯确信。

    手真断了...才不过帮她泄力两圈半怎么就断了?

    “丫头,这个年吃重了?”

    “......”颜娧本想就他评论发飙一番,起身见着黎承如断线傀儡般的左手,愣得说不出话来,什么话也没了。

    见黎承还玩弄断肢要来晃去,颜娧嘴角抽个不停。

    “你的手纸糊的不成?”颜娧张望了四周,实在没什么适合固定的东西。

    黎承无奈笑问:“妳腰上的东西不简单才是吧?”

    接力时的重力,他想反应已经迟了。

    “呃...”颜娧一时无言,朝着他无辜的干笑。

    她下来还记得,马上就忘了,看样子这,方才下来似乎重重敲了他手肘子一下...

    嗯!

    这孩子行!手都断了还能帮她泄力两圈半!

    但这下可愁坏她了!

    这深山野岭怎么帮他把断肢固定了?

    看看他的衣服满是山水刺绣的云锦贵着呢!

    原本都抓褶要撕了他衣服的手又松开,朝着自个三层襦裙撕了一大片。

    见她又撕了三条子布,把裙摆整成三角布,就往他靠过来了。

    “丫头!想做甚?”黎承不自主的退了两步。

    “坐!”颜娧命令的口吻没想让他拒绝的意思。

    黎承面对突如其来的命令,先是愣了下,还是坐了下来,莫名的就没想拒绝。

    才坐下,颜娧小身子就轻靠了过来,为他搭上三角巾固定手臂,鼻息间都是她身上清雅的女娃奶香。

    黎承不发一语看着她包扎固定断肢,黑暗中她的眸子闪着剔透,趁着月色他还是第一次把她看清了。

    粉雕似的小脸、软糯嗓音里的荏弱,与眸子里的精悍可完全颠倒了。

    虽不是第一次知道这小娃娃不简单,可当俩人这么贴近的面对,又完全不是那回事。

    从前他不喜黎祈身上的奶香,总会时不时思及母亲,现在黎祈也不需抱了,再嗅到奶香居然是缱绻思怀想再拥一把的冲动。

    天!她才七岁!

    他这都是想了什么?他竟然对一个黄口小儿有念想?

    颜娧没心思去察觉他的遐想,绑好三角巾确定手臂向上的角度,利落的拍拍手,满意的看着完工的杰作。

    “我去找找有没有适合的木棍再来固定,别再晃悠手臂了,再年轻伤筋动骨都得一百天修养。”

    黎莹的宝贝孙儿,没照料好来找她一把鼻涕一把泪,那可真累了。

    一入了夜,乡野寂静,螽斯绳绳。

    颜娧看了四周确定方才的小伙没再回来作伴,慢条斯理的解下腰上的几个锦袋。

    她先在石砾子地上洒上石灰粉杜绝小伙到访,再拿出小竹筒密封的磷粉洒在刚撕下的一段布条上,翡色幽幽的淡青火焰燃在两人之间。

    “......”黎承看着青绿幽幽,觉着内伤重了几分。

    都还没上山掩埋就先来了磷火作伴?

    看着磷火青青,黎承也脸色青青,颜娧难掩嘴角上扬。

    “难不成承哥哥想捡柴火好好烧上一把?”

    见黎承没回应,颜娧抛了抛密封的竹筒。“这可是大晚上保命的好东西呢!”

    黎承嘴角抽了抽,面色艰难的点头同意。

    是了!若是燃上火光定会引来方才的不速之客,这幽幽磷火的确照明妥妥的。

    不只人怕,野兽也怕。

    有谁能想到他们用磷火照明?这森幽幽的妖异光影,见着的恐怕都连滚带爬躲了。

    “妳都带着这些东西出门?”黎承尾音都高了八度。

    颜娧大眼扇扇十足的无辜,这些可是精挑细选过随身物品呢!

    “我住山边,成天往山上跑,往田里钻能不带?”

    她没理会黎承的小眼色,径自捡回没被暗器打坏的铜盆,把第二条布条一头放进仅剩浅流的山涧,一头放在铜盆里,就跳过浅流往木林里去。

    “娧丫头,回来!”黎承见她走远心急的喊着。

    颜娧透着磷火本想给他一个安心的笑,可远远的瞧也阴森森了,只得朝他点点头,让他安心等着,继续往内走。

    入了林子,她一见杉树就先给刨皮了,靠着磷火薅了几把开着白花的接骨草根与兔槐根,便匆匆的三步做一步的往回跑。

    黎承见了她手上抓着东西急忙赶跑,以为有什么野生动物追着,忍着疼痛也起身将她一手捞回来,紧张问:“怎么着?”

    “黑啊!林子里阒寂了,不赶紧跑回来,难不成散步?”颜娧挣开了他的手。

    “也有妳怕的?”黎承看着这个磷火都不怕的女娃,居然怕黑?

    所以怕得连磷火都好?

    颜娧没理会他的询问,径自到水少得可怜的溪边把带回来的草都给过了一遍。

    黎承透过幽光中清楚看见她可能被苦着的小脸紧皱。

    她将两种草根放进嘴里咀嚼了几次,吐在两个巴掌长的树皮上,从又锦袋中取出另个竹筒,一掀盖熟悉的竹香肆意浸染,赶忙掺和揉匀。

    下一刻颜娧就走来他面前,苦得口齿不轻的道:“把袖子卷了。”

    坑啊!这俩闺蜜的孙儿坑人啊!成天找事情给她。

    她都多久没干过这类苦差事了,苦篸咬进嘴里的苦,能说清吗?

    面前的小少年还一脸错愕的看着她。

    这青幽幽的磷光中,他期望能看出个什么?

    “帮你敷药!”她尽了最大努力把话讲清楚了。

    黎承可完全傻了,一个七岁的女娃帮他采了药?

    虽然他还没长全,但堂堂五尺男子给小女孩救命疗伤,传出去他名声何在?

    而且,就这么三寸丁的女娃娃,林中草药能相熟几种?用了会临终不?

    “......”颜娧可读懂了他眼底的不可信。

    年纪小是她的错?

    “你还想不想要手?”若不是看在黎莹面上,这生药都想直接扔他脸上了。

    难道黎莹都没传授些跑山的技艺给孙儿?

    这厮想坑她到何时?

    “再不把袖子给卷上,信不信我打得你奶奶认不得!”

    欺负残障人士虽然不道德,偶尔也得喊喊。

    黎承瞅着颜娧奶娃音底下的恐吓不禁笑出声,不过未免恼了她,还是听话的放下三角巾卷起云袖,清冷的嗓音道:

    “等回京,伤都好了,奶奶会认得的。”

    “......”颜娧差点把药给掉地上了。

    还能开玩笑?

    不疼?

    颜娧环上树皮的布条加重了五分,只换来他眉宇轻蹙。

    她耸耸肩放弃了,走到铜盆旁,水已经虹吸了半盆,连忙端起来洗漱口中苦涩。

    黎承再次见识她出色的野外求生本领,这离开的一瞬,已经滤出能喝的水。

    “谁教妳这些?”黎承也算是半个山野人,就没见过这样的取水法。

    “渴了就会想办法。”

    这回答就跟天会亮一样的简单。

    黎承嘴角抽了抽。

    总不能告诉他,你奶奶不比我逊色吧?

    她们分工出勤,这些小事都是黎莹一人搞定的,她可是后勤补给的顶梁柱。

    倏地,黎承听见杂沓迅速的脚步声渐近,只得忍着疼痛一把将颜娧捞起,越过溪流躲到林子里。

    黎承顾疼痛匍伏在地,远远看着幽幽磷火由远而近。

    他以为行动够快了,殊不知身后正站着一人看着他们。

    “......”

    黎承心塞的看了颜娧,只见她丝毫不在意开怀笑了。

    “抓到了!”

    多好的认人方法!

    四面八方的来人,都带着看着磷火来到...

    若非知晓她的门路,估计这会都瘆得慌了。

    这百鬼夜行呐!

    ......

    月色摇曳,星疏恬淡。

    一路绿幽浮光。

    黎承在还没来得及表达任何意见前,被颜娧抬回到她半成的宅子。

    “姑娘!下次别再一人留在山上了!”白露站在庭院中直跳脚。

    “我没一个人吶!”颜娧揣着无辜指着坐在内院石椅上的黎承。

    “他是受了伤的废人!”白露没客气的指着正让叶修整骨正位的黎承。

    “......”黎承连两次被指点显得无奈。

    看着面前正为他正骨的叶修讶异着,除了整治一池子鲤鱼,还能整治人?

    叶修摸索了会才将黎承手臂上三角巾挂回颈子上。

    “姑娘是找了接骨草、苦蔘、杉树皮?”叶修不禁又高看了颜娧一层。

    “哇!叶叔厉害!我都咬烂了还能分辨?”颜娧也端详了叶修好一会,惺惺相惜的神色交流着。

    “姑娘处理得很好,明儿个再准备接骨膏换上即可。”

    叶修不避讳的夸赞,夸得黎承一脸不可置信。

    他的手不是被草率了?

    再看看一脸憨笑的颜娧,像是在等着表扬。

    白露看不惯颜娧一身邋遢,拉了破损的襦裙劝问着:“姑娘不觉着该先去更衣?”

    “呃...”她都忘了里衣没了,大片都在黎承肩头上,难怪入了夜裙底凉飕得很。

    白露抿了唇也没管颜娧意见,直接把她给打包带走,留下叶修与黎承。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