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我是特种兵开始〕〔鬼称骨〕〔官路青云〕〔重生之王牌军妻〕〔李承乾小翠〕〔战龙无双陈宁宋娉〕〔相思未寒情刻骨〕〔明若小说〕〔阴司鬼域唯一的团〕〔天刀令陈天选〕〔天刀陈天选〕〔陈太极小说〕〔陈天选方糖〕〔盛翰鈺时莜萱〕〔萧辰〕〔前妻有毒〕〔医妃逆天:残王绝〕〔至尊龙主〕〔看不见的恋人〕〔激浪青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谪芳 第二十八章 眉飞
    在工坊阶梯上看了归武山第一次点灯秀后,颜娧满意极了这群孩子们的配合度。

    这想法还是看了几个庄子孩子被聚在一起照顾突发奇想来的,也能有对归武山的参与度,增加归属感。

    爱山如家!

    她想得也不能再多了!她还想着个学识还行的夫子,挑选几个聪明的孩子受学,这些都得缓着来呢!

    百来个孩子一人月例一两银子,可不是人人都抢着想点灯了?

    这也是让他们不会因为农忙而无法按时歇息的方法,能够有足够的休息,将来才能是归武山的下一代栋梁。

    走进工房就见到一群人正围着莫绍打磨着岩刻雕饰,栩栩如生的鸱吻正细磨中。

    一众见到颜娧来正要执礼,就被她挥手免了。

    “别闹!快说好用不?”工坊怎能少了打磨机!

    她想着靠水利运转各种形式的打磨机,靠着大小齿轮的水车带动,不晓得能否成事?

    “能行!这个鸱吻头都打亮了!”

    莫绍把鸱吻递出去,只见颜娧也毫不吃力的接過審視。

    眾人深吸了口气的声音引起了颜娧不明究理的抬眼。

    检查完的颜娧丈二金刚摸不着头绪的问:“怎么着?”

    包含立秋白露都赶紧慌张的摇摇头!

    姑娘功法也进步了呢!几十斤重的石雕一点困难也没。

    只有莫绍笑得豪气干云的回:“姑娘应该可以开第一层闸门了。”

    颜娧恍然大悟的笑了,原来忌讳说她力气大了。

    “秋姑姑教得好!我可一天都没懈怠。”她指着身上的玄铁重甲。

    “小姑娘家家不需要练那么累,有什么事莫叔都能给妳挡下。”

    “谁让你挡来着?姑娘以后有夫君挡着。”白露朝莫绍一个鬼脸。

    颜娧被这一声夫君给哑然,怎么着?全山的人都想替裴谚保票吗?

    “我才七岁.....”

    “可是姑娘刚刚眉色飞舞了!”白露可瞧得一清二楚!

    方才颜娧看了包厢内的那名好看得连她都觉得看了就开心,听着就舒服的声音。

    颜娧一脸茫然的指着自己,“我哪里眉飞色舞了?”

    “包厢里的公子可好看了!我也见着了。”

    “......”一众还真的无言。

    “所以是白露姊姊眉飞了?”颜娧嘴角上扬,止不住的笑意。

    白露一下子刷红了脸。“我没有!”

    一屋子的偷笑声让白露掩不去潮红,立秋才出面说话。

    “行啦!老夫人可没说非姑娘为孙媳妇不可,何况真成了孙媳妇与黎家纠葛又断了,这也不是老夫人想见的。”

    立秋可看明白这阵子一桩桩的事儿,老夫人与太后颜娧哪边都舍不了,相同的自家主子与太后应该也是一样的。

    立秋温暖的手握上颜娧的,坚定语气道:“姑娘永远都是我的姑娘。”

    莫绍也过来一把扛起颜娧放在肩头。

    “没错!姑娘永远是我的姑娘!”

    颜娧看着这群人神变化,难不成只是看了看小鲜肉,就会跟着跑了?

    她承认,她喜欢骨节分明的长手,她喜欢低沈温柔的嗓音,可还不至于就扑上了吧!

    “秋姑姑...”颜娧求饶着。

    立秋将她抱下整正了要衣裙笑道:“想要从我手里娶走姑娘,可没有那么简单。”

    她从不娇养姑娘,从她手底下的走出去的姑娘,可没几个男人能撂倒。

    怎么说颜娧也是寄乐山唯一的姑娘,怎么能让外人轻易带走?

    “只有姑娘自愿,没有姑娘不愿!”立秋下定决心要将浑身解术都交给颜娧!

    “什么?”立秋坚定的眼神突然让颜娧惊恐的问。

    “我不会让人有机会欺负姑娘的!”立秋又一个坚定的颔首。

    方才那一眼千年的美好全都烟消云散了......

    这话里听起来话里话外都是美好,她却觉着浑身发毛。

    她还想问问不过看了个小鲜肉怎么着?

    莫绍则走到工坊一隅掀开了占去工坊大半面积的布幔,一艘画舫就呈现在面前。

    颜娧看得双手不禁掩口抽气,前些日子看着山坳水位逐渐增加,她才想着要造艘游船游湖,这才几日,莫绍居然就把船藏在岩山里了。

    可容纳十来人的画舫呢!

    “莫叔!我真期待能上船那日了!”

    见了颜娧高兴,莫绍觉着几日没整理的胡子都成了落腮胡也值得了。

    “姑娘想试乘,我们可以先放到书舍那片小湖,那儿已经照姑娘意思搭了浮动栈道,可以当船舶处了。”

    颜娧听完可乐呵了!

    虽然绵延十数公里的山坳水位还未能游湖,截出一片湖水先养上荷花绝没有问题。

    夏日游湖赏荷多暇意!

    “就劳烦莫叔了!”颜娧从白露包袱中掏出了三个竹筒。

    莫绍眼睛都亮了。“今日新萃的郁离醉?”

    “当然!还要劳烦莫叔再植新一区的酒母呢!哪敢不先来孝敬。”

    “这话说不得!”

    莫绍憨笑回头招来工坊内的人把酒给分了,辛苦整日,最乐呵的还是一杯黄汤下肚!

    这两个岩山内的工坊一完工,她把萃酒母给搬到对岸去了,以湖水冷凝酒水口感才是最好的。

    “今晚动工!”莫绍豪爽饮尽了下属递来的酒水,尝到香气怡人的酒,不安置也行了!

    “莫叔今夜好好歇息,明晚动工也不迟,那胡茬可扎人了!”

    她也常怀疑莫绍都何时歇息,整个工队彷佛铁人般,她想要的总以最快速度出现。

    赏金、赏银都不要,就要几壶酒,就是这几个血性男儿的特色,而且除了莫叔,她还没看过其他任何人表达其他意见,就是单纯执行命令。

    莫叔能带这样一队人,她也是佩服至极。

    “听姑娘的!这天黑着,姑娘也赶紧回去。”

    莫绍看着天色已全暗了下来,连忙催促她也回去。

    今日这个开张算是圆满了,她也能睡上好觉了。

    ......

    永寿宫

    雍德帝两眼发直的看着桌上两个锦盒的内的二十万两票,连勤公公也无法解释锦盒从何处来。

    在早朝后就频空出现在御案前,没有惊动大内,也没有惊动他的暗卫。

    在他不明究理的拿着盒子到黎太后跟前时,才知道同一时间黎太后也收到了锦盒,也是同样十万两。

    雍德帝屏退了众人,只留下母子二人,有太多疑问,不停的冒酸。

    看着盒中署名他这是让谁办了什么事?还得十万收益?

    黎太后也踌躇了许久,同样的疑惑了,移居深宫多年,她能请得动谁?

    她曾幻想过很多次,那个在最后一刻还笑着告诉她,生死同穴的颜娧能救她于水火,让她不用需入宫。

    也曾想着远在寄乐山的颜笙能保全他们母子,能安然隐退朝堂,岂两人会立足在朝堂最高之位上。

    死了丈夫,没了儿媳,颜笙冒着五感全失,派人偷偷潜入了皇陵请出太祖遗训才保全她两个孙子。

    在她已经深觉无望时,会是谁送来着二十万两银子?

    “母后可吩咐了什么?”雍德帝深知母亲这些年为保他们一家,已经与朝臣做了不能再多的妥协。

    这次究竟做了什么?

    他担心两个孩子心,机会已经悬到头顶上,他只剩两个孩子的命了!

    “母后也发愁着。”黎太后也被着无声无息的床头锦盒给吓得不轻。

    她也担心的询问雍德帝:“皇儿做了什么?承儿与祈儿是不是不能回来了?”

    连梳妆都没了兴致的黎太后,两鬓斑白的长发透露了慌张,两个锦盒莫不是换她孙儿的命吧?难道皇帝终究忘了杀妻之仇了?

    梁上的立夏待得嘴角抽了抽,若非姑娘吩咐这样送东西,他也见不着雍朝最尊贵的两人不着边际的瞎猜。

    立夏赏了门前看门的宫女太监迷烟数颗后,缓缓的落在两人之前。

    在两母子惊恐喊人前赏了哑穴与麻穴,立即单膝点地。

    “见过两位贵人!”

    雍德帝:“......”

    黎莹:“......”

    黎莹见了立夏并非不认识,颜笙的得力助手之一,第二次破例救了黎祈后,就没再出现了,她清楚寄乐山的规训,只能含泪遥谢颜笙。

    她的人从不将皇城规矩放在眼里,寄乐山在四国敬邀礼敬下仍维持远朝堂,不敬拜天子,不敬拜朝臣,眼里只崇尚天择,这原因她贯来知晓。

    今日又会出现难道颜笙怎么了?

    立夏看到黎莹眼里的胶着,连忙直禀来意。

    “贵人莫忧,在下并非领老夫人之命前来,老夫人安好。”

    见黎莹松了口气,雍德帝仍不明究理中。

    立夏解了黎莹穴位,从怀中取出信笺恭敬的递上。

    “在下奉娧姑娘之命,为两位贵人送上孝敬。”

    雍德帝:“......”

    看样子他这个贵人,不怎么贵,母亲都解了禁制看信去了,他还僵着、哑着。

    黎莹看了信笺上,寥寥几个歪七扭八的小字,如同黎祈刚学字的字体。

    就这几个字,惹了黎莹热泪盈眶,久候重逢的欣喜情绪与潦草字迹的趣味涌得她又哭又笑。

    “今生不同衾,死亦不同穴,坚决不殉葬!”

    这么淘气的话,还有谁能说得出来?

    欢喜过去,迎着来的就是黎莹抱着信笺哭得无法自抑,彷佛要将几十年来的委屈都哭出般的嚎啕。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